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恐怖主义并未进入低潮中国仍需大力反恐

热度94票  浏览9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月11日 14:58

  消灭了本・拉丹,反恐斗争下一步路在何方?图为去年5月2日,在美国纽约世贸遗址的9・11纪念馆,一个女孩翻阅纪念画册。 本报记者 伍婧丹/摄

  【编者按】

  2011年5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告了击毙本・拉丹的消息。彼时虽然已至午夜,但兴奋的美国人仍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世贸遗址和时报广场,庆祝历时10年的追捕行动终于画上句号。

  不过,本・拉丹被击毙并不表示恐怖主义势力进入穷途末路,在伊拉克、在阿富汗,自杀式爆炸袭击还在上演,硝烟还未挥散的利比亚,以及也门,都传来“基地”组织渗透的消息……

  被削弱的恐怖主义势力会否重新壮大?注定不平坦的世界反恐之路下一步又将走向何方?

  【作者】叶海林(中国社科院亚太所反恐问题专家)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从去年6月到现在,我的观点一直都没有变化:本・拉丹被击毙并不意味着全球恐怖主义会陷入低潮。

  这里有两个概念需要澄清:基地组织曾被指代为恐怖主义的代名词,然而,即使基地组织也只是恐怖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所以,削弱了基地组织不见得就能削弱恐怖主义。其二,击毙了本・拉丹,是否就代表解决了基地组织?恐怕也不能这么说。

  恐怖主义并没有走入低潮

  具体而言,本・拉丹在过去十年反恐形势中,更多是起着恐怖组织精神领袖的作用,而不是实际意义上的指挥者。因此他被击毙,并没有改变当前全球的反恐态势,也没有改变作为恐怖主义集团的基地组织的组织结构和架构。

  但他的死仍然很有意义。对美国而言,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美国的信心;现实中,也让美国人从阿富汗撤军变得有理有据,因为驻军的基本目标已经完成了,美国终于可以从一个打不赢的战场全身而退。

  不过,本・拉丹之死和基地组织灭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把基地组织比作像纳粹一样的公敌,显然消灭了希特勒,纳粹就被击败了;而消灭了拉丹,恐怖主义依然没有被击败。

  归根结底,纳粹是一种意识形态,是有载体,有实体的。恐怖主义则是一种手段――任何一种政治信仰都可能通过这种针对平民的无差别的暴力恐怖活动来达到传递自己价值观的手段,这种手段在历史上被很多意识形态都曾运用过,包括今天坚定反恐的一些意识形态。所以,我强调恐怖主义可以被压制,但无法被消灭。它不是本・拉丹发明的,自然也不会在他手里结束。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政治观念的信奉者认为有必要通过暴力去传递自己的价值观,那么恐怖主义就会存在。换句话说,它是人类政治矛盾的暴力体现,和战争的性质一样。

  新特点:本地化多样化

  十年反恐斗争之后,当前全球恐怖主义的新特点就是在回归它的本质:本地化。

  暴力恐怖主义都是和具体诉求相关的,没有一个恐怖集团会表示反对全球秩序。比如,在伊拉克的恐怖主义反对教派政治、美国的占领;在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反对卡尔扎伊政府、阿富汗宪法、北约的安全部队;在巴基斯坦的恐怖主义反对巴基斯坦政府、美巴关系等,它们都拥有本地敌人。

  另一个特点是,恐怖主义的暴力手段多样化。既有向高精尖方向发展的一面,也有向群体暴力方向发展的一面。恐怖主义讲究的是效用原则,哪一种手段有效,就会采用哪种手段。去年以来,恐怖组织在行为方式上的多种手段很明显:既有精密的炸弹装置,也有直接物理伤害的暴力工具。而所有的暴力方式,都着眼于扩大暴力的恐怖性。

  目前,在恐怖主义本地化发展的同时,反恐斗争也在向专业化方向发展。美国不再嚷嚷满世界打恐怖主义之后,恐怖主义的地方化逐渐明晰。显然,对诉求不同的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反恐斗争的主要手段无疑需要专业化。

  中国未来反恐的四个走势

  对中国而言,今后中国的反恐力量建设将有很大的加强,主要着眼点有以下几个层面:

  首先,反恐立法工作要加强,运用更多的法律武器。比如,考虑制定反恐法,改变目前仍然依靠刑法若干条文进行反恐斗争的现状。

  其次,加强重点区域的执法力量建设。包括我们处理突发状况的能力、对警力的配备、警戒的使用等。其中,处理突发事件上,靠原来群防群治虽然有作用,但专业能力需要加强。恐怖手段的“推陈出新”,对我们执法力量的建设已经提出了很高要求。

  第三,加强国际合作体系建设。随着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结束,所谓的国际反恐阵营也要翻过这一页了。我们要认识到,本・拉丹被击毙后,还会回到“我的恐怖分子是你的自由战士”这样一个老模式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方面要争取国际社会对中国反恐活动的支持,但是又不能对这种支持期望过高,更多的还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友好国家,就是和我们有共同利益、共同诉求、有合作基础的国家,比如巴基斯坦。

  第四,民众的反恐意识需要提高。我们要认识到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是一个长期斗争,这就意味着,恐怖活动会不断有反复。因此对于一个处于正常状态下的社会,人们对于恐怖事件的发生要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反恐未来将是一个社会的常态,我们为此甚至要做出一定的牺牲。换句话说,一定的反恐措施一定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对于这样的措施,民众也要有心理承受能力。(本报记者 邓亚君采访/整理)

  为反恐付出的牺牲应得到尊重

  【作者】穆罕穆德・苏海尔 (巴基斯坦反恐问题专家、专栏作家)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本・拉丹被击毙以后,一个时代的恐怖主义符号就此终结,在我看来,恐怖主义活动也因此进入了一个低潮期。如果你看看过去,在一些军事行动抓捕了一些重要恐怖分子后,恐怖活动常常都会沉寂一段时间。

  但如果站在巴美关系的层面上,我不得不说,击毙本・拉丹是过去30年里对巴美关系造成打击最大的事件。

  应合作而不应只做利益获取者

  原因显而易见:美国违反了国际法,侵犯了巴基斯坦的领土主权,尤其是当着巴基斯坦人民的面令巴军队颜面尽失。因此,当巴军方看到美国并不尊重巴基斯坦为反恐所做的牺牲时,军方智库开始敦促决策者远离美国。拉丹在巴基斯坦领土上被击毙后,塔利班武装分子和其他同情拉丹的巴基斯坦组织开始认为巴基斯坦参与了击毙拉丹的行动。这一情况对巴基斯坦来说尤其危险,因此巴人民开始考虑同塔利班谈判,而非帮助美国人。

  事实上,巴美双方已经失去了对彼此的信任。拉丹死后,美国逐渐开始怀疑巴基斯坦;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明白美国不再是朋友,而只是利益获取者。

  如今,美国已经开始从阿富汗撤军,他们宣布到2014年完成撤军。我本人对之后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感到乐观。

  因为美国撤军后,巴基斯坦西北部部落地区的武装分子将转移到邻国阿富汗并同阿富汗塔利班联合,因此巴基斯坦将从美国阿富汗战争造成的动荡局面中获得某种程度上的解脱。

  我们看到,自从巴军方检查站去年11月被北约越境空袭后,巴政府对美国采取了强硬态度,塔利班也停止了在巴境内的袭击。这表明,如果美国离开了这片区域,或者巴基斯坦继续采取对美的这种强硬态度,那么塔利班及其他武装分子就不会再侵扰巴基斯坦了。

  反恐合作需相互理解

  反恐合作固然是好事,但我们要看是什么人在合作,在哪方面、在什么条件下进行合作。美巴合作从来就不是以友谊为基础。双方为对方提供帮助明显都出于公开或非公开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巴美关系历经波折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巴中友谊世人皆知。中国一贯同巴基斯坦进行合作,但从不强迫巴基斯坦做任何事。我认为,中国方面就更了解巴基斯坦的立场。中巴合作正在变得越来越亲密。(本报驻伊斯兰堡记者 贾瀚龙、殷夏采访/整理)

  全球反恐战争仍未结束

  【作者】迈克尔・奥汉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安全问题专家)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我认为,本・拉丹死后,基地组织和其他恐怖组织已经度过了“高潮期”。不过,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知识的局限性。比如,我们很难有自信预计恐怖活动的发生。眼下,全球跨国恐怖活动似乎衰弱了些。但恐怖组织在21世纪的前十年,在三个地方几乎就要成功袭击美国:2009年圣诞节炸机未遂事件;2010年时代广场炸弹事件以及他们策划墨盒炸弹事件。而且,即便2010年我们看到很多恐怖组织的头目被打死,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没有麻烦了。所以,虽然我认为整体局势有所好转,但最好不要放松警惕。

  下一场反恐战争地或许在中东

  与过去十年相比,我看到现在不同的恐怖组织正在进化。基地组织努力在也门等动荡地区做得更好,使我们不得不担心它重新壮大的可能性。还有在伊朗组建恐怖组织,这些组织也许正在伊拉克等地活动。

  我们得自问有哪些新地方出现了恐怖分子;我们得在恐怖分子发动袭击前尽快掌握情报。例如,我们的飞机是否会遭到来自利比亚的地对空导弹的袭击等都是我们的下一个担忧。我们还对巴基斯坦的形势感到担忧。

  从广义上来说,恐怖活动的变化并不大。但在某些特定方面,我们必须讨论许多战术问题,至少不会在战术上对新的恐怖事件感到震惊。

  正因此,我认为我们不能宣告全球反恐战争的结束。我希望,我们不会再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等地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不过显然,从大范围来说,我们还将继续在全球通过情报渠道和各地的特遣部队进行反恐战。

  在我看来,反恐战争的下一个场所可能是利比亚、也门或者叙利亚。我们也许会与伊拉克人合作,他们也许在未来需要更多帮助。当然,即便我们分阶段从阿富汗撤离,但我认为常规部队还会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驻留一段时间。我个人预计,较大范围的反恐战争不会在2012年及近年内结束。

  各国对恐怖主义的界定有区别

  从过去10年的反恐战争中,美国学到了很多教训。某些教训非常具有战术性,比如如何跟踪别人以及如何用无人机打击敌人。其他的教训更多是关于如何使用正确手段来平叛。我们还学到了国际社会在哪些方面会与美国合作,在哪些方面人们一直不愿合作。总之,经验教训不枚胜举。

  我想大家对以往的反恐战争有一个误解。事实上,西方世界并非一直领导着反恐行动。例如在沙特,当时是沙特人自己打压了内乱;在伊拉克也是如此,虽然美国在伊拉克有大本营,但是后来基本上是由伊拉克人自己领导反恐的;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摩洛哥、约旦等地。我同意这样的观点,随着全球化的加深,以西方为主导的反恐格局将彻底改变。

  然而,我也不看好全球未来的反恐合作。大多数国家对恐怖活动的界定和面临的暴力威胁不大一样。例如,非洲也有暴力活动和政府管理不力的问题,但这不是恐怖主义的问题。所以,我不认为全世界会一起合作反恐,我们也许会看到伙伴关系的出现,不过这也是基于他们所面对的最大威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