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疯将”王近山:从匹夫之勇到智勇双全

热度101票  浏览6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刘帅曾经指点“王疯子”:一人投命,足惧万夫。但光有吕布之勇、夏侯之猛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有子房之谋、孔明之智……王近山身体力行,渐渐从粗线条的猛张飞成长为智勇双全的白衣吕蒙。

王近山说:他妈的!冲不进去?你把那些营长、连长给我枪毙几个,看他们冲不冲得进去!这一仗,被刘伯承称为“猛虎掏心”

王近山常说:“没有‘熊’兵,只有‘熊’将。部队能不能打,决定于指挥员。”

他不仅作战英勇,指挥打仗也很善于动脑筋。1946年到1948年年底,他指挥打了不少的漂亮仗:上官村远距离奔袭,猛虎掏心,报销敌人一个旅;跃进大别山,18旅演出“全体上刺刀”的壮举,以白刃战杀溃了前来截道的吴绍周,掩护野司安渡汝河;夺襄阳,他定下绕山趟水径直破城的战策,6纵3个旅如惊鸿飘至,杀贼一个“头点地”捉了康泽;战黄维,6纵“襄阳”、“洛阳”两营齐声唤,偏废了敌18军的威武团。如此十几仗下来,王近山手下的兵被称为“奇兵”,他指挥打的仗也被称为“神仗”。

1946年10月,蒋介石又以重兵北犯,妄图围歼晋冀鲁豫野战军于鲁西南。为粉碎蒋军的进攻,刘伯承决心组织滑县战役。6纵受命歼灭上官村之敌104旅。

上官村东、西两面临水,西有西滑村,东有陶家村作屏障;村外寨墙环绕,墙外壕沟宽丈余,积水较深,不便徒涉,易守难攻。敌军早就在村内构筑了一百多个地堡和掩体工事。也就是说,王近山要突进蒋军内部八十多里才能打上这一仗。但是,王近山说:“要打就这样打,猛虎掏心!不然不痛不痒的才没劲头呢!”

11月15日,6纵3个旅突然接到命令,立即由濮县向敌腹心地上官村开进。他们经过两百余里的强行军,到达指定地后,秘密绕过敌前方据点,直逼上官村,轻装袭敌。

半夜时分,上官村守军104旅正在熟睡之中。突然,王近山指挥6纵对村外围据点发起了攻击。104旅旅长杨显明正在梦乡,惊醒后大骂:“哪个疯子半夜三更打枪?”

说话之间,副官就进来报告:“辛庄被共军冀南独4旅袭取,守军被全歼。”

杨显明惊魂未定,急忙带着部下撤回上官村内,慌乱中,连铺盖都没来得及带上。还没安顿好,手下又向他报告:上官村东面的陶家村被共军攻占,一个连被歼灭。但到此时,杨显明都还没缓过神来,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6纵17旅已开始从四面强攻上官村了。

突击队长吴安良带着突击队从西北角直冲进村,可后续部队没跟上,突破口随即被敌人堵上了!如此一来,吴安良和突击队员就生生地卡在了狼窝里。情况危急,眨眼之间就可能被敌人饕餮一尽。吴安良一声“不好”,手一挥吼道:“快撤!”

这一冲一撤的代价是吴安良的突击队伤亡了八十多人。他是王近山多年的警卫员,心想这样不行,立即跑去向司令员报告。谁知他一脚踏进17旅指挥所,就听见里面“老领导”正在骂人:“他妈的!冲不进去?你把那些营长、连长给我枪毙几个,看他们冲不冲得进去!”

吴安良一听,赶紧把那只脚从门里抽了回来,吓得人也清醒过来,赶紧跑回去,充血的喉咙里迸出个“杀”,又带着兄弟们朝敌阵冲了过去。

王近山在17旅骂完了人,又听完了旅长李德生的报告后,马上改变了原作战部署,果断地命令16旅、18旅,除留一部兵力继续执行原任务防止敌逃跑外,迅速从49团突破口全部投入战斗,向上官村纵深发展进攻。这一下好了,东北角、西北角全都一下子奇迹般地突破了。李德生立即带领旅指挥所跟随49团进入上官村,在村内靠近指挥。

这一下,杨显明却倒大霉了!他亲自带着手下靠着地堡和楼房,用机枪组成密集的火力网,企图阻碍6纵猛士前进。可是哪里挡得住!6纵战士个个像土行孙似的,纷纷从街道两侧民房穿墙破壁而入,大街小巷顿时到处都是解放军,104旅怎么也阻止不了了,双方逐屋争夺。混乱中,104旅接连被6纵夺占了二十多座庭院!上官村本来就这么大,杨显明被迫退缩到村西南角大院作困兽之斗。

天快亮时,因杨显明的旅部也被围住了,部下纷纷从村口外逃……这时,王近山也跟着部队进村了。这么多敌兵从村子里冲出逃跑,他身边只有3个警卫员,却也跟着赶羊似的去追逃兵,幸好一些部队跑过来,赶上他一起追。

战后,在党小组会上,有人向王近山提意见:“司令员你不注意影响,哪有司令员带着3个人也去追逃兵的?”

“逃跑的敌人,一听枪响、人喊都害怕,就是几个人追,也会有缴获。”王近山解释说。

政委一听,严肃地说:“情况确实如此。但你有没有顾虑,敌人要是来个‘回马枪’,出的问题就大了。”

王近山不作声了。这是后话。

第二天中午战斗胜利结束,全歼敌军,生俘敌正副旅长。17旅还第一次缴获了一门防坦克炮。

这场胜利为滑县战役的顺利发展奠定了基础。战后,杨显明和副旅长李克源被46团2营战士押到王近山以及尤太忠、李德生、肖永银等3位旅长面前时。杨显明深有感触地说:“贵军行动之神速,攻击之勇猛,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实在敬佩!”

这次战斗,可以说是王近山指挥作战的一个范例。这一仗,被刘伯承称为“猛虎掏心”。

1947年8月,刘邓大军兵分3路千里跃进大别山,刘伯承随精锐6纵前进。当他们到达汝河北岸时,对面南岸的公路上,突然烟尘滚滚,人喊马嘶,蒋军黑压压的队伍沿公路由西向油坊店、汝南埠一带运动。

原来,在刘邓大军南下后,蒋介石几十万大军追的追,堵的堵,都没有拦住他们。他一怒之下,撤销了陈诚的参谋总长职务,怒斥追击部下:“追兵迟出早归,形似旅次行军。”为了促使手下这些“懒将”加紧追击,他自兼参谋总长,亲自到前线凌空督战。结果,他手下这些“懒将”不敢偷懒了,开始早出晚归,奋勇追击。终于,吴绍周率领的整编第85师和第15师1个旅,约3万人,抢先赶到汝河南岸,拦住了6纵前路。从后面追击6纵的罗广文兵团整编第58、48等3个师也尾随6纵不到50里路。

6纵前有河流和堵军,后有追兵,情况非常紧急。刘伯承断然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我们坚决勇敢,不怕牺牲,就一定能打过河去。”

“坚决杀出一条血路。”王近山说。随即,他部署18旅从中间杀出一条路,作为野司、纵直的前卫,攻击前进!16旅接替52团防务,固守大、小雷岗,保护浮桥,保护大军安全渡河!17旅在左边阻击西援之敌。在隆隆炮声中,3个旅开始行动了。

王近山随正面攻击的18旅行动。要在吴绍周3万重兵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不是易事,结果,他疯劲一来竟然命令“全体上刺刀”,他带头端着刺刀走在队伍的最前头。在他的身后是18旅前卫52团、53团,两个团并肩随他从大雷岗前进。各连均以4路纵队前进,全部步枪上刺刀,揭开手榴弹盖子。王近山命令:“不管遇见任何抵抗的敌人,立即坚决消灭!”

结果,当王近山率部端着刺刀齐刷刷地迈着正步走来时,寒光一片,前来截道的吴绍周大军顿时吓傻了。等他们缓过神来时,王近山已经率部冲进来开始了白刃战。敌军抵挡不住,节节溃退,18旅终于杀出了一条血路。数万大军在血路上呼啸而过,向南奔驰而下,终于逃离了险境。

杀出重围后,刘伯承说:“王疯子你这一招真够吓人的,这架势连我都没见过。”

王近山回答说:“司令员,你不是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吗?不上刺刀,敌人不怕,战士无勇。这一招叫先声夺人。”

王近山破常规,出奇计,襄樊战役破“攻城必先夺山”的惯例。几路杂牌支队“凑合”成的6纵终成“正果”,“篡位”为刘伯承手下的主力

在战场上疯不容易,在战场上要疯出水平来,就更不容易。王近山就是一位能在战场上疯出水平来的将军。襄樊之战便是一例。

1948年7月,由于敌我主力在豫东和平汉线对战,汉水中段的守敌陷入孤立。刘、邓首长决心趁机发起襄(阳)樊(城)战役,建立我战略前进基地。

王近山受命指挥此役。他率6纵从唐河出发,一昼夜急行150里,远距离奔袭歼敌163旅一部后,顺手拿下南漳县城,然后就一把包围了襄阳和樊城。

王近山原打算先包围襄阳,断敌水陆逃路,再依古训先攻占城南诸山,然后依山攻城。可是,6纵一部攻击城南两座山头,没想到康泽早就做好了准备,23旅凭着城南和西南高地的永久性工事顽强抵抗,并施放毒气。6纵攻击未成,反伤亡了一百多人。

这时,6纵虽在王近山这只猛虎的统率下越“打”越强,但全纵刚从大别山出来,人员、武器损失很大,各旅又留下了一个团在大别山坚持斗争,全纵只有6个团,重武器也不多。因此,6纵退下来后,有人说:城南高地打不下,襄阳恐怕没希望了。康泽也大叫着:“王疯子要取襄阳,除非关云长再世!”一时之间,王近山压力颇大。

但是,退兵以后,王近山认为跟敌人死打硬拼不行,必须斗智斗法。

结果,他发现襄阳城西有一条约一千余米宽的走廊,直通西门。这是到襄阳唯一没有天然障碍的通道。但南山下却有敌兵占据琵琶山、真武山两座小山,把守着这条通道,就连西门外的铁佛寺里都筑了碉堡。这说明康泽对此也是高度戒备的。权衡各方面利弊后,王近山决心不墨守成规,改变历史上“攻襄阳必先夺南山”的打法,集中主力,用掏心战术,以西面为主,从东西两面构筑交通沟,运动部队,突然攻城。

“取襄阳必先夺南山”惯例几乎没有兵家违背过,但是这一次王近山却要突破成规,从西边进攻,这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做法,他真的是关云长再世吗?

在第一次攻城3天后,6纵3个旅和其他部队开始从四面八方突然攻城,李德生17旅主攻西门,16旅配合。17旅49团3营、2营先后攻占了城西敌两个防御支撑点琵琶山和真武山,歼守敌两个加强连。至此,控制了城西外围阵地,开辟了城西走廊。

接着,18旅袭占东关护城堤。

王近山这一着使得康泽大为震惊,急忙把樊城守军全部撤到襄阳城“固守”。可是,他这一撤,王近山的16、17、18旅立即从东西两关抵近城垣,这样襄阳一下就直接暴露在6纵攻击锋芒之下,耸峙于城南的大山马上丧失了襄阳屏障的作用,守山之敌连补给都运送不上来了。王近山破常规的攻城之术马上见效了!

康泽急电蒋介石求救。蒋介石复电只有8个字:“弃山守城,固守待援”。康泽拿着这连标点都不全的命令,立即放弃城南诸山,在空军掩护下,将城南诸山守军撤入襄阳城内“加强守备”。

王近山不战而取得城南诸山,完全包围了襄阳城,部队随即转入总攻。17旅49团1营以猛虎下山之势,在火力支援下勇猛通过西关大石桥,5分钟就登上了城头。后续部队乘势向纵深发展,西关被突破,城内守敌完全陷入混乱。

经过激烈的巷战,襄阳守敌2万多人被全歼,国民党第15绥靖区中将司令官康泽、副司令官郭勋祺被活捉。康泽被打得“大脑负伤”,头颅连耳朵都全用绷带包住,只露出半个脸。

郭勋祺被带到了王近山面前时,感慨地说:“命呀命呀!”

“为何感慨命运呀?”王近山问道。

“当年你们过四川嘉陵江时,我这个师长没能堵住你这个师长,可是那回我逃脱了。13年后,我们又在襄阳相遇,这回我这个副司令,没能逃脱你这司令的手!这不是命是什么?”郭勋祺说。

王近山笑着说:“没有想到呀!不打不相识啊!”

王近山不拘泥于常规,从实际出发,敢于破常规,出奇计,克敌制胜,襄樊战役成为了闻名全国的五路大捷之一,受到党中央的表扬,毛泽东亲自发来贺电。军中以善于打仗而著称的徐向前对此战评价很高,说:“襄樊战役是王近山非凡指挥才能的战例。”朱德也将此役誉为“小型模范战役”。

后来有人对此役戏说:“夺襄阳,王疯子破古例,定下绕山趟水西门径直破城的战策,6纵3个旅如惊鸿飘至,杀贼一个‘头点地’,捉了康泽。”

襄樊战役胜利后,6纵装备都得到了很大的充实,王近山几路杂牌支队“凑合”成的6纵终成“正果”,“篡位”为刘伯承手下的一、二号主力。

6纵只管走,黄维使劲追,而“王疯子”与黄军打上半天,结果却“力不从心”,又继续“窜逃”。终于将敌人诱进了“口袋”

1948年10月,淮海大战即将打响。蒋介石派白崇禧以徐州为首,津浦路至南京为腰,沿长江至武汉延伸到汉水白河流域为尾,摆出了一条“长蛇阵”。他这条长蛇阵很是奇妙,竟然能做到首尾相应,击其尾则首至,击其首则尾至,击其腰则首尾至。

对此,刘伯承却定出了一个“夹其额,揪其尾,断其腰,置其死地”的“牵牛破阵法”。

刘伯承的“牵牛破阵法”很简单,即派出几个纵队把敌黄维兵团和张淦兵团牵制在豫西南,使其不能东顾,尤其让他们不能卷到即将举行的徐州大战中去,这样就达到“击其首而尾巴顾不上”的战略目的。牵牛的任务,主要由王近山的6纵和陈康的2纵执行。

刘伯承向王近山交代说:“没有我的命令,敌人追你,就是打你,也不能往东带,只能往西牵,牵得越远越好。”

就这样,王近山带着6纵冒着大雨孤零零地向西出发了。6纵一动,敌黄维12兵团就像嗅出了肥肉飘香的馋狗,跟着撵上来了。

王近山率着6纵只管走,黄维使劲追,而“王疯子”有时也停下来,与黄军“打”上半天,结果却“力不从心”,又继续“窜逃”。这刺激得黄维这头“蛮牛”越追越紧……

在连绵秋雨中,6纵辗转跋涉,与敌周旋,非常辛苦,干部战士都憋着一股劲无处使,大发牢骚。平时遇敌就嗷嗷叫的王近山这次却不知怎的,不管不问,好像又撒了什么“阴疯”似的,一个劲地往伏牛山麓走。

白崇禧一见刘伯承主力6纵向西走个没完,“雄心”激起,一心想要吃掉这块“肥肉”,对黄维又是骂又是激将,说:“狗急了还跳墙,带兵不想打胜仗,就不是好带兵的!”他急令黄维“寻歼匪军”。结果,黄维“知耻而后勇”,率领12兵团穷追不舍,号称“夸父追日”。

谁知就在他们使劲追赶“匪军”时,华东野战军在徐州以东突然围歼黄伯韬的7兵团,黄伯韬叫苦不迭。白崇禧这才陡然明白:黄维紧紧咬住王近山这个破钓钩,中了刘伯承的调虎离山之计!

这一下把蒋介石气了个半死,他恶声恶气地“勒令”黄维迅速东援,3天内解徐州之围。

黄维转过身来,一脸绝望:茫茫中原,东进之路千里迢迢,就是“飞毛腿”,日夜不吃不喝飞跑,也需要赶上十天半个月呀!何况这二十多日“猛追残匪”,上上下下已追得人仰马翻,腿都快断了!3天哪里赶得到?但老蒋已发怒,于是全兵团在黄维的急令下又调转头,向东撒腿增援。

11月3日,正当6纵追歼由南阳向南撤逃的王凌云部时,刘伯承电令王近山:“不管王凌云,即追黄维兵团。”

王近山接到命令后,不顾连日下雨,道路泥泞难行,带着部队向东进行平行追击。经过十多天的“特级马拉松赛跑”,他们竟然跑在黄维兵团的前头赶到了涡阳。

黄维率领12兵团向徐州增援,一路是撒腿奔跑,跑得上下怨爹骂娘。但当他们急忙忙赶到蒙城附近时,在南坪集遭到了阻击,一追击,结果又被“诱进”了中原野战军在浍河、涡河地区布设的“口袋”里。黄维的先头部队一过浍河,就发觉情况不对,立即掉头向浍河南岸收缩。

此时,王近山正率领6纵和陕南12旅由蒙城东北板桥集、赵集向双堆集推进,在与准备南逃的老对手吴绍周的85军一部接触后,当即控制了周殷庄、小周庄、马小庄、杨庄一线。然后,6纵与东面的11纵一起从南面和东南方向堵住黄维,把他的12兵团围了个扎实,完成了合围任务。

黄维见掉进了共军的“口袋”里,拼死突围,坦克、汽车一个劲地往王近山的阵地冲击。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在杨庄、李庄和马小庄一带,一方带着一个多月的追击怒气猛打,一方也是撒疯般带着牵牛憋下的怨气死守,几场昏天黑地厮杀下来,黄维死伤三千多人,再也鼓不起劲了,只好调整部署,固守待援。

敌85军110师是真起义,还是一个圈套?王近山果断地决定“两手准备,两手都硬”。战士们大叫着:就是把房子炸光了,也要让这些“虎崽”断手断脚

此时6纵也打得精疲力竭,王近山也有些难以为继了。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送来一名俘虏,带到王近山面前。他带血的眼睛一亮,这不是地下党人杨振海吗?!他现在怎么是敌85军110师师长廖运周的副官,还当了俘虏呢?原来杨振海此番是前来联系敌85军110师火线起义的。杨振海说:“明日早晨,黄维要组织4个主力师为前锋,向南突围,110师是其中一个师,廖长官拟趁机举行战场起义,请求你们闪开一个口子,让他进入6纵阵地。”

110师是真起义,还是黄维和85军军长吴绍周共同设的一个圈套?如果他们利用110师假起义进行突围,此战将前功尽弃!王近山和杜义德在作战室内研究和商量如何处置这个紧急情况。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杨振海必须连夜赶回去,王近山在小小的作战室内踱来踱去。突然,他拳头一砸:“只要我们有准备,就可以把廖运周接出来,也可以把黄维的突围打垮!”接着,他提出4条办法。

第一,要求廖运周提前行动,110师一通过前沿阵地,马上封口子,并且火力“伺候”,后续敌军一上来就打;

第二,派参谋领路,须按设置的路标通过前沿,到达指定的位置;

第三,16、17旅在指定的路线两旁各派一个团进行监护,一出现意外立即上阵;

第四,部队进行紧急动员,黄维一有突围的企图就不惜一切代价粉碎,决不让他逃掉一兵一卒。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但又层层相防,不管是真起义还是假起义,“两手准备,两手都硬”。

27日晨,110师由王近山派去的参谋武英带路,顺利地通过6纵防线,到达了指定的地域。他们刚一过完,口子立即被堵住了。

110师火线起义后,其炮兵营立即掉转炮口,乘吴绍周另外3个师不备,大炮向着他们猛轰,昔日的“伙伴”顿时乱了手脚,四处乱窜。黄维和吴绍周一见自己苦心经营起来的炮兵、花大价钱买来的炮弹竟然把自己人打得血肉横飞,还断了自家的后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指着110师驻扎的方向跳着脚骂。

激战两天后,黄维对突围已经完全绝望,只好带着几位参谋缩在指挥所里“打牌”度日。众人边出牌,还边不住地骂“叛贼”害惨了自己。

12月6日,刘伯承命令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血战3日后,配属王近山指挥的华野7纵把黄维核心阵地大王庄所有房子都炸掉了,然后冲了进去。可一打就觉得不对劲,对手特别凶狠,个个枪法准得很,打烂了枪,拼刺刀也十分厉害!原来,他们遇上了黄维主力18军118师的王牌“老虎团”33团!

在紧急关头,王近山说:“叫16旅46团上!”这46团也不是好惹的角色,是6纵有名的王牌团。战士们一听是与敌118师最凶恶的“老虎团”33团对打,大叫着:“就是把房子炸光了,也要让这些‘虎崽’断手断脚!”

战斗异常激烈。打到最后,46团派上来的两个营只剩下1营教导员左三星和3营营长吴颜生,增援的华野7纵59团1营3连全拼光,只剩下营长一个人红着眼睛,边阻敌边流泪。

正在33团又黑压压拥上来一大片时,华野7纵的增援部队上来了,左三星睁开血眼一看,全是白净清秀的小伙子,正副班长一律是卡宾枪和冲锋枪。原来6纵王近山已没部队好派了,7纵也打得倾家荡产,为了打下大王庄,7纵成钧司令员将自己的警卫连也派来了。

这回“老虎团”也不经打了,一仗下来连老虎皮都剥掉了。最后,敌18军军长吴绍周只得把手下那些汽车兵、后勤兵、伙夫、马夫全派上了,这伙“豆腐渣”也不好对付,警卫连也伤亡很大……最终,12兵团司令黄维和18军军长吴绍周走进了解放军的战俘营。

王近山疲惫地对杜义德说:“老杜,让各旅抓紧整顿队伍,认真打扫战场,一切战利品都让兄弟部队先挑选,剩下的给6纵。”

大王庄一战,46团可以说是在关键时刻力挫黄维,打出了威风。后来有人戏说此战,云:“战黄维,‘襄阳’、‘洛阳’两营齐声唤,偏废了18军的威武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