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美较劲,中东破局将导致全球破局?

热度145票  浏览20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06日 02:22

  中国给了美国致命一击:美疯狂报复!

  东方评论

  .

  中国以“中段反导”在全世界面前彻底摧毁“美国军事绝对优势”之神话的方式、坚决报复美国对中国核心利益的损害(当时,访华失败的奥巴马一回国就针对中国做了两件事,一是宣布对台军售,二是宣布大规模增兵阿富汗)为“开端”,其实就已经以“行动”为美国人立了一个“游戏规则”,那就是:今后,美国必须为其严重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行为付出惨重的战略代价,且这种战略代价之所以惨重,首先一个特点,就在于它将是“不可逆”的。

  

  

  值得强调的是,“中段反导”对美国全球战略的打击力度之深、打击范围之广、特别是打击后果之“不可逆”,在“尊王攘夷”的过程中、特别是中东方向的“尊王攘夷”中已经演绎得淋漓尽致!

  

  就结果而言,“中段反导”不仅打开了全球范围内、特别是中东方向之“尊王攘夷”的战略空间,更吹响了“中东破局”、甚至“全球破局”的号角。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毫无疑问的是,没有“中段反导”对“美国绝对军事优势神话”的这致命一击,哪来的中国空军远程奔袭土耳其进行军事演习这一幕?在面对天安号事件、南海问题国际化的时候,又哪来的“东亚问题在中东谈”这一剑走偏锋、直指美国核心利益的命门?更甭说什么推动“中东破局”的能力了。     

  

  

  美国为其战略误判所付出的惨重战略代价之所以惨重,最为重要的在于中东局面已经“不可逆”

  

  显然,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我们也就不难看出,在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中,在中美直接交手中,美国为其战略误判所付出的惨重战略代价之所以惨重,“首先”就在于中东已经成为大国间战略利益的主要交换平台,“其次”则在于“向为美国主导的中东安全格局”已经走向“破局”,“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则在于“这一局面”已经“不可逆”。   

  

  “美国中东政策”要想“回到过去”也已经不可能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既”是美国国家利益、或者资本利益决策集团所必须支付的代价、也是其所必须记住的教训,特别值得强调的是,这“更”是中国国家利益之所在、还是“中欧俄、阿拉伯国家等”共同的国家利益之所在、也是“中欧俄等”资本利益之所在。

  

  因此,即便美国决策者“最终愿意”用“实质性缓和东北亚、特别是南亚局势”来换取中国在“公开层面”、在“中东破局”问题上“有所克制”,因为“中东破局”进程已经不可逆,因此,“美国中东政策”要想“回到过去”也已经不可能了。

  “美国决策集团(包括了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于“国家利益层面”已经感觉到“无力回天”

  

  

  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在科特迪瓦、突尼斯、直到埃及、也门、或者还有叙利亚、巴勒斯坦、特别是印度已经、或者即将上演的“政治危机”,其实都已说明、或者将持续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美国决策集团(包括了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于“国家利益层面”已经感觉到“无力回天”、并被迫做出“技术性调整”、开始缓和朝鲜半岛与南亚局势,以期望中国在中东收手,但中国总体上却对那个“可以多种解读”的“太平洋共同体”不置可否(对中国而言,这个“太平洋共同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其“唯一的评判标准”就是美国是否切实兑现胡锦涛访美所签的“中美联合声明”),而是将主推“中东破局”的“推手”之责、暂时转交给俄罗斯之手。

  

  

  俄罗斯主推下段“中东破局”进程的“冲动”已经溢于言表

  

  

  值得指出的是,俄罗斯出于“恨不得立刻拆解石油美元结算制”的“经济动机”,且也有打算与美国玩“东欧的问题中东谈”的“政治动机”,其主推下段“中东破局”进程的“冲动”已经溢于言表。

  

  “表面上”是“搞乱美国自己的中东”、“实际上”是搞乱“欧亚海上运输线”

  

  

  而在“莫斯科机场恐怖袭击案”不仅无法阻止俄罗斯主推“中东破局”的决心,且还招来欧盟(法国)更高声贝地“要求改革国际金融体制(其实就是要动石油美元结算制、以策应俄罗斯。而在此背后,是欧盟已经准备接手俄罗斯、续推中东破局进程、继续对美车轮大战)的现实下,在中国于“公开层面(暗地仍然在续推,因为,这是中国国家利益之所在)”静观美国切实兑现“中美联合声明”的情况下,在“国家利益层面”已经感觉到“无力回天”的“美国决策集团(包括了美国国家利益与美国资本利益、特别是仍由美国资本所代表的西方资本利益)”,显然准备在“资本利益层面”出手:既然“中东破局”进程已经不可逆转,那么,就不妨通过“表面上”是“搞乱美国自己的中东”、“实际上”是搞乱“欧亚海上运输线”的方式、全面反击“中欧俄等”所推动的、旨在轮番上场逼迫美国进行交换的“中东破局进程”、并在反击中全面测试“中欧俄”在“中东破局”问题上的、基于各自核心利益的“真实战略取向”,从而一方面为尽可能迟缓“中东破局进程”寻找机会,另一方面,则在“迟缓”中,力图实现前面所说的“美国国家利益、或者美国资本利益、甚至是西方资本利益的战略意图”,那就是:

  

  

  再谈基于“技术性调整”的“美国国家利益、或者美国资本利益、甚至是西方资本利益的战略意图”

  

  在美国国家利益、或者美国资本利益做出这一“技术性调整”的背后,我们可以清楚地观察到,美国国家利益、或者美国资本利益、甚至是西方资本利益的意图在于:随着时间的移动,通过一系列手段(比如维基解密之类的)颠覆某些重要国家(不听从“欧、美国家利益”、尤其是不听从“西方资本利益”的国家)、这样,就可一方面慢慢弥合“欧美国家利益之间的矛盾”、一方面慢慢弥合“欧、美国家利益与各自资本利益之间的矛盾”,再一方面,是激化“非欧美国家内部的矛盾”、激化“南方国家之间”的矛盾,在此基础上,就可用“一系列成功”以实现欧美国家利益与欧美资本利益的“绝对融合”,并继续扩大、而不是缩小“欧美国家利益与中国等南方国家利益之间的矛盾”,从而可最大限度地保证“在西方框架内改良、而不是改革国际金融体制”。至于最后世界是“美元本位制”、还是“欧元本位制”,对西方资本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

  

  值得强调的是第一点是:上述一系列国家突然出现“政权危机”的时间点,主要集中在“胡锦涛主席访美”之后,或者美国在中美关系上、在国际利益层面做了“技术性调整”之后;

  

  值得强调的第二点是:上述一系列国家突然出现“政权危机”的背后,已经开始打上“维基解密”的铬印;

  

  值得强调的第三点是:除了科特迪瓦、不论阿尔巴尼亚、还是突尼斯、埃及、也门、或者即将分裂的苏丹、海盗盛行的索马里、持续受到美以军事威胁的叙利亚,哪一个不是在“欧亚海上运输线(亚丁湾、红海、苏伊士运河、地中海)”上?

  至于亚丁湾海盗是如何“批量出现”的?不就是因为一个混乱的索马里吗?

  

  值得强调的第四点是:不论是科特迪瓦、还是阿尔巴尼亚、突尼斯、埃及、也门、或者即将分裂的苏丹、海盗盛行的索马里、持续受到美以军事威胁的叙利亚,哪一个不是南方国家?

  值得强调的第五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警惕“美国国家利益、美国资本利益、特别是直到今天仍然由美国资本所代表的西方资本利益”通过这一系列手段(比如维基解密之类的)颠覆、或者威胁颠覆某些重要国家,一方面慢慢弥合“欧美国家利益之间的矛盾”、一方面慢慢弥合“欧、美国家利益与各自资本利益之间的矛盾”,再一方面,是激化“非欧美国家内部的矛盾”、激化“南方国家之间”的矛盾,在此基础上,就可用“一系列成功”以实现欧美国家利益与欧美资本利益的“绝对融合”,并继续扩大、而不是缩小“欧美国家利益与中国等南方国家利益之间的矛盾”,从而可最大限度地保证“在西方框架内改良、而不是改革国际金融体制”,并最终将问题回归“南北撕裂”的层面、从而好集中“西方资本(欧美资本)”的全部力量进行解决。

  

  对此,中国所需要做的,就是反其道而行之,瞄着“美国、美国资本”那个“表面上是搞乱美国自己的中东、实际上是搞乱欧亚海上运输线、同时削弱“中欧俄”战略实力”的手段,用一切手段,慢慢扩大“欧美国家利益之间的矛盾”、慢慢扩大“欧、美国家利益与各自资本利益之间的矛盾”,并在此基础上,结合“尊王攘夷”的政策、把握好“扶弱锄强”的力度与时机,团结中东、南美、东亚、非洲、甚至欧盟等一切维护国家稳定、和平的力量,将美国资本占优的局势导向“美国资本与欧洲资本势均力敌”的局面、从而彻底撕裂美国国家利益与美国资本利益、彻底对立美国资本与欧洲资本、令人民币国际化这只“陀螺”得以在“上述撕裂与对立”中从容起旋!

  

  至于最后是“美国资本”流向欧洲、或者、最后还是仍由美国资本代言西方资本,那就是后话了!

  

  美国决策者真的敢这样玩儿吗?

  

  另外,对美国于“美国资本层面(美国国家利益层面需要中东维稳)”出手搞的中东大乱,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非美势力、非美资本”所需要做的就是,如果“美国利益决策集团”果真想用“中东大乱”来胁迫“反对美国中东霸权”的“方方面面”,那么,最简单的一招,就干脆放手集聚了“美元本位制”之基石(石油美元结算制)的中东大乱好了,放手让“大乱后的中东”在“持有美元、或者维护欧亚海上运输线”之间做出选择好了!只是,东方评论员认为,非美国家未必愿意这样玩,但东方评论员更是非常怀疑:美国决策者真的敢这样玩儿嘛?事实上,埃及正在上演的一幕,在我们的评估中,一旦中东大乱,最终在美国上演的可能性极大。

  就“中国经济”而言,不妨做好准备、准备“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因此,值得强调的第六点是:对“美国国家利益、美国资本利益、特别是直到今天仍然由美国资本所代表的西方资本利益”而言,它现在所使用的“颠覆、或者威胁颠覆某些重要国家”这一手段,本质上属于战略冒险,一旦中国应对没有大的失误(注,所谓没有大的失误,核心在于最大限度地维持中欧俄的战略协调),那么,即便全球经济二次探底因中东大乱、或者海上运输线大乱、全球生产资料全线暴涨而提前到来,最终,人民币国际化这只“陀螺”在“上述撕裂与对立”中从容起旋、仍然指日可待!

  

  当然,一旦如此,中国经济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但这是必须的,因此,就“中国经济”而言,不妨做好准备、准备承担它,准备“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因为埃及政局动乱、这对中国也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一旦美国、或西方资本用这种手段慑服、或控制了许多重要的中、小发展中国家(有的“地理重要”,有的是“资源重要”,有的是“政治重要”)、比如埃及、沙特阿拉伯、特别是土耳其,那么,中国经济所需要的资源、中国外交所需要的战略支点,总之,“中国全球战略”赖以运转的诸多要素、将面临空前考验。

  即便仅从经济层面去观察问题,不难想像的是,其结果就是:美国、或者美国资本将更加牢固地控制中国经济所需要的资源与市场,从而变本加厉地向中国输入通货膨胀,以实现其逼迫率先加息的中国、率先不可逆转地进入加息周期,并率先将利率调升至不能再调升的地步,最终为美国随之而来的货币政策调整----进入加息周期、将还未从“通货膨胀”中喘口气的中国经济、立刻送入“通货紧缩”通道,打开空间。

  对此,要极其警惕!

  

  要以“坚定的战争准备”继续警告“西方资本”

  

  另外,还要做好战争准备,要以“坚定的战争准备”继续警告“西方资本”,不论是南亚破局、还是中东大乱、更或者是欧亚海上运输线大乱、一旦最终上升至战争解决,那么,不论是欧洲、还是美国,都不会有“西方资本”的“防空洞”。

  

  值得强调的是,只有做好这样的全面准备、美国国家利益才会对美国资本利益发挥最大的约束力,欧美国家利益才会对西方资本利益发挥最大的约束力,在决心动用欧洲、特别是美国的国家力量来牟取其不可告人的战略目的问题上,才会突然觉得“没有安全的去处”而懂得“小心一点”这几个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