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奇耻大辱:先被越军三女兵重创 再与友军误战

热度45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为彻底消灭纳隆地区之守敌,为我们师回撤打好基础,师首长决定,在原两次对敌打击的基础上,再次主动出击,给予敌人毁灭性打击。为此,师首长决定:3月9日,由三个步兵团各抽一个营的兵力,由师统一指挥,对盘踞在纳隆地区的越军加强步兵营进行打击,并炸毁纳隆桥,彻底粉碎越军趁我师回撤时尾追的企图。

我团决定,3月9日的战斗由一营参加。

我们连任务是:一连为营左翼突击连,负责肃清6、7号高地残敌后,占领6、7号高地后,在师炮兵群火力的支援下,迅速攻占10号高地。

位于纳隆桥以北地区的10号高地,是越军一个连指挥所阵地。经过越军长时间的部署,10号高地成了一个野战工事完备的连阵地支撑点。10号高地成东南走向,山高坡陡,最缓的坡度也有60多度。10号高地居高临下,占领10号高地,可以控制相邻7、8、9、11号高地,是纳隆地区防御之敌的核心阵地。只要攻占10号高地,纳隆之守敌便会土崩瓦解。因此,敌我双方指挥员都看中了10号高地的重要性,都把重点放在了10号高地上。

10号高地的前沿阵地6、7、8号高地,在我军前两次的攻击中,遭到我炮兵火力猛烈打击,敌军尝到了我炮兵火力的“苦头”。因而,他们在6、7、8号高地上,除了派出流动警戒和观察哨外,基本上不敢派出重兵驻守。也是因为前两次的清剿,我们连对6、7、8号高地的地形非常熟悉。

这次纳隆地区攻坚作战,按照我们师指挥所的作战协同规定,上午9时,我们师炮群对敌前沿各目标阵地实施炮火准备,各参战部队视炮火准备情况发起攻击。

我们连由于有前几次阵地进攻作战的经验教训,摸到了与越军阵地作战的规律。所以,在我炮兵炮火准备时,连指挥所就率领全连早早地向击攻目标运动,首先占领了5号高地,并做好向6、7号高地攻击的一切准备。

当我炮火向敌纵深转移时,我连便于10时迅速攻占了6、7号高地,并肃清了残敌。当我们连攻击6、7号高地时,在10号高地的敌人向我实施火力压制。在我与敌人经过40多分钟的急烈较量后,我们连才完全占领了6、7号高地。11时左右,我们连在6号高地上观察到,我们的左翼361团兄弟部队在攻打9号高地时,战斗异常的激烈。越军据守的9号高地,坡度虽然不算很陡,但地形对守敌十分有利。兄弟部队几次的冲锋都失利了,伤亡比较大。

当时,我们与友邻部队之间,由于都是使用861和884电台进行联络,虽然不是一个团,但有时频道也巧合相同,且都是讲明语,所以,在我们连的电台里,不时听到“报告连长,我们又牺牲了三个同志。”“连长,我们排长牺牲了。”“连长,请求火力支援,5班长和5班副都牺牲了,他*的,王八蛋……”的通话声。

我们连占领6、7号高地后,正准备向10号高地东北侧发起攻击。这时,在电台里听到了我友邻部队急促的明语呼叫声。

刘连长根据呼叫声说明的方位,并用望远镜实施观察。发现9号高地向北延伸的山腰处,有我友邻连队正在向9号高地之敌发起攻击(那部队可能是361团5连),正打得十分残酷,部队一次次的冲锋,战士们一批批地倒下,伤亡很大,无法前进。刘连长再详细观察发现,寻我友邻连队威胁最大的火力,是来自9号高地山腰突出部的一挺12.7高射机枪。使用高射机枪的是3个越南女兵。

12.7高射机枪的有效射程是3000米,用高射机枪平射,几百米内犹如我们步枪100米的射击精度,非常准确,火力十分猛烈。何况普通的步兵连队,根本没有有效压制高射机枪的火力。难怪兄弟部队的伤亡那么大。

当我连长观察到情况后,在来不及向上报告请示的情况下,立即命令三排9班火力掩护;命令重机枪一班在左前方占领有利位置,打击9号高地山腰突出部的敌高射机枪。

“哒!哒!哒!”我重机枪一班对准敌高射机枪就是一个长点射,距我只有几百米的敌高射机枪顿时哑巴了。使用高射机枪的三个越女兵只注意其正面冲击的部队,万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们在她们的侧后,突如其来的重机枪一个长点射就将她们的高射机枪给干掉了。兄弟部队361团5连乘势向敌高射机枪阵地也发了几发40火箭弹,多发火箭弹几乎同时爆炸。兄弟部队冲了上去。

兄弟连队冲上去后,虽然那三个女兵都已被打死了,但她们也打死了我军副连长以下的10多名战友。如果不是我们一连的主动支援,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因此,兄弟部队的战士们为了解恨,每人都给了那三个越南女兵几刺刀。

361团兄弟部队占领了9号高地表面阵地后,对我们连攻占10号高地有很大的帮助。12时许,我们连已顺利攻占了10号高地山腰突出部。正当我们连向10号高地主峰发起攻击时,同时遭到了10号高地主峰的敌零星火力和来自10号高地东侧无名高地强大的火力压制,多名战士相继负了伤。连指挥所发现这一情况后,连长立即命令部队暂停攻击,并对攻击进行重新部署。

当刘连长观察后发现,在10号高地东侧的无名高地上,有密密麻麻、一群群全副武装的人员,正向10号高地方向运动。连长从对方运动的战斗队形和密集的人群来看,判断决不会是越军的增援部队。在这个方向上也决不可能有越军那么大规模的机动攻击部队,很可能是我师的友邻部队。但是,根据师指的协同规定,在这个方向上又不应有我们的友军。连长果断决定,命令部队停止攻击,下撤到20多米处的一处低洼地,隐蔽待命攻击。指令通信员打联络信号弹,向东侧无名高地友军发旗语,告诉对方“我是362团一连”。但是,对方毫无反应。

这时,我们连攻击的10号高地上的敌人,将大部分火力转向10号高地东侧无名高地方向。这样,从10号高地东侧方向来的部队也相继停滞下来了。

此时,连长立即命令部队迅速向10号高地主峰再次发起攻击。可是,当我们向敌人发起攻击时,又遭到了来自10号高地东侧无名高地密集火力的压制,又有两位战友了负伤。

这时,战士们的心里非常气愤,一定要开枪还击,被连长坚决地制止了。同时,令部队再次就地隐蔽,保护好自己,并随时做好攻击的准备。就在这时,884电台兵在调频道时,听到了对方营指挥所的命令,该营的指挥人员正命令其营炮兵连向10号高地进行炮火覆盖准备。

这一下,我们连长急了,便用明语说:“我们是362团1连的,快要占领10号高地主峰了,不能炮火覆盖了。” 可对方就是不听,并说:“王八蛋,等着吧,送你们回老家去!” 这时,刘连长急得汗如雨滴,脸色发紫。便令通讯员把剩下的几发联络信号弹全部打出,一定要让友军发现,要与友军联络上。但是,我们的努力还是徒劳无功,犹如“擀面杖吹火”,对方就是一窍不通。

就在我们最后一发信号弹升空的时刻,一发60迫击炮弹落在了我们连指挥所前面3米多的地方。因为坡度陡,也幸亏通讯员蒋才社眼疾手快,将刘连长用力一推,连长抱住脑袋打了几个滚,炮弹就爆炸了。顿时,连长的左小臂被弹片削了一块肉皮,鲜血直流,把手表全染红了。紧接着,又一发82迫击炮弹落在了我们连战士的附近,在前面10多米的地方爆炸。所幸,没有造成我人员的伤亡。

可怕的是,884电台里传出了“报告营长,试射成功,请求覆盖射击。”的请示呼叫。几乎同时,师指挥所发出要我们连迅速向10号高地主峰发起冲锋,一举攻占10号高地主峰的命令。

这时,连长急得脸色苍白。为防止我们连遭友军炮火打击,造成重大伤亡。被迫无奈地命令道:“部队迅速往下撤,注意防炮。”

当我们连刚撤下去10多米远时,就有数十发82迫击炮弹象冰雹一样,准确地打在10号高地主峰和我们连原隐蔽的位置上。我们连若再慢几十秒下撤,或者再往主峰前进,我连便基本上被“报销”了。

但是,随我们连后面跟进的营炮连的一个排就没有我们幸运了。因为他们的炮身、炮架、炮弹很重,行动迟缓一些。在我们连撤到山坡反斜面时,他们才跟进到我们撤退时的起点边缘,正好撞上那群爆炸的炮弹,造成一死多伤。

10号高地主峰和我们连原隐蔽的位置遭炮火打击后,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我们连又重新组织对10号高地主峰敌阵地的进攻。当我们回到原攻击位置时,12班长庾祥元,发现炮连连长陈世通倒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便马上上去抢救。但,全身到处找不到伤口,也不见一点血迹。庾祥元对他一边摇一边喊,陈世通就是没有一点反应。体温、呼吸都正常,显然还活着。当给他喂了几口水后,才慢慢地苏醒过来。这个平时活泼开朗、大大咧咧,全营官兵人人都认识、大家都喜欢的汕头人“陈大嘴”连长,因被那群炮弹爆炸的声浪震昏。当他醒来时,因神经暂时错乱,爬起来就大声嗷叫,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这时,他们连队的兵,从各处防炮的地方跑过来,几个人都架不住他,谁也哄不住。折腾了好一阵后,教导员彭耀东上来了才将他唬住。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营部电台兵未经请示,向师指挥所报告一连连长负伤的消息。师张扑岳参谋长在指挥所接到刘连长负伤的报告后,立即来电询问连长的伤情。刘兴雄连长向首长报告说:“我没有报告负伤,只被擦破了点皮,算不了什么伤。只是10号高地东侧友邻把我们连打得抬不起头来,请通知他们不要再打我们了。”

张参谋长说:“那不可能是友邻,那个方向上不可能有友邻部队,你们右前方11号高地才是363团一营要攻占的地方,与你们不在一个方向上。现在我令你营炮火支援你连,请你们迅速拿下10号高地” 。

师指挥所收到我们连报告的情况后,也非常焦急,首长们正在研究对策。几分钟后,我营6门82迫击炮弹,同时向10号高地顶峰及10号东侧无名高地的山腰进行炮击。其中有两发炮弹正好落在向我连射击的363团一营的部队中间。一个重机枪班、一个82无后座力炮班和重机枪排长全部伤亡了。这时,向我射击和炮击的兄弟部队的火力才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我们连不等10号高地顶峰的敌人恢复过来,连长便命部队利用我炮火效果,迅速攻占了10号高地主峰,占领了敌人的阵地,并立即转入肃清残敌,做好防敌人反击和敌炮火反击的准备。

我们攻占10号高地后发现,在不足一百平方米的10号高地主峰阵地上,敌人丢下了缺胳膊少腿,面目全非的一百多具尸体。阵地上充满了浓烈的硫磺火药味和死人的血腥味,特别是未干的血腥更是令人发呕。

在被我占领的10号高地上看到,越军收集、掩埋同伙尸体的速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与朗昌无名高地山垭口的敌人一样,其战斗人员战死后,为了使我难以掌握其兵力情况,活着的战斗人员会不顾一切的尽可能的掩埋尸体,来不及掩埋的也尽可能将尸体上的军衔等标记撕去。

刘兴雄连长赶快布置好部队清理战场等任务后,立即赶往10号高地东侧迎接363团一营兄弟部队,以免再发生不必要的误伤事故。这时,363团一连连长朱振财率其连队上来了。当刘兴雄连长迎接时,因为两人平时相识,朱连长并不生气地说:“老刘,你们的炮兵怎么打我们的阵地,你两发炮弹就打死打伤了我一个排长和两个重火器班的战士” 。这时,刘兴雄连长也很和气地说:“老朱,你们打得我们好苦,还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 。

此时的朱振财连长还不知道攻错了目标,刘兴雄连长便对朱振财提醒说:“老兄,这是10号高地,是我们的任务,你的11号高地还在左前方300米处的那个高地,敌人还在等着你们呢!”

当朱连长听刘连长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并大声喊道: “惨了!”接着,朱连长立即报告营部,说部队打错高地了。

同时,刘连长指着他们的攻击目标对朱连长:“你们现在赶快沿10号高地那个山腰压下去,从哪个方向攻击11号高地很有利。我们连马上用火力支援你们。”兄弟的363团一连部队,在我三排火力的支援下,沿10号南侧山腰向11号阵地攻击,很快就攻占了11号高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