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俄因北方四岛积怨400年 双方曾展外交拉锯战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时代周报   发布者:张子宇 葛晓光 马欢
热度132票  浏览36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14日 16:55

俄罗斯士兵北方四岛附近海域巡逻。

  北方四岛:日俄积怨四百年

  “俄罗斯是世界上领土最大的国家,但却没有一寸领土是多余的。”俄罗斯总理普京的这番言论风传于网络之间。

  而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近日将视察与日本有主权之争的北方四岛。

  回顾北方四岛的历史和日俄两国围绕这几个岛屿展开的明争暗斗,我们或许能从中看到关于领土争端的某些剖面以及可能的结果。

  本报记者 张子宇 葛晓光 马欢

  在西太平洋上,有一条天然的岛屿链,它自俄罗斯的千岛群岛起,经日本列岛和中国台湾,再延伸至东南亚诸岛。

  在这条岛屿链上,有极其重要的一环,它可以说是俄罗斯进入太平洋的门户,这便是北方四岛。

  所谓北方四岛,即位于千岛群岛以南与北海道东北部之间的四个岛屿—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和齿舞群岛。由于它在地理上属于千岛群岛,俄罗斯称之为南千岛群岛,而日本则称之为“北方四岛”。

  关于这四岛的所有权,日俄两国争执了近四个世纪,但始终未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近日爆发的日俄外交危机不过是两国历史恩怨的新注解。

  视察风波背后

  近日,俄罗斯方面传出总统梅德韦杰夫将借赴日参加APEC会议之机视察北方四岛。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俄罗斯问题专家科利福德·盖狄(Clifford Gaddy)告诉记者:“如果梅德韦杰夫登岛巡视,此举对日本的冲击力将不言而喻。”

  “梅德韦杰夫显然是为了向国际社会强调北方四岛是俄罗斯的重要组成部分,向日本亮出强硬立场。这种行动将会刺激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本来就已经脆弱的神经,特别是使日本政府近年来在北方四岛问题上作出的种种努力大打折扣。日本政治家为了保持支持率,必然会对梅德韦杰夫的登岛计划作出激烈反应,但这种语言上的威胁很难真正付诸实践。”山东大学学者焦佩分析道。

  10月5日,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在日本外国记者协会上演讲时提出严正抗议:“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不应访问北方四岛。”

  此前一天,日本新内阁北方对策担当大臣马渊登夫立刻视察了离北方四岛最近的北海道根室。参观了纪念设施北方馆,隔海眺望了齿舞群岛,并登上海上保安厅的“猎场”号巡逻艇出海巡察。

  俄罗斯外交部则表示,日本方面的言论是“不适当且无法接受的”,因为“俄罗斯总统有权决定在自己国家境内的行程路线”。

  但是,曾因《北方领土问题》一书在日本获奖的北海道大学教授岩下明裕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需过于渲染此事,他说:“俄罗斯其实以前也多次有过类似举动,所以这次的活动谈不上有特别的意味。本次双方突然都走向强硬立场,从表面上看和最近的东亚局势有些关系,但是如果回顾过去的日俄及日苏关系,这样的情形很常见。应该说,北方问题和过去相比没有太多大的变化,对日俄关系来说也是如此。”

  岩下的态度也大致反映了日本当局处理北方四岛问题时的无奈。

  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日苏关系史》的李凡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日本对‘北方四岛’的态度颇为无奈。日俄之间没有日中之间的巨大经济贸易关系,军事对抗日本现在亦不敢轻举妄动,美国对于俄罗斯也不想过多干涉。梅德韦杰夫登岛,日本肯定会进行应对,但我们不知道日本手中到底有哪些对俄具有杀伤力的措施。”

  外交拉锯战

  如今的北方四岛上居住了1万多人,大多为俄罗斯军人

  但据日本史料记载,北方四岛最早是阿伊努族的生活地。阿伊努族人是日本最初的居民。1644年,一幅日本绘制的地图就包含了北方四岛。

  俄方面同样搬出了自己的史书,俄方称,早在1691年,俄探险家就登上了千岛群岛,并给这些岛屿起名为“库里尔群岛”。其后,数名探险家在这里登陆。到1779 年,沙俄政府正式把千岛群岛中尚未有明确领土归属的所有岛屿划归己有。

  日俄针对四岛进行的明争暗斗一直未停。

  早在1855年,日俄就签署了《下田条约》,条约规定:“今后日本国和俄罗斯国的疆界应在择捉岛和得抚岛之间。择捉全岛属于日本,得抚全岛及其以北的千岛群岛属于俄罗斯。”

  这是两国最早的划界条约之一。

  在日俄之后的交往过程中,关于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和齿舞群岛的归属权,两国又签订了数项条约,但都未能解决归属问题。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发起远东战役,而千岛群岛战役是远东战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45年8月18日,苏军开始攻击千岛群岛。在历时半个多月的战役中,日军几乎全军覆灭—伤亡1018人,被俘6万多人。

  1950年之后,这些岛屿被纳入苏联行政规划,隶属于萨哈林州,随即四岛上的1.7 万日本居民遭到苏联的驱逐。此后,苏联便大规模向四岛移民,主要是俄罗斯族、鞑靼族和朝鲜族等民众。据说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是苏联时期的“劳改人员”。

  1991 年苏联解体后,急盼日本经济援助的俄罗斯,开始积极谋求改善日俄关系。日本则趁机再次将北方四岛问题提上两国关系的议事日程。

  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曾提出过分五个阶段来解决的设想,似乎给北方四岛的和平解决带来一线曙光。然而,由于俄罗斯内部强大的阻力和“卖国贼”的指责让叶利钦无法招架,后来他又不得不改口说“北方四岛问题最好是交给下一代人去解决”。

  2000年,普京当选为俄罗斯总统后,并没有在归还四岛的问题上有所妥协。2009年9月他在与日本首相森喜朗的会谈中虽然承认俄日关系中存在领土问题, 但表示归还四岛为时过早。

  “直到2004年11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过媒体提出妥协性建议,表示俄准备在与日本缔结和平条约后归还北方四岛中的两个岛屿。次日,普京在政府会议上表示,俄方可以根据1956年苏联与日本的联合宣言,将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归还给日本。”东北师范大学学者吕桂霞撰文表示。

  这一建议曾引发了日本社会的混乱。如果同意了这个建议,就等于放弃了两个较大岛屿的主权,如果不同意,又等于放弃这一难得的进展。

  日本政府进退两难。

  日本自乱阵脚

  焦佩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目前日俄两国在北方四岛的争论的焦点主要有两个方面:在地理上,北方四岛是否属于千岛群岛。俄罗斯对北方四岛称为南千岛群岛,认为其属于千岛群岛。日本则认为北方四岛不属于千岛群岛,南千岛群岛的提法是错误的;在主权上,北方四岛能否分割或共享。俄罗斯认为北方群岛可以分割为两部分,几次有意图把齿舞、色丹和国后、择捉分开处理,但日本坚持不可分割、同时解决。日本主张在北方四岛问题解决前,可以共享主权、共同开发,但俄罗斯却坚持对该地区独立行使主权、禁止日本介入。

  而在日本国内,这一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中国许多媒体对‘北方领土’问题解释存在误解,误认为日本人主张的‘北方领土’问题,仅是要求俄罗斯归还北方四岛。”李凡说。

  日本政府有关“北方领土”问题主张,早在1955年6月7日,日苏恢复邦交谈判第二轮会谈上,日本代表松本俊一就提出,“齿舞、色丹,千岛群岛及库页岛南部,从历史上看是日本领土,应该就领土问题交换意见”。

  李凡认为,按照日本方面主张,俄罗斯方面应该首先无条件归还北方四岛(即南千岛),剩下的北千岛及库页岛南部,应该由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有关国家与日本举行国际会谈决定其归属问题。“只不过是日本现在连应该无条件归还的北方四岛问题都没有解决,所以其他领土主张被暂时推后,但是日方绝非放弃之,时常还可以看到日方官员提到有关北千岛及库页岛南部归属问题。”

  目前,日方关于北方领土问题及如何解决的立场亦多有不同,除了占有主流位置的四岛返回论外,还有以下一些观点:

  二岛返还论:按照1955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首先归还齿舞、色丹,再处理国后和择捉。

  三岛返还论:在前一个基础上放弃择捉岛。

  共同统治论: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就持这一观点,即类似一战后列强对德国殖民地采取的“共治”模式。

  面积二等分论:即不以具体的岛屿,而是按照四岛面积平分,主要由于俄罗斯愿意还给日本的齿舞、色丹二岛相对于另外二岛来说面积太小。此意见是由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在2006年提出,他也因此遭到群攻。

  零和博弈死局?

  本报记者 张子宇 葛晓光

  日俄之间的领土纷争问题,解决不易。

  近些年来,为了实现关系正常化并签订《和平条约》,日俄也在接触和努力,但由于双方国内都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两国领导人动不动就会背上“出卖国家利益”的骂名。

  各打算盘

  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李凡对于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也认为有几大难点。

  其一,从捍卫国家利益角度上,俄罗斯不允许任何国家改变自二战后形成的领土现状。因为苏联及俄罗斯与周边许多国家存在领土边界纠纷问题,担心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

  同样,日本认为北方领土问题是二战唯一“尚未解决的”遗留领土问题,解决北方领土问题不仅意味实现领土完整,而且还意味彻底扭转“战败国”地位,成为真正的“正常国家”标志性问题。

  其二,双方民族心理的对立。日俄(苏)历史上交锋不少,日俄战争、日本干涉俄国内战、诺门坎-张鼓峰之战和1945年对日宣战。特别是苏联扣留日本侨民和战俘在西伯利亚做苦工的“西伯利亚滞留问题”,给两国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大地之子》(中日合拍)、《不毛地带》、《真冈邮局的九名少女们》等在日本极有影响力的文艺作品对此有较多反映。关于“西伯利亚滞留问题”,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先后向日本正式道歉。

  其三,就是国际环境,特别是美国的态度。美国表面极力支持日本收回“北方四岛”主张,但实质担心日俄(苏)真正缓和关系,导致丧失日本这一有重要价值的战略同盟国。实际上“北方领土”问题成为美国操控日俄关系的重要工具,绝不肯轻易放弃的。如果日俄关系转变,肯定对日美关系未来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其四,日俄双方政府都存在利用“北方领土”问题作为政治经营的道具。苏联解体前夕,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曾利用“北方领土”问题牵制对方调整对日关系问题。日本政府更明显存在利用“北方领土”进行政治炒作的做法。如日本首相或外相乘坐舰艇进行所谓海上视察“北方四岛”活动,其意图为让国内民众感到领导人重视该问题,并借此展示日本方面的强势态度。实质上,俄罗斯根本不惧怕这样的挑衅行为,这种做法除了一时斗气,或者政治作秀外,对于该问题解决没有任何好处。

  “零和博弈”

  “这是一个‘零和博弈’,没有人愿意失去领土,至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成功的先例。”布鲁金斯学会的俄罗斯问题专家科利福德·盖狄告诉记者。在他看来,“领土问题想通过和平解决简直是不可能的,相信俄日北方四岛领土争端也决不会是一个例外。”

  但李凡则认为,虽然北方领土问题因为俄罗斯的强硬而变得难以解决,但是也不意味着日本方面就没有牌可打。

  事实上,日本方面最大的信心源泉还是日俄两国的经济互补性,将来可能出现的巨大共同利益。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俄罗斯从未彻底否认返还北方四岛的可能性”。

  李凡表示:“在维护国家利益最大化前提下,日俄双方相互让步就可能获得解决。任何主权国家对内对外政策的核心点就是维护国家利益,在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时,或为获取更大利益时做出适当让步是值得的,也完全有可能。”

  “从国家发展角度看,日俄两国具有极大互补性,日本具有巨大资金及技术等,而俄罗斯具有世界上最丰富的自然资源及巨大潜力的国内消费市场,仅就石油资源而言,俄罗斯库页岛石油是距离日本最近的海外石油进口来源地。”

  从俄罗斯国内来说,主张把北方四岛归还日本的声音在俄罗斯国内也是存在的。被称为“俄罗斯良心”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在《废墟中的俄罗斯》一书中称:“连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都放弃了,为何却要继续占据本来就不属于我们的四个岛屿?这不过是虚伪的爱国主义而已。”

  索尔仁尼琴更表示:“对于国土狭小的日本来说,四岛具有重大意义,归还北方四岛对赢得日本人民好感,实现日俄关系的突破将有重大意义。”

  日本方面也一直高度重视软实力战略。比如大力经济援助北方四岛上的俄罗斯居民,修建港口、电厂、机场,帮助居民学习日语,同时在邻近的根室等地普及俄语,为以后的返还做准备。俄罗斯虽然有建立东正教教堂宣示占有权的行为,但是总体方面并不抗拒日方这些行为。

  “当然,如果日俄两国关系真正改善,必将引起整个东北亚地区国家关系的变化,甚至影响整个世界国际关系格局的变化。”李凡称。

  四岛“诅咒”:不沉的航母

  本报记者 马欢 葛晓光 张子宇 实习生 吕尚枝

  “俄罗斯多年来不愿放弃北方四岛,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四岛在俄罗斯整个战略体系里占有重要地位。”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俄罗斯问题专家科利福德·盖狄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这种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利益,二是重要的战略地位。”

  资源宝库

  “北方四岛资源丰富是大家都熟知的。根据目前的探测结果,北方四岛周边大约蕴藏着16亿吨的石油,1867吨黄金,9284吨白银,397万吨钛,2.73亿吨铁,1.17亿吨硫,36吨稀有金属铼。”山东大学学者焦佩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千岛群岛位于北太平洋地区,地处日本海由南向北的暖流和白令海由北向南的寒流交汇处,所以包括“北方四岛”周边海域在内的北太平洋渔场,是世界著名渔场。该渔场盛产鲑、鳟、鳕、鲱、金枪等名贵鱼类及各类海产品,其海岸附近还栖息着海獭、海狗、海豹等海洋生物。

  就日本而言,近海渔场非常有限,所以日本向南、向北扩展的渔场是渔业发展空间,日本向北扩展的渔场就是著名的北太平洋渔场。早在19世纪下半叶,伴随着俄罗斯向远东地区扩张领土,就形成所谓日俄关系中的渔业问题。

  “日本方面认为‘北方四岛’是苏联方面非法侵占的,拒绝承认苏联主权,日本渔民仍然按照传统习惯,在该渔场捕鱼作业。苏联方面对于‘侵犯领海’的日本渔船则采取扣押措施,因此不断产生两国之间的渔业纠纷。”李凡说。

  上世纪90年代,日俄之间曾发生流血冲突事件,一名日本渔民遭俄军枪击身亡。

  近年来,日本渔业方面的纷争有所缓和,这主要是因为对北太平洋附近渔业资源的开发目前呈现两面性。

  俄罗斯远东地区人烟稀少,而且目前人口处于下降的趋势。苏联时期,北方四岛人口曾达到1.5 万人,而现在只有8000 多人。当地人主要靠捕鱼种菜为生。前往一次俄罗斯本土,往往要花上10天。

  四岛经济也很凋敝,目前除了择捉岛可以自给自足外,国后、色丹(只有两个小渔村)两岛完全依靠政府救济。齿舞岛没有居民定居,只有俄边防军驻扎。整个四岛只有1 个机场,公路亦很少。

  因此,俄罗斯无力开发当地的渔业资源,日本则是渔业大国,双方有合作的空间和需要。目前,该地区的日本渔民是主要的捕捞者,渔产品也主要销往日本国内市场,前提是需要向俄罗斯方面缴纳相关费用。

  军事咽喉

  除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北方四岛的另一个魅力就在于它的战略地位重要性,它虽是弹丸之地,但其所在的千岛群岛北接俄堪察加半岛,南临日本北海道,是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之间的一道天然大门。

  北方四岛的总面积达到了5036平方公里,面积最大的择捉岛在日本公布的日本“所属各岛”中面积排第五位。

  目前,四岛完全被俄罗斯军队控制,据悉,近年来俄军已在岛周围部署了一个陆军常备营和一些边防部队以及数个空军基地战斗机、轰炸机和巡逻艇常年驻扎,随时等候调遣。

  据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刊的记者报道,这里还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最重要的情报阵地,是监视日本海空军自卫队和美国太平洋舰队战机、舰船活动的最佳地点。通过拦截散布在空中的无线电波,俄军监听人员为总参谋部收集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据李凡介绍,“俄罗斯控制整个千岛群岛就完全封锁鄂霍次克海,使其成为俄罗斯内海。俄罗斯战略防御向外扩展的同时,增加对于守护西伯利亚大陆及库页岛领土的可靠性,还能随时出入太平洋。”

  “对俄罗斯来讲,北方四岛就是它在西太平洋的咽喉,一旦丧失就等于封死了鄂霍次克海通向太平洋的大门,割断了太平洋舰队的交通航线。对日本来讲,收回北方四岛就可以减少俄罗斯海上进攻的概率,同时将自身防线大幅度向北推移。”焦佩表示。

  在复旦大学的程崇仁博士看来,北方四岛就犹如俄罗斯在远东的四艘不沉的“航空母舰”。“俄国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缺乏出海口和天然不冻港的国家,而北方四岛优越的地缘政治价值正好能够满足俄罗斯的需求。”

  据资料显示,择捉岛单冠湾的年萌港和天宇港以及色丹岛的斜古丹港都是天然不冻的深水良港。为此,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倾力打造,将北方四岛变为重要的海空军基地,并使之与库页岛军事基地连成一线。

  “如果俄罗斯失去了北方四岛,那么它的战略地位必将急剧恶化,不仅丧失掉自己的出海口,而且将直接威胁俄战略要地海参崴。”程崇仁称。

  冷战时期,苏联和日本在北方四岛区域内亦布置了重兵。

  冷战高峰期,日本1/3以上的陆上军事力量,包括陆上自卫队最精锐的第17师团在内的4个师团和一个坦克旅被部署在紧挨着北方四岛的北海道。

  但是,“日本丧失‘北方四岛’后,很难插足鄂霍次克海事务。”李凡介绍,“‘北方四岛’中的择捉岛,当年曾是日本偷袭珍珠港联合舰队的出发港口。”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