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叙利亚变节军在土耳其设总部 加紧整合反对派

热度83票  浏览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25日 12:57

资料图:叙利亚军队。

叙利亚叛军未成气候

“不胜则亡。”这是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在“脸谱”网站上打出的行动口号。最近一段时间,频频对重要军政机构发动袭击的“自由军”,将社交网站当成了他们宣示“战果”的窗口,而事实上,网站也是他们向外发声的唯一渠道。

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口中,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有能力发动大规模的内战。但记者了解到,这支看似神秘的武装力量,其实力目前仍要打个问号。虽然叙利亚反对派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军体”和“政体”,但尚未形成足以改变局势的合力。

变节士兵背靠土耳其

在叙利亚现有的反对派团体中,“自由军”是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武装力量。这支武装成立于3个月前,由脱离政府军的军人组成,总部设在邻国土耳其,号称有1.5万多名成员。其头领名叫里亚德阿萨德,今年50岁,变节前是叙利亚政府军的一名空军上校。“自由军”成立之初,主要行动是保护抗议民众,帮助他们设置路障,以阻止军队进入城市。最近一段时间,这支武装力量开始制定周密的计划,实施针对政府、军队以及执政党的袭击。

本月15日,“叙利亚自由军”在叙利亚与土耳其的边界地区袭击了执政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数个办事处,造成多人死伤。16日,反对派武装使用火箭炮和机枪,袭击了位于首都大马士革近郊哈赖斯塔的空军情报机构,并与政府军激烈交火。20日,大马士革复兴社会党大楼遭数枚火箭弹袭击,这是3月中旬叙利亚局势动荡以来首都中心首次遇袭。

据美联社报道,目前,“自由军”的武装人员遍布叙利亚多个省市,而且随着军中叛逃者的增多,人员还在不断扩充。由于“自由军”的成员都来自政府军,他们基于对政府军的军队文化、作战习惯,乃至军事机密的了解,对现政权构成了较大的威胁。

装备不足要从黑市买

尽管“自由军”仗着对现政权的了解能够实施一定的破坏,但其影响力的壮大却受到两大因素的制约――武器短缺和联络不畅。由于变节士兵多是仓惶出逃,不可能携带太多武器,很多人出逃时甚至是“两手空空”。“自由军”的头领里亚德阿萨德日前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他的手下没什么太像样的武器,现有的只是手枪、机枪、火箭弹一类的轻型武器,有些武器甚至要从黑市上购买。

由于总部设在国外,各地变节的士兵难以寻找“组织”,各个分支也缺乏顺畅的沟通和统一指挥,从而阻碍了这支武装力量的壮大。近日“自由军”一天之内改口,否认袭击执政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在首都大马士革中心城区的总部大楼,就是最好的例证。

本月20日早晨,“自由军”在“脸谱”网站的主页上宣称对复兴社会党总部大楼的袭击负责。当天晚上,头领里亚德阿萨德却在网上发布视频,否认“自由军”成员制造了袭击。他在视频中身着军装说:“我们没有把大马士革的党部大楼作为目标,我们不会把任何民用设施作为目标。”但他没有解释“自由军”先前为何“认领”袭击。有西方媒体评论说,“自由军”改口并收回“袭击”声明,将反对派“置于尴尬境地。

西方催反对派形成合力

分析人士指出,与利比亚推翻卡扎菲政权的运动不同的是,目前的叙利亚反对派缺乏统一的领导和行动计划。在叙利亚,已经相对形成组织构架的反对派主要有两个,分别是“全国委员会”和“地方协调委员会”,这两个组织均反对外国军事干预,希望通过“非武力”的方式迫使阿萨德政府下台。这与“自由军”等反对派武装采取的方式显然南辕北辙。

记者了解到,叙利亚反对派组织缺乏合力的局面,让希望借助反对派力量加速实现叙利亚变局的西方国家十分“揪心”。英国外交大臣黑格近日会见了叙反对派领导人,并表示如果反对派仍然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那么英国将不会承认他们。黑格强调,叙利亚反对派达成统一并组成统一机构,对西方而言非常重要。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11月22日在布鲁塞尔会见了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代表。阿什顿也强调了叙反对派建立统一平台的重要性。

显然,在一些西方国家看来,目前的叙利亚反对派组织还没有显现能够推翻政府的潜力,国际社会还没有达到认可他们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反对派将难以得到外国向其提供资金或武器的支持。而过去半年多来利比亚局势的逆转,恰恰与西方国家的支持密不可分。但无论如何,叙利亚紧张局势加剧、流血冲突不止,对地区安全与稳定是毫无益处的,国际社会应共同努力,敦促各方停止武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当前危机。

土耳其高调干预

帮北约探路

自今年3月份叙利亚发生动乱以来,土耳其方面不仅为大量叙利亚难民提供栖身之所,而且还为叙利亚的反政府组织和武装力量提供庇护。

近日,土耳其又以口头警告、停止与叙利亚的能源合作项目、威胁中断对叙电力供应等方式,进一步向巴沙尔政府施压。土耳其外长达武特奥卢近日还首次以官方身份会见了叙利亚反对派领导人――“全国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加利温。这一切都让外界感到不解,因为土耳其曾一度是与叙利亚关系最密切的邻国。

国际战略分析家认为,土耳其决心抛弃阿萨德政府,除了基于对叙利亚局势走向的判断外,也有帮助北约探路,抢夺未来叙利亚影响力的战略考虑。

鉴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叙利亚被认为是中东的“中枢神经”,是伊朗、黎巴嫩、沙特、以色列以及真主党战略交锋的节点,因此,美欧诸国并不愿在此轻易下手,而更倾向于让身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出面试探叙利亚的战略底线。一旦摸清对方底线,那么从某种程度上将“利比亚模式”复制到叙利亚也就不是没有可能的了。作为北约的“排头兵”,土耳其想必也会占到便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