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第二炮兵某旅全面提升锤炼士官能力素质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解放军报   发布者:徐叶青 余文武
热度177票  浏览2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5月29日 20:44

第二炮兵某部士官训练中。满 博摄

  本报记者 徐叶青 特约记者 余文武 通讯员 曾 圆

  编辑点睛

  士官军衔:不是“拐棍”是“拐点

  ■胡君华

  ■士官军衔像什么?有人戏称其为“拐棍”。从传统战争的视角看,这个说法形神兼备——士官是基层军官的助手。但是,从未来战争的视角看,我们宁愿把它看做是“拐点”。

  ■纵观近年来世界发生的几场战争,作战指挥直达战场末端,集多种素质于一身的士官在战场上大放异彩。因此有人预言,21世纪的信息化战场,将是“士官的战场”。

  ■未来信息化战争中,连、排、班小分队乃至单兵的作战能力将更加凸显。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应当关注士官从“普通一兵”到“战场精兵”的这个重要“拐点”。

  战位“错位”,士官为何乱了方寸

  两年前,刚刚通过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考核的第二炮兵某旅没有庆功,而是进行了一次特殊的拉动演练

  是夜,数支导弹发射分队分兵向某地域集结。演练区域是陌生地形,发射分队虽然还如往常分兵数路开进,但除了每个发射单元有少数干部临阵把关之外,其他的干部全部退出战斗,从指挥长到操作号手全部由士官担任。

  指控专业技术“大拿”、三级军士长薛伟感到困惑:“我是一名士官,怎么能当发射指挥长?”

  感到困惑的不只是薛伟,参战的士官们连呼“想不到”:特装驾驶员被导调组安排到了发射号手战位上,发射号手被调到瞄准岗位上,士官指挥长需要通过先进通信电台和文电收发系统接收下达各种指令……一个个战位的“错位”,让士官们乱了方寸。

  薛伟一下子成了发射架“掌门人”,一时难以适应:反干扰通信组网不及时,与上级中断联系;处置情况不正确,误入对手伏击圈。最后,薛伟指挥的发射单元被判“不及格”。

  从“谋一域”到“谋全局”,大战中突如其来的角色切换,引起包括薛伟在内的全体士官深思。

  “如果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机械化战场是‘师长的战场’,20世纪80年代的空地一体化战场是‘营长的战场’,21世纪的信息化战场则是以士官为主的‘班长的战场’。”该旅旅长夏小平感慨地说,面对瞬息万变的战场,从传统“专业军士”走来的技能单一的士官,必须尽快转型!

  “兵专家”遭冷遇,这个结果不奇怪

  正当大家反思时,一次“招徒风波”再次让士官们重新审视自己的能力素质

  该旅老士官带新士官的“招徒大会”上,6名曾屡得比武桂冠的“兵专家”意外受到冷落,拜师学艺的新士官们,竟把“绣球”抛向了一些信息化素质强的年轻骨干。

  问其原由,回答惊人地相似:“论导弹操作、故障排除,‘兵专家’个顶个都是高手,但可惜技能有点单一。如今战场牵引着训练场在变,仅凭操作技术好、会排除故障,充其量只能是个会按程序操作的‘机器人’。学生本来就未必超得过师傅,如果再不把师傅选强些,那怎么行?”

  “兵专家”遭遇冷遇,这让很多老士官“颜面扫地”。“宁可今天丢人,也不在明天战场上丢分!”开了16年发射车的三级军士长史光智深有感慨:“训练标准如果仅仅停留在把发射车开出去,就离信息化战场的要求太远了。招不到徒弟事小,影响打赢事大!”

  入伍10年,曾荣膺全军士官优秀人才一等奖、多次在第二炮兵和基地专业技术比武中夺得奖牌的发射勤务营上士万志辉,对这次“招徒风波”更有体会:“兵专家”遭冷遇,这个结果不奇怪,战场上不看获得多少比武奖牌,关键要看有没有克敌制胜的本事。面对信息化战争,士官训练必须拓宽路径,能力素质必须跨越很多“门槛”。

  重新淬火,士官成了名副其实的主角

  键盘声声,大屏幕内容不断刷新。面对纷繁复杂的“敌情”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数据流,昔日只会操作导弹的士官们,如今和机关参谋军官一样,操作电子沙盘,分析判断敌情,拟制作战文书

  今年,该旅士官训练计划三番五次被修改:大批士官骨干到武器生产厂家、军队院校和友邻部队轮训;士官训练纳入首长机关训练体系,学习指挥技能、战场通信、参谋业务、首长机关作战筹划、组织战斗等方面的基础知识。

  该旅还建立了士官资格认证制度,按照“单个人分级训、相近专业合并训”的原则,采取分层分级、内容渐深、灵活施训、课程结业、考核固化、适应晋升的训练方式,科学组织士官信息化素质、专业理论和实际操作训练。

  初夏,南国深山再燃“战火”。这次站在身后指导把关的干部再次不见了踪影,偌大一个练兵场,士官成了名副其实的主角。

  “通信受到强电磁干扰,使用备份电台无法沟通!”刚出待机地域不到10分钟,蓝方便发难。担任梯队指挥员的三级军士长施业华下达命令:“部队按预定路线继续前进,迅速启动运动通信车,与旅指挥所联系。”

  担任营部参谋的中士尹超报告:“15分钟后‘敌’卫星临空。”“全营停车,立即熄火,就地进行伪装防护。”施业华从容应对……

  驾长车,驱险境。一次次临机处置,与“敌”惊险过招。1个小时后,施业华指挥的发射梯队准时完成发射准备。导弹装定射击诸元,长剑引而待发……

  意犹未尽■第二炮兵某旅旅长 夏小平

  扁平指挥,呼唤末端执行力

  信息化的发展,使指挥由“扁平结构”代替“树状结构”,高层指挥员的命令,不必像以往那样层层下达,可以直接下达到作战系统的末端,乃至落在单兵身上。

  当所有的链路都已打通,当士兵眼前的屏幕上真的不再仅仅是来自连长的命令,我们的士兵兄弟是不是应该想想:你的肩膀能否担起这副担子?实践中,我们体会到,越是扁平指挥,越是需要末端有执行力;越是附加战略意图的使命,越需要高素质的士兵来执行。所谓“士官的战争”,其实是一场军队与军队之间末端执行力的比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