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幕僚揭密蒋经国临终大决策:引唐诗开放大陆探亲

热度32票  浏览2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今年是蒋经国的百岁冥寿,跟在蒋经国身边16年,既是亲近幕僚,也是重要文胆的前“总统府副秘书长”张祖诒,以他的贴身观察写就《蒋经国晚年身影》一书在台上市。台湾《联合报》今日摘出部分章节,向读者介绍揭露蒋经国晚年最重要、且最为人关切的二、三事。

文章摘录如下:

民进党成立

权力,难在什么时候不去用

蒋经国在他生命最后的两、三年内,的确无日不与病魔在作生死之战,而他也确实就在这段时间为台湾作了一连串无比重大的决策。

决定宣布解严,乃是在他主理政务期间,政治上一项最重大的决策。

就在蒋经国作此宣示的前十天(9月28日),党外的偏激份子在台北圆山饭店集会,临时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这个突如其来的演出,当然震撼执政的国民党和维安单位,保守势力的中坚人士,认为当时尚未解严,公然触法组党,不容宽纵,主张加以取缔,甚至逮捕相关人等。但是这项讯息到了蒋经国那里,他却非常沉着镇定,丝毫看不出有何激动。

“使用权力很容易,难就难在要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他做了最后决定,当局对民进党依法不予承认,但不必采取取缔行动。

蒋经国依法于1987年7月1日公布“安全法”,终于实现了他的一项心愿。(编按:即解除戒严、开放报禁、党禁)

开放大陆探亲

引用唐诗 我们这件事做对了

在他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年,蒋经国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做了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

1987年3月中,农历春节刚过不久,家家户户团圆度岁的气氛还未散去,蒋经国在办公室内和一位亲信幕僚谈话时,忽然问到:“唐诗有首描写离家很久的人回乡时心情的诗,你该记得”,幕僚答复,那头两句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蒋经国接着说:“这正是现在荣民老兵们的心情,你们去好好研究,尽快实施正式开放大陆探亲的办法”。

“行政院”依国民党中常会的决议,通过“复兴基地居民赴大陆沦陷区探亲办法”,随即并宣布自同年11月2日开始实施,委托红十字会总会着手办理。

事实比想象更为热烈,红十字总会准备了1万份的申请登记表,从11月2日开始3天之内就被领光,不得不临时加印10万份以应需要,可见荣民老兵们返乡探亲的愿望何等殷切。而在当年年底之前,启程前往大陆的民众已经超过3万人。蒋经国获悉这样的状况时,很欣慰地说:“我们这件事做对了”。

面对群众抗争

我是“总统”,岂可回避?

蒋经国于1988年1月13日猝逝。

再稍前几天,他还亲自主持“行宪”四十周年纪念大会,虽然事前获得情资,民进党人将在大会有扰乱抗争举动,劝他以身体为重,不必亲自出席,但他说:“我是'总统',岂可回避?”当天他毅然推着轮椅莅临会场。

1月13日,早晨起床,并无异状,用早餐,听读报,均如平日,原拟稍事休憩后即可出门前往中央党部,但稍隔片刻,感觉不很舒服,他说也许因为昨晚没睡好,于是侍从秘书建议不去出席常会,他勉强同意,然后回到卧房躺下休息,预备小睡,可是没有多久,他又按铃要副官进他卧室,说是有点恶心,想要呕吐,副官看他样子相当痛苦,立即请值班医官进房诊察,医官检查他体温摄氏三十六度,脉搏每分钟七十次,均尚正常。

这是最后一天

心跳七十假象 终于回天乏术

大约12点半左右,蒋经国醒来,先说不想进用午餐,再过一刻,他又说要想呕吐,副官连忙帮他拍背,希望稍能舒缓他的不适,但数分钟之后,他真的口吐大量鲜血,于是寓所里一阵忙乱,医护人员紧急抢救,呕吐稍止,状况似渐稳定。可是又过几分钟,他再度反胃想吐,并且再又吐出大口大口的血,医疗小组的医师们看到他床旁的脉搏监视器的心电图,仍然显示正常心跳七十,乃接用人工心肺机继续施行急救,终于回天乏术,蒋经国就在那天下午撒手人寰。

从蒋经国晚年的病历看来,他主要患的病症是糖尿病宿疾,其后相继出现的合并症有:一、心脏病,包括心绞痛、心律不整和血管硬化等;二、眼疾,包括白内障、视网膜剥离等;三、神经系统疾病,包括双脚末梢神经感觉丧失,无法站立或行走;四、失眠症等,因之多年来医疗小组的成员,大多是属于心脏科、眼科和神经内科的医师,其它部门如胃肠科医师较少参与,而最后夺去他生命的却是胃的大量出血,事前似乎并无胃病症状,也无其它征兆,确是令人费解。其次他身上安装的心律调整器,原是帮助他改善心跳趋于规律之用,实际也有功效,但最后在他一息仅存时,它还忠实地执行它的任务,以致产生它的主人心跳稳定的假象,实在是造化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