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衡阳机场争夺战:日军哀叹 又一个“旅顺要塞”

热度86票  浏览9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三日,八年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官兵最多的空前惨烈的城市争夺战在衡阳上演。在此后的四十七天里,国民革命军第十军一万九千余名将士坚守孤城,浴血奋战,击退了日军优势兵力的多次进攻,打破了日军经由衡阳快速南下的企图。连日军战史都称之为日俄战争以来又一个“旅顺要塞之战”。虽然,第十军最后放下武器停止抵抗,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军人的荣誉和对他们的评价,因为第十军官兵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刚强不屈的反抗意志,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忠诚强烈的爱国情操,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和纪念。

一、日军计划

一九四四年五月二十七日,日军发起了湖南会战。至六月二十日,日军基本控制长沙,占领浏阳、宁乡等地,达到了第一期作战的初步目的。此时,日军决心按照原订计划,乘国军布防不及,以一部突进抢占衡阳,控制这座极其重要的战役枢纽。第十一军于当日十六时发布命令,要求“佐部队(第六十八师团,作者注)应继续执行以前的任务,歼灭所在之敌,迅速占领粤汉铁路及衡阳机场,攻取衡阳。”

其实早在六月十八日十五时,日军第十一军就对该师团下达过“佐部队应以主力从湘江东岸地区,另一支有力部队从西岸地区向衡阳挺进。特别应使挺进部队(以步兵1大队为基干,行李及弱兵除外)及挺进队等,不必担心主力,向水、耒水以及衡阳东侧的铁路桥、衡阳机场挺进并占领之。志摩支队应沿易俗河--衡山--衡阳道路以东地区向衡阳突进”的命令。因此在二十日的命令成为对前一封命令的补充。

第六十八师团接到二十日下达的命令时正分成三路纵队向衡阳前进中,其中包括以独立步兵六十四大队编成的松山支队。而松山支队正是十八日命令中所提及的那支挺进部队,该大队自十四日脱离在长沙作战的第五十七旅团序列,成为独立作战的支队。他的任务很明确,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南下占领衡阳机场。

二、国军布防

衡阳机场位于衡阳市东郊,湘江东岸的八尺岭下。由于日军此次作战目的之一便是破坏国军西南的机场体系,而且日军为掩护部队达成一号作战中打通粤汉南段铁路的目的,其必然要夺取更接近战线的前进机场,因此衡阳机场就成为两军必争之地,于是战区将警备机场的暂编五十四师(欠两个团)配属给第十军,由第十军全权指挥。

六月一日,第十军军长方先觉与所属各师师长、参谋人员以及专程赶来的美军准将贺克一起制订了衡阳防御计划。其中为掩护机场和衡阳东面,在湘江东岸布置了第一九师和暂编第五十四师,前者在南,后者在北。然而布置刚刚开始,十三日,原担负衡阳城北防御的新编第十九师奉命调往全州,因此兵力本来就不足的衡阳守军更加捉襟见肘。方先觉不得不调整了部署,安排如下:

1. 军辖之第一九师以一营附师战防炮连在泉溪市耒水河西岸新码头建立前进据点,以一部于湖南岸铁路经湖之西岸、湾塘至蜈蚣桥之线,占领警戒阵地;主力占领五马归槽、橡皮塘、莲花塘之线,构成据点阵地,保持重点于右翼。

2. 战区配属之暂编五十四师一个团以一部于东家湾至何家山之线,占领警戒阵地;主力占领冯家冲,沿耒水河左岸至耒水河口之线,构成据点阵地,重点保持于左翼。

国军打算利用既设阵地,逐次消耗敌军,达到阻滞敌人快速推进的目的。此外,由于衡阳机场的军事价值,因此在国军的预定方案中决定,在最后机场失守前,必须实施彻底的破坏,以免被日军轻易利用。由于第十军各部久历战阵,因此构筑的工事的分布和技术性都很得要领。在湘江东岸以湘江为依托,构筑少量碉堡监视水域,前进据点以各个火力点形成交叉火力网,可以相互支援。这对于以后的战斗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三、泉溪市战斗

二十三日,自长沙方向一路疾进赶来的松山支队抵达衡阳以东泉溪市的耒水河畔,并且与先期到达的师团主力汇合。而国军小股警戒部队在前一天与日军稍稍接触便退到耒水河对岸,双方隔岸对峙。

拂晓,日军第五十八旅团开始强渡,兵锋直指新码头前进据点。这里驻扎的是第一九师五六八团一营杨济和部与配属的师战防炮连。这是衡阳保卫战正式揭幕的第一枪。本来,该营可以后撤到五马归槽阵地,与暂编五十四师一团合力阻击,但热血沸腾的杨营长认为,与敌初次接触,若不战而退,对军心不利,决心乘敌半渡,给予下马威。

日军渡河部队在火炮掩护下乘橡皮舟和木船向西岸驶来,我广大爱国官兵冷静沉着,先隐蔽于阵地,等到敌船进入有效射程,才在杨营长一声令下之后开火。六门战防炮,二十余挺轻重机枪一齐发射,河中日军船翻人溺,死伤惨重,不得不后退。

午后,日军再度进攻,这次兵分两路,一路在正面佯攻,一路饶到泉溪市以南渡河,企图分散我军力量,并以猛烈的火炮射击我暴露的火力点。为避免部队过早消耗,杨营长乃下令主动撤退到五马归槽阵地,与暂编五十四师所部汇合。日军见我军转移阵地,立即组织火力拦阻射击。在指挥战防炮转移阵地时,年仅22岁的战防炮连副连长王惠民不幸中弹阵亡。此外,还有三名军官,五十余名士兵伤亡,损失战防炮两门,重机枪三挺。

而日军松山支队长原决定在步兵第五十八旅团过河之后所部再渡河,但由于第五十八旅团遭遇到这样的阻击,渡河不顺利,为了避免耽误进军时间,支队只好自己收集民船,实施抢渡。次日,轻装渡河的松山支队在中美空军P-40战机的低空扫射阻拦下渡过了耒水河。

四、五马归槽之战

过了耒水河的日第六十八师团师团部和第五十八旅团向南绕行,而松山支队则奉命向西进发。为了等待大队炮和重机枪部队赶上来,直到傍晚时分支队主力才开始向五马归槽阵地发起攻击。但此时,国军已经发觉了日军该支队对机场的威胁,第十军军长方先觉派遣第一九师五七团立即渡江增援五马归槽阵地,要求务必固守。当晚十八时,第三师回防衡阳,接替第一九师的阵地,方先觉又让换防下来的第一九师全部连夜渡江,占领湘江东岸的阵地,阻击日军。

二十五日拂晓,松山支队对五马归槽阵地发起第二次攻势,在大队炮的掩护下,第一线的步兵中队开始接近国军的堡垒。

守卫这一线的国军主力是第一九师五七团,团长贺光耀是黄埔三期生,久经沙场,也熟悉日军战法,因此指挥若定。当日军的大队炮开始射击时,他让部队隐蔽好,炮火一停,即开火反击日军的步兵。日军松山支队连续猛攻三次都被击退。看到日军进攻被挫败,师长容有略一面告诫贺不要轻敌,一面又告诉他敌人有飞机大炮,我们也有,必要时就会拉上来。 日军屡攻不克,便增加了火力支援。他们将在长沙缴获的美制75山炮也投入进来,并且出动空军支援地面进攻。国军也毫不示弱,立即召唤衡阳城区的炮兵反击。于二十五日早晨刚刚抵达衡阳的半个炮兵营(六门美式75山炮,2000发炮弹)立即投入战斗,在炮兵指挥官蔡汝霖和炮兵营长张作祥的指挥下,威力巨大的炮弹呼啸着越过湘江打到东岸,在日军阵线爆炸。

此外,中美空军的战斗机也多次飞临,反复扫射,双方战斗进入高潮。容有略亲自走出地堡,指挥反击。激战中,率领突击队进行反击的第五七团团长贺光耀不幸被敌机枪子弹洞穿腹部,他一面捂住伤口,不让肠子流出来,一面让特务连长左光亚去喊副团长冯正之。冯接过指挥权,继续指挥部队抵抗。但是国军部队伤亡很大,一些新兵的惊慌失措加剧了伤亡,到了午后,不得不撤至范家坪、橡皮塘、莲花塘、冯家冲之线。

此时,配属第十军的暂编五十四师师长饶少伟认为,自己所属部队的任务是警卫机场,而按照预定计划,外围作战结束机场即放弃,那么任务就算完成,应该撤离衡阳战场,但方先觉不肯舍弃对该部的使用,因此让陈朝章率一、二营立即退往冯家冲,相机渡河,退到耒阳,离开衡阳战场,自己率三营留下继续战斗。

五、湾塘之袭

日军虽然夺取了部分阵地,但是由于面对国军这些布置巧妙的据点式的阵地时缺乏足够的炮弹来对付,因此急于进占机场的日军又增派独立步兵第一一六大队支援松山支队,企图以兵力压倒国军。傍晚时分,松山大佐重新分析了战场态势,决定从国军左翼的水田地带实施突破。这时,从国军部队传来了潜伏间谍的情报,说在耒水河翼侧国军没有设防,松山大佐立即布置进攻,派一个小队迂回耒水河方向。

此时,担负湾塘守备任务的是二十四日午夜匆匆渡江来的第五六九团三营。二十五日,营长黄钟让八连坚守湾塘,九连派出三名哨兵登上附近的八只岭警戒,一旦发现日军来进攻,立即抵抗,报警,山下部队会立即上山增援。但是黄没有安排对耒水河方向的警戒。

当日午夜,一个小队的日军从耒水河方向摸上了八只岭,从背后干掉了情报中提到的国军警戒哨。其中两人牺牲,另一人机灵,听到背后枪响,立即倒地顺着山坡朝下滚,虽然中了两弹,但是捡回了一条命。次日拂晓,他被人救回营部。营长黄钟觉得很蹊跷,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与间谍有关。

其实黄早在二十三日就接到过有间谍的通知,那是下午二时团长梁子超打来的电话,说九连有间谍,军部派了两位参谋来调查。黄等到天黑也没见人,打电话找九连长一问才知道已经查过了,但是没有结果。于是大家都以为是捕风捉影,这一疏忽给三营后来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给黄钟留下一生的遗憾。

而二十五日当晚,日军松山支队却利用这点,消灭了警戒哨后,主力从狭窄的田埂上冲锋,轻易地突破了湾塘阵地。守卫湾塘的八连有六十人战死,仅有一个排长带了十七个人撤了下来。接着日军继续猛攻,直扑冯家冲,由于守卫该地的第五六八团仅有干部,开战前才匆匆补充一部分新兵,因此阵地很快被撕开了口子。这样暂编五十四师一团和一九师的部队被分割开来。暂编五十四师一团长陈朝章立即率两个营饶到耒水河边,找到船只撤出战场。

六、机场争夺

二十六日拂晓,突破了国军外围阵地的松山支队终于抵达衡阳机场南端。此时,机场内守备的国军已基本撤离,只有北端留有掩护撤退的部队。日军先头中队发起攻击将我军击退,抢占了机场。

由于国军撤退时准备不及,因此机场还没完全破坏,因此机场失守的消息一传出,方先觉就下令反击,务必夺回机场,实施彻底的破坏。这次,第一九师师长容有略少将亲自指挥第五六九团,向飞机场逆袭。日军虽占领机场,但对地形尚未熟悉,又未料想到国军这么快来反攻,因而手忙脚乱。但日军毕竟训练有素,很快组织起抵抗,塔台上火力交织,给五六九团二营的攻击部队造成极大的伤亡。在容有略的督促下,第五六九团团长梁子超亲自冲锋在前,受团长身先士卒的鼓舞,二营前赴后继,终于夺取了塔台。经过五个小时的激战,第五六九团以伤亡二百余人的代价,终于将该部日军全部驱逐出机场。接着部队迅速炸掉所有机场的设施,并且在机场跑道上每隔10米就挖一个50公分的坑,埋上一公斤炸药。安排完之后,容有略亲自按下引爆雷管的电钮,在一阵参差不齐的沉闷的爆炸声之后,机场跑道的土被炸得翻了个个,地基被震松,短时间内休想修复。

日军松山支队长得知机场得而复失,立即率部反击。傍晚时分,穿着胶鞋的一千多名日军兵分数路冲进机场,将五六九团轻而易举地撵出了机场。国军此时已经无力发动反击,而且随着方先觉下令湘江东岸部队全师撤回衡阳,衡阳机场争夺战到此划上句号。

附录:

向衡阳挺进的六十八师团主力序列:  

六十八师团司令部 师团长 佐久间为人 中将

参谋长 原田贞三郎 大佐   

步兵第五十八旅团 太田贞昌 少将(欠两个大队)    

独立步兵第一一六大队 田部久次郎 中佐    

独立步兵第一一七大队 永里恒彦 少佐  

桥本支队 支队长 桥本孝一 大佐   

步兵第五十八旅团独立步兵第一一五大队   

松山支队 支队长 松山圭助 大佐   

步兵第五十七旅团独立步兵第六十四大队

国军衡阳机场及周围阵地守卫序列:  

暂编五十四师师长 饶少伟 少将

参谋长 甘印森 上校   

第一团团长 陈朝章 上校  

一九师师长 容有略 少将

副师长 潘质 少将 参

谋长 李长佑 上校    

五六八团团长 俞延龄 上校

副团长 李适 中校

团附 禹琪 少校    

第一营 杨济和 少校 副营长 鹿精忠 少校    

第二营 张里桂 少校 副营长 罗贤林 少校    

第三营 刘家成 少校   

五六九团团长 梁子超 上校

副团长 吴友仁 中校

团附 贾宝钧 少校    

第一营   第二营   第三营 黄钟 少校

五七团团长 贺光耀 上校

副团长 冯正之 中校    

第一营  第二营 周建中 少校  第三营 肖尊禄 少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