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汉唐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梦想:西汉赵充国平定羌人叛乱

热度160票  浏览18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5日 23:45

  赵充国为人沉勇有大略,少年时仰慕将帅而学兵法,以“良家子”身份参军当骑兵,后因善于骑射调入羽林军中。

  前99年五月,汉军北讨匈奴。赵充国效命贰师将军李广利麾下。李广利出师酒泉,兵锋直指匈奴右贤王,两军交锋百余合,万马驰骋,矢石遮天蔽日,汉军不敌被围。汉军乏食,士卒多有伤亡。赵充国在这种情况下首次展现他杰出的战场判断能力:他推想匈奴的策略是围而不攻,通过饥荒而非流血逼使汉军投降;因此汉军的面前只有两条道路可选:要么拼死突围死里求生,要么缴械投降。李广利采纳了他的意见,并任命充国选拔壮士组织突围。充国披挂完毕,手提环手刀飞身上马,带领百余精锐如离弦之箭奋勇杀出,李广利率领大军掩杀在后。匈奴见汉军突围甚急,立即上马堵截。充国领兵冲杀在前,好生骁勇,所到之处,莫不披靡,两军酣战良久,汉军血战突围,充国虽勇,然匈奴甚众,身亦负伤二十余处。武帝闻之,当即特别召见,让他脱下衣服察看他的伤口,予以赞扬,官拜中郎,后升为车骑将军长史。赵充国在以后的数次军事生涯中又屡立大功,皇帝对他很是器重。

  前63年,羌人叛乱,先零羌联合本族各部落,强渡湟水,占据了汉朝边郡地区。为了抵御汉人的进攻,羌族二百多位部落酋长会盟消除冤仇,交换人质,订立攻守同盟条约。

  宣帝听到这一消息后,便召见赵充国。赵充国分析了羌族的情况,以及与匈奴的关系,指出一旦他们“解仇交质”,并与匈奴勾结在一起“到秋马肥,变必起矣”,因此建议立即让边防部队作好战备工作,同时派人去离间羌族各部落。宣帝采纳了赵充国的建议,于是选派骑都尉义渠安国出使羌族。不幸的是,义渠安国并不按照赵充国的建议行事,反而激发了羌人与汉人的矛盾,自己也被打得大败而归。

  前61年春,宣帝任命已七十三岁的赵充国为统帅出征陇西。宣帝问他:“羌人目前的势力究竟有多大?要带多少兵去?”赵充国说:“百闻不如一见,军事上的事难以遥测,我愿先到金城去,察看情况后才能提出作战方略。羌族虽说是人数较少的民族,但它背叛朝廷,是叛逆行为,注定会失败的,请陛下相信我能担当此任,陛下就不必担忧了。”

  赵充国率领一万多骑兵先杀到了金城,准备渡过黄河向北进军,为了防备羌兵在汉军渡河时突然出击,他先派出三个分队趁夜偷渡过河,在对岸建立滩头阵地,以掩护全军过河。第二天全军过河后立即构筑营垒严阵以待,不久,便有一百多个羌族骑兵到汉营附近来寻衅挑战。赵众将领建议出阵迎战,充国传令:“我军远道而来,人马疲惫,敌骑都是轻装精兵,也可能是专门来引诱我们的小股前锋,我们既然大军出征,应以全歼敌军为目的,而不要贪图局部的小胜利。”羌兵见汉军不动,只好扬尘而去。赵充国派人到咽喉要道四望峡侦察,发现那里没有敌人,便领兵连夜穿过四望峡,直插西部都尉府。充国大喜,笑着说:“以此看来羌人不足为虑,如果在四望峡设下数千骑兵,我军岂能到达此地!”

  赵充国进驻西部都尉府后,并未立即出战,而是每天设宴摆酒犒劳将士。无论羌兵怎样挑战,汉军都不理睬。先零谋反之初,罕、开部首领靡当儿曾派其弟雕库来见西部都尉,陈述其本不愿反的立场,但恰遇部分罕、开部落的人参与了反叛,西部都尉便将雕库扣留。赵充国到来之后,下令释放雕库,并当面抚慰说:“你本无罪,我放你回去,望你转告各部,速与叛乱者断绝关系,以免自取灭亡。现在天子有诏,对于参与反叛而能投案自首的人,或者协助官军逮捕斩杀叛匪的人,都一律免罪,凡能捕杀一个有罪的大贵族赏钱四十万,中等豪绅十五万,小富豪二万,壮年男子三千。”

  这个时候,皇帝调集了各地军队大约6万人,酒泉太守辛武贤向宣帝提议说:“如今边防部队都集中在南边,北边空虚,而且塞外地区苦寒,内地人马很不适应,不如先发制人,在七月上旬出兵,各带一个月的粮草,从张掖、酒泉分路出发,征讨鲜水一带的罕、秆羌人,虽不能消灭羌兵,也能掠夺大量牲畜,俘虏他们的妻儿,然后退兵,伺机出击。这样一来,必能震慑羌虏。”宣帝对辛武贤的意见表示赞同。一面调兵遣将,一面把辛武贤的意见转交赵充国。赵充国提出了反对意见:“辛武贤想轻率地带领一万人马,绕道千里去攻击罕、开是不实际的。如果一匹马驮上三十天的粮食,再加上武器服装,就很难快速前进了。况且,即使汉军辛辛苦苦地赶去了,飘忽不定的羌兵或者逃匿,或者据险扼守,截断汉军的粮道,汉军必然师劳力竭,白白耗费人力、财力。(游牧民族依靠广大的地域所形成的机动优势,尽情展现)而且张掖、酒泉防御匈奴的边防要地,如果一旦匈奴趁虚而入,后果将十分严重。”赵充国从实际情况出发,坚持采取刚柔相济的策略,争取罕、开,孤立先零。

  然而皇帝和大臣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赵充国现在率领万余骑兵部队在外作战,对于国家的后勤是个沉重的负担,赵充国不趁现在能获取水草之时进攻对方,等到冬天苦寒之时,羌人以牛羊为食,藏在险要的山中,而我方一者不能就地解决一些粮草问题,二者冬天苦寒,士兵不能适应,势必不利。宣帝于是下诏书谴责了赵充国,并任命将领率兵征讨罕、开羌人,而且要求速战速决。

  赵充国认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力劝宣帝收回成命。他指出:“现在羌人时时准备攻打敦煌和酒泉,我惟恐担心两地的兵力不足以抵挡他们的进攻,现在却要派遣两地的军队去进攻他们,羌人现在兵强马壮,粮草充足,发兵进攻他们不仅会因为实力的差距而战事不利,还会让他们的结盟更为稳固。先零羌起兵为叛是有罪的,罕、开羌并未入侵边境,现在放开有罪的一方,而去讨伐无辜的一方,势必增加一个仇敌。如果先打罕、开,先零必然发兵援助,这样就会坚其约,合其党。他们再迫胁诸小种,附着者稍众,莫须之属不轻得离也。如是,虏兵寝多,诛之用力数倍,臣恐国家忧累繇十年数,不二三岁而已。”这样才勉强说服了皇帝。(兵法上说:兵贵速,不贵久,但是如果只从表面上理解,那么其结果将是,皇帝表面上是追求了速度了,可是实际上却拖延了战争;而赵充国表面上是使战争持续的时间角长,而实际上是却是速战)。

  不久,赵充国进兵先零羌占据的地区,先零猝不及防,望风而逃,丢下了所有的辎重物资,争先抢渡湟水。有的将领认为这正是聚歼敌人的大好时机,赵充国回答说:“此穷寇不可迫也,缓之则走不顾,急之则还致死”下令全军不得擅自追击。结果,先零羌淹死数百人、被杀和投降汉军有五百人,尽管主力都安全地渡过了湟水。但是却留下了大量辎重,牛羊十万余头,车四千余辆。随后赵充国又进军到了罕、开地区,严令士兵不准侵扰,部落首领靡当儿到汉军营地说:“汉兵果然笃守信义,不打击我们。”一再表示愿听约束,仍回故地。

顶:15 踩:12
【已经有133人表态】
17票
感动
19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4票
难过
18票
搞笑
16票
愤怒
15票
无聊
1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