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活死人”的真实故事:亲历79年入越部队大撤退

热度275票  浏览137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2月01日 01:09

    我军舟桥部队保障坦克车辆顺利通行

  永远怀念在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

  一、和平年代 天清气郎

  我原来是陆军第1军第1师工兵营舟桥连75年广州籍的老兵,住在浙江省杭州中村。部队的前身是贺龙元帅领导的红2、6军团,发源于湖北洪湖地区,参加过2 万 5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为八路军120师358旅,解放战争时期为西北野战军第1纵队,从保卫延安到解放大西北。全国解放后,又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部队共打出来180多名共和国的开国将帅和全军学习的典型 "硬骨头六连"。

  我们的军长叫张治银,师长李光善。我们的连长叫樊秋阳,指导员陈中原,排长李干强。我所在的班为1排1班(又叫码头班)。

  我在1师服役已经了4年整(当时的兵役期为2年)津贴费从第1年的6元,第2年的7元,第3年的8元,第4年我已拿10元了。第5年15元,到第6年及以后就全是20元了。当时我们每天的伙食费标准是0。45元,由于国家还很穷,就这每月13。5元的伙食标准在我国还有许多地方还远远达不到。

  在部队这个大家庭里,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其组成人员95%以上来自农村,少部分来自城市,更少数的是高干子弟。

  当时的城乡差别以及观念上的差别很大,城里人比农村人有优越感,可是在部队,我作为城市兵却一点都没有体现到,反而成为一种无形的隐忧,你干好了吧,他们会认为你这小子爱出风头,喜欢表现自己,如果你干的不好,他们又会说城市兵怕吃苦,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甚至有的干部就是不太愿意接收城市兵到他的连队,不好管理。

  不知连队的领导出自何种考虑,在以重活累活出名的码头班里,城市兵的比例却高的出奇,占了一半。

  我来自广州市,冯学文、于奇贤来自南京市,吕浪平来自浙江金华市,孙舰这小子来头可不小,他来自杭州市,他老爸时任海军司令部作战部的部长,当过彭德怀的秘书,他老妈任浙江医科大学的副校长,我师赵副师长还是他老妈的部下,当然了,也是孙舰当兵的背景人物。

  5个人都是高中毕业,由于文各的原因,大学已经停办,在部队已经是最高学历了,就是咱们这个班,最终以过硬的军事技术的优异成绩荣立集体三等功。

  政治可以吹,大道理更可以吹,那都是些软指标,但军事技术,你能把码头吹起来,能把手榴弹吹到50米以外爆炸?

  如果没有平时大强度的刻苦训练,能拿到一连串优秀的成绩单吗?

  驾设码头---我们的专业,4个人扛的钢粱,我跟李秀康2人扛起就跑,节约出一半的人手去做别的动作,顽强、团结、协作的作风练就了过硬本领。

  共同科目---实弹射击,副班长怕魏少群个人成绩会拖全班的后腿,考核前向我交代,给魏少群的靶上打一发子弹,我只在自己靶上打了9发子弹,靶上还上了 82环。投弹,考官一见我们班上就会说给1班优秀得了,我们扔出去的手榴弹基本上不会掉到地上才爆炸,一般都会飞到50米以外在落地前爆炸。

  就是咱们这些每天乐乐呵呵、爱玩爱闹的稀拉兵,思维聪敏,敢说敢干,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敢冲上去!

  对越作战战史文章:

  

  ﹣对越作战英模报告团:新中国国防教育理论与实践

  ﹣揭秘:79对越反击作战中叛徒和败类的嘴脸[图]

  ﹣25年前英雄侦察连英雄:英雄们的血总是热的[图]

  ﹣对越反击战:偏师激战230高地 缴获31卡车武器

  ﹣我军出击八里河东山:越军丧心病狂施放毒气报复

  ﹣1981年中越法卡山激战:我军损失大大超过预料

  ﹣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我军踏敌尸骨唱凯旋

  ﹣对越作战:师侦大队穿插敌后 遭遇埋伏损失惨重

  

  二 风云突变,紧急支边

  1978年底,在中国的大地上,发生了2件重大的历史事件,一是以华XX主席为首以叶XX、陈X、邓XX等人组成的党中央召开了党的11届XXX会,全会决定:1是结束了长达10年的无产阶级文XXXX、2是停止以阶级斗争为钢这个误党的纲领、3是把党的工作重点由以政治斗争为主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而第二件就是越南公然出兵侵略柬埔寨,并占领了柬埔寨的首都金边。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曾经是"同志加兄弟"的越南,竟然敢向我国大打出手,中越关系急剧恶化。

  12月底的杭州,天气寒冷,每天晚上,我们都是穿着大衣去2团的操场上和步兵们一起看新闻记录片。

  画面上记录的是越南士兵大批大批地驱赶曾经与越南人民并肩作战的中国华侨,抢走他们的财产,用木棍、石头追打他们,他们哭着头还流着血跑回中国一边。越南士兵干完坏事还对着镜头面目可憎地在拧笑。最后发展到挖走我国界碑、侵我国土、枪杀我边民和边防战士。

  在一桩桩、一处处、一摹摹激起我们怒火中烧、奋恨难平、简直是太欺负人了!不狠狠地教训教训他实难出这口恶气。

  就这样,教训越南保卫祖国的历史重担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我们这一辈年轻军人的肩上。

  1979年的1月初,副总理邓小平出访美国,这位人民解放军的总参谋长,顺应军心民意,终于下决心采取军事行动了。

  指导员陈中原急匆匆从师司令部赶回连队,马上召开全连动员大会,宣布中央军委的重大决定:为了支援边境,决定抽调战斗骨干充实南疆。条件是:一干部不要、二新兵不要,名额10个人,情况紧急马上落实。

  哇!机会终于来了,全连没有一个人不写请战书的,最后血书也出现了。在这几天是热火朝天,群情激昂,由于谁都不知道紧急支边具体会去那里,加上传言太多,出师总得有个名分吧,最后就定名为"援柬抗越"。

  1月9日,终于有结果了,在全连军人大会上,连长樊秋阳宣布10名支边老兵的名单,我被光荣地选上了,10人偏为1 个支边班,我被任命为副班长。

  第2天,同在工兵营机械连当兵的广州老乡伍少强跑到我们连队,对我说:我就要上前线了,我是专门过来向你道别的,我说:不用道别,我也要上前线,他还不相信,最后确认我不是开玩笑后,非常兴奋,说:我们同在一个广州家用电器工业公司,一同在民兵训练中认识,又一同参军,现在又一同上前线。他关切地问我的组织问题解决了没有,我的组织问题已经通过了。我回答说:还没有,不过我想很快就会解决的,两个老乡相互鼓励一下对方就各自回连队作出发前的准备去了。

  准备其实很简单,一个行军式的背包,一个工作式的提包,加上一个战斗式的挎包,三包一身绿,随时可以上路。

  1月11日,连长樊秋阳来找我谈话,充分肯定了我这4年在连队的表现,尤其赞扬这次在关键时刻能冲上去的英雄气概,表示愿意作我的第一入党介绍人,让我立刻填写"入党志愿书",我们班副班长程炎周作为我的第二入党介绍人。党支部通表大会很快就一致通过。

  晚上,营长代表上级党委找我谈话,提点希望什么的,大约一小时后,指导员陈中原通知我,你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

  1月12日,连队组织欢送宴会,还喝了不少好酒。

  回到班里,参加最后一次在连队的班务会,全都是一些赞扬和保重一类的话语,明天就要离开老部队了,离开一起生活一起捣蛋的老战友了,不免心中有些感慨,当孙舰送给我礼物时,则双双抱头大哭。这不是悲伤的眼泪,而是战友多年的深情,挥泪拥别,在场的许多战友都一起落泪了。

  1月13日一大清早,全连列队敲罗打鼓欢送我们10名支边老兵,大家互敬军礼握手后离开了连队。到营部集中,与其他20人会合,由机械连的一个排长带队(他负责把我们移交给新部队的)。然后乘车从中村出发,来到杭州火车站,这里全是军人,主要是出征的,也有送别的。战友们互相拥抱,互道珍重,军号吹响,我们上了军列,孙舰在人群中再一次含着眼泪向我挥手----老广保重啊!

  军列徐徐开动,离开了美丽的杭州,向西南开进。

  闷罐子军列一路向西南前进,每到达一个大站,列车会例行拐进专门的道叉进入兵站。

顶:23 踩:31
【已经有221人表态】
35票
感动
22票
路过
22票
高兴
26票
难过
27票
搞笑
31票
愤怒
31票
无聊
2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