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防务观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海军指挥员:不惹事不示弱 不可轻举妄动

热度302票  浏览410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5月20日 10:41

解放军海军军事演习

血性的时代内涵与海军特色

(一)

血性,是指刚强正直的个性、忠义赤诚的品格。古往今来,任何一支军队都把军人血性看得很重。我国古代众多兵家都提到:“凡战,以力久,以气胜”,“合军聚众,务在激气”,“气实则斗,气夺则走”。无论是冷兵器时代的刺刀见红、热兵器时代的枪林弹雨,还是今天信息化时代的非接触战争,一切胜利的捷报上都闪耀着军人血性的光芒。

我军素以血性胆气闻名于世,所创造的一个个战争奇迹,都浸透着可歌可泣的血性风采——舍身跳崖的狼牙山五壮士、东北抗联的杨靖宇、抗美援朝战场的黄继光……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这支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血与火的考验告诉我们,血性,是革命军人的钢铁脊梁,是战胜强敌的精神利刃。

新形势下,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重大战略思想和重要论述,着眼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讲血性,就赋予了血性以新的时代内涵;站在打赢未来信息化海战的角度看血性,血性亦有了鲜明的海军特色。

(二)

当今世界并不太平,当面四海并不宁静。

向东看,军国主义幽灵四处游荡;向南看,总有人挟洋搅局,在南海惹事添乱;向西看,也有人撺掇想给“一带一路”设置障碍……新形势新任务对军人血性提出了什么样的新要求新挑战?海军广大官兵尤其是一线指挥员要具备什么样的血性?这些都和作战问题一样亟须解答。

忠诚信仰要像罗盘一样坚定。在人类战争史册上,镌刻着这样一个奇迹——中国工农红军历经2年时间,跋涉11个省,翻过18座大山,跨过24条大河,创下“血战湘江”“突破乌江”“飞夺泸定桥”和“激战腊子口”等经典战役,完成了举世瞩目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前仆后继、不屈不挠的意志究竟哪里来的?一个年轻的红军战士过雪山时,由于体力严重不支不幸倒下,很快被大雪埋没。战友们找到他时,看到他向上高举着的胳膊,掰开他紧握着的手,发现竟是一本党章和一块准备交党费的银元。这就是信仰,信仰的力量!

忠诚信仰,乃血性之源。可以说,一切胜利都能从信仰里找到源头,一切失败也都能从丧失信仰中找到答案。蒋介石败走台湾,反省“共军”胜仗终极原因时,在日记中写下“主义第一”。

忠诚所信的主义,明白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制胜法宝。具体到今天,为信仰而战,就是要为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而战,为捍卫民族尊严而战,为国家核心利益而战,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而战。当前,海上形势风云变幻,海军兵力在不同战略方向几乎天天和对手过招,政治性敏感性涉外性强,无论是编队战备远航,还是潜艇飞机“千里走单骑”,政治含量高,战术行动往往具有战略意义,没有坚定的信仰信念,执行战略意图含糊了、迟疑了甚至动摇了,是根本完不成任务的。

古人讲得好,“夫惟义可以怒士,士以义怒,可与百战。”官兵特别是一线指挥员,知道为谁扛枪、为谁打仗,才会为谁而战、为谁而死,哪怕再有雪山草地,也会朝着党指引的战斗航向义无反顾地冲锋。

必胜勇气要像波涛一样澎湃。战争铁律告诉我们,是否具备不畏强敌、勇于亮剑、敢于胜利的血性,是取胜的关键之道。不敢不想,本领再大、武功再强,心气上先倒下,一切等于零。有了必胜勇气,以弱可以击强,以小可以打大,以劣可以胜优。

抗美援朝战场上,为切断号称王牌的美军陆战一师的南逃退路,志愿军连长杨根思带一个排扼守小高岭。一个排对一个师,这仗怎么打?杨根思和他的战友们发出“三个不相信”的誓言:“在革命战士面前,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凭着这种气贯长虹的必胜勇气,迎着坦克的冲击、飞机的轰炸,连续打退美军8次进攻。这一仗,为志愿军总攻赢得了宝贵时间,也让人明白“钢”多“气”少是打不了胜仗的。

初创时期,人民海军“钢”少“气”多,创下了1200多次胜仗的光辉战绩,小艇打大舰、空中拼刺刀、海上跳帮抓俘虏都是那个时代的印记。现在,随着新装备不断入列,技术不断更新,“钢”多了,但少数人的“气”反而少了。有的感到强敌很强,打不了;有的讲与对手装备有代差,不好打;更多的认为和平是主流,打不起来。这些都是因为长期不闻战火硝烟味而带来的负面效应,都会导致泄“气”、漏“气”。

心衰则势败,心胜则气盛。必胜勇气来自强大的内心。当前,海军现代化建设正在加速推进,护航、撤侨、救灾、联演等多样化运用日益普遍,海军各级带兵人特别是一线指挥员赶上了大显身手的好时候,应当立敢战之志、树敢胜雄心,把官兵血性胆气最大限度带出来激起来,提高打赢贡献率。

敢死意志要像甲板一样坚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革命战士血性气概的集中体现。战争从来都是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想要赢得胜利,拼的就是个你死我活。“男儿欲报国恩重,沙场捐躯是正道。”直面生死,军人所能做的,不是选择而是笑对。这种“视死若生”的坦然,犹如洁白浪花,可以美丽绽放,亦可灿然逝去。

50年前的“八六”海战,轮机兵麦贤德右前额不幸被弹片击中,他不顾生命危险坚持战斗在机舱,直到3小时后战斗胜利。战斗英雄麦贤德所彰显的大无畏敢死血性,是海军官兵永远坚守的精神特质。无论是炮击金门不惧烈火英勇作战的“共产主义战士”安业民,还是和平时期抢救落水战友勇于献身的铁血艇长蔡一清、为保护群众生命安全的蹈火英雄阳鹏,都以敢死意志谱写出一曲曲无愧时代的英雄赞歌。

然而,长期的优越生活,消磨了一些官兵的敢死意志,怕苦、怕累、怕险、怕死的现象严重制约着真打实备。荀子曰,“人之所欲,生甚矣;人之所恶,死甚矣。”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没有谁不珍爱生命。但是,自穿上军装向“八一”军旗宣誓的那一刻起,革命军人就应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党和人民,就应立起“为祖国不惜命、为人民不贪生、为胜利不畏死”的誓言。

战争或准备战争,是军人仅有的两种状态。不管哪种状态,不怕牺牲、敢于献身的敢死意志,永远是我们在党和人民需要时,面对下一场战争时的最大底气。常言道,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未来作战,无论是大仗、小仗、武装冲突,还是海战、空战、岛礁攻防作战,海军各级指挥员这个关键少数,能不能做到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永远是胜仗的关键之一。

未来信息化海战,情况之复杂,毁伤之惨烈,胜负之难料,都是现在无法想象和预测的。海军将士从上到下,只有不惜命、不贪生、不畏死,才能真正做到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无数事实证明,决死敢死,往往会置之死地而后生;贪生怕死,贻误的可能是战机,带来的将是又一个“甲午国耻”。历史镜鉴,值得深思。

为将定力要像铁锚一样沉稳。《孙子兵法》有云:“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心术》开篇就讲,“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古往今来,两军对垒,士兵最讲究的是要有勇敢的心,将领最讲究的是要有智慧的心、战略的心、恒定的心。

一江山岛战役时面对复杂海情,面对联合夺岛风险,加上美国舰队介入,打还是不打,作为总指挥的张爱萍顶着巨大压力,在反复研究测算敌情、我情、海情后,坚决主张打,并以超常的战略定力和坚韧耐心,找准天气窗口发起总攻,一举拿下一江山岛,敲掉了国民党军企图反攻大陆的战略支点和跳板,凭此一役奠定了我东南沿海战略格局。

刘伯承元帅有一句至理名言:“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指挥员一定要保持为将定力,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纵有千难万险,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科学用兵、沉着指挥。

眼下和今后一个长时期,维护主权和海洋权益行动的政治性战略性很强,保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和海外公民及利益安全行动的政治性战略性很强,怎样在国家政治外交大局下行动,对海军各级指挥员提出了很高的政治要求战略要求。一舰一艇一编队在海上,指挥员要战略在胸,清晰划出“血性”与“鲁莽”的界限,拿捏好不惹事不示弱的度,把握好静与动、进与退、慑与止、刚与柔,以在战略较量和意志交锋中让对手折服为最高境界。一线指挥员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特别牢记并坚决而积极地做到动静有序、进退有据,不可乱说乱动,更不可轻举妄动,确保国家战略意图的达成与实现。

迎战冲锋要像鲨鱼一样凶猛。直面战争、击鼓出征,是军人的血性本色,而像鲨鱼那样勇猛冲锋,则是海军官兵的标准姿态。

狭路相逢勇者胜,短兵相接猛者生。迎战冲锋,就是要始终保持勇猛顽强的精神状态,敢闯险滩急流,敢打硬仗恶仗。未来海上作战不管哪种样式,不管强度高低,不管对手是谁,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的胆气血性,永远是重要的。“突击如猛虎似雄鹰,入水赛蛟龙像鲨鱼”,是海军的真实写照,“海上猛虎”精神、“水下先锋”精神、“海空雄鹰”精神、“陆战猛虎”精神、“海岸霹雳”精神,永远是海军部队的血性样本。

能打仗、打胜仗,前提是谋打仗、敢打仗。不谋打、不敢打,就谈不上血性,即使上了海战场,不当逃兵,也定是熊兵!战时如此,平时亦如此。现在,实战化训练宁要贴近实战的低分、不要脱离实战的高分,火药味越来越浓;联演联训内涵越来越丰富,拉到陌生海域,面对陌生对手,进行实质性对抗;远洋护航兵力不同、形势常变,撤侨、救援等任务突发,可以说,这些都是不打仗的打仗,挑战无处不在,威胁无时不有,危险随机降临,只有具备时刻准备冲锋陷阵的血性豪情,才会不辱使命!这就要求各级指挥员必须忧起来、紧起来、急起来,不仅头脑中紧绷打仗这根弦,更要心中永远保持一种冲锋姿态,一刻都不能懈怠。不能指望,将领畏战、厌战、忘战,没有血性,冲不上去,能带出有血性的兵。指挥员备战练兵,首先要强化带兵打仗、敢打硬仗的血性担当。

同舟同心要像缆绳一样坚韧。军事家讲,最伟大的力量,就是同心合力。官兵一心,兵民一心,团结杀敌,正是我军强大战斗力的源泉。海军“千人一条舰、百人一杆枪”特征更加突出,同舟共济、上下一心既是优良传统,更是不变要求。一个体系、一个部门、一个战位,哪一个链条断了,哪一个环节乱了,都可能影响全局。

人民海军自组建之日起,依靠铁心向党、同心协力的传统作风,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当下,信息化已将作战系统的链条铆得更紧。未来海战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尤其需要牢固可靠的“节点”。每一个作战集团、每一支编队、每一艘舰艇都是命运共同体,指挥员更是一肩担着指挥打仗之责,一肩担着聚众激气之任。“用众人之力,则无不胜也”。事实证明,只要“舵手”“水手”协同用力,真正拧成一股绳,唱好“协奏曲”,就没有踏不平的浪、蹈不过的海、打不赢的仗。

(三)

世界上有两种力量——利剑和精神,从长远说,利剑总是对精神俯首称臣。的确,无论未来战争打的是钢铁还是硅片,血性始终在战争中占据重要地位。今天的战争并没有因为注入了“文明”和“人道”色彩而变得柔情仁慈。相反,信息化战争的突发性、残酷性、破坏性,使官兵们面对的生死考验更加严峻和直接,更加凸显人在战争中的主体地位和决定作用,注定成为一场信仰、勇气、意志、定力的较量。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军人血性从哪里来?首要在铸魂,把绝对忠诚贯注血脉。要通过持续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和领导示范带动,坚定官兵理想信念,补强精神之“钙”,确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关键在炼胆,坚强敢战敢胜敢死之心。要设置逼真的战场环境,营造处处弥漫硝烟、充满战味的打仗氛围,让官兵在耳濡目染中强心壮胆,锻造有我无敌的心理素质。重点在淬火,在严酷的实战化训练中摔打锤炼。把官兵放到大风浪里泡、远海大洋上熬、实兵实弹中考、风口浪尖上闯,培养敢闯敢拼的坚强意志、连续作战的顽强作风和舍我其谁的血性斗志。根本在正风,营造崇尚打仗的良好风气。核心就是立起战斗力标准,选想打仗、能打仗的精兵良将,使军营上下充满虎虎生气、堂堂正气、融融暖气。

血性,一个老话题,一个新课题,不同时代有不同内涵,不同军队不同军兵种有不同特色。富有时代内涵与海军特色的血性,集中体现在坚定的忠诚信仰、澎湃的必胜勇气、坚硬的敢死意志、沉稳的为将定力、凶猛的迎战冲锋、坚韧的同舟同心。历经一千多次战斗洗礼的人民海军,从木壳小艇发展到钢铁巨舰的人民海军,从单一兵种迈向五大兵种的人民海军,只要锻造、形成和保持强大的血性,撒向近海远洋的舰艇一定能战风斗浪,犁开一道道闪光的胜利航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