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长征中唯一参加过红军三个方面军行动的部队

热度119票  浏览7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20世纪30年代,红一d红二d红四方面军先后离开根据地进行长征。在红军三大主力的长征中,有一支部队先后参加了他们的行动,这也是唯一参加过红军三大主力长征行动的部队。这支部队就是红九军团(后来改称为红三十二军)。由于其规模不大d精干,宜于机动,且经常执行牵制性任务,毛泽东称赞其为“牵牛鼻子的能手”,周恩来赞誉其为“战略骑兵”。

随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完成掩护主力南渡乌江的任务

红九军团成立于1933年10月28日。它是由红军第三d第十四师和独立第一d第二团组成的,隶属于红一方面军。军团成立时,中革军委任命罗炳辉为军团长,蔡树藩为政治委员,张翼为参谋长,李涛为政治部主任。1934年5月,红九军团因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中伤亡过大,撤销第十四师番号,该师所属部队分别编入第三师和红三d红五军团。7月,红九军团奉命护送由红七军团组成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东进过闽江。10月,中央红军(1934年1月,红一方面军改称中央红军)长征前,中革军委将活动在赣东南地区的红二十二师编入红九军团。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红九军团与红一军团在左路行动,并在红一军团后跟进,掩护由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等机关和直属队组成的军委纵队前进。至11月中旬,红九军团突破国民党军的第三道封锁线后进入湘南地区,红二十二师因减员严重,番号撤销,其所属部队分别编入第三师和红一d红五军团。在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湘江战役中,红九军团损失严重。之后,红九军团转战到贵州境内。1935年2月,根据中革军委颁布的《关于各军团缩编的命令》,红九军团缩编为三个团。红九军团的机构虽减少了,但基层部队却得到了充实,部队的战斗力和机动性也得到了增强。在此前后,红九军团参加了四渡赤水和二占遵义的作战。

1935年3月,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鉴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已麇集在川黔滇边区,中央红军在该地区作战已失去了机动余地,遂决定率中央红军主力南渡乌江,跳出国民党军的包围圈。为此,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赋予了红九军团单独行军和作战的特殊任务――掩护中央红军主力南渡乌江。为加强对红九军团的领导,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任命何长工为军团政治委员。在何长工赴任前,毛泽东还特意交代,要他与军团长罗炳辉搞好团结,并肩作战,不辜负中央的重托。何长工表示:“党这么相信我,纵有天大困难,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当时,红九军团正在赤水河东岸的打鼓新场一带活动。3月27日至31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多次致电罗炳辉d何长工,要求红九军团在乌江北岸积极活动,伪装成中央红军主力,大造声势,牵制与阻击敌军,配合中央红军主力作战及南渡乌江。红九军团受领任务后,立即开会研究了军委的指示,确定行动方针和以后与主力会合的办法,并向全军进行了深入的动员。随后,红九军团在罗辉炳和何长工的领导d指挥下,在金沙的马鬃岭开始大造声势,折转向东,在湄潭一带展开活动,以吸引敌军。中央红军主力乘机疾进,抢渡乌江。

3月31日,中革军委致电红九军团:中央红军主力即将渡江完毕,现发现敌吴奇伟d周浑元纵队已由西南沿鸭池河地区北上,向我渡河点迫近。红九军团应星夜兼程,于第三天8时赶到沙土,尾随主力过江。接到军委的指示后,红九军团即迅速向乌江北岸挺进,准备抢渡乌江。但是,红九军团在向乌江北岸挺进的途中赶上下雨,山道湿滑难行。当其穿过敌人空隙d冒雨赶到中革军委指定的沙土时,已超过期限6小时。此时,红九军团得到侦察员的报告,敌军吴奇伟d周浑元纵队正迎面赶来,其先头部队已距沙土不远,后面黔军亦紧追不舍。同时,红九军团派往渡口进行联系的人员回报:由于期限已过,加上敌情紧张,在乌江南岸负责看守浮桥的红军干部团已将桥破坏了。这样,红九军团就被隔在乌江北岸,且有可能遭到敌军的前后夹击,处境十分危险。由于敌情变化太快,此时的红九军团还未来得及停下来进行架线,与中革军委的电台一时无法联络。

在此危急关头,罗炳辉d何长工d郭天民(红九军团参谋长)等军团领导简单商量后决定立即转移,离开江边。为迷惑敌人,红九军团决定沿来路先向东北返回10公里,然后再转向西北,以摆脱敌军。

4月3日傍晚,部队到达打鼓新场的老木孔地区。不久,红九军团侦察部队报告,国民党黔军3个团(后查明是7个团)正准备通过老木孔向西南方向追击红军。红九军团遂将部队移至老木孔以南10多公里处隐蔽设伏,决心歼其一部,以争取主动。当天夜里,朱德致电罗炳辉d何长工,指出:“九军团目前基本任务是再选有利时机南渡乌江,配合我主力向贵阳以东行动”;“如迫不能南渡时,则该军团即隐蔽沙土地域活动待机”。这说明,红九军团当时撤离江边的决定是正确的。

4月4日,红九军团指战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正在行进中的黔军发起猛攻,一举击溃黔军7个团,俘敌副团长以下1800多人,缴获步枪1000多支。这一战斗,是红九军团单独行动中转危为安的关键一仗。它不仅粉碎了国民党军围追堵截的企图,而且使部队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圈,摆脱了险境。中革军委对红九军团此次作战的胜利给予了表扬。

在战斗结束的当晚,红九军团即离开老木孔,沿鸭溪至金沙公路折回黔西北。4月5日,红九军团侦察连换成从战斗中缴获的国民党军服装,一枪未开即干净利落地解决了长岩镇一个民团中队。次日,红九军团又在云贵川三省交界处的瓢儿井歼灭国民党守军约500人,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随后,部队进行了短期休整,招收了新兵300多人,筹款3000余元,制作了800多套单衣,补充了一批军用物资。

转战川滇边,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西进云南和北渡金沙江

中央红军主力在渡过乌江后,中革军委为给蒋介石造成错觉,进一步调动国民党军,决定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佯攻贵阳(当时,蒋介石正在此督战),以便调动滇军“救驾”,尔后乘虚西进云南,直逼昆明,继而北渡金沙江。为此,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再次赋予红九军团一项特殊任务――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西进云南和北渡金沙江。4月7日,中革军委致电红九军团:“你们总的方向应向毕节d大定前进,所取道路或经鲁班场以南及毛坝场,或经岩孔d三重堰,由你们自择”;“不必每天强行军,走两三天择一地形复杂之处盘旋一天,以便迷惑敌人,利我前进”;“遇小敌应坚决消灭之,以补充自己”。

4月9日,红九军团即按照中革军委的指示,由瓢儿井出发,向黔西进军。部队越过大(定)黔(西)公路后,于13日傍晚到达大定县的猫场宿营。当时,由于红九军团连续行军和作战,比较疲劳,再加上疏于警戒,致使部队遭到黔军的突然袭击,伤亡400多人。这对红九军团来说是一次严重的教训。后来,何长工在回忆此次事件时曾指出:“猫场一战,损失较大,它给我军团一次严重的考验。坏事变好事,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从反面教育我们提高了警觉,锻炼了意志,丰富了作战经验。”

猫场战斗后,红九军团继续西进。为更有效地迷惑敌人,牵制敌人,配合中央红军主力行动,红九军团故意绕道行进,时东时西,时南时北,飘乎不定,让敌人始终无法摸清部队行进的真实意图。而红九军团则在连续行军中寻机打击当地的民团d税卡,向群众作宣传,以扩大政治影响。正当红九军团作迂回运动之际,接到中革军委要求该部相机渡过北盘江的指示。红九军团遂立即向北盘江挺进,并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于4月22日顺利地渡过了北盘江。次日,红九军团进至云南东部的平彝龙口场地区。此时,中央红军主力已占领了贞丰d安龙d兴义等城镇,打破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主力于黔东的企图。

中央红军主力的西进和红九军团的南下,使蒋介石产生了错觉。他认为中央红军主力会经平彝与红九军团会合,尔后再北渡金沙江,或转赴毕节入川南,北渡长江。为此,蒋介石令国民党军一部向宣威d威宁地区推进,阻止中央红军北渡金沙江,令黔军在黔西地区堵截红军北上,令滇军尾追中央红军主力,令川军一部在毕节机动,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主力于宣威d威宁地区。中革军委在判明蒋介石的意图后,决定将计就计,令红九军团向宣威d威宁地区推进,以吸引国民党军北上。

红九军团接到中革军委的命令后,即由平彝向宣威挺进。当时的宣威县县长迫于红军的声势,不待红军赶到即弃城逃跑。这样,红九军团便于4月29日进占宣威县城。进占县城后,红九军团迅速展开群众工作,把缴获的大量宣威火腿和谷米分给广大贫苦群众。此举受到当地群众的交口称赞,红九军团由此也得到了当地群众的衷心拥护和爱戴。在广大群众的帮助下,红九军团很快筹款3万余元,扩大红军400多人。此时,由于中央红军主力及红九军团实施的广泛机动作战,最大限度地调动了国民党军,削弱了其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守力量,为中央红军主力迅速北渡金沙江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4月29日,中革军委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明确要求红九军团相机占领东川后,西行至盐场d盐坝或干盐井渡江。红九军团接到指示后,即于5月1日由宣威地区出发,向东川挺进,寻机北渡金沙江。5月3日,红九军团攻占东川,并召开群众大会,处决了罪大恶极的东川县县长等反动分子,受到群众的热烈拥护。随即,红九军团又筹款10万余元,扩红1400余人。5月4日傍晚,红九军团派出一个营和侦察连去侦察渡江地点,并搜寻船只,其余部队做渡江的准备工作。第二天,侦察连在江边找到一条破木船,经过紧急修理后,总算能够使用。这样,侦察连便靠着这条木船陆续渡过金沙江。金沙江对岸原本有缉私队防守,但缉私队见到红军渡江,以为是红军大部队来了,于是落荒而逃。红九军团侦察连渡江后即伪装成国民党正规军,迅速向盐井坪前进,以便消灭该地的反动武装,夺取船只。但当侦察连赶到盐井坪时,防守的敌人也闻讯逃跑了。

在红九军团先头部队渡江时,国民党军发现了其渡江的意图,遂由东面紧紧追来。红九军团的后卫部队已与敌先头部队交上了火。军团大有背水一战的危险。在此关键时刻,罗炳辉d何长工接到侦察连的报告:盐井坪已顺利拿下,缴获了数万元现金和几仓库盐巴;船只一时未找到,但经发动群众d开仓分盐后,群众情绪十分高涨,纷纷报告藏匿船只的地点。经紧急搜寻,共筹得大小船只四五十条,水手们也自愿报名,愿意送红军渡江。接到报告后,罗炳辉d何长工立即命令红九军团迅速向金沙江边挺进。5月6日,红九军团顺利渡过了金沙江,将尾追而来的敌人甩在了金沙江南岸。

红九军团渡过金沙江后,中革军委于5月6日致电罗炳辉d何长工,第三次要求红九军团执行特殊任务。中革军委在电报中明确指出:“九军团目前基本任务是彻底焚毁沿金沙江各渡口(并渡河口以下)的所有船只,实际地阻止追敌于江之右岸,以掩护我野战军主力集中会理地域。”

遵照中革军委的命令,红九军团进到会理东北的新街一带,构筑防御工事,并派出一个团在江边游动,紧紧牵制着对岸的国民党军,从而有力保证了中央红军主力于5月9日全部顺利地渡过了金沙江,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川滇黔地区的企图。至此,中央红军已完全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圈,取得了长征中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胜利。

掩护中央红军主力北上,完成任务后与主力会合并负责殿后

在中央红军主力全部渡过金沙江的当日,中革军委即致电罗炳辉d何长工,通报红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并进一步明确红九军团的任务。电报指出:红九军团仍执行消灭敌单个部队,破坏沿江船只,扼阻金沙江右岸国民党军的追击部队,以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行动的任务。接到命令后,红九军团继续沿江活动,坚守金沙江左岸防线,并在一次遭遇战中消灭了滇军的一个营,保障了中央红军主力的行动。5月14日,中革军委再次致电红九军团,指出:红九军团的阻敌日期,视情况而定,时间越长越有利于中央红军主力的行动,从而越能增加国民党军“追剿”的困难。中革军委还要求红九军团将此意向广大指战员解释清楚,以坚定其凭江扼守的信念和决心。红九军团领导人随即向军团全体指战员传达了中革军委的指示,红九军团指战员一致表示坚决完成中革军委赋予的任务。

5月15日,中央红军主力开始由会理地区沿会理至西昌公路北进。红九军团在冬瓜坪歼灭国民党军两个营后,继续节节阻击追击的国民党军,掩护中央红军主力北上。5月17日,中革军委电示红九军团,要求其从即日起,执行节节阻滞过江之敌的任务,并明确了红九军团的前进路线。但要求红九军团主力不应离敌过远,后卫部队应保持与敌接触,并破坏道路。红九军团遵照中革军委的指示,一路北上,于5月21日到达礼州,与红三军团会合。至此,红九军团结束了历时近两个月的单独行军和作战的任务。

红九军团在近两个月的单独行军和作战中,出色地完成了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赋予的任务,为中央红军主力夺取战略转移中的主动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时为中共中央总负责人的张闻天对红九军团的这次行动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说:红九军团这次留在乌江以北,坚决地执行了军委给予他们作为别动支队,单独行动的光荣使命。他们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取得了老木孔战斗的重大胜利,并在瓢儿井d盐场d冬瓜坪等战斗中,消灭了国民党军许多部队,壮大了自己,在红军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红九军团的胜利行动,不仅起到了迷惑国民党军,配合中央红军主力行动的目的,同时也大大鼓舞了中央红军的其他几个军团的广大指战员。

红九军团与中央红军主力会合后,即奉命接替红五军团担任全军的后卫。此时,中央红军正向大渡河挺进,准备渡过大渡河。红九军团在泸沽击溃川军刘文辉部三个团后,经冕宁通过彝族聚居区,于5月底到达大渡河边的安顺场。中央红军原准备从安顺场渡过大渡河,但因此处河水太急,无法架桥,大部队短时间内难以渡过,中革军委遂决定红军一部在安顺场渡河,一部抢占安顺场以北约160公里的泸定桥,从泸定桥过河。红九军团负责掩护军委纵队沿大渡河西岸向泸定桥进发。6月2日,中央红军主力由泸定桥通过大渡河。随后,红九军团奉命接替红一军团担负坚守泸定桥的任务。

中央红军通过泸定桥后,中共中央在泸定县城附近召开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中央红军向北走雪山草地一线,避开人烟稠密的地区。会后,部队分左d中d右三路前进。红九军团为左纵队,其行动路线是由泸定向天全挺进。在中央红军主力陆续离开泸定县北上后,国民党军队也沿大渡河两岸陆续追踪而至。在此情况下,担负着坚守泸定桥任务的红九军团向中革军委建议有限度地破坏桥梁,以迟滞国民党军的追击速度。为慎重起见,中革军委要求在破桥前4小时要先报告,以免红军前进受阻时没有了退路。红九军团立即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研究具体的行动计划。最后,红九军团决定一面有限度地破桥,一面迂回天全。当时,泸定桥上共有13根铁索,红九军团决定每隔一根铁索锯掉一根,这样既不会完全影响当地人民的交通运输,又能降低国民党军的过河速度。

会后,红九军团开始分头行动。何长工率领一部继续坚守泸定桥,相机赶往天全;罗炳辉d郭天民则率军团主力直插天全河上游,继而徒涉过河,沿天全河北岸逼近天全县城。6月7日,红九军团先头部队在进至天全河南岸的红三军团的策应下,一举攻占天全。三天后,何长工率红九军团守桥部队及后方人员抵达天全。中革军委主席朱德d副主席周恩来及总参谋长刘伯承接见了何长工,并表扬了军团领导及全体指战员。为犒劳红九军团的指战员,庆祝其迂回天全的胜利,中革军委还专门下令给红九军团的指战员下鸡丝面吃。最后,朱德d刘伯承又表扬了红九军团自乌江以北执行别动队任务以来的优异表现。

中央红军在天全d芦山一带补充了给养后,即开始翻越夹金山,准备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红九军团仍负责殿后,监视天全d芦山方面的敌情,以掩护中央红军主力的行动。随后,红九军团也翻过夹金山,于6月中旬到达四川懋功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会师。

由红一方面军到红四方面军,再由红四方面军到红二方面军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根据中共中央确定的方针继续北上。7月中旬,红九军团与红三d红五军团陆续进至党坝d黑水地区。不久,红九军团由党坝地区被调至松岗d孟沽d卓克基一线休整d筹粮。7月21日,中革军委决定将中央红军各军团改称为军。红九军团改称红三十二军,罗炳辉任军长,何长工任政治委员,郭天民任参谋长,黄火青任政治部主任。当时,红三十二军下辖两个团,共1000余人。

8月上旬,中央红军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随即与红四方面军混编成左d右两路共同北上。红三十二军与由原红五军团改编的红五军被编入左路军,随红四方面军主力一起行动。8月下旬,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率由红一方面军主力和红四方面军一部组成的右路军走出草地,到达班佑地区。红四方面军一部也走出草地到达阿坝地区。此后,张国焘按兵不动,拒不执行中共中央确定的北上方针,并企图分裂中央及红军。被编在左路军的红三十二军此时仍滞留在松岗d孟沽d卓克基一线,作为左路军的后卫。对于张国焘的分裂行动,红三十二军并不了解,但中共中央确定的北上方针他们却是清楚的。因此,在左路军大部分部队走出草地到达阿坝地区后,红三十二军也要求北上。不过由于其电台密码已被张国焘收缴,译电员也全被换掉,与中革军委无法取得联系,红三十二军只得向左路军有关方面请示。结果被告知,仍需在原地筹粮d整训d做群众工作,待命北上。

然而,红三十二军一直未等到北上的命令。9月中旬,张国焘强行命令左路军先头部队红五d红九d红三十一军各一部,右路军之红四d红三十军等分别从阿坝d包座地区南下,向大金川江流域的马塘d松岗d党坝一带集结。随后,张国焘令红四方面军全部南下川康边,准备在那里建立根据地。红三十二军与红五军亦被裹挟南下。何长工对此事作过这样的回忆:“因为我们电台已调换,隔绝了与中央的直接联系,在处境困难之际,我们再三考虑,我们军团(指原红九军团)不能在大分裂后再来个小分裂,出于无奈,被迫只好违反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确方针,饮恨随张国焘南下,向天全d芦山d名山一带进军。”

张国焘为执行其错误的南下方针,于10月先后令红军南下部队发起绥(靖)崇(化)丹(巴)懋(功)战役和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红三十二军参加了这两次作战,并在红四军一部的配合下于11月下旬相继攻占了荥经d汉源,歼灭国民党军一部。12月初,国民党军由东面的洪雅地区向荥经进攻,红三十二军与红四军在予敌以重大杀伤后,于12月中旬退出荥经d汉源地区。在此之前,红四方面军在名山东北百丈地区因遭到国民党军优势兵力的反扑而受到重大损失,被迫退守天全d芦山一带。1936年2月上旬,国民党军开始向天全d芦山大举进攻。红军南下部队编为三个纵队,自2月中旬起陆续撤离天全d芦山地区,向康定d道孚d炉霍一带转移。红三十二军被编入右纵队,随红四方面军一起转移。在翻过夹金山后,红三十二军于3月进至懋功以南地区,掩护红四方面军主力继续向西转移。在完成任务后,红三十二军进至西康省的道孚d炉霍一带,并在此进行了短期休整。

4月,红四方面军对部队进行了整编,红三十二军被纳入其编制。张国焘原准备趁此机会解散红三十二军,何长工为了保存这支部队,亲自找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周纯全等人做工作,这样红三十二军才得以保留下来。整编后的红三十二军军长为罗炳辉,政治委员为李干辉,政治部主任为幸世修,下辖第九十四d第九十六师。

当时,由湘鄂川黔苏区长征的红二d红六军团正在任弼时d贺龙d关向应等领导下转战于滇西北地区。为迎接红二d红六军团,实现两支部队的会师,红三十二军奉命由道孚南下,以策应红二d红六军团的行动。4月中旬至下旬,红三十二军在红四军一部配合下,先后占领东俄洛d雅江d西俄洛,将康定之敌李韫珩部阻于雅江以东,从而保证了红二d红六军团的安全。5月中旬,红二d红六军团顺利通过雪山草地,前往迎接的红三十二军亦向西发展,攻占了理化。6月3日,红三十二军在理化以南的甲洼与红六军团先头部队第十六师会师。两支部队顿时沸腾了,红三十二军的指战员与红十六师的指战员热烈地握手d拥抱,震耳欲聋的口号声d欢呼声此起彼伏。6月17日,红三十二军和红六军团进抵瞻化(今新龙)县城,与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会合。7月1日,红二d红六军团齐集甘孜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主力会师。至此,红三十二军胜利完成了红四方面军总部所赋予的任务。

7月5日,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和中革军委的命令,红二d红六军团与红三十二军合编组成红二方面军,红二d红六军团依次改称红二d红六军。红三十二军能够编入红二方面军,应归功于红二方面军的总指挥贺龙。对此,朱德曾评价道:“贺老总对付张国焘很有办法,不争不吵,向他要人要枪要子弹,硬是要过一个军(即红三十二军),尽管人数不多。”编入红二方面军后,红三十二军的军长仍为罗炳辉,原政治委员李干辉调任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一职由袁任远接替,仍辖第九十四d第九十六师。

任弼时d贺龙等人的到来及红二方面军的组成,增强了同张国焘斗争的力量。在红二方面军指战员的推动和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要求下,张国焘被迫同意两军共同北上。7月中旬,红三十二军由甘孜地区出发,随红二方面军开始北上,并于7月下旬到达阿坝地区。途中,红三十二军和红六军曾绕经青海省南部的班玛县(当时未设县)境内,并先后在唐牙沟d白玉寺d仁玉寺等地宿营或活动,前后历时12天。随后,红三十二军又从阿坝地区继续北上,于8月上旬进至包座d巴西地区。9月上旬,红三十二军随红二方面军总部来到哈达铺地区。

为实现红军三个方面军的大会合,并配合红一d红四方面军的行动,红二方面军总部于9月7日在哈达铺召开会议,根据中共中央的战略部署,制订了夺取甘肃南部成县d徽县d两当d康县等地的作战计划。红三十二军及红二军主力被编为中央纵队,担负夺取成县d徽县的作战任务。9月11日,红三十二军和红二军第四师在红二方面军总部率领下,由西固县出发,一路长驱,经礼县的上坪d洮坪d江口,西和县的姜席d十里,成县的纸坊镇等地,直奔成县县城。9月17日,红三十二军在红四师的配合下向成县县城发起进攻,并全歼守敌,缴枪300余支。占领县城后,红三十二军即在成县开展宣传d发动群众的工作。9月25日,国民党军以一个旅又一个补充团的兵力向驻成县的红三十二军发起反扑。红三十二军在成县西部的船坝d小川镇一带迎击来敌。后红二军根据红二方面军总部的命令前来增援。红三十二军与红二军在予敌以重大打击后,撤出成县,移驻徽县红川地区。

10月4日,红三十二军和红二军在红二方面军总部的率领下由徽县北上。10月16日,进入通渭县境,继而向单家集d硝河城方向挺进。此时,红一方面军已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南下接应红二d红四方面军,并相继占领了会宁d静宁地区,为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10月22日,红三十二军在甘肃d宁夏交界的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会师,从而胜利结束了长征。

红九军团(红三十二军)与红一d红三d红五军团等部队相比,虽然组建时间短,人数不多,但它在长征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红九军团的广大指战员充分发扬不怕艰难困苦d不怕流血牺牲的战斗作风,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勇往直前,英勇奋战,多次出色完成了中共中央d中革军委及三个方面军总部所赋予的任务,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建立了不朽的功绩。而其先后参加了红一d红四d红二方面军行动的传奇经历,更是所有参加长征的红军队伍中所独有的。

顶:7 踩:8
【已经有104人表态】
13票
感动
12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6票
难过
13票
搞笑
9票
愤怒
16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