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军工企业屡被泼污水 武器出口频受无端责难

热度114票  浏览18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04日 11:35

  “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是美国总统,他一天卖的比我一年卖的还多”,这是电影《战争之王》中“军火贩子”尤里奥洛夫的经典台词。

  事实上,这不是尤里夸张的“戏词”,而是活生生的现实。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在报告中称,美国以创纪录的663亿美元牢牢把持武器出口国的榜首地位,是2010年同期水平的三倍之多。

  而在此之前,美国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没有提及独霸全球的美国武器在大量流入各地后,助长了军备竞赛,加剧了地区冲突,反而将中国“倒打一耙”,指责中国在过去十年军备销售大增,称这些“致命的商品”甚至流入刚果民主共和国、索马里、苏丹和科特迪瓦等联合国制裁地区,加剧这些地区的冲突。上周,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回应称,该篇报道对中国正当、合理、有限的武器出口妄加指责,是站不住脚的。同时也指出,与美国相比,中国的武器出口额极为有限。中国武器究竟在世界军品贸易中占多大比重?本期军情观察为您“拨开云雾”,进行解读。

  中国军工企业屡被泼污水

  在《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中还指出,“中国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主要武器出口国不同,中国挑战联合国权威,拒绝与联合国武器专家合作,阻止调查,还采取多种手段保护有关国家,防止自己的军工业秘密外泄。”《华盛顿邮报》“言之凿凿”地评论中国“挑战联合国权威”,其给出的证据是:2011年5月,联合国武器专家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收集到的高爆燃料子弹就是中国2010年产品,而当时联合国对苏丹的武器禁运制裁已生效5年。但耿雁生反驳道:中国的武器出口都是合法的、负责任的。

  事实上,这不是中国军工产品和企业第一次被泼污水,早在2003年美国就开始以“从事武器扩散活动”为由对中国武器公司实施制裁。

  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安全与外交研究室副主任钟飞腾对西方的这种指责提出质疑。他认为,不能从一些禁运国出现中国武器,就判断中国在出口武器过程中违反了联合国的相关规定。钟飞腾表示,中国的武器流向冲突地区很有可能是第三方转让出去的。军工产品是一种商品,一旦进入市场,就会出现被转卖多次的情况。武器一旦卖出去,就不是卖出国所能控制的,所以不能把责任推到中国头上。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绝对不会对索马里、苏丹等联合国明确的禁运国家直接出口武器。

  事实上,中国建立了武器出口的最终使用者制度,防止武器通过第三方流落到热点和敏感地区。比如,根据联合国的武器禁运规定,中国可以向苏丹政府出售武器和弹药,但苏丹各省在进口武器时必须出示“终端用户”证书,确保有关武器不会流入战乱频发的达尔富尔冲突地区。

  谈及军工贸易中容易出现的第三方转手贸易,军火商贩的走私活动无疑在其中占据相当比例。而走私活动中神出鬼没的“买卖路线”,更容易摆脱联合国相关制裁规定,使武器的终极流向难以被一国政府所控制。特别是近十几年来,世界各地热点频频,冲突不断,加上恐怖主义活动和毒品贩运,使得武器走私活动极度猖獗。军火黑市交易中的产品无所不包,小到手榴弹、地雷、枪支及其零部件,大到坦克、战斗机、军舰等。

  名气最大的当属世界头号军火大鳄维克托布特,他也是电影《战争之王》的原型。这个“死亡商人”控制着非洲、中东和阿富汗的武器走私活动,是全球最大的武器走私与交易网络的幕后人。他有能力向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运送坦克、直升机和数以吨计的武器,而这一交易过程完全可以“忽视”联合国的任何禁运规定。

  而说起“战争之王”维克托布特的经历,让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张国凤想到了迈阿密所拥有的世界武器交易中心,“这里是军火走私贩的天堂,军火商交易的武器大多销往战乱地区,不管这些国家是否有联合国的制裁措施。”

  “大量军火商存在反映了政府管控问题。实际上,很多国家的军火武器控制得很严,但是仍然出现了像布特这样的军火商,说明军火贩子需要有政治资源。有些军火商能够将武器走私到一些禁运国家,恰恰反映了有些国家在管控上并不严格。”

  “国外的一些军火企业有出口权,可以直接和军火商打交道,双方为了生存,不在乎武器流向何方。”张国凤称,相比较之下,中国对武器出口有严格的管控制度,中国在与一些国家进行正常的武器贸易时,一定会符合相关国际法及联合国武器禁运制裁的规定。

  战乱之地必是万国武库

  在西方媒体中,并非只有《华盛顿邮报》对中国武器作出这番论调。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早已声称,中国向非洲国家出口武器装备有政治目的,加剧了当地武装冲突。此前一份关于苏丹达尔富尔问题的报告曾指责苏丹政府军利用从中国进口的武器欺压当地平民。

  “在谈及中国军工行业的发展时,西方媒体的观点带有明显的偏见,它们对中国与第三世界的军工贸易持有误解。”一些学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对一些西方媒体在此事上的看法深感不解。

  对于中国武器流入非洲动乱地区的指责,张国凤称,“在非洲一些发生冲突和动乱的国家,主要都是轻小型武器,像AK-47冲锋枪很盛行,很多此类武器大多以非法的渠道流入。”流入的武器大部分非中国武器。非洲国家的武器主要来自美国、俄罗斯、乌克兰和东欧某些国家。比如,南斯拉夫解体后,前南的一部分武器流至非洲国家。因此,不能认为中国武器充斥一些战乱国家,并助长了当地的冲突。这种观点很不客观,对中国很不公平。

  从历史上看,中东、拉美、非洲等地区的军火市场一直由美俄英法的顶尖武器制造商垄断,张国凤认为,在战乱较多的地区,美国、俄罗斯、法国、以色列等武器出口大国的武器更常见。

  冲突地区美俄仍拿军售大单

  如果说西方媒体草率评价“中国武器出口违反联合国制裁规定、加剧动乱地区的冲突”,是以一种政治和道德优越感的傲慢姿态,给中国扣上莫须有的罪名,那么西方媒体动辄批评中国“近年来军备销售大增”,则是对中国经济——包括中国军工经济的发展速度及研发实力,所产生的“羡慕嫉妒恨”。

  不过,上周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RS)发布了一份报告,结果显示西方媒体以上的担忧是“杞人忧天”。报告称,美国2011年向海外销售武器的协议金额达663亿美元,约占全球武器交易协议金额(853亿美元)的78%。

  “中国武器出口量在全球份额较小,且以轻武器为主。而美俄等武器出口大国还是以高精尖为主要方向。”张国凤说。

  记者查看了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武器转让数据库,数据库信息显示,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占据了伊拉克进口武器78%的市场份额,而埃及武器的头号进口国是美国和俄罗斯。该数据库的信息还显示,2009年至2011年间,俄罗斯提供的武器占了叙利亚武器进口的92.97%。而中国对叙利亚的武器出口数量为零。

  “现在人人都在造武器,很多国家都靠卖军火发财”。针对多国依赖武器出口提高财政收入的情况,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这样评价道。钟飞腾也认为,在全球金融危机下,美俄等国的军工企业利润额在下降,军火产品的内需不足,争抢市场的压力越来越大,势必要增加对外军售。如果中国军工要打进这些市场,他们难免会产生焦躁情绪。这也是近年来一些西方媒体不断“敲打”中国军工产业的主要原因。

  面对国际市场的现实竞争,以及西方媒体的舆论“指责”,张国凤认为,中国的军事工业在发展是客观的现实。但总体来说,现在中国已经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这一数据相比,中国军工产业在全球的所占份额很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