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党卫军500伞兵营

热度101票  浏览17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8

  历任指挥官

  SS二级突击队大队长Herbert Gilhofer

  SS一级突击队中队长Kurt Rybka

  SS一级突击队中队长Siegfried Milius

  兵力配备

  辖有营部连,1-4伞兵突击连。1944年5月25日 1000;1944年6月30日 292

  1943年10月,党卫军500伞兵营组建于捷克斯洛伐克的Chlum,这已不是第一次试图组建一支党卫军伞兵部队了。早在1937年,就曾有过这样的计划。伞兵营的组成人员比较复杂,有来自党卫军各单位的志愿兵,以及但泽(Danzig)的军事监狱和达豪(Dachau)党卫军惩戒营中的一些有犯罪记录的人。

  11月,他们被送到塞尔维亚/波斯尼亚的Madanrushka-Banja第三空降兵训练学校进行跳伞训练,此后又前往匈牙利继续训练,并在那里完成了所有的科目。

  之后伞兵营返回了南斯拉夫执行反游击作战,直到1944年4月,500营准备参加“跳马”作战(Knight‘s Move-德文原名Rosselsprung)。5月25日,伞兵营以伞降和滑翔机机降的方式突袭位于Drvar附近群山中的铁托的指挥部。行动一开始还较为顺利,但铁托最终还是安全地撤离了,500伞兵营遭到了游击队的围攻,损失极大,阵亡人数超过650人。直到党卫军欧根亲王师赶来支援,才把500营救出重围。在六月前,这个伞兵营一直在Petrovac与游击队作战,然后前往Ljubljana休整,此时部队仅剩下15名军官,81名士官和196名士兵。

  1944年5月25日:在Drvar地区的跳马作战中,500营的一个连指挥官。注意照片右侧军士袖口上的绶带,许多老兵,包括营长Siegfried Milius都佩有袖口绶带。但这并不是官方正式授予的SS伞兵绶带,SS伞兵从未获得正式的绶带。有些SS伞兵就把自己原单位的绶带缝在袖口上。这名军士可能是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党卫军战地记者Adolf Kunzmann的同事。他配带的可能是SS战地记者部队Kurt Eggers绶带,隶属于SS战地记者团。

  1944年6月29日,500伞兵营前往东普鲁士的哥腾哈芬(Gotenhafen),准备夺取波罗地海上的一个小岛,但这次作战最终被取消。

  于是,全营292人开赴立陶宛的考纳斯(Kaunus),他们作为一个战斗群被编入了大德意志装甲团1营,去支援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Vilnius)的防御战。经历了两个星期的恶战后,500伞兵营撤向波罗地海沿岸。

  八月中旬,500伞兵营和von Werthen装甲掷弹兵旅、第七装甲师及第212、252两个步兵师发起了反击作战,夺回了考纳斯西北的Raseinen。此时全营仅剩下90人,在第731重型坦克驱逐营的协助下,终于阻挡住了苏军第33、11近卫步兵军的进攻。10月,在大德意志装甲军的掩护下,营残部幸运地撤至奥地利Ostmark,改编为SS600伞兵营。10月15日,该营的部分人员随同斯科兹内前往布达佩斯,参加了“反坦克雷”行动。

  1944年12月的阿登战役中,该营的两个连加入了斯科兹内的第150装甲旅,进入美军后方进行破坏活动。阿登战役失败后,600伞兵营又于翌年1月调往东线,受命防守奥得河上的城市施韦特(Schwedt)。至2月4日,斯科兹内拼凑了两个营,再加上600营的单位,组成了“施韦特森林”防线。到了7日,更多的杂牌部队被拼凑起来,整个施韦特要塞有15000名守卫者。苏联红军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9日苏军便开始进攻施韦特。3月3日,600伞兵营的残部从城市的废墟上撤退,加入党卫军Solar战斗群,守卫Finow运河。到了28日,伞兵营只剩下38人了。这支小小的部队又坚持了半个月,终于瓦解了,部分人员向美第9军投降。

  党卫军500/600伞兵营的官兵均身着党卫军野战制服,配以伞兵跳伞服和M38式钢盔。(很多钢盔上没有空军鹰徽,但在已知的照片中,并没有发现带有SS标志的伞兵钢盔。)武器也是伞兵制式的,如无后坐力步枪和FG42自动步枪。该营的许多士兵都将伞兵服胸前的空军鹰徽取下,甚至在有的照片中发现带有SS标志的跳伞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