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三代人回望“七七”

热度276票  浏览371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7月07日 11:06

顾理昌

顾理昌,1925年8月16日出生,祖籍江苏海安老坝港镇顾陶村。他一直在江苏东台县从事敌后抗日武装斗争,直至抗战胜利。

“四去卢沟桥,我要牢记历史”

七七事变”的消息我最早是听父亲说的。那年我不到12岁,住在海安老坝港镇顾陶村,村子里消息闭塞,很多大事都是过了很久才传到村里来。我父亲是私塾先生,有点儿文化,听说了这事,又讲给我听,但讲得并不详细。

我在集镇上也听到大家在议论这事,说鬼子打到北平了。当时,我并不太清楚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但我能清晰地记得,大人们说起这件事时脸上的愤怒和悲伤。

1939年,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日本鬼子。那天,我在姨妈家,躲在芦苇编的围墙后面,看到了大道上骑着大洋马、趾高气扬的鬼子。那时,有南京的老百姓逃难到我们家乡,住在村子里,他们告诉我们南京的惨状,告诉我们日本鬼子的兽行和残暴。

这一年,我14岁,由于成绩优秀,被送到浒澪镇高级小学插班,学校里贴着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标语,音乐老师教我们唱《松花江上》,老师边唱边流泪,抗击侵略、保卫家园的念头深深地种在我的心里。

1940年,我成了儿童团团长,再一次听到“七七事变”的经过。那年,新四军东进,来到我的家乡。部队里有上海来的大学生,其中有一位叫袁顺森的老师主管儿童团,他给我们详细讲了“七七事变”的经过。我才知道卢沟桥是一座古桥,“七七事变”是日军全面侵华的开始,也标志着全民族抗战的开始。

自此,我更坚定了要参加抗日的决心。我要跟着新四军,去抗击日寇。

后来,我的家乡成了敌占区,到处是鬼子和伪军的碉堡。因为我加入了共产党,我家的房子被扒光了,父亲被伪军刺了7刀,我自己也与日伪军遭遇过枪战,我的战友晚上开完会被日军抓住杀害,连尸体都没找到……这样残酷的现实,也没能动摇我抗日的决心。

中国成立后,我来到北京工作。这些年,我一共去过4次卢沟桥,除了组织参观,我还自己坐着公交车去过。站在桥头,我拿着笔和本,记录着“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的资料,缅怀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英雄们。

我要牢牢记住抗战,这是一段永远不应该被忘记的历史。

【老兵小传】

邵仁卿,1926年6月16日出生,祖籍山东烟台龙口。1944年加入八路军胶东军分区招北独立营,与扫荡的日伪军作战

1937年7月7日,邵仁卿只有11岁。他说——

“那年后,春节不再贴春联”

“七七事变”发生时,我还是一个孩子。只记得有一天,村里的气氛突然不太对,大家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神色凝重,有人说:“日本鬼子打进来了,很多年轻战士在卢沟桥、在北平牺牲了。”

那之后,村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到了春节也不见喜气,很多人家都不再贴春联了。

家里的光景一天不如一天。“七七事变”发生后的第二年,我12岁,就离开家去当童工,赚钱补贴家用。第一份工是在金矿,一天1块钱,不仅吃不饱,还总遭人欺负。后来,我到县城的商店里当学徒。当时,日本人在城中横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日本鬼子的兽行,他们滥杀无辜,甚至用刺刀挑起小孩,狠狠摔在地上……

我气得不行,辞了工,我要去打日本鬼子,我要当八路为乡亲们报仇!在我心里,八路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1944年,我加入了八路军胶东军分区招北独立营小分队。在部队里,我又一次听到了“七七事变”,连长给我们详细讲述了“七七事变”的经过。我第一次听到了佟麟阁、赵登禹这两位抗日英雄的名字,我钦佩他们,盼望自己能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上阵杀敌,为保卫祖国流尽鲜血。

后来的战斗中,我的连长牺牲了,战友牺牲了,生死离别的伤痛,比身上的伤痕更疼,更难以愈合。每一次伤痛,都让我抗日的信念更加坚定,我要打赢更多的战斗,为兄弟们报仇,完成他们的心愿——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终于,我们做到了,我们赢得了这场战争!

1962年,我退伍来到北京,终于亲眼看到了卢沟桥。宛平城的破损城墙,似乎在诉说着当年战斗的惨烈;卢沟桥畔,埋葬着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烈士的忠骨,站在他们的坟冢前,我似乎听到了当年的厮杀声。

在北京53年了,我已记不清自己去过多少次卢沟桥,腿脚好的时候,周末经常会去看看,遇到在卢沟桥参观的年轻人,我也愿意和他们聊聊,给他们讲讲“七七事变”,讲讲我们经历的抗战。

我是战争的幸存者,经历过战争,我更加深知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铭记那段历史,珍惜现在的幸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