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华裔士兵遭虐致死 49%亚裔军人曾受欺凌

热度68票  浏览3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27日 20:32

资料图:陈宇晖。

资料图:战友为陈宇晖设置灵柩。

逝者素描

广东移民家中独子

毅然离开大学参军

陈宇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父母是中国广东台山移民。他的母亲陈素珍说,儿子在学校是非常好的学生,有很多朋友,与人相处融洽。陈素珍不讲英文,为她翻译的人说,这名母亲想象不出“为什么他们(士兵)会在军队做这些事情”。陈素珍说,当儿子说他想参军时,她不同意,但儿子意志坚决。

从陈宇晖在阿富汗的日记、博客和网络聊天记录看,他没有显现抑郁迹象。美国电视台也讲述了陈宇晖生前的故事:“陈宇晖是一个讲话轻声细语的文弱男孩,可是他内心里盼望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他的理想是进入纽约警察队伍,为此他毅然离开大学参军,作为日后当警察的准备。今年夏季,他被送往阿富汗前线。他曾对好朋友说,他愿意为美国贡献自己的力量。他希望有一天他能够以警察身份为自己出生的城市效力。”

今年10月3日的晚上,在驻阿富汗美军基地里,19岁的华裔一等兵陈宇晖,遭到一群暴怒的“战友”突然袭击,原因仅仅是因为他忘记关好洗澡用的热水器。陈宇晖被这些人拖下床,在地板上拖拉,然后被命令在地上爬。这些“战友”一边用种族歧视的话辱骂嘲弄他,一边用石头砸他,还强迫他嘴里含水倒立,不许把水吐出来。

就在事发几个小时后,陈宇晖被发现死在哨兵岗楼里。美国军方称:“头部致命的枪伤是他本人造成的。”

陈宇晖之死一度被美国有关部门称为“死因不明事件”,拒绝媒体采访。所以尽管死者的父母悲痛欲绝,但这一惨案的知晓范围,基本上仅限于唐人街。直到军方上周宣布起诉8名实施虐待的军人,此事件才登上《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

死亡现场

子弹贯穿头部

死在阿岗哨内

今年10月3日,19岁的华裔士兵陈宇晖被发现死在阿富汗南部一处岗哨内,一颗子弹从他的下颚贯穿头部,当时距他奔赴阿富汗战场还不到两个月。

美国军方称,他“头部致命的枪伤是他本人造成的”。但陈宇晖的父母怀疑儿子被人谋杀,其后更有美军军官爆料,陈宇晖生前曾遭上级身体虐待与种族羞辱,令这起死亡案进一步发酵。

备受歧视

背上留下虐待伤痕

华裔身份常被打趣

有消息人士透露,陈宇晖在被派驻阿富汗之前就曾备受“战友”的羞辱与歧视。在佐治亚州服役时,战友们常常拿他的华裔身份打趣。陈宇晖曾在日记中写道,他已经没有玩笑来应对这些戏谑。自从被派往国外后,陈宇晖的噩梦开始了。

陈宇晖的父母说,陈宇晖生前遭受的虐待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伤痕,他在日记、微博和与父母的联络中,多次提到这些虐待在精神上和生理上的伤痛。

事件反响

纽约华人游行

高喊争取权利

陈宇晖之死在美国华人中引起极大反响。连日来,纽约华人相继在曼哈顿等地举行集会、游行和烛光悼念会,喊出“争取华裔美国军人的权利”、“争取知道真相的权利”等口号。

华人社区领袖呼吁美国军方应有交代。代表美国亚裔人士的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欧阳萧安说,无论陈宇晖死于自杀还是他杀,8名军人理应承担虐待陈宇晖致死的责任。

事件进展

八名美兵遭起诉

有人曾犯暴力罪

就陈宇晖死亡一案,五角大楼完成初步调查,21日公布8名军人被控过失杀人、攻击、失职及一系列其他罪行。

五角大楼发布公告称,包括连长丹尼尔施瓦茨在内的8名士兵与陈宇晖的死亡有关。报道说,其中最严重的指控过失杀人罪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目前这8人还在阿富汗,但已被解除职务,转入所属部队驻地以外的一处基地,活动受到限制。接下来将举行听证会,以确定证据是否充分,交由军事法庭审理。陈宇晖的父亲陈炎桃说,8名军人受到起诉给他一些希望,“不论是自杀还是他杀,那些涉嫌虐待陈宇晖的人都要对他的死亡负责。”

在虐待陈宇晖致死的8个军人中,有一人有犯罪记录。法庭在22日公布的文件中展示,这个人名叫莱恩奥法特,军阶为陆军下士,他曾在10年前试图暴力强暴女友。法庭文件说,奥法特现年32岁。一位女性2001年报警说,奥法特用拳头打她,掐她的脖子,然后疯狂地把她摔在床上。她说,当时以为自己要被打死了。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奥法特身高1.92米,不仅膀大腰圆,而且相貌凶恶。在被判犯有侵犯他人罪后,奥法特被判处四个月到两年监禁。不过不清楚他到底被关押了多久,法庭说他在服刑时,还接受了戒酒和戒毒治疗。在这次虐待陈宇晖案件中,奥法特是士兵中最残忍的一个,被起诉的罪名也是最重的。

另外,被起诉军人中的25岁中尉连长丹尼尔施瓦茨也有案底。他曾被查出非法拥有违禁品,在2006年受到降职处分。

华裔刑事专家

组成鉴定团队

目前正值西方国家的圣诞节和新年假期,所以法律界和军方有关部门认为,正式的调查和审判要从明年开始。不过,华人社团人士已经决定,将于明年1月4日再赴五角大楼,为此案讨说法。他们表示,我们需要知道全部真相,美军内不应存在这类种族歧视的现象。

此外,美国华裔刑事专家李昌钰已接受当地华裔社团请求,并邀请华裔骨科医生李华生加盟,合作组成一个专家鉴定团队,独立甄别陈宇晖的死因,其中包括鉴定军方公布的解剖报告、调查报告和其他物证。

无独有偶

华裔士兵遭体罚

举枪自杀引关注

陈宇晖之死是今年第二起美军华裔士兵因受虐待而死亡的事件。今年4月,驻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士廖梓源因为站岗时瞌睡,遭多名士兵长时间辱骂和体罚,举枪自杀,时年21岁。廖梓源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是美国国会华裔女众议员赵美心的表外甥。他的死亡引起多方关注。军方10月底宣布将把涉嫌虐待廖梓源的3名士兵送交军事法庭。

深度探究

49%亚裔军人曾经受到欺凌

这些军内欺凌事件,大多数是以严格纪律为名,由一个人或一群人对某一个人强力实施的。而事件的牺牲品既不可能寻求军队外帮助,也不能向其他战友求救或向上级投诉,因为那样做不仅无济于事,还可能受到更大报复。

一般情况下,军人不能离开驻地,而且处于社会隔绝的状态。如果欺凌来自一个士兵的直接上级,那么这个士兵完全没有还手之地,甚至只能选择极端的自杀来逃避。

虽然美国军队中的欺凌事件并不只针对亚裔,但是亚裔士兵却是很容易沦为欺凌事件的牺牲品。据调查,49%的亚裔军人和军校学员表示,他们曾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欺凌,种族歧视或人身侵犯。

尽管美国军队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欺凌和虐待,在招募时也不得有种族歧视,可是在实际中,这些纪律形同虚设。美国华人协会纽约分会长欧阳萧安表示,2009年一年全美就有3000名亚裔子女参军,美国军方必须尽快公布陈宇晖的死因,给其家人一个交代,否则将呼吁亚裔不要参加美军。

美国民众反应

“陈宇晖是一个忠诚的士兵,他坚信在战场上的格言: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他相信自己的部队和长官,坚信军队应该枪口对外。可是他死了,只是为了逃避一群满脑子黑帮思想,极为愚蠢和残暴的人凌辱。他是死于战友的背叛,而且害了他的人在事后还百般抵赖。”

――《纽约每日新闻报》专栏作家丹尼斯

“无论黑、白、红、黄,所有的肤色都集中在同一个颜色中,那就是绿色的军装。我们的军队应该一致对敌,没有任何理由进行内讧。”

――美国空军大学斯蒂夫泰勒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