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68年中国选拔摔跤手去珍宝岛狠揍苏军

热度85票  浏览168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作者:不变爱国心

中国的体育运动与军事有先天的缘份。因为,中国的第一届体委主任,就是赫赫有名的贺龙元帅。1968年,摔跤运动员胡领,就经历了一次体育运动和军事斗争相结合的战场考验。

1968年冬季,中国和苏联两国关系逐步恶化、升级。一天,刚刚升入黑龙江省队的胡领和另外两位队友一起,忽然被秘密选送到了现在的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扎兰屯,开始了短暂的军事训练。

扎兰屯,在大兴安岭以西,是原沙俄东清铁道员工的休假地,风景优美,人口不多。也是中国军队当时应对满洲里方向苏军入侵的主要军事基地之一。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它南面不远的成吉思汗,20世纪60年代驻扎着中国当时机动性最好的一支装甲部队。胡领他们是在一个叫做“秀水”的地方受训,紧邻美丽的雅鲁河。这地方不错,伙食更好,可就是不允许和外界接触。

那时候参军是很光荣的,但胡领他们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入伍,又发军装,参加训练,可又不学打枪,还不让说出自己的经历,更不许打听别人的来历。说是不许打听,胡领自己可是“看”出来了,除了队长、分队长,这些“兵”个个都是“练家子”(有功夫者),总共有40多人。

训练了几天,大家都有了点儿“兵”的模样,就有人把胡领请到了部队政治部谈话。

到了那里,他才知道,自己将被编入一个特别的边防巡逻队,任务就是打架――和苏联士兵打架。

原来,在黑龙江东北部边境上的珍宝岛。中苏两国边防巡逻队屡屡发生冲突,那时双方还没有发展到动枪的地步,摩擦开始是在口头上,因为语言各异,而且双方根本就不听对方的观点,所以,外国报刊称其为“聋子的战争”。这倒也十分贴切。

后来苏联兵就不在口头上讲道理了,巡逻时,每人带一根大木棒子,见中国人就打,十分野蛮。中方一来对此猝不及防,二来没有命令也不能还手,一下子吃了大亏,不但人被打,连枪也被枪去10多支。这个情况,报告给上级,上级火了:丢人,还丢枪,怎么交待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当时最响亮的口号。说起来,动枪咱们不怕,中国士兵的军事素养当时是很出色的,但是动手打架,咱们的人从身体素质上就吃亏了。苏联兵的个头儿普遍在1.8米以上,营养极好,身体棒,像“黑瞎子(熊)”一样;而咱们的人,身材普遍没有苏联兵高大。比体重就更不行了。就算一次能打赢了,难保以后不吃亏。

为此,上级决定,不打则已,要打,就要让苏联兵好好吃个苦头,长长记性。上级告诉下面部队,巡逻时,依然要执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纪律,巡逻队的人员要经常更换。随后他们就和体委联系,就把胡领他们调到了扎兰屯,组建了这支特殊的边防巡逻队。

说起珍宝岛,确实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有史为证。这个岛地势平坦,没有居民,其军事价值也并不十分突出。那么,为什么这个小岛会引起军事争端呢?

后来,看了苏联人的文章,才明白,这和乌苏里江里的大马哈鱼还有些关系。准确的说,苏联人是见财起意。

原来,乌苏里江在珍宝岛南北两侧各有一条江流,北面,是主航道。水深流急;而南面水道,枯水期甚至可以徒涉,中苏双方以主航道中心线分界,珍宝岛当然属于中国。问题是乌苏里江的大马哈鱼不听话,这些宝贵的经济鱼类,传统的洄游路线却是在珍宝岛南侧的中国一边,如果中国在这里设网拦鱼,那后面的苏联人就只有喝西北风了。大马哈鱼的鱼籽是俄罗斯名产“鱼籽酱”的原料(里海的大马哈鱼被苏联过度捕捞,当时已经产量锐减),所以苏联人对此垂涎三尺,硬要将主航道划到南水道这边。这样就形成了双方斗争的焦点,中国,当然是寸土不让。

话说回来。胡领被选中的原因是本地出身,“业务”好(能打),没有在国际比赛上露过面。其实,这些“兵”天天在一起,相互之间不免好奇,最终还是有不少人原形毕露,原来。他们都是东北各运动队的摔跤、柔道、武术运动员,还有一个是练举重的(当时没有拳击运动员,因为那时拳击运动已经被有关部门取消了)。大家的基本条件和胡领差不多,也有个别是军人。比如胡领的分队长,就是正规的军官,但他祖上几代都是长白山一个什么拳派的掌门人,所以也被调了进来。小伙子们对这个任务,应该说是既紧张,又好奇,摩拳擦掌。当然,让他们军训一下,是免得让苏联人看破了。

谈话后不久,他们就乘一列“闷罐子”(货车)火车,到达了黑龙江的鹤岗,然后又分成两个队,一队到绥滨,一队到萝北。胡领他们到的是萝北。

如果您看中国气候地图,就会看到中国雄鸡图的鸡冠子部分是深绿色,标明是“寒温带”,那里的气候比东北其他地方更寒冷。所谓小便要用棍子敲,那是夸张了些,但他们上厕所还都带一把铁锨。那里的大老鼠乱窜,以锹压住,用金属的锹面一碰老鼠的舌头,老鼠就冻粘在锹面上了,一次能粘五六个,拿回去参加“除四害”评奖。

胡领说,选运动员的时候都有规律,如足球运动员,最好是罗圈腿加上一个乒乓球拍似的脚掌;拳击,要耳朵小而脖子短的;摔跤的呢?要手大、个大;体操也要手大,但是个子要小。胡领手大,萝北那里根本没有合适他的棉手套。在摄氏零下30度的低温下,这简直是要命的。边防军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边防军的热情和他们的忠诚一样令人钦佩。出去看地形时。两个战士就在左右把胡领的手放到自己衣襟里暖着。后来,上级从哈尔滨特意给摔跤手们订购了大号的军用棉手套。

到达萝北的当天,他们刚刚睡下,就听到警报声四起。还有人打信号弹。战士们翻身而起,冲出营房。立刻按照指令紧张而有序地进入阵地。胡领他们也匆匆穿上衣服,随着往外冲,还真有些紧张。此时,队里有个当过兵的就说,别怕,是演习,大家这才有些镇定。跟着队伍趴在雪地里,只感到寒冷刺骨。对面苏军的探照灯直指封冻的江面,急促地晃来晃去。

这时,地面却微微震动起来,传来格拉格拉、轰隆轰隆的声音。大家都是一惊。中国军队在一线没有布署坦克呀?而这声音居然来自身后,难道真是苏军过江,已经迂回到我们后面去了?!胡领说,当时最恨的就是怎么没给他们发一支枪呢?这样手无寸铁的,不是让人家打活靶吗!

还好,半个小时以后,队长宣布演习结束,返回营房。在回营房的路上,有人看见一大溜铁家伙,仔细一瞧,原来是东北建设兵团的拖拉机,那“坦克”的声势。就是它们的杰作。

吓唬敌人也就罢了,可也吓坏了自己人。

适应了几天,天天练对打。还有一次,上级安排侦察连给他们来了个突然袭击。

胡领说,从功夫上论,咱中国侦察兵武艺还不算太高。但是下手“贼”狠,简单实用,最狠的是招招往“断子绝孙”的地方招呼,按比赛规则,“净犯规”。对此,运动选手队员开始还有点儿畏首畏尾,一交手,好几个队员都吃了亏。但是后来就没侦察兵什么好果子吃了。

为什么呢?练武术的从哪里开始练?就从挨打开始!先要练好挨打,才能练好攻击。所以,运动员们没有一个倒下的。相反,侦察兵的攻击激起了他们的斗志。那个长白山拳派的掌门师兄首先得手,一个弹腿就把侦察兵的队长踢倒在雪堆里,接着大家各显其能,马上就占了上风。两分钟以后,上级赶紧宣布,演习结束。

这时,胡领看见有个武术队员还抄起了一把铁锨……

几天后,他们来到了珍宝岛边境线上,并被安排去见一位姓杨的参谋――他们未来的巡逻队长。在一个作战大沙盘旁,杨参谋给他们讲怎样打。边防军的沙盘都有两个,一真一假,只有指挥员知道哪个是真的。杨参谋的要求主要有三点:第一,绝对听指挥,我让打,才能打,让撤,马上走;第二,不能打死人,外伤重一点不要紧,有枪就带回来;第三,撤退的时候不要跑错方向,跑过了江按叛国处理。杨参谋如是说。

至于怎么打,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而且,杨参谋还告诉大家。不要担心安全问题,我们在江边埋伏了一个排的神枪手,苏联兵敢开枪,我们就让他一个也回不去。第二天就是上岗巡逻了,去了20个人,其中有lO个人是真正的边防战士。因为当时巡逻要求不携带武器(避免被苏联人抢夺)。所以,没让几个练器械的武术队员去,小伙子们急得嗷嗷叫,几乎要拿杨参谋练手,说不用器械也一样,岛上不是有很多树棍子吗?但最终还是没有批准。胡领比较幸运,算是上了参加巡逻的名单。当然,在执行任务前,少不了写决心书、讲话、鼓舞士气这些程序。

巡逻队上了冰面,穿过封冻的南侧支流,就登上了珍宝岛。这些天,中国巡逻队上了岛都很谨慎,巡逻路线基本是沿着江边,尽量避免和苏联兵直接冲突,同时,也便于撤离。而今天呢,按照惯例也是苏联兵巡逻的日子。而我们的巡逻路线这次却向北推进了一大段,和苏联兵的巡逻路线重合了。

穿着军装行进在祖国的边防线上,可以使人产生神圣的感觉。胡领当时很年轻,想到要和“苏修”大干一场,心里简直像被火烧一样,看看周围的人,零下30度的天气里个个脸色通红,说明心里也都很激动。但是大家都不说话。杨参谋领头,区队长压后,都是不出声地往前走。大家都觉得“度日如年”,心里说,这苏联兵怎么还不来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正走着,在一个小山丘后面,突然钻出来一群人高马大的苏联士兵来,人人手里都提着一根大木棒子,为首的是个瘸子。

后来,查资料得知,这个瘸子是苏军的伊万上尉,最后死于珍宝岛战斗,但这一点还有待证实。胡领他们当时的确知道这个臭名昭著的瘸子,不过好像他的腿瘸和中国边防军没有关系。他不是苏联普通军官,而是苏联克格勃(间谍)。

江水封冻的时候,冰上国界线不容易分辨。当时有中国边民,特别是不熟悉当地情况的知青不小心走过国界,便会被苏联军队抓去,负责审讯的就是这个瘸子。他心狠手辣,只要被抓的人不承认自己是叛逃,不肯为克格勃效力,就一定会被打成残废。胡领他们曾经看过一份材料,有个中国青年就被这个瘸子用烧红的铁钳生生钳碎了全部的牙齿,满口神经外露,喝一口水能痛得昏过去,被我方接回后,重新镶牙都弄得他死去活来。

此次相遇,苏联人比中国人还要多些,但他们显然有点儿准备不足,他们对中国兵居然敢如此面对,又是惊讶,又是恼怒,那瘸子吆喝一声,口里呜呜噜噜地叫着,苏联兵就呼啦啦地猛扑过来。

有几个运动员当时就愣住了,完全忘记了原来的作战安排。杨参谋一面大声对苏联兵喊话,“这里是中国的神圣领土……”。一面连连挥手,示意大家往回跑――这是预先安排好的,目的是要把苏联兵引过来,才能打得痛快。

大家见势,掉头就跑,苏联兵顿时气焰大长,纷纷高叫着追了上来,大概,他们是要把中国人赶出岛去,才算完成任务吧。

一边跑,杨参谋还不忘嘱咐大家:“听我的命令,我说动手,大家再开始打!”

就是这句话却惹了祸。因为队里有一位蒙古族的摔跤选手,汉语不是很好,前面的话没有完全听清,倒是最后一个“打”字听得清楚,别人还在后退呢,他已经“噢”地一声翻身扑了上去,打头的苏联兵措手不及,没收住脚步,被他一个背挎摔了出去,第二个苏联兵挥棒就打,也被他拗住腕子,又是干净利落的背挎扔到了冰面上……

我们原来的计划是把苏联兵诱进一片枯树林子里打,现在计划让这个蒙古族小伙子全给搞乱了。杨参谋连连跺脚。这简直是打草惊蛇!但也没办法了,只好下令:“动手!”,队员们吼叫一声,像下山虎一样猛扑了过去。

苏联人脑子比较死,也是这些天中国人的节节退让,使他们傲气冲天,根本没有后退的意思,仍然照样地猛冲了过来。一场搏斗就在雪地冰面上展开了。

这样的战斗,显然是一边倒的。中国军队在南岸安放了一台摄影机,拍出来的效果就好像是大人和小孩打架。不过,看过影片,从专业角度看,大家的普遍感觉是动作全走了型,那位蒙古摔跤手显然忘记了在摔跤队学习的先进技术,动作全是草原那达慕的劲头,摔了人之后还不忘对人家哈腰行礼:另一位好像把全套招数都忘了,就是左一个“德克勒”,右一个“勒克德”,再一个“克德勒”――好像就记得这一招了。

中国选手们的功夫很快就显露出了不同,看起来最精彩的是摔跤手。一个接一个的大背挎,把苏联兵像布口袋一样扔得满天飞。实际上最狠的却是练武术的,尤其是一位平时给大伙儿当按摩师的练擒拿的师兄。苏联兵只要到了他的手里就算是倒了霉,他是专门卸人家的关节。碰上胳膊就摘环,碰上腿就卸膝盖,要是抓住脑袋呢?就摘下巴。所以他这边毫无烟火气,却是一路顺风,苏联人只要一和他交手,就爬不起来。

胡领呢?他的确是动手了。但他的第一个目标,却是杨参谋。

为什么呢?胡领说,人家都打上了,杨参谋就挡在我前边,我过不去呀,我急呀!干脆下个黑手算了。上头揪脖领子,下头一掰腿肚子,在这儿吧,您哪!一个别摔就把杨参谋放倒了。

但还是晚了,等他再上,苏联兵已经完全崩溃了,他朝着一个逃跑的苏联兵猛扑过去,那家伙足足比他高一个头,可是一点儿没有交手的意思,一边摆手一边喊:“涅特,涅特”(苏联话“不”的意思),倒退着跑,一不留神,脚绊在了树棵子上。不等他倒下,胡领的右手就一把抓住了他军大衣的领口,没让他倒下。没等苏联兵把“谢谢”说出口,胡领左手顺势一勾,揪住他的下摆。一下子就把这小子悠过头顶,扔了出去……

苏联人里惟一没有挨揍的就是那个瘸子,他腿瘸,落在后边,见势不妙,掉头就跑。我们的两个“兵”紧追不舍。这家伙虽然腿瘸,跑得可是不慢,看来克格勃的训练的确严格。眼看就要被迫上了,瘸子脑子灵光,顺着一个冰坡就骨碌了下去,眼看那边就是江面,队员记得“跑过了江按叛国处理”,也就只好放他去了。

这一仗,咱们的人一个没伤,却震惊了苏联整个边防部队,他们对中国边防军的战斗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整个战斗都是在开阔的雪地冰面上进行的,双方都看得一清二楚。这让他们知道,原来中国人不动手,真的是有纪律,要是动了手……

为此,苏联阿穆尔军区下达了一个命令,以后巡逻禁止和中国军队进行这种“愚蠢的交手”。于是双方的边境斗争又恢复到了只动口,不动手的“聋子的战争”。这就是“珍宝岛战斗”发生初期的情况。

顶:8 踩:10
【已经有67人表态】
7票
感动
9票
路过
7票
高兴
8票
难过
12票
搞笑
8票
愤怒
7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