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总政编纂志愿军烈士英名录 力求不遗漏一个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解放军报   发布者:解 祖
热度92票  浏览1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25日 10:24

  解 祖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6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高度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早已成为鼓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珍贵精神遗产。当前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形势下,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时刻铭记着志愿军指战员建立的不朽历史功勋,更加缅怀为了祖国、为了和平与自由而英勇献身的志愿军烈士们。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为了让志愿军烈士的英名永镌史册,解放军总政组织部近年来一直在编纂《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英名录》,计划分十卷出版,完成一部迄今为止最为权威完整的志愿军烈士英名录。最近,总政组织部领导向我们介绍了有关情况。

  不让一位烈士鲜血白流

  60年前,当战争的烽火燃烧至我东北边境时,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旗帜,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经过2年9个月的殊死战斗,迫使美国在停战协定上签字,为朝鲜半岛赢来了和平。为此,中国人民志愿军也付出沉重的代价,成千上万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女血洒朝鲜战场,献出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每思祖国金汤固,便忆英雄铁甲寒。”在抗美援朝中英勇牺牲的志愿军烈士,大部分埋骨在朝鲜的青山绿水之间。他们的革命忠魂和光辉业绩,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不会忘记,朝鲜人民不会忘记,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不会忘记。编纂一部完整准确的志愿军烈士英名录,让他们的英名永远镌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永远镌刻在人类和平、发展、进步的史册上,一直是全军指战员和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也是新的历史条件下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迫切需要。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总政组织部就开始了最初的准备。2000年3月,根据总政领导指示,正式启动《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英名录》的编纂工作。近10年来,上至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总部领导,下到志愿军老战士、烈士的后代或亲属,更有广大普通的民众,都在深切怀念、高度关注着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志愿军烈士。

  2005年10月28日,胡锦涛主席出访朝鲜,在紧张的国务活动中,专门向平壤朝中友谊塔敬献花圈,表达对志愿军烈士的怀念。在庆祝建军80周年之际,胡主席亲切接见了包括20多名志愿军英模在内的出席全军英雄模范代表大会代表,并在讲话中号召要广泛形成崇尚英雄模范、学习英雄模范的社会风尚。

  军委、总政领导将编纂一部高质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英名录》,作为纪念志愿军烈士的具体措施之一,对编纂工作十分重视,提出明确要求。强调志愿军官兵为了抗美援朝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永远是最可爱的人,要让烈士的英魂得到安息,让烈士的亲属得到安慰。并多次表示,为志愿军烈士树碑立传意义重大,无论有多大困难,也要将这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办好!

  近几年,不少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聚在一起,组成赴朝代表团,怀着重返故地祭奠当年牺牲战友的共同愿望,再次回到令他们魂牵梦绕的昔日战地。他们中有的肢体伤残,至今体内还留有敌人的弹片;有的身患多种疾病,行动不便;其中年长的80多岁,最年轻的也70多岁了。他们普遍希望对烈士墓作出修缮,更盼望出一套志愿军烈士名录,让烈士的英名永远传下去。

  无论是各级领导的亲切关怀,还是志愿军老战士的殷切期盼,都让总政组织部领导和从事烈士名录编纂的同志感到任务紧迫、责任重大。“决不能让一位烈士的鲜血白流!”大家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始终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全身心地投入这项工作。

  不让一位烈士姓名遗漏

  志愿军将士在敌我武器装备力量对比极为悬殊的条件下艰苦奋战,用血肉之躯筑起了新的长城,无愧“最可爱的人”的称号。就连其对手也对“谜一样的东方精神”百思不得其解,至今仍怀着深深的敬意。

  “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每一位烈士都是可歌可泣的,遗漏任何一个人的姓名都是不应该的。必须本着对历史、对部队、对烈士高度负责的态度,想尽一切办法将所有烈士的资料收全。”为了收集到完整的志愿军烈士资料,总政组织部动员各方面力量,采取“拉网式”的办法进行:一是查找军队各级档案馆保存的有关志愿军烈士名录的登记册和档案;二是调阅全军各军史馆保存的志愿军烈士材料;三是协调全国县以上民政和档案部门查找志愿军烈士原籍所掌握的相关材料;四是翻印朝鲜保存的志愿军政治部1958年整理赠送的烈士名册;五是利用出访之机收集朝鲜境内志愿军烈士陵园和墓地墓碑上烈士的名字。

  入朝作战时我军档案资料工作刚刚起步,加上过去几十年间全国省、市、县多次撤并,部队也经历了几次大的整编,有的单位番号改变和撤销了,这些都给志愿军烈士名录的收集带来很大难度。为全面反映志愿军烈士的基本情况,组织部在收集资料时,要求全军各部队对已经撤编、合并的单位,由管辖和编入部队牵头,收集、核查所属部队的志愿军烈士名录。

  办法总比困难多。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回来的志愿军烈士资料装了满满几大柜子,数据多达几十万条、有2000多万字。由于资料来源渠道多,距离现在时间长达半个世纪,各种各样的登记和记载不统一,交叉重复的就有几万名。经梳理汇总后,先对重复名单逐一排查,然后按单位分类和部队管辖,先后两次分发到全军部队核对。有许多烈士留下的资料不全,有的无籍贯,有的无出生、入伍或牺牲的时间,仅不明单位的烈士就有4万多名,编纂时专门将这些不明单位的烈士作为一集收录。

  据悉,目前收录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英名录》中的烈士,不同于国外其他一些国家,只是指阵亡将士,里面既包括战场上牺牲的将士,也包括按国家政策被认定为志愿军烈士的失踪人员,在敌人战俘营中牺牲的战士,在非战斗场所牺牲、病故、殉职的人员等。比如,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是为救朝鲜落水儿童而牺牲的,他不但被追认为烈士,同时也被追记“特等功”,追授“一级爱民模范”荣誉称号。再比如,朝鲜停战后,部分中国人民志愿军留下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直至全部回国,期间由于各种原因殉职的志愿军将士,也同样被授予烈士称号,因为他们都是为捍卫人类和平事业而牺牲的。

  烈士名录的收集、汇总、整理,其工作量巨大浩繁。面对外人看起来近乎单调、枯燥的文字,一茬又一茬编纂人常年默默无闻、皓首穷经,加班加点往前赶,“衣带渐宽终不悔”。经过上下左右的共同努力,如今烈士名录终于进入到了收官扫尾阶段。

  不让一位烈士事迹有误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治史的生命力全在于准确和真实。每位志愿军烈士名录,一般包括姓名、性别、出生时间、籍贯、入伍时间、部职别、入党(团)时间、立功受奖情况、牺牲时间和地点等,共9个要素、约60个字,这就是一位志愿军烈士全部的历史。为了让“最可爱的人”的名录成为传世精品,编纂的同志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始终做到史实准确、体例规范、不出纰漏。

  当年志愿军入朝参战除整建制的部队外,中央军委也从其他没有直接参战的部队动员了一批有经验的志愿人员编入参战部队,实际上最后全军各部队都有志愿军烈士。由于战争环境中部队及人员隶属关系不断变换,统计及保存的档案资料不很全面,使得有些烈士的基本材料存在重复、笔误、脱失等情况,所以落实核查、甄别成为编纂工作的难点和重点。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广大志愿军指战员赴汤蹈火,视死如归,谱写了气吞山河的壮歌。每位烈士名录虽然就固定的几个要素,看似简单平常,却高度浓缩了一个个鲜活生命由生到死的全过程,更是用鲜血与生命筑就的壮丽辉煌历史诗篇,必须把每个字搞清楚、核准确!这几年,编纂者为了志愿军烈士名录的准确真实,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辛勤劳动,他们发扬“宁跑千里路,不失一字真”的作风,整天奔走在全国全军的档案馆、军史馆之间,查阅资料,反复核对。有时为核实一个烈士的名字、单位、牺牲的战役战斗名称,就得在部队与地方、城市与乡村中查访奔波很久。

  组织部编研室原副主任闫福顺是编纂的自始至终参与者,他虽然已经退休,但仍在为核查烈士名录的事忙碌着。一次,为了核实河北省定县一个叫陈同和的志愿军烈士,闫福顺专程赶到定县,与当地民政局的同志查找了几天,却怎么也找不出陈同和的线索,接着又与县人武部的同志在陈姓聚居的村落查找,请当地70岁以上的老人回忆,但仍没有人能想起这个名字。莫非弄错了?大家一起议论,会不会是当年登记的时候笔误,把“定”和“完”弄混,将河北完县看成了定县?于是他决定到完县去查一查,又是一番连日奔波,果然在完县查实了陈同和烈士的情况。

  类似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又如一级英模貟宝山烈士的姓,有“员宝山”、“贡宝山”、“任宝山”这样的不同记载,经过反复核实,最终确定了准确材料。

  “我们的志愿军将士从不和祖国讲条件,可以身着单衣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气温里整夜潜伏,可以在熊熊烈火中化为青烟,甚至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连一把炒面一把雪都吃不上,但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放弃阵地。他们以惊人的牺牲为后来者赢得了今日的地位,我们应该骄傲,更应该多想着用实际行动为明天的中国军人留下点什么。”这是多年从事编纂的同志共同的感受。曾有不少人询问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原型是谁?其实,在战场上向自己部队喊出“向我开炮”的英雄战士很多,王成只是英雄群体的代表,即使像大家熟悉的黄继光、杨根思这样的英雄人物,在志愿军战士中也不胜枚举。

  据统计,在收录的荣获特等功以上荣誉的志愿军烈士中,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杨根思式的英雄就有44名,用身体堵敌人枪眼黄继光式的烈士有6名,舍身炸毁敌人火力点董存瑞式的烈士有9名,为救朝鲜妇女儿童而牺牲的像罗盛教那样烈士有6名。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志愿军团以上领导干部烈士中,有224名是身先士卒壮烈牺牲的,有12名是抱病参战的。

  这就是我们的志愿军烈士!只有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才能这样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们一生尽管短暂,但却是最壮丽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