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南洋华侨血染滇缅公路:确保抗日生命线的畅通

热度63票  浏览2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抗日战争期间,3200多名南洋华侨机工(以下简称南侨机工)胸怀崇高的爱国情愫,在抗战中为挽救中华民族,吃苦流汗,血洒滇缅路,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47年11月30日,马来西亚雪兰莪华侨筹赈会为了表彰和纪念华侨机工们的爱国精神,特地在吉隆坡广东义山亭为殉难机工建立了一座纪念碑。

碑文叙述组建机工被派送回国支援滇缅运输的经过,热情赞颂机工们“抗战八年,沐风栉雨,备尝艰辛,幸获最后胜利,完成光荣任务,生者固受奖南归,死者则名留史迹。此种爱国精神,至为可风。爰为之铭曰:机工技术,驾轻就熟;机工勤劬,风尘仆仆。机工任务,滇缅往返,不畏天险,褒斜绾谷。祸生陡变,寒身丧谷,为国牺牲,谁不敬服。自来殉国,必有记录,勒诸丰碑,良志芳躅”。

中国人民永不忘却南侨机工的丰功伟绩,在南侨机工回国抗战50周年的1989年5月,云南省人民政府为表彰南侨机工爱国爱民的历史功勋,勉励后人,特地竖起了“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碑文庄重地写道:“……南侨机工沐雨栉风,披星戴月,历尽千难万险,确保了这条抗日生命线的畅通,被誉为'粉碎敌人封锁战略的急先锋'。在执行任务中,有一千多人因战火、车祸和疫疠为国捐躯……他们以自己的生命、鲜血和汗水,在华侨爱国史上谱写出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和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史上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60多年前,南侨机工是怎样谱写这曲悲壮宏伟的篇章的呢?

急电如火 征募人员回国服务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祖国的南大门被日军堵死。大批作战物资屯积在缅甸的仰光、曼德勒、腊戍,急需运回国内。这样,刚抢修起来的滇缅公路就成了中国抗战对外通行的惟一的一条“生命线”了。

这条“生命线”是1937年底至1938年8月速筑速成速通车的,路况极差,只好边通车,边抢修;边塌方,边补修;边拓宽,边铺石。当时日本侵略者专门成立“滇缅公路封锁委员会”,频频出动大批飞机进行狂轰滥炸,极力封锁破坏。在路况如此恶劣的公路上运输战略物资,没有质量好的卡车和技术过硬的司机是万万不行的。而当时国内既缺好车更乏司机,导致公路事故频频发生,“生命线”被称为了“死亡线”。

在如此紧迫的情势下,国民政府西南运输公司驻新加坡分公司的负责人只好请南侨总会(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的简称,成立于1938年10月)救援。于是,演出了华侨机工在滇缅路上建奇功的一幕。

新加坡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和总会的其他领导人接到紧急请求,认为事关祖国抗战大业,决定全力以赴。西南运输公司主任宋子良得悉后,马上正式提出“征募”汽车驾驶员500名、修理人员50名回国到滇缅公路抢运作战物资的具体方案。

南侨总会接函后,马上发动广大侨胞捐献卡车,又于1939年2月7日和3月9日分别向南洋侨胞发出征募汽车驾驶员和机修人员的第六号和第八号通告。六号通告对征募回国的驾驶、机修人员作了具体详细的规定,并提出严格的要求。八号通告要求再次征募汽车驾驶员350名、机修员50名。

4月6日,南侨总会又发布《机工回国服务信约》10条,明确提出“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是一切精神动员的基本信念,也是为争取民族自由、国家独立的最高信念;为要争取全民族的自由,必先牺牲个人的自由”等10方面的要求。这10条机工信约,严格地规定了华侨机工回国应遵守的各种纪律。

通告、倡议发出后,各地华侨救国组织纷纷行动起来,并层层落到实处。如马来西亚森美兰华侨救国组织颁布了回国机工服务团简章,对回国服务的宗旨、资格、组织、职员、信条以及费用都作了具体的规定。槟榔屿华侨组织迅速制订了“槟城工程队回国服务团守则17条”。槟城华侨筹赈会倡议成立“汽车司机公会”负责机工的审查选送。

各地有的请中学体育老师为机工准备入伍的军事训练;有的请文化教员为机工补习文化;有的发动缝纫店、服务店给归国机工赶制中山装、短便衣;有的酒楼、饭馆为机工招待送行顺风酒……总之,华侨各界大力支持。经过广泛认真的发动和准备,东南亚各地大批华侨机工告别自己温馨的家园,奔向战火纷飞的祖国。

川流不息 各地掀起欢送热潮

1939年初,在中华民族存亡的紧急召唤和南侨总会的广泛发动下,南洋各地华侨掀起了送子送郎回国服务的热潮。华侨青年川流不息、成群结队地涌向各报名地点。有的后生为了合格,虚报年龄或隐瞒岁数,更有的女扮男装。最后选定合格的机工3200多人,远远超出政府要求550名的征募数额。

在报名中还出现许多生动感人的故事。新加坡有位从事机修20多年的师傅,每月薪水200多元,生活优裕、技术娴熟,他听到南侨总会的号召后,毅然报名,并拉了七八个青年徒弟自备修理工具回国服务。

泰国21岁的华侨机工蔡汉良,既是司机又懂修理,他料定家里不会同意,便背着家里人跑到几十里外的筹赈会去报名。报名时却遇见叔叔的好友侨商王联辉。王规劝他不要回国,并提出:留下来与其女成婚,或独立开店收购橡胶,或提供汽车给他去经营客运,条件十分优厚。但这些好条件都拴不住蔡汉良的一颗爱国之心。

马来西亚华侨林来是个刚20岁的小伙子,开车、修车兼长。他认为自己虽出身国外,但是个堂堂正正的炎黄子孙,现今祖国有难,自己应尽一个华夏子孙的义务,看到通告后,便和几个朋友一道,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更为难得的是,在归国华侨机工中,有4位女华侨青年整装随行。她们的芳名是白雪娇、陈娇珍、朱雪珍和李淑美。当中的白雪娇还是瞒着父母离家归国的,她在临行前给父母留下了一封动情的告别书:“家是我所恋的……但破碎的祖国,更是我怀念热爱的。这次去,纯为效劳祖国而去的……我希望我能在救亡的汪流中,竭我一滴之微力……”而新婚不久的贺玉兰女士,毅然与丈夫双双回国,丈夫战斗在滇缅路上,贺玉兰则参加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奔赴广东东江抗日前线。

1939年2月18日,廖国雄、白清泉率领第一批华侨机工从新加坡启程。机工们身穿统一的制服,列队整齐,步伐一致,穿行于十里长街两旁欢送的“人墙”之中。此后,一批接着一批回国,开始了他们悲壮的征途。

崎岖滇缅路 天晴下雨皆难行

据《南侨机工回国抗日史》记载,南侨机工由马来西亚经越南回国的,共有9批2654人;由马来西亚经缅甸仰光回国的,有先后6批538人;两路回国共15批3192人(一些未经登记而零星回国的未算在内)。另外还有人在其他各地服务,把他们合计起来,总共是3913人,是一支人数众多,技术熟练的运输大军。

华侨机工在组织上不仅有领导、有编制、有纪律,而且人人都有“铺保”(有在侨居地所在单位侨团或商号担保),还都接受了两个月严格的“军事训练”。“军训”完毕后,由西南运输公司分配,南侨机工先编为第11、12、13、14四个大队,稍后又组建了“华侨先锋”运输第1、第2两个大队,其余的机工则被混编于第1、3、5、9、15这五个大队中。机修人员除一小部分被编入上述各大队随队服务外,大部分被分配到芒市、下关、保山、昆明、贵阳和重庆等地的汽车大修厂当修理工。

在车队中,则严格按“三三制”编队:五至七辆车为一班,一车一司机,班长无车,掌握全班车辆运行,并随时顶替病事假者。三个班为一分队;三个分队为一中队;四个中队为一大队。每个大队汽车有180辆到192辆,总人数在200名以上,并配备若干名车务、技佐、总务、会计、出纳、政训员、车卫兵等专职人员。由南侨机工编成的6个大队拥有汽车1152辆,出车都是集体行动,不允许单独出车。

从1939年春出征滇缅路到1942年缅甸沦陷期间,他们数年如一日,不分昼夜地战斗在高寒的运输线上。据战时日本参谋本部的估算,自滇缅公路开通、南侨机工加入运输队伍以后,1939年9月至1940年6月,每月通过滇缅路运入中国的军用物资等达1万吨。仅在1941年1年中,运回国内的机枪、炮弹、汽车、汽油、药品等重要战略物资就达132193吨;而在南侨机工投入运输前的1939年1至5月,每月运输量仅有1000吨,两者相差10倍。据统计,经南侨机工运回的军用物资总共达45万吨之多,有力地支持了中国抗战。

滇缅路全长1146公里,穿越横断山脉、怒山、高黎贡山,横跨怒江、澜沧江、漾濞江,山高水湍,坡陡路弯,无论晴天还是雨天都十分难行。晴天,车轮过处尘土滚滚如长龙;雨天则泥水四溅处处有险情,陷轮打滑是常事,重则泥土剧崩塌方,车毁人亡。肩负运输重任的南侨机工风雨无阻,日夜兼程。

有史料记载:1939年9月,在云南芒市、遮放一带阴雨绵绵,路面又烂又滑,第13大队37中队的17辆卡车全部陷在离芒市8公里的泥坑中。所带食物全部吃光了,而援救的车子又进不来,断了补给。从第6天开始有一半人因极度疲劳和饥饿而病倒了,能动弹的人只好上山挖竹笋烧煮,给倒下的战友充饥。他们被困在这杳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中,死神疯狂地吞噬着这些孤单无援的海外赤子。天气一直到了第8天才转晴,一群路过这里的傣族小孩看到了这悲惨的景象,赶快去报信,当地的傣族同胞送来食物、草药和铺路工具,华侨机工们才脱了险。其后,重病伤员留下,其他人继续前行。

抗日救国令南侨机工和当地各族同胞结下了深厚情谊,在后来滇缅路被切断,南侨机工被遣散再陷困境时,有的就在当地人家入了赘,成了当地民族的一员。

1942年2月,日军已逼近缅甸的曼德勒,腊戍已岌岌可危。这时,“华侨先锋”第1大队2中队接到紧急命令:派5辆卡车赶到叠元机杨装运高射机枪子弹、通讯器材和药品去腊戍。当车队刚从中国云南进入缅甸境,便看到缅军已仓皇逃跑了,行至腊戍郊区,又看见我国的滇缅远征军部队向中国方面撤退了。此时若再往前行进已有很大危险,但华侨司机们毫不犹豫地驱车前进,终于把这批军用物资及时抢运回来。车队撤退通过腊戍桥不久,缅军便把桥梁炸毁了。

在滇缅路上行车,必须闯过四道“鬼门关”:一是瘴疟关,各种传播疟疾的疟蚊异常猖獗,各类毒虫、猛兽随时来袭;二是雨水泥泞关,雨季到来,无常的天气,暴雨骤至,山陡路滑;三是险路、险情关,公路既要穿越重峦迭嶂,又要渡涧越溪,还要下河谷爬大坡,上有欲坠巨石,下有万丈深渊;四是日机轰炸关,日本侵略者妄图堵死这条中国对外交通“大动脉”,对滇缅路狂轰滥炸,有数百名骁勇的华侨机工被日机炸死,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南侨机工就在这四道“鬼门关”中出生入死地战斗着,他们不怕牺牲,为了报国在所不辞、死而无怨。数年间,就有千余名华侨机工在这重重“鬼门关”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1942年3月8日,日军占领缅甸仰光,接着又攻占了腊戍、畹町、遮放、腾冲等滇缅公路沿线。至5月4日,滇缅公路的咽喉--惠通桥被炸毁,公路被切断,南侨机工们陷入了悲绝人寰的困境。国民政府对他们采取了冷酷无情的“遣散处理”:3200多名华侨机工中除战死、病故、失踪者1000余人外,其余的人部分被派到印度去参加盟军军需运送;小部分参加军事情报工作;二三百人被分配到贵州、广西、四川等省去工作;四五百人自谋出路远走他方;三四百人滞留在昆明,生活无着落;剩下的则分散在滇缅公路沿线的城镇村落,许多人饿死、冻死,沦为乞丐……

抗日战争胜利后,经多方努力,才促使国民政府将1000多名南侨机工送返南洋,与家人团聚;另有1000人,留居国内。至此,南侨机工回国抗战的壮举才算划上句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