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明清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让明朝最终灭亡的一役:明军精锐为何在松山大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网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216票  浏览167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28日 15:32

  松山决战是明清战争中的一次具有决定性的战役。双方准备的时间都很长,汇集的兵力也十分雄厚,这场战争的胜负都直接影响到双方的前途和命运。松山位于锦州之南,是重要的战略要地,洪承畴之所以在这里安营,是看到这里是宁、锦的咽喉。如清军一破松山,明朝的宁、锦就全线动摇;如果明军能固守松山,清军在宁、锦用兵就较难收效。洪承畴援锦之前,就有人说过,明廷应“以松山为急,国家安危系焉,舍此无可措手矣”。洪承畴率兵到松山以后,为牵制乳峰山东侧的清军,立即占领乳峰山西侧,并在东西石门扎营。乳峰山位于锦州南郊,距锦州仅五、六里。明军在松山与乳峰山之间扎步兵营七座,骑兵分布在松山的东、西、北三面。这样一个环松山城的布局,显示了明军阵营的严整和雄威。清军看到明援军的阵营之后,都有点恐慌。崇祯十四年(1641)八月二日,明军出战,洪承畴想用部分兵力击破围城的清军营盘,但交战几个回合,各有胜负。清军受挫更多些,明军也未能击破清军防线。锦州守将祖大寿,率兵从城内冲出,想和明援军会合。然而,他们只突破了清军的两重围困,还有第三层围困未能冲出,就被清军赶回城内。在这次战役中,明军斩杀清兵一百多人,军官二十多人;明宣化总兵杨国柱被清军当场杀死。洪承畴立即以李辅明代统其兵。在以后的交战中,双方各有胜负。清军主帅多尔衮,已经感到很难战胜明军,硬打下去,清军要吃大亏的。多尔衮向皇太极报告,认为明军“来者甚众”。皇太极自然不会在松山退却,决定加派八旗兵来增援松山清军,并决定带病御驾亲征,前往松山。出发前,他在沈阳令人搜索壮丁,又传檄各部兵马,集合到京师。皇太极原打算八月十一日启程,后因鼻出血,只好后延三天,但仍流血不止,他顾不上这些,决定立即出发。英郡王阿济格见他身体不好,劝他缓行。皇太极着急地说:

  行军制胜,利在神速,朕如有翼可飞,即当飞去,何可徐行也!

  他带领三千骑兵,纵马飞驰,昼夜兼程,十九日就到达松山。皇太极到达松山以后,立即命令拜尹图、英额尔岱、科尔沁土谢图等亲王所部在松山、杏山之间扎营,并立即部署对松山进行包围。

  这次双方投入的兵力,明军为十三万之多,清军大约也相当于明军的数字,或多于明军。总之,对清朝来说,这次战役是动员了全国的兵力,还调来蒙古各部和朝鲜的兵力助战。

  皇太极自己先上山观察明军阵势,史书记载他:

  登山观兵,见洪阵严整,叹曰:“人言承畴善用兵,信然,宜我诸将惮之也。”营北八十里有北山,延亘数十里,四王登其巅,横窥洪阵久之,见大众集前,后队颇疏,猛省曰:“此阵有前权而无后守,可破也。”

  皇太极对洪承畴的军队是叹服的,认为洪承畴的阵营严整,治兵有方。不过,皇太极不愧为一代名帅,有相当的军事才能。他在叹服之余,一眼看出洪承畴布阵有疏漏,立即采取对策:

  遂星夜令军士,将北山顶中劈为二,状如刀脊,遇石辄命凿去,凡深入八尺,上广一丈二尺,而下隘甚,仅可容趾,马不能渡,人不能登,有堕者,无着足处,不得跃起。濠长三十里,以兵守之。时塔山已为清据,诛杀殆尽。其西亦浚一濠,即以土筑堡,凡五十里,直接杏山,亦以兵坚守,绝中国之援。

  皇太极指挥清军,只用一天时间,就掘出从锦州西面往南直通大海的三条壕沟。他这一着很厉害,用壕沟把明军围困起来,切断明军松、杏之间的通道,使明军联系中断,甚至割薪取水都不能出来。

  开始,清军挖壕沟,洪承畴并不知道。当他们发现被围困时,诸将都不愿再战,明军的粮食只能供给三天,军心动摇起来。洪承畴接连写了十多份奏疏,高起潜因怕洪承畴有功,不给传递,使奏疏不能上达。在这种情况下,明军和清军展开激战。八月二十一日,洪承畴率明军向清军进攻,想突破清军镶红旗营地。清军由皇太极亲自督阵,奋勇阻击,明军未能突围,大部分退入松山城内,只有几千人突围出去,逃往杏山。皇太极预料明军缺粮将突围,对部下说:“今夜敌兵必遁。”令诸将准备截路斩杀。洪承畴在这紧急关头,召开军事会议,商量对策。洪承畴认为:

  敌兵新旧递为攻守,我兵既出,亦利速战,当各敕厉本部力斗,予身执桴鼓以从事,解围在此一举。

  但是,诸将担心口粮供应不上,都不愿再战,商议着要回宁远就食。一直主张速战的张若麒,也吓得改变了主意,在这天傍晚,他写书给洪承畴道:

  我兵连胜,今日再鼓,亦不为难,但松山之粮不足三日,且敌不但困锦,又复困松山。各帅既有回宁远支粮再战之议,似属可允。

  由于他不同洪承畴很好配合,军心更加涣散,诸将有的主张明日再战,有的主张今夕战,多数的主张回宁远。洪承畴说:

  往时诸君俱矢报效,今正其会。虽粮尽被围,宜明告吏卒:守亦死,不战亦死,若战或可幸万一,不肖决意孤注,明日望诸君悉力。

  

  明军处于被清军围困之中,按洪承畴的意见应乘清军围城未固,速战解围,只要各部选出勇兵,猛力与清军奋战,或许可以成功。洪承畴当即布置兵力,准备突围。本来主帅以哀而动人的语气来激励士兵,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明朝政治腐败,各军矛盾,畏敌如虎,洪承畴指挥不动。《清太宗实录》上记述道:

  明国诸将,见上亲率大兵,环松山而营,大惧。一时文武各官,欲战则力以不支,欲守松山则粮以匮竭,遂合谋议遁。

  这虽是清方的记载,但实际情况也确是如此。总兵王朴胆怯,率先于当晚初更时逃跑。其他各将见王朴逃遁,也竞相逃走。黑暗里,马步兵自相蹂践,弓甲遍野。有的明军正在突围,看到前方有火光,以为是清军拦截,不敢前进,又退了回来,正遇上清军伏击,明军大溃。他们“且战且闯,各兵散乱”,“黑夜溃乱,少半伤亡”。第二天,“明兵自杏山,南至塔山,赴海死者甚众。所弃马匹甲胄,以数万计。海中浮尸飘荡,多如鹰鹜。”首先逃跑的几支明军几乎全军覆没。吴三桂、王朴、白广恩、唐通、马科等和六镇残兵,先后溃入杏山。杏山在锦州西南,明朝时置杏山驿,有城池。张若麒乘船从海上逃至宁远。只剩下总兵曹变蛟、王廷臣和辽东巡抚邱民仰,没有逃跑,他们撤入松山城决心同洪承畴共守松山。为了保存一部分明军实力,在此之前,洪承畴决定留三分之一人马守松山城,其余三分之二由吴三桂、曹变蛟、白广恩等六位总兵率部突围,企图沿海岸线南逃。但突围的明军遭到清军的拦截,数万人被赶入海滩,又正遇海水涨潮,逃脱者仅二百多人。

  明军这一惨败,除了内部步调不一致外,皇太极的严密部署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这天夜里,皇太极坐镇通宵。他在杏山附近,在塔山附近,以及从塔山到锦州之间,在小凌河至海滨,几乎凡是预料明军可以经过或溃逃所及之地,都部署了兵力,遂导致明军全军溃败。皇太极预计躲入杏山城的明军还要逃往宁远,就亲自至高桥布置,令多铎在此伏兵。吴三桂、王朴果然率残兵于二十六日出杏山城,奔赴宁远,行至高桥,遇到多铎的伏兵,两人仅以身免。明总兵李辅明在给崇祯帝的一份奏疏中,报告了他历险突围的经过:

  本职二十二日早,欲入杏城收兵,岂贼奴遍夜铁桶,势难入杏。复行中左(口),岂贼南北皆营,中路断绝,不能入城,及察各镇将不识居址何地。本职于二十三日卯时入宁城。

  李辅明的奏疏说明清军部署确实十分严密。据记载,这一仗明军损失惨重,清军战果累累:

  计陆地各处斩杀敌兵五万三千七百八十八名,获马七千四百四十四匹,骆驼六十六只,盔甲九千三百四十六副。其赴海而死,及马匹盔甲,以数万计,至杏山南,至塔山,沿海漂荡,尸如雁鹜。上神谋其略,破明兵一十三万。至昏夜,我兵只误伤八人,厮卒二人,余无伤者。是时被围于松山者,惟总督洪承畴,巡抚丘民仰,兵备道张斗、姚恭、王之桢,通判袁国栋、朱廷榭,同知张为民、严继贤,总兵王廷臣、曹变蛟与祖大寿等,兵不过万余,城里粮绝,我兵复掘外壕困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