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台湾老兵群里的新四军:被俘时吞掉共产党党证

热度330票  浏览134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11日 08:06

原文配图:1976年陈书言手抱女儿陈心怡。

  “我一生的命运,怎么走到了这一步?没有做过任何的坏事,也没有想去做害人的事……但是偏偏,就是这样子。就是这样子!” —————纪录片中父亲陈书言这样自述。在拍片子时,她女儿陈心怡去拜访了其中一位与他一起过来的“伯伯”,本来想让他也讲一下自己的故事,但父亲再三警告:“不准提问。”后来才了解到,“伯伯”是领了“终身俸”的,以前的经历被曝光后,就不再发这笔钱了。

  1958年,大陆与金门打“八二三炮战”,长官让陈书言去金门前线喊话,可以升职,陈书言拒绝了。女儿问他,是否要回金门岛看看,他犹豫后答应了。台北到金门的飞机航程也就50分钟。当陈书言行走在金门岛上,没有表现出太过伤感的情绪。他指着岛上的成片绿树说,那个时候,这里一棵树都没有。

  去年他摔了一跤之后,家人把他的酒藏起来,他再没有问起过。可能他也知道,这把老骨头,不能再喝了。

  讲起他死后的安排,陈书言对家人说:“把骨灰留在家里,倒也是可以,我给你们看门。”女儿说:“唉———死都死了,怎么看门哪?”他说:“哎哟,那是一种意念嘛。”女儿说:“那为什么没有想过,放到河里、海里?”

  他忙说:“不要不要不要……我这一生哪,就是吃了水的亏。没有台湾海峡这道水,我不可能在台湾的啦。就是这么一道水,挡了我一辈子。”

  “我会把父亲的骨灰带在身边,不仅如他所愿帮我们‘看门’,而且我想念他时,也可以马上看到他,和他说说话,就像他生前这样。”女儿说。

  1、陈书言,原新四军战士。1949年10月24日,他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八军下属,三个团共九千余人渡海进攻金门,全军覆灭,是解放军成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中将在《金门战役检讨》一文中,对因金门惨败在军事上形成海峡两岸对峙的格局时说,“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陈书言被俘之际,把中国共产党党证吞进了肚子里。

  2、不幸被俘的解放军战士被押往台湾,被“洗脑”,被监视,陈书言沉默寡言数十年,甚至连梦话都不敢说错,对任何人都不说话,只为了死守被俘虏这个秘密。1966年从军中退伍,进工厂做工。1974年结婚成家。女儿说“母亲的前夫因病过世,带了哥哥、姐姐改嫁父亲,生下我和弟弟。1975年,我出生时,父亲已经45岁———论年纪,我都可以叫他爷爷了。”

  3、“没有办法,不喝酒我没有办法睡啊。好痛苦……什么记忆,全部都不知道了。”陈书言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女儿陈心怡回忆,是什么时候开始恨父亲的?不记得了。“我们家,在台北县新庄市,房子是上世纪70年代买下的,花掉了全家的积蓄。父亲在钢铁厂上班,只在周末回家,回家喝了酒就骂人,打我母亲,拿着菜刀追她,每个周末家里都是吵架声,乒乒乓乓乱响。那时我还小,每次出门都怕邻居问,只好低着头,贴着墙根走路。父亲的工厂搬到外地以后,两三个月回家一次。”

  4、一个外省老兵,在台湾能成个家已经不错了。“别的老兵,也有娶了残障或智障的女人,比起来,父亲已经很走运。但他像一个独居老人,在厨房里,我妈煮我们的饭菜,父亲煮自己的饭菜,他经常对着家里的小鸟自言自语。我小学的学籍资料,家庭状况一栏写着‘清寒’,领了好多年的清寒助学金。后来上了台湾最好的大学,台大。我很少跟父亲讲话,我始终不知道,他曾有着怎样的过去。我长到三十多岁才发现,对自己的生身父亲,了解太少了!”

  5、蒋经国实行开放老兵大陆探亲政策后,他已经回乡两次,都是独自前往。“2002年,我27岁,终于可以陪父亲到大陆的江苏探亲,他已72岁。在江苏兴化老家,父亲和他的外甥,也就是我表哥,兴致勃勃谈论‘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我在边上听着感到奇怪,这哪像平日里沉默无言的父亲?”回到台湾,女儿试探着问父亲:“你是共产党?”父亲犹豫了一下,回答:“是。”父亲的过去,就像一个开口被塞得紧紧的瓶子,“横亘在我们之间,横亘在家人之间”。

  2008年,台湾眷村不断改建,为了保留历史记忆,外省台湾人协会推行一项纪录片拍摄计划。他们召集眷村子弟,记录老荣民的故事,即1949年前后随蒋介石退居台湾的那批军人,陈书言决定参加。2008年3月份起,陈书言参加了拍摄培训班。女儿才知道,父亲1930年出生于江苏兴化,13岁参加了新四军。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一直打到福建沿海。每次作战,他都在先锋部队屡建战功。

  6、讲起金门战役,陈书言说:“每条船都坐满,一条船上有20多个人,抢滩登陆……”解放军近万人浴血奋战三昼夜,终因后援不继,全军覆没……在古宁头的沙滩上,陈书言趴在水里,耳边子弹在飞。他腰里还绑着一双布鞋,“父亲对我说,那是奶奶给他做的,一直舍不得穿。三天后,弹尽粮绝,他把党证撕碎吞到肚子里,成了俘虏。”

  7、如果他的“共产党”身份被发现,就难逃杀身之祸。“2008年的母亲节,父亲坐在沙发上,喝酒,拿出一个金戒指,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今天是母亲节,要把这个戒指送给我母亲。母亲没听见,父亲似乎觉得自己被冷落,勃然大怒,把戒指摔到地上,破口大骂。我手上摄影机还开着,这时手在发抖,嘴上骂父亲:‘×,××××,你只知道骂人……’看片子、剪片子的时候,我哭了!父亲前半辈子,是战场上的战争;后半辈子,是家庭的战争。他80岁了,我却为什么这么恨他?”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