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韩媒称中国新型坦克存在局限难以适应城市战

热度64票  浏览3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7月24日 14:40

资料图:解放军列装的新型99改式主战坦克。

韩国军事网站《韩国军事防务网》2012年7月22日发表文章,对沙特决定采购德制“豹”2A7主战坦克的影响及中国现役坦克未来的城市战发展前景进行了分析。文章认为,作为“豹”2系列主战坦克的最新型号,主打城市战的“豹”2A7此次获得沙特大量采购预示着,城市战或将成为日后主战坦克发展的主要方向。相比之下,中国目前的最新坦克仍是传统坦克思想的产物,在火力、升级空间等方面均存在严重局限。以现有模式发展,中国坦克或难以适应日后的城市战需要。

首先,“豹”2A7获沙特大单预示未来坦克或主打城市战。

看似不相干的事情很可能存在着内在的联系。近期,叙利亚国内局势逐渐陷入混乱,政府军与反对派逐渐进入大城市开展城市战。几乎与此同时,沙特最终敲定了价值126亿美元,采购600至800辆德制“豹”2A7主战坦克的军购合同。前者预示着,在可预见的时期,城市战这种长期被视作“非主流”的作战形式将逐渐成为陆军日后的主要作战模式。而且像“豹”2A7这类主打城市战的特种坦克不仅将成为军售市场上的宠儿,同时也将成为未来主战坦克的发展方向。通过有关“豹”2A7坦克上若干“反常技术”的分析或可明了未来城市战坦克的发展方向。

“豹”2A7作为目前世界上现有的最先进的城市战主战坦克,其技术特点体现了现阶段城市战的现实需求。作为一款主打城市战的主战坦克,“豹”2A7采用的是“豹”2A5采用的44倍口径120mm滑膛坦克炮。这主要是因为较短的火炮身管可有效降低坦克的整体尺寸,便于其在城市的有限道路中进行有效机动。相比之下,“豹”2A6采用的55倍口径坦克炮的炮管比44倍口径火炮长了1.3米,对灵活性的影响显而易见。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仅就火炮而言,“豹”2A7仍是一款兼顾常规作战的坦克,随着城市战重要性的逐渐提升,城市战主战坦克未来或将搭载专用型的城市战火炮,而非已有火炮。与此相关可以设想的方案是类似美制M60A2主战坦克与“谢里登”空降坦克采用的155mm导弹/炮弹两用火炮。

除火炮之外,“豹”2A7的另一大技术特点在于首次将遥控武器站作为坦克最初的原装装备。在“豹”2A7之前,各国在对主战坦克的初级城市战升级中,仅通过被动的加厚炮塔顶部装甲来抵御由楼房窗户射出的反坦克火箭或导弹,而实战证明,这是一种既不治标也不治本的做法;更加积极的做法是使坦克获得全方位,尤其是对上半球范围进行火力打击的能力。而面对敌方机动于各栋大楼之间、缺乏基本装甲防护的反坦克小组而言,目前作为遥控武器站主要火力的重机枪已经足够。最大的挑战在于,需要使武器站获得更高的灵敏度,从而能跟上高度机动的反坦克小组的运动步伐,而现阶段德国开发的各型高灵敏度武器站,以及“豹”2系列主战坦克原有的高端火控系统无疑能有效满足灵敏度方面的需求。

其次,中国现有坦克技术使国产坦克难以适用城市战环境。

相比德国在城市战主战坦克方面的丰硕技术成果,中国同一领域内或面临诸多技术局限。在现役的中国主战坦克中,96与99式主战坦克已经形成了两个互相联系,但又相对独立的装备体系,两者之间的关系有点类似于俄军中的T-72与T-80主战坦克。尽管中国国产的主战坦克与世界各国装备的所有主战坦克一样,在设计之初并未过多考虑城市战需求,但与俄制坦克类似,中国现有的坦克技术存在一定局限,致使其或难以进行有效升级,进而适应城市战的作战环境。

在99式主战坦克诞生之初,中国就一直声称这款坦克采用了全新的国产焊接炮塔,而该型主战坦克棱角鲜明的炮塔似乎也印证了中国的这一说法。但中国国内军事网站公布的一组99式主战坦克炮塔大修的图片显示,该型坦克的炮塔与传统意义上的西方焊接炮塔存在本质不同,其基本结构是在较小的铸造或焊接炮塔周围挂载大量模块化装甲。这种结构可使坦克参照不同的威胁程度,通过简单改进获得不同的防御能力。不过问题在于,这种结构的炮塔内部空间相当有限,而众所周知,目前,作为城市战主战坦克标准装备的遥控武器站尚难以整合到坦克的整体火控系统当中,这就意味着将在炮塔内部加装一套遥控武器站的专用操作系统,而中国式焊接炮塔有限的内部空间无疑难以满足这一需求。

中国主战坦克的另一城市战升级的技术局限就是其车体。从车体体积来看,96式坦克基本与俄制T-72类似,而99式则与T-80类似。尽管从99式主战坦克截至目前三个批次的发展历程来看,其车体结构经历了一个加大整合的过程,但其车体的加大均围绕发动机升级展开,而对城市战升级最为关键的战斗室并未在升级中进行有效加大。这就意味着,即使是99式主战坦克的最新型号,其载弹量也很难在原有的40发的基础上获得突破。而面临城市战中复杂多样的目标,以及在城市战初期难以保障的后勤供应,自身载弹量的大小直接决定了坦克在城市战环境中持续作战能力的强弱。由此可见,中国国产主战坦克即使进行了相关城市战升级,其持续作战能力也或将受到限制,而造成这一消极结果的,正是坦克最难改进的整体结构。

第三,中国坦克使用模式使国产坦克难以适应城市战环境。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罗斯出动的性能高端的T-80主战坦克在格罗兹尼的城市战环境中损失惨重,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了以色列与真主党的城市战中,一贯标榜高端防御能力的“梅卡瓦”-4损失严重。造成这些恶果的重要原因就是主战坦克在城市战环境中,没有与步兵进行有效协同,而且坦克自身又缺乏必要的城市战火力,进而在遭受敌方反坦克小组的灵活狙杀时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而要解决这一关键问题,除了采用经过彻底城市战升级的主战坦克这一初级措施之外,对主战坦克与步兵进行城市战整合才是最根本的手段。但目前中国坦克的使用模式或使中国在进行此类整合时面临诸多局限。

在城市战环境中,城市战主战坦克是作为己方火力体系的支点存在的。在这种作战环境中,己方需要获得小到手枪、手榴弹,大到炮弹与反坦克导弹的全方位火力。而在这种体系中,坦克的作用是承担高端火力的发挥以及对低端火力进行必要的火力支援。这就使城市战对主战坦克与其他装备间进行有效沟通与火力协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现阶段,中国陆军装甲部队尚处于主战坦克与步兵战车进行初级整合的阶段,即步兵战车运输步兵进入高危战场环境支援坦克进行作战,但坦克与步兵战车以及单一步兵之间并未建立直接联系,这无疑将使以坦克为中心的作战机体的整合度大大降低,这对于极为强调作战灵活性的城市战而言无疑是难以接受的。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坦克城市战使命的凸显在坦克整体的发展过程中,可以视作一种“逆向发展”。在作为坦克发展黄金时期的二战时期,曾长期存在步兵坦克与主战坦克之争。而以法国为代表的,死抱着步兵坦克概念不放的国家,在面对以主战坦克立国的德国等国家时,无一例外的遭遇败绩。问题在于,当坦克参与布列斯特要塞攻防战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这种原始城市战时,坦克与步兵间互相支援的作战模式与早期的步兵坦克思想并不本质区别。而这种在二战与冷战时期并未获得足够重视的“逆向发展”现象在今天已经成为主流。作为至今仍难脱“大陆军”窠臼的中国能否实时察觉这种发展趋势,进而在技术发展、使用发展与发展模式上对现有坦克进行有效调整,将成为日后中国陆军能否使用坦克作战的重要条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