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鲜为人知的中央警卫部队:公安中央纵队

热度94票  浏览3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为适应保卫党中央、保卫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保卫首都的需要而组建的。它存在的时间不长,但所担负的各项任务却是极其重要的。当时吴烈为纵队司令员兼第1师师长,邹衍为纵队政委兼第1师政委,章申、桂生方分别为第l师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纵队没有专设办事机构,由第1师机关代行纵队机关职责。

公安中央纵队的成立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辽沈、平津两大战役的胜利结束,标志着中国人民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新的国家政权即将诞生,中国共产党将成为全国执政的党,党中央将成为新中国的领导核心。在这个伟大的历史时刻,党中央决定迁到北平,领导全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

北平,曾是国民党反动统治在华北的中心,解放初期社情异常复杂。国民党守城部队虽然拉出城外进行了改编,但国民党的一些军警宪特并未立即解决,原来的统治基础基本未动,其中有些不甘于北平和平解放的人,特别是美蒋潜藏下来的庞大特务组织,无时不在伺机破坏;原有的一些杂牌土匪武装(如王凤岗部) 和宪兵第7团的2000余人,在北平和平解放时携带武器溃散,潜伏于市内和郊区,经常寻机进行反革命活动;城内原有的歹徒、流氓及其他无业游民,也利用我军刚入城,社会治安尚未就绪之际,为非作歹,抢劫、偷盗。因此,当时的“北平”并不太平,打暗枪、放信号弹、抢劫、盗窃等破坏活动时有发生。

当时北平市所面临的形势和社会治安状况,给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首都工作增加了复杂性和艰巨性。要承担起如此重大的任务,仅靠原来的中央警备团和华北军区步校改编的北平市纠察总队已远不能胜任。为此,中央军委决定,将四野第47军第160师改为第207师,隶属于华北军区平津卫戍司令部,执勤业务由中央社会部领导(公安部成立后归公安部领导),与中央警备团一起担负中央首长、机关和首都的警卫任务。

1949年2月中旬,部队正准备南下,四野罗荣桓政委、刘亚楼参谋长找第47军第160师政委邹衍和第45军第133师师长吴烈谈话说:第160师参加过一些战斗,有一定的战斗经验,有一批骨干,政治质量好,绝大多数是翻身农民,很少俘虏成分(约占4%)。因此决定将这个师留下,改为第207师,担负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及北平市的卫戍任务,由吴烈接替王明贵任师长。吴烈从土地革命时期起,就在保卫战线工作过,担任过中国工农红军总前委和国家保卫局保卫大队的大队长;抗日战争时期,在延安任中央警备团团长兼政委,并兼任延安北区卫戍司令员。邹衍在延安时也在保卫战线工作过,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卫团政委,并兼任延安南区卫戍司令员。

第160师改为第207师,从准备南下作战骤变为留存北平担负警卫任务,这是很大的转折。任务变了,斗争形式也由与公开的敌人作战转变为与暗藏的敌人进行斗争。部队不但面临着思想上的大转弯,而且在斗争手段上也必须从头学起。因此,这一阶段部队的思想教育,主要是解决思想转弯子。当时师里提出了“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的口号,并在部队进行了广泛的教育。经过教育,指战员们虽然为不能南下参加打倒蒋介石的作战而感到遗憾,但更感到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任务的无尚光荣。所以,全师上下,满腔热情地接受了新的任务。

第207师受领任务后,3月初由河北固安县开进北平南苑。3月13日,全部进驻新任务区。师部驻颐和园背后大有庄,所属第619团驻海淀,第620团驻磨石口(小府),第621团驻清河。

中央警备团早在平津战役期间,就为接受北平防务着手准备。该团组织了首批入城的7个连队共800余人,于1948年12月24日,在张廷祯政委和魏传连副团长率领下抵达良乡,与准备进入北平工作的指挥机关――北平市委、北平市军管会及其所属大批准备入城执行接管工作的队伍会合,由市委统一领导学习城市政策和熟悉北平情况,并在中央社会部谭政文副部长及北平市公安局的直接领导下,研究和制定了入城工作计划。为适应入城任务的需要,中央警备团入城部队暂改番号为“北平市公安总队”,属北平市委领导,由张廷祯任队长兼政委,魏传连任副总队长。1949年1月,北平市和平解放,入城部队各项准备工作也已就绪,遂于2月3日进入北平,担负警卫任务,直到7月7日,全部交出城内任务归建。

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央和首都的警卫力量,罗瑞卿同志在党中央迁到北平之初,就酝酿组建一支担负中央和首都武装保卫任务的公安部队,计划将第207师改为第l师,以中央警备团为基础扩编为第2师,将两个师合编为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

1949年6月下旬,中央军委颁布命令,以中央警备团为基础组建为师。为此,警备团首先进行了组织整顿,缩小直属队,健全各营编制,加强团机关建设。6月23日接收了由华北军区补训团调来的新战士644名。这批新兵是新区翻身农民子弟,成分好,经短期训练后补入各连队。7月底由山东军区调来3个营,人员来自山东军区所辖的胶东、鲁中南及渤海各军区,都是从部队挑选出来的优秀干部、战士,政治质量高,8月3日调来东北军区所辖独立第8团。该团大部分成员是从辽南、辽东各军区所辖独立师选调的,多数人员经过战争考验。8月6日,中直供给部所辖的修建部队工兵营,也调归扩编部队。至此,中央警备团扩编为师的部队先后到齐,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1949年9月2日,公安部长罗瑞卿转中央军委138号代电令:“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及所辖第1师、第2师即日成立。委任吴烈为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司令员兼第l师师长,邹衍为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政治委员兼第1师政治委员,刘辉山为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第2师师长,张廷祯为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第2师政治委员。”公安中央纵队隶属中央军委公安部指挥,主要担负党和国家中央机关、中央首长的安全警卫和维护北平治安等任务。

原第207师改为公安中央纵队第1师,所辖之第619、第620、第621团依次改为第1师第1、第2、第3团。原中央警备团、山东调来的部队和东北军区独立第8团,分别编为第2师第4、第5、第6团。

公安中央纵队党委成员有吴烈、邹衍、刘辉山、张廷祯、蔡久。吴烈为书记,邹衍为副书记。

除纵队、师主官外,师团干部还有:

第1师副师长蔡久,参谋长章申,政治部主任桂生方、副主任刘路明。第1团团长周俭廉,政委苏鉴;第2团团长涂宗德,政委伍衡阳;第3团团长郭季芳,政委宿灿。

第2师副政委张耀祠,参谋长魏传连,副参谋长古远兴、蒋秦峰,政治部副主任向前。第4团团长惠金贤,政委杜泽州;第5团团长聂成龙,政委欧本文;第6团团长杨书明,政委刘国英。

1949年11月2日,中央纵队领导写信向公安部请示:拟于本月5日上午10时,在西苑操场集合两个师的部队进行点验,检查冬装。为了鼓舞部队士气,届时望部长前来指示,如能请朱总司令亲临更好。11月3日,罗瑞卿部长批复:“改为下星朗二上午10时,朱总司令打算参加。”

11月8日(星期二),纵队所辖部队在北京西苑革命大学操场隆重集会,举行点验。大会由罗瑞卿主持。朱德总司令亲临检阅部队并讲话。朱总司令在讲话中说:“公安部队是人民解放军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依据国家的总任务,和陆军、海军、空军一起,各有分工而又互相配合的,共同担负着巩固国防、保卫祖国的光荣任务。”

11月9日,《人民日报》以头版头条报道了公安中央纵队成立的消息。

自那时起,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正规的公安部队。后来又成立了公安部队领导机关,公安部队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军种。

1949年11月28日,罗瑞卿部长根据毛泽东主席11月19日的批示,下令将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第1、第2师已进入中南海执勤的两个警卫营,与原华北公安部警卫大队合编为中南海警卫团,辖3个营,每营3个连,l个区直属连,共10个连队。团长何有兴,政委温良。警卫团建制及军政工作直属中央纵队,警卫业务及训练教育计划等具体工作则统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汪东兴负责。

公安中央纵队未专设领导机关,这是一种特殊的组织形式。因此,也必须有一种与此相适应的领导方法。纵队领导主要是在重大问题上召开党委会进行研究,作出决定,两个师分别去贯彻落实,具体工作由第1师机关办理。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师的关系处得很融洽。第2师有丰富的警卫工作经验,第1师的同志则虚心地向他们学习;第2师的同志很注意尊重第1师机关,遇事主动联系。由于双方都能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因而两个师机关在工作中从没发生过扯皮现象。

公安中央纵队组建前后经常性的警卫工作与对敌斗争

如前所述,公安中央纵队的多数部队,从1949年初纵队尚未成立时即开始执行艰巨复杂的警卫工作和对敌斗争任务。

中央警备团首批入城部队进入北平后,主要是担负以叶剑英、彭真为首的北平市党政领导机关、重要会议场所、电台、工厂、仓库等70余处目标的警卫任务。首批入城部队实际执勤兵力近600人,担负这么多项警卫任务,其繁重程度可想而知。

部队高度分散,遍布于整个市区和市郊,一个班、半个班,甚至两三个人独立执勤,平均4人一哨,有的2人一哨。战士们不辞辛苦,夜以继日坚持战斗在警卫岗位上。另外,还选调了50余名优秀的营、连、排干部,组成工作组,专门负责接管训俘工作。同时,该团还协助北平市公安局执行治安、肃特等任务,如:缉捕敌特、反革命分子,看守监狱,押送犯人,收缴原国民党警察各分局、刑警大队、交通大队武器等。

3月下旬,党的七届二中全会闭幕后,党中央确定迁移北平,中央警备团留在西柏坡的部队担负护送中央首长和机关迁北平的任务。他们原负责警卫中央机关15个大单位,向北平转移时,仍以原警卫分队担负原机关的沿途护送任务。

3月17日,1营2连先抵北平香山,察看该区地形,布置警戒,检查房舍。其余部队于3月23日起分13批随中央机关陆续登程。刘辉山团长亲率1营护送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首长于3月25日安全抵北平,26日晨进驻香山。

中央警备团主力完成护送党中央首长、机关抵北平后,就在香山地区继续担负中央书记处及中央各部委的警卫任务。

第2师成立后,师部驻北平西苑恩济庄,所辖第4团驻香山,第5团驻新北京,第6团驻半壁店。担负经常性的驻地警卫50余处,常设哨兵426个。同时还执行了各种机动勤务,主要有:(1)会议警卫。与驻首都兄弟部队一道,完成了党的三中全会、两次政协会议、国庆纪念大会、妇女代表大会、文教会议等全国性会议及各种重要宴会、晚会等警卫任务数百次。(2)路线警卫。长年担负两条中央首长行车路线的警卫任务。(3)中央首长及世界青年联盟代表团等国际友人的长途护送6次。如1950年2月上旬,高长江同志带领3个班在公安部派员直接领导下,护送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由北京回国。在当时复杂的情况下,乘坐火车、汽车,骑马、徒步,经一个多月长途跋涉,安全到达目的地,受到越南方面的赞扬。(4)重要物资的长途押运和重要国际间谍的长途押解各一次。(5)其他特殊场合的警卫,如首长游览参观,各种节日、假期活动等,平均每周4次。

第207师从1949年3月中旬起正式投入警卫首都、迎接党中央迁来北平的任务。其所辖第619团担负西直门至东北义园公路沿线警戒;第620团担负香山、西苑机场及八大处一带的警卫;第621团担负东北义园至玉泉山公路沿线警戒及中央礼会部、二部警卫。为给中央来北平建都提供安全环境,中央机关入城前部队即开展了肃清散兵游勇的任务,逐个地挖掘敌宪兵第7团和王凤岗股匪潜伏下来的人员和武器,与暗藏的国民党特务和危害社会治安的歹徒进行斗争。

3月23日至25日,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由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出发到涿州,然后由涿州乘火车到北平北郊清华园火车站。下车后,由吴烈同志负责接护毛泽东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到颐和园内的益寿堂作短暂休息。当天下午,毛泽东主席不顾旅途疲劳,同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由颐和园经海淀到西郊机场检阅部队。当时参加受阅的部队有第41军和第207师,还有第四野战军的炮兵、坦克部队,由刘亚楼担任阅兵总指挥,接受毛泽东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的检阅。第207师的全体指战员都是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感到非常光荣,有的同志兴奋地说:“我这辈子不冤了!”

为了确保安全,毛泽东主席检阅部队后,吴烈亲自率部护送毛泽东主席及其他中央首长住进香山双清别墅。中央各部委、军委各局室的大批机要文件、通信器材、供应物资等亦由第207师部队协助中央警备团安全地护送到香山地区。

为了加强对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各首长的保卫工作,1949年4月7日,中央社会部李克农部长在颐和园主持召开了由北平警备司令部、中央办公厅、中央社会部、北平公安总队、华北军区以及北平市政府等单位领导同志参加的“西郊治安会议”,吴烈、邹衍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成立“西郊治安委员会”,汪东兴为主任,吴烈为副主任。

为适应新形势,确保中央首长和中央机关的安全,第207师于8月份进一步调整了部署:

第619团驻海淀,主要任务是京西警卫,负责由西直门到香山、到机场等3条公路、桥梁的警戒,以保证中央首长的过往安全。此外,还有西郊各游览场所的警戒。警卫目标共7处,执勤哨兵昼间173人,夜间260人。在西郊,第207师还直接组织300余名便衣人员,担负由西直门到香山沿途的秘密警卫。

第620团驻府学胡同,担负中央机关、首长及民主人士住宅、外国使馆、外侨及代表团的警卫,对敌性国家使馆的公开武装监视和维持社会治安任务。警卫目标共155处,执勤哨兵昼间219人,夜间316人。

第621团驻清河,1营担负自来水厂、发电厂、清河制呢厂、兵工厂等大型国营工厂的警卫;2营在颐和园和青龙桥担负警戒;3营在德胜门看守监狱和负责八一电影制片厂的警卫。警卫目标共15处,执勤哨兵昼间50人,夜间68人。

第207师从这次调整部署到中央纵队的成立以至撤销,一直未再作大的变动。

此外,还从第207师选调了一些政治可靠、思想好、作风硬、具有一定警卫工作经验的优秀共产党员,为中央首长作卫士。如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警卫人员,都是从该师选调的。

概括地说,第207师以至后来改为公安中央纵队第1师,先后完成了如下主要任务:(l)保卫中央首长、中央机关和专家的安全,维护北京市的社会秩序和地方安全。(2)负责人大、政协及全国性会议的警卫,五一国际劳动节、十一国庆节庆祝活动的警卫和戒严,保卫大会和群众游行的顺利进行。(3)保护首都的文化古迹。(4)保护大型国营工矿企业顺利进行生产。(5)保护各国使馆、外侨及代表团的安全。同时,对国内外敌特活动进行公开的武装监视。(6)首都的城防警备及看守监狱。(7)保卫西郊3条公路、桥梁及首长过往路线的安全,以及西郊各游览场所的安全。

中南海警卫团组成后,第207师警卫营即于8月下旬进入中南海。公安中央纵队第2师警卫营,系中央警备团原在延安时担负毛泽东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警卫任务的警卫连、第2连和骑兵连,在组建师的同时,于中南海就地编成的。两个营共同执行中南海内部的警卫任务。第l师警卫营担负中南海内的外围警戒,第2师警卫营仍负责首长起居处的安全保卫。

公安中央纵队及其前身第207师、中央警备团所担负的这些任务是极其艰巨、繁重的政治任务。每个指战员都深知自己责任重大,从而都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百倍警惕,吃苦耐劳、兢兢业业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621团后勤处干部胡光与坏人搏斗的事迹,在第207师部队广为传颂。1949年初,部队进驻北平清河不久的一天,胡光骑自行车从城内取款回清河营地途中,突然从路旁窜出一个歹徒,手持驳壳枪喝令他下车。胡光已经来不及取自己的枪了,在这紧要关头,他情急智生,竟猛蹬自行车箭也似地直撞歹徒。那歹徒猝不及防,同胡光扭打在一起。两人在翻滚中,歹徒手中的枪响了,击中了胡光的右手小指,他不顾断指的剧痛,挤命地将歹徒压倒在身下,狠狠地用手指抠入歹徒的眼窝,硬是将其眼球抠出。附近公安人员闻枪声赶来,与胡光一起将歹徒制服。事后领导机关为胡光记一次大功,以表彰他为保护国家财产与歹徒英勇搏斗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第207师文工队还将胡光的事迹编成文艺节目在部队演出,使广大指战员深受教育。

公安中央纵队在正常警卫任务外完成的几件临时性重大任务

保卫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

从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到开国大典,公安中央纵队与北平纠察总队一起担负了保卫任务。驻中南海的两个警卫营,在大会警务处的直接领导下,担负会场周围的保卫和整个中南海内部的警戒。在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召开期间,两个警卫营,除原有警戒外,又在重要的和复杂的地点增设了33个固定哨和3个游动哨。为了确保会议安全,还开展了普遍巡逻,每个战士下岗后都自动在防区内巡逻、搜索,以防任何细小的漏洞发生。工兵班每天进行会场内外的安全检查,严防敌人投放爆炸物。还派出一个排在防空地区挖掘了200余米的防空壕。第l师还负责复兴门西侧、安定门右侧、宣武门右侧3个防空区域的警戒看守任务。第2师派出了43名干部、战士参加政协大会警务处工作,担负大会会场内部和代表的随身警卫。10月1日开国大典时,第1师、第2师除继续担负上述任务外,第1师又担负了天安门前周围13个制高点的控制任务。两个警卫营,还担负了天安门上下的警卫任务。

在召开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和举行开国大典期间,暗藏的特务蠢蠢欲动,会场内外的保卫工作异常紧张。为了配合大会的保卫工作,全纵队组织了市区和郊区的敌情调查,协同公安机关侦察搜捕暗藏的特务分子。在近20天的工作中,仅在西郊即查获逮捕反革命分子7名,发现嫌疑分子36名,搜缴隐匿枪支23支、手榴弹10枚。特别是对中央首长经常经过的公路,防范更加严密。所有驻城内、城外的部队都加强了戒备,防止暗藏敌人乘机破坏。在此期间,纵队所有领导的思想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千方百计地防止各种问题的发生。当时有一件事情搞得很紧张。

9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主席从中南海去香山,出发后大约一个多小时,周恩来副主席打电话到香山说有事要向毛主席汇报,可香山的同志说未见毛主席到来。周恩来副主席很不放心,因为按主席出发的时间计算应该到了。周副主席随即打电话给吴烈,要他立即查询沿途警戒,搞清主席中途的情形。经查问动物园至海淀的警戒分队说,毛主席的轿车已过去多时了,可颐和园到香山的警戒分队都说没见到。后来查清主席的轿车停在北京大学到西苑之间的弯路处。吴烈急切地问:“是不是车子出了毛病?”

执行警戒任务的第1团3连指导员丁长春回答:“车没出毛病,毛主席到路旁的稻田里去了。”

这时,吴烈才松了一口气,当即叮嘱:“要加强警戒,随时向我报告情况。”

其实毛泽东主席的车一停下,丁长春同志就立即派出了一个班担负外围警戒和协同司机守卫汽车。接到吴烈电话后,丁长春立即与在连里帮助工作的王参谋奔赴警戒现场。到现场后,见到毛泽东主席正站在田埂上和两位老农谈话。丁、王二人站在距毛泽东主席三四十米远的地方,向毛泽东主席的随员转达周副主席有事要请示的报告,同时和战士们一起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动向,百倍警惕地保卫毛泽东主席的安全。毛泽东主席在临上车时见到丁、王二同志,亲切地询问是哪个单位的,并微笑着说:“你们辛苦了!”

开国大典时,还以1师为主组成了4个方队,每方队400人,代表当时的公安部队接受了中央首长的检阅。

京津护路,保卫毛主席、周总理赴莫斯科访问

1949年12月6日,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率中共中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由北京乘火车赴苏联访问。为确保毛主席、周总理的安全,公安中央纵队派出了一部分部队在北京至天津铁路沿线布置了秘密警戒哨兵。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和纵队司令员吴烈一起乘压道车护送毛主席、周总理专列到天津。1950年3月4日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访苏回国,中央纵队继续担负了路线警卫。因为这次访问公开发表了消息,所以给警卫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纵队于2月22日接受京津路永定门站至杨村站路段警戒任务后,于26日下达命令,要求各执勤部队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在技术、设备和治安上不能有任何问题,铁路不能受到任何阻碍、威胁与破坏,以确保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返京列车安全通过。命令对两个师的任务作了明确的分工与规定:

第1师负责永定门站(不含)至安定车站的警卫,全长43.5公里,4个车站;第2师负责安定车站(不含)至杨村车站的警卫,全长57.5公里,4个车站。受命后,各师、团领导干部首先沿铁路勘察地形。3月1日10时,第1师自海淀、清河,第2师自香山、新北京分别徒步或乘车向指定位置开进。各部队到达集结位置后,各级干部沿途观察地形,划分任务段落,对各桥梁、横贯道口、车站派出了警戒。各级都开设了指挥所。纵队指挥所设于丰台,由邹衍负责。吴烈随杨奇清副部长提前赶到天津,从天津接护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返京。第l师指挥所设在黄村,由副师长蔡久负责,所辖第l团指挥所设在丰台,由团长周俭廉负责,第3团指挥所设在黄村,由团长郭季芳负责;第2师指挥所设在廊坊,由师长刘辉山负责,所辖第5团指挥所设在万庄,由团长聂成龙负责,第4团指挥所设在窦张庄,由团长惠金贤负责。为了加强领导力量,各营任务地段都有一名师、团干部协助指挥。第1师政治部主任桂生方和第l团政治处副主任尹先明在永定门,第l团副团使黄登忠在马家堡,第l团副参谋长侯树生在黄土坡,第3团政委宿灿在魏善庄,第3团政治处主任苏苏在安定;第2师政委张廷祯在洛伐,参谋长魏传连在杨村,副参谋长古远兴在万庄。3月4日,执勤部队对铁路桥梁、道岔、道钉、枕木、信号旗等普遍进行了检查,并对路基两侧50米范围内进行了搜查,邹衍亲自乘压道伞沿途检查。当天14时,警戒部队全部进入执勤位置,兵力密度达每公里28人以上。22时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专列安全通过,24时撤除警戒。

在执勤中,曾发生敌特枪击哨兵、偷割电线、向铁轨上放石头、向桥下放炸药包等事件,都被及时发现处理,未造成破坏和伤害。

干部战士都为能执行这次任务感到无尚光荣,因而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全纵队参加执行此项任务的排以上干部有490名,每个班都有1至2名连排干部,团营干部每人负责一个车站或掌握一个连队。执勤分队到达位置后,想尽一切办法调查了解铁路情况,沿路基搜查爆炸物。有些战上对桥梁检查一遍不放心,还不畏寒冷,一次一次地下到水里反复进行检查。对车站每通过一列火车就检查一遍,惟恐发生漏洞。战士们说:“现在检查如有爆炸物炸到自己无关紧要,能完成任务就行。”简单的语言,表达了保卫毛泽东主席的高度政治责任感。哨兵们有的连续执勤12小时,不松懈、不叫苦、不抱怨,一切为了保证完成任务。

保卫第一个国庆节和参加国庆受阅

1950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第一个国庆节,首都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公安中央纵队全力以赴地承担了大会会场警卫和受阅的双重任务。在同一时期,完成两项重大任务,是公安中央纵队战斗史上的光辉一页。

为了确保庆祝大会的安全,纵队召开了师、团两级领导干部会议,传达上级指示精神,研究部署。各师多次开会研究,组织干部到现场勘察地形、地物,确定应该控制的制高点,确定各点的兵力及包干负责的干部,规定各点的具体任务。各级干部都进行了细致的分工,每处警戒至少有l名排以上干部掌握,大会会场周围的制高点,每处至少有3名干部带班执勤。原有的各警卫目标,也都增加了兵力,安排了干部。各级还都控制了机动力量。

由于警卫与受阅两大任务双管齐下,使得兵力十分紧张。为解决机动兵力的不足,执勤分队凡换班休息的人员,一律组织起来,休息时不解衣带,以随时应付突然情况。两个师的机关还抽出一批正副科长、参谋、干事以及勤杂人员到哨位上参加执勤。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国庆节,正值朝鲜战争爆发,当时的社会情况很复杂。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的前夕,国内外公开与暗藏的敌人遥相呼应,蠢蠢欲动。在这种形势下,执勤部队在公安部的直接领导下,与北京市公安总队及公安机关共同努力,保证了大会的顺利召开,整个北京市没有发生任何问题,这是当时保卫战线上的一次重大胜利。

国庆节检阅,代表全国公安部队受阅的,就是由公安中央纵队编成的l个师、3个团、9个营、36个连,共7139人。8月16日开始编组部队,8月24日开始紧张的训练,到9月20日,正式训练时间为23天,每天6小时,共训练138小时。9月20日至30日,参加了阅兵指挥部组织的4次联合演习,每次一天到一天半时间。部队利用演习的空隙时间,针对暴露的缺点进行反复练习。这次参加受阅,不但圆满完成了任务,也为以后部队的正规化训练培养了骨干,摸索了经验,对促进部队的建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朝鲜战争爆发,公安第一师开赴东北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10月下旬,中央纵队第1师第3团1营奉命去满洲里执行支援抗美援朝物资的装卸、押运任务。部队出发时,吴烈、邹衍等前往北京清华园车站送行。该营到满洲里后,归总后转运站站长李振楠、政委黄鸿瑞指挥,负责对苏联出入境的军火和其他物资的换装、押运。此项任务一直延续多年。

在志愿军出国作战的同时,罗瑞卿对纵队连以上干部作了有关朝鲜战争形势的报告。10月底,罗瑞卿找第1师领导谈话,要第l师部队准备在一星期之内离京去东北参加抗美援朝。11月初,公安中央纵队奉命撤销,原来的第l、第2师分别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第l师、第2师。

根据中央军委、公安部命令,公安第l师于1950年11月7日进驻沈阳等地,执行抗美援朝后方基地警卫任务。该师在京担负的保卫中央首长和机关的任务,全部由公安第2师接替。与此同时,吴烈同志调任公安部队参谋长,盛治华同志调任公安第l师师长。到东北后,邹衍也于1951年4月调东北公安部队工作。

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从成立到撤销仅一年多时间。从第207师、中央警卫团进入北平算起,也只有将近两年。但在中央首长的关怀下,在中央有关部门的直接领导下,经过全体指战员的积极努力,圆满地完成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首部的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