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58年中国炮击金门:赫鲁晓夫派外长访华摸底

热度115票  浏览21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炮击金门

1958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期间,下了立即发起炮击金门的决心,以给国民党反动派一个惩罚性的打击。根据毛泽东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于8月23日开始炮击金门。大规模的炮击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发射炮弹近3万发。台湾国民党当局立即向美国求援。美国急忙把驻在太平洋地区的第七舰队大部分军舰派往台湾地区集中,把支援在黎巴嫩登陆的美军的一部分军舰,从地中海经苏伊士运河调到印度洋。台湾海峡出现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

炮击金门前两个多星期,即7月31日至8月3日,赫鲁晓夫秘密访华,同毛泽东会晤。双方主要就苏方提出的"共同舰队"、"长波电台"等建议进行澄清,同时还就中东局势、国际热点问题交换了意见。当时西方有人估计,炮击金门是中苏双方在赫鲁晓夫访问北京期间共同商定的。其实,在中苏两党领导人会谈中根本没有涉及这个问题。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会谈一共进行了四次,我都参与了翻译工作。这四次会谈,除了第一次会谈是针对"共同舰队"问题外,其余三次会谈大都是毛泽东主动地阐述他对国际局势的看法,并同赫鲁晓夫进行探讨,看来是想借此机会听听赫鲁晓夫的意见,看看自己在决策炮击金门过程中对局势动向的分析是否符合实际。

炮击金门,是中共中央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和准备,1958年7月中旬,在毛泽东主持下,在认真分析中东事件和国际动向的基础上,正式作出的决定。为什么这样重大的政治军事行动没有事前通报苏联呢?

1959年9月30日赫鲁晓夫访华,毛泽东在与他谈话时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美国人没有多大本领。他们以为我们(指中苏双方--笔者注)在炮打金门的问题上达成了协议。其实,那时我们双方并没有谈这个问题。当时所以没有跟你们谈,是因为我们有这种想法,但是还没有最后决定。我们没有想到打炮后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只是想打一下,没曾想他们调动这么多的军舰......美国人在黎巴嫩总是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反对,生怕别人打他。美国人没有立刻弄清楚我们的目的,以为我们要打台湾,就把他们的军队从地中海、太平洋、西太平洋、日本、菲律宾调来。等到地中海舰队开到新加坡的时候,一看没有什么事情了,就在新加坡停了下来,引起了印尼的恐慌。我们一骂,他们就退回到菲律宾去了。住了两个礼拜。可以看得出来,美国人这次部署很慌很乱。"

对此,有中国学者援引国外的文献写道:"据苏联驻华代办报告称:朋友们只是在8月23日发动了炮击之后才告诉我们,之前丝毫没有透露这一本已在计划中的重大军事政治行动的意图。得到通报后,赫鲁晓夫立即要求苏联大使转告中国方面:中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才刚刚开始,经济上和军事上都还比较落后,目前不具备打现代化战争,也不具备对台湾实施登陆作战的条件。包括苏联在内的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也没有必要在现在卷入到这场战争当中来。但毛泽东并不在意。他说他不过是想摸摸美国人的底,最多也就是准备把金门、马祖拿下来,并没有立即夺取台湾的打算,不会弄出大乱子。因此,毛泽东通过外交部通知苏联方面说,这些岛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我们如何解放它们,是我们内部事务。言外之意,莫斯科管得太宽了。对此,苏联大使馆难以接受,它在报告中明确认为:中国人现在表现出来的倾向是要自己解决亚洲问题,他们并不认为有必要与我们商量他们计划中的行动,尽管当局势失控时他们会指望我们的支持。"这段话,特别是毛泽东的答复,应视为一家之言。当年赫鲁晓夫和毛泽东之间的信息传递都是通过我们中办翻译组,即使是通过外交渠道交换的绝密信件我们也能看到,上述内容,我们一无所知。至于文中提到的苏联驻华使馆向莫斯科的报告,对其真实性我们无法判断。

赫鲁晓夫派外长访华摸底

为了搞清楚当时中国炮击金门的意图,1958年9月5日,赫鲁晓夫通过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参赞(当时苏联使馆代办不在北京)苏达利柯夫向中国政府表示,苏联政府要派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到中国来了解情况。

9月5日晚上,周总理接见苏达利柯夫,表示欢迎葛罗米柯来华访问。周总理向苏达利柯夫介绍了中国对台湾海峡形势的分析、美蒋矛盾以及中国的立场、策略和所采取的行动。周总理说:第一,我们不是要解放台湾,而是惩罚国民党在我们沿海骚扰;第二,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阻止美国搞两个中国,因为美国企图独霸台湾,使国民党统治集团在台湾单独成为一个政治实体,搞两个中国;第三,如果美国要发动战争,中国全部承担起来,决不连累苏联,不会拖苏联下水。周总理要求苏达利柯夫把这三点马上报告莫斯科。

9月6日中午,葛罗米柯抵达北京,下榻西郊万寿路的十八所。中午1时左右,周总理办公室的秘书马列打电话给我,叫我到西花厅(周总理住所)去,说有任务。我赶到西花厅后才知道,周总理要去会见秘密来华访问的苏联外长葛罗米柯,要我一同乘车去万寿路十八所。于是,我跟着总理坐上了苏联生产的"吉斯"轿车。总理从右侧上车,坐在后座的右边,我从左侧上车,坐在左边。总理的卫士长成元功坐在右前座,驾驶员坐在左前座。

我们在去万寿路十八所的路上,还出现了一个险情,差点出了车祸。当时,复兴门外还是郊区,公路相当窄,两旁建筑物也不多,田地里长着庄稼。当我们的车正路过万寿路前面的一个路口(可能是现在的翠微路北口)时,突然从这个路口里飞速地驶出一辆大卡车,直向我们这辆车的右侧冲来,而周总理正坐在右面的座位上。说时迟那时快,成元功当即发现险情,沉着地低声对驾驶员说:"右边有情况",只见驾驶员一踏油门,"吉斯"车瞬间提速,躲开了冲来的卡车,迅速朝着万寿路口驶去。周总理镇静地坐在位子上,看见后面随车的警卫拦住了开这辆卡车的鲁莽司机,对成元功说,教育教育就行了,不要为难他。卫士长和驾驶员的机警避免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周恩来同葛罗米柯的谈话

1958年9月6日周恩来总理在万寿路十八所会见了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在座的有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苏联大使馆参赞苏达利柯夫。我作为翻译参加了会见。会见开始时周总理对葛罗米柯说,我们可以先交换意见,等下午的最高国务会议结束后毛主席和刘少奇同志等会另行接见,以进行交谈。

周总理和葛罗米柯的谈话主要涉及到台湾局势问题,双方还就美国是否会立即采取军事行动问题交换了意见。

周总理说,关于台湾局势问题,我已在昨晚向苏达利柯夫参赞谈到了我们的立场、策略和行动。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既不是要解放台湾,也不是马上要在金门、马祖登陆,我们就是要打击国民党的气焰,打击美国的气焰,支持阿拉伯人民的斗争。葛罗米柯说,苏共中央完全赞同中国同志们的立场和措施。周总理说,我们看到《真理报》等苏联报刊上发表的三篇文章。感谢你们的热烈支持。

周总理问葛罗米柯,你对美国的看法如何?不是看表面,而是看实际行动。它是否会采取行动?葛罗米柯说,我认为,苏中两国采取强硬立场会使美国不敢采取军事行动。但是帝国主义终究是帝国主义,不论是在中东或远东仍得考虑到美国会进行一定程度的冒险。根据目前情况来看,美国还未准备好进行一场认真的战争。昨晚您向苏达利柯夫参赞所谈到的那种坚定不移和合情合理的政策会使美国的阴谋无法得逞。美国采取极端手段的计划定会失败,我们的事业会取得胜利。

周总理同意葛罗米柯的意见。周总理说,我们政府没有说什么话,而美国却露了底。我们只放了几个"炮",而且不是通过新华社,只是通过地方上的海岸广播来放的"炮"。后来我们转播了一下对蒋军的广播,表示准备在金门、马祖登陆,要蒋军投降等。

周总理说,国民党尽量想把美国拖下水。至于美国,它如果不理睬,那么它的那些亚洲傀儡国家会产生离心倾向。如参加战争,那这很难说会是局部战争。如果大战开始,中国背后还有苏联、各兄弟国家的支持。这样,美国就被迫打出底牌。美国打出底牌,我们就易于表示态度了。

周总理说,美国杜勒斯发表的声明威胁要进行干涉,但还没有作出最后决定。杜勒斯在备忘录中主要表示:(1)美国将保护运输,认为国民党分子自己可以支持得了;(2)希望中国共产党不会认真地打起来;(3)美国不放弃谈判的希望。我驻波兰王炳南大使告称,他前曾接到美国方面的来信,但我们未加理睬。王炳南大使并未接见美国驻波兰大使。现在,美国的态度和目的已经很清楚地暴露出来,我们更加主动了。

葛罗米柯说,英法两国也表示了态度。周总理说,英国表示,打仗不好,但沿海岛屿应该归还中国。这意思是不要使用武力,而可以进行谈判。我国政府就领海宽度发表声明以后,英国人认为这个声明对香港不会起什么作用。我们在上述领海宽度声明中列举内海岛屿时没有提到香港,英国人注意到了这一点。葛罗米柯说,在台湾紧张局势方面,英国抓住美国的衣襟,唯恐美国参与军事行动。周总理表示赞同,并说英国在中东和远东问题上采取的态度是有区别的。在中东,英国是一味想推美国下水,而在远东,它是唯恐美国下水。在台湾局势问题上,亚非各国的态度也是好的。

葛罗米柯说,最近联大紧急会议讨论中东问题时,通过了阿拉伯各国的提案,这是一个很大的胜利。只是由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坚决要求美英军队立即撤出黎巴嫩的强硬立场,才有可能通过这个阿拉伯各国的提案。在我们采取强硬立场的背景下,阿拉伯各国的提案显得像是一个折中提案,虽然说实话它也是一个很好的提案。

周总理说,这是一次很大的胜利,抓住了中心问题,要求撤军,而抛开了其他一些枝节的问题。在这个中心问题上,亚非国家同社会主义国家结成了统一战线,因此取得了这种胜利。葛罗米柯说,阿拉伯国家出席联大紧急会议的代表曾向我表示,感谢苏联的支持。北大西洋公约集团中的绝大多数国家,在不同程度上,有的较强硬,有的较软弱,但是毕竟谴责了美国在中东的侵略行为。

周总理说,我记得毛主席在莫斯科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北大西洋公约集团、东南亚条约集团和巴格达条约集团,它们内部是有分歧的,不一致。葛罗米柯说,这些国家好像一个玻璃瓶子中的蜘蛛,虽然处在一个瓶中,还要互相啃咬。我们要很好地利用它们之间的内讧,不仅在亚洲,在欧洲和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周总理说,今天晚上我们准备针对杜勒斯的声明发表一项声明,现在已经拟好草稿,正在进行翻译,翻成后送给你参考。我们还准备把这个声明提交最高国务会议审议通过。葛罗米柯表示感谢,并说,我相信,你们的声明和我们赫鲁晓夫同志给艾森豪威尔的信将是互相紧密配合、互相补充的两个重要的外交行动。

在周总理和葛罗米柯谈话过程中,周总理的秘书马列两次向总理报告了美国军舰在台湾海峡地区的动向。

毛泽东接见葛罗米柯

1958年9月6日晚6时半至10时,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了葛罗米柯。中方参加谈话的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王稼祥、张闻天、彭德怀;苏方有外交部美洲司司长索尔达托夫、远东司副司长贾丕才。这次接见,也是由我担任翻译,外交部苏欧司的方祖安和中办翻译组的赵仲元做了记录,周总理的秘书马列参加并做了记录。

谈话开始,毛主席对葛罗米柯来访表示欢迎。毛主席说,你很少来东方?葛罗米柯说,这还是第一次。这次我感到加倍地高兴,第一,是受苏共中央委托就一项重要问题同中国的领导同志交换意见。第二,是能够有机会前来中国。

葛罗米柯说,首先我受委托代表赫鲁晓夫同志和苏共中央主席团其他同志向您--主席同志,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其他同志表示最热烈的问候。毛主席表示感谢。

接着,葛罗米柯简单介绍了苏联国内的情况。他说,我们国内的情况非常好。在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每天都取得新的成就。工业发展的情况令人满意。自从实行改组以来,我们发现还有许多未加发掘的潜力,今后将继续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农业发展的情况也十分良好,今年粮食方面将得到丰收。现在我们全国都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当然过去也是团结的,现在的团结是空前未有的。

葛罗米柯说,这次我来中国是受苏共中央委托就台湾地区紧张局势和赫鲁晓夫同志准备给艾森豪威尔总统的信交换意见。苏共中央完全赞同周总理在昨晚向苏达利柯夫参赞谈到的中国方面的立场、策略和做法。同时,赫鲁晓夫同志也准备给艾森豪威尔去信,对美国和英国政府所执行的政策提出警告。赫鲁晓夫同志对远东局势作了一个估计,并且用严厉的措辞向美国提出严重的警告。我们认为,这封信对美国会起清醒剂的作用,像洗一盆冷水澡那样。

毛主席说,美国早该洗澡了,天气太热了。

葛罗米柯表示赞同,并说把这封信带来了。我们希望,这封信能符合我们预期的目的,同时也觉得,它似乎是符合这些预期的目的的。接着,葛罗米柯转述了信的内容。

葛罗米柯转述完信的内容后,还受委托向中方通报了以下几个问题:一是联大特别紧急会议讨论英美从黎巴嫩撤兵问题的情况;二是昨天举行的苏共中央全会的情况;三是与即将召开的联大第十三届会议有关的一些问题。

葛罗米柯谈完上述问题后说,我刚才看到了周恩来总理准备就台湾局势发表的声明。我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及时和很好的声明。我相信,周恩来总理的声明和赫鲁晓夫同志致艾森豪威尔的信,都会起到十分重要和应有的效果。葛罗米柯谈完后,宾主共进晚餐。在晚饭时和饭后继续进行的谈话中,毛主席把中方在台湾海峡的斗争方针和策略全部告诉了葛罗米柯,请他回去向赫鲁晓夫报告。

毛主席说,我们炮打金门,不是要打台湾,也不是要登陆金门、马祖,而是要调动美国人。希望你们放心,我们的目的是要调动美国人,这是一。

第二,美国人同国民党订有共同防御条约,但是不久前艾森豪威尔发表谈话的时候,并没有说现在就承担共同防御金门、马祖的义务,而是说,美国是不是要像共同防御台湾本土那样来共同防御金门、马祖,还要看情况。毛主席说,艾森豪威尔这个讲话表明,他还是怕跟中国打仗。即使是杜勒斯9月4日的声明,也没有肯定说要保护金门、马祖,也是比较含糊的,只是摆出一副恫吓的姿态。

第三,我们宣布12海里领海权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警告美国海军和空军不得入内。它如果进入我们12海里的领海界线,就是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另一个目的也是告诉美国人,它只要不越过这个界线,我们就不打它。当然我们也没有说,如果它越过了,我们就一定马上打它,我们可以警告。

第四,从现在各方面的情况来看,美国人可能要逼迫国民党从金门、马祖撤退。他要国民党撤退,主要不是对我们有什么好感,而是金门、马祖离中国海岸太近,美国怕我们打金门、马祖。如果国民党要防守金门、马祖,跟中国大陆开战的话,美国就有被拖下水的危险。因为在国民党不撤退的情况下,金门、马祖前线不断炮战,这个地区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这就使美国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美国害怕被拖下水,因为美国还没有决心要打世界大战。第五,尽管这样,我们对美国要打仗还得有准备。我们的方针要放在它可能要打,不是放在它不会打,要在精神上、物质上准备美国打仗。但是,我们的方针不是跟它硬碰硬。如果它要登陆,我们就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放它进来。我们准备把沿海地区让出来,放它进来后就关起门来打狗,让他们陷在我们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然后再一步步消灭它。

葛罗米柯说,对你们这种战略我不能评论,但是要考虑到现在是原子弹时代。

毛主席说,原子弹有什么可怕?我们现在没有,将来会有;我们没有,你们还有嘛。

毛主席对葛罗米柯说,我们的方针是我们自己来承担这个战争的全部责任。我们对美国周旋,我们不要你们参加这个战争。我们不同于国民党,我们不会拖苏联下水。

毛主席说,当然这个问题不是当前的问题。当前我们不会打台湾,也不会打美国,不至于引起世界大战。这点请告诉赫鲁晓夫。毛主席说,将来有机会,我可以同赫鲁晓夫就美国人发动战争时我们怎么办的问题交换意见。这是将来的事情,不是现在的事情,现在不发生这个问题。

葛罗米柯说,我个人认为,你们这样做是对的,我个人是赞成的。我回去后一定把中国的想法、中国的打算,原原本本地报告苏共中央主席团,报告赫鲁晓夫同志。从我个人来讲,是赞成你们想法的。

赫鲁晓大致美总统的信函

1958年9月7日,葛罗米柯结束访华,返回莫斯科。在他回国前,即当天上午,毛泽东给周恩来写信,要周恩来:"本日上午约五六人对赫致艾文件草件认真研究一次,如可能的话,写出一个意见书交葛罗米柯外长带去,肯定正确部分占百分之九十,可商量部分只占少数,你看如何?赫文中应对中美新声明有所评论。"由此可见,毛泽东对赫鲁晓夫致艾森豪威尔的信还是满意的。当天,根据毛泽东提出的建议,周恩来约邓小平、张闻天等研究了赫鲁晓夫致艾森豪威尔信的草稿。

也就是这天,赫鲁晓夫接到葛罗米柯的报告后,了解了中国的对策,发出了给艾森豪威尔的信。赫鲁晓夫信的内容主要是谴责美国政府目前在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地区所采取的行动,在远东造成的危险局势,人类又一次面临着燃起战火的直接威胁;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明智态度,不要采取可能招致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的步骤。他在信中宣布,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略也就是对苏联的侵略,苏联一定要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卫领土主权的完整。赫鲁晓夫在信中指出:"中国不是孤立的,它有着忠实的朋友,这些忠实的朋友在中国一旦遭到侵略时,准备随时给以援助,因为人民中国的安全利益是同苏联的安全利益不可分割的。""对我国伟大的朋友、盟邦和邻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犯也就是对苏联的侵犯。忠于自己义务的我国,将尽一切可能同人民中国一道来维护两国的安全,维护远东和平的利益和世界和平的利益。"

赫鲁晓夫的信谴责了美国国务卿杜勒斯9月4日的声明:"这个声明不能不引起最坚决的谴责。这个声明就是公然企图粗暴而无礼地践踏其他国家的主权。尽管美国政府没有任何权利这样做,但它竟敢擅自确定它的利益的界线和它的武装部队在中国境内活动的范围。这些活动不能认为是别的,只能是侵略活动,无疑,这些活动将受到各国人民的谴责。"同时,这封信还表示坚决支持周恩来总理9月6日的声明:"可以完全肯定地说:威胁和恫吓是吓不倒中国人民的。这一点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周恩来总理九月六日声明中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中国人民希望和平,并且正在捍卫着和平,但是他们并不怕战争。中国人民满怀决心捍卫自己的正义事业,如果有人想把战争强加在中国身上,那么我们丝毫也不怀疑,中国人民必将给予侵略者以应有的回击。"这两段话显然回应了毛泽东在给周恩来信中所提出的关于"赫文中应对中美新声明有所评论"的意见。

葛罗米柯的回忆与事实不符

最后还应该提到一件事。中国外交部的方祖安同志精通俄文,是我国早期的俄文翻译家,我们多次合作为中央领导同志服务,是我的挚友。1958年9月葛罗米柯秘密访华时,他参加了接待工作,并在周总理、毛主席先后会见葛罗米柯时担任记录工作。1988年2月28日,当时我已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收到了他通过机要交通送来的注有"特急"标志的信。他在信中写道:

最近,苏出版葛罗米柯回忆录,提及1958年秘密访华时同毛主席谈话内容,其中说:"如美进攻中国,待美军进入中国腹地后,苏再对美军进行袭击。此事已引起外界注意。""现吴部长(外交部长吴学谦--笔者注)将在3月3日启程访美,可能会谈及葛回忆录中有关毛主席同他谈话的上述内容,最重要的是涉及毛主席是否说过要请苏联使用原子弹袭击美国入侵军队的话。吴部长要我们查核清楚。经初步查核,现已找到当年毛主席和周总理同葛两次谈话记录,但无葛在回忆录中所述的上述内容。据我回忆,毛主席没有说过这些话,不知您有否留下其他更多印象或能否提供进一步查找的线索。"

1988年2月29日,我复信给方祖安同志。我在信中说:

1958年8月下旬,我炮击金门后,苏共中央派葛罗米柯秘密来华,其意在了解我采取此行动的真实意图。葛罗米柯此行的目的,正是1959年我国庆十周年时,赫鲁晓夫在和毛主席的会谈中讲的。大意是:你们去年在沿海地区开炮,事先也不通知我们,我们派人来了解,也没弄清楚。既然打了炮,就应该拿下这些岛屿,打了炮又不拿下,令人无法理解。我方参加会谈领导同志当即告诉赫鲁晓夫,我们打炮前,已将对金门打炮的意图告诉了苏联军事顾问组组长。

在同葛罗米柯谈话中,毛主席说,我们是做了美国入侵中国大陆的准备的,我们准备把沿海地区让出来,让他们陷在我们人民战争汪洋大海之中,然后再一步一步地消灭它。对此,葛表示,对你们这种战略我不能评论。但是要考虑到现在是原子弹的时代。毛主席说,原子弹有什么可怕?我们现在没有,将来会有;我们没有,你们还有嘛。

毛主席和葛罗米柯会谈时,我当时担任翻译,此事时间已久,上述回忆不一定准确。但我肯定记得毛主席讲了我们对付美帝国主义的战略方针,而毛主席没有说用苏联原子弹来打入侵中国的美军的话。这和毛主席一贯的人民战争思想是不一致的。

另外,在中苏论战最尖锐的时候,苏报刊披露了大量中苏两党会谈内幕的材料,攻击毛主席。苏攻击最多的是毛主席在1957年莫斯科会议时讲的原子弹不可怕,极而言之,中国死三亿人,还有一半,打完仗再建设。即使在那时,也没有提过葛罗米柯回忆录中所说的毛主席要请苏联使用原子弹袭击美国入侵军队的话。

葛罗米柯的回忆同事实不符,显然同当年中苏关系恶化有关联。在1958年夏秋之交,紧跟着"联合舰队"事件之后发生的"炮击金门",同样明显地给中苏关系投上了阴影。"炮击金门"这样重大的政治军事行动,事前没有向苏联通报(尽管我方事后声称炮击前一个月已通报给在华的苏联军事顾问组组长,对此赫鲁晓夫说,"你们向我们通报的不是你们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只是一些措施而已"),而直到美国舰队云集台湾海峡,形成了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后,赫鲁晓夫不得不派人来华摸底,才获悉中方的意图。赫鲁晓夫认为这一行动同他推行的缓和紧张局势的外交方针是背道而驰的,而且"炮击这些岛屿惹恼他们(美国人--笔者注)是不值得的",虽然他(苏联--笔者注)"不会因台湾问题而打仗",但是作为中国的盟国对外不得不声明,"苏联要起来保卫中国",从而冒着一旦局势恶化而被迫"卷人事态"(战争--笔者注)的风险。对于中方因形势变化而调整对策、作战方案和目的(由先夺取金马、再解放台湾的"两步走",调整到暂不收复金马沿海岛屿,今后争取一下子收回这些沿海岛屿、澎湖列岛和台湾的"一揽子"方案--笔者注),赫鲁晓夫表示无法理解。他说:"说到炮击沿海岛屿,既然你们进行炮击,那就应该攻下来,假如你们认为没有必要攻下这些岛屿,那也就没有必要进行炮击。我不能理解你们这种政策。"

1958年夏秋之交发生的"联合舰队"事件、"炮击金门"事件,开始破坏1957年冬莫斯科会议前后在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并不牢固的互相信任的关系。随之而来的是赫鲁晓夫对中国的"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化"的批评、冷嘲热讽,进而对毛泽东的攻击、谩骂......这些无法挽回地恶化了中苏关系。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