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法媒爆料:日本神风特攻队员其实很怕死

热度94票  浏览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28日 08:38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在日本九州列岛南部的小城知览,有一座“自杀飞行员和平纪念馆”,里面陈列了一千多张神风特攻队员的照片,其中所透露出的悲凉气氛,恐怕很多人从未领略过。来到这里的游客们有各个年龄段的,他们安静地审视着这些年轻的面庞,低下头透过玻璃窗仔细阅读这些神风特攻队员所留下的最后遗言。

临行前故作镇定

在其中的一张照片上,五名神风特攻队员脸上洋溢着愉快的微笑。其中一个还亲密地挽着旁边的一名妇女。这名妇女名叫鸟滨登米,而这五名神风特攻队员经常来她的饭店吃饭。鸟滨登米很关爱这五名即将去送死的青年人,而这些青年人也相互约定:在这即将赴死的时刻,在鸟滨阿姨面前他们决不露出一丝一毫的悲哀沉痛。鸟滨还清晰地记得,在临行的前夜,其中一名神风特攻队员向她说道:“我把我的年龄送给你。”现年89岁的鸟滨对记者说道:“我能活这么久,都是那孩子把年龄送给我的缘故。”而另一个神风特攻队员则对她说:“我死了以后会变成一只萤火虫回来看你。”从那以后,鸟滨就将她的小饭馆命名为“萤火虫”。

事实上,在不少日本人的心目中,神风特攻队员从来就不是什么英勇的化身。2006年上映的影片《神之风》中就说:“‘神风特攻’是残忍的,然而,带给盟军士兵死亡的那些神风特攻队员只是普通人。”知览博物馆中所展现的神风特攻队员也与大家所认识的完全不同,他们中有些人在登上自杀式飞机前的确神采飞扬,然而绝大多数离别时透露出的是一种无奈。

他们很多是军校的学生。临行时,他们根据官方的要求写下一份遗书,里面说他们“为了伟大的事业而奋不顾身”。然而,这只是写给大多数人看的,在写给自己家人的遗书中,这些神风特攻队员流露了内心的真实感受:“‘至少我们是英雄’——我们拼命地用这种念头欺骗自己,”其中一个叫中田的在日记中写道,“绝望引导我们走下去。”还有人写道:“我并不是自己打算为天皇去死的,有人替我做了这个决定!”

此外,许多人的遗言中居然还引用了康德、歌德、卢梭的话,甚至有人把马克思的经典名句写在自己的遗言中。一些来自朝鲜半岛的战士也被迫参加神风特攻队,他们的遗言中更是怨气冲天。

“什么是爱国?几百万人为了另外几百万人而被剥夺生命与自由?”写下这句话的名叫佐佐木,1945年4月死在自杀飞机上,终年22岁。

战后幸存者遭清算

不过,这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意识到,日本已经不可能赢得战争。然而,他们希望自己的死亡能使美国停止对日本国土的轰炸(1944年3月,美国对东京进行大轰炸,导致10万人死亡)。“明天我就要出发了。爸爸,我能为你做的不多,这是我惟一能做的。”其中一个在给家里的遗书中写道。

有一名队员在遗言中说:“很多人认为我们自愿为了天皇去死。事实上,我们是被命令这么做的,而且无法躲避。社会压力实在太大了。”另一个名叫深川的则说:“临上自杀机的前夜,神风特攻队员辗转反侧,几乎都睡不着。而战友们也没有一个敢和他们说话。”深川曾经是一支神风特攻队的负责人,如果日本晚几天宣布投降他也会被送上自杀飞机。他说,大多数神风特攻队员的飞行时间不满100小时,而且他们的飞机被拆除了一切逃生措施,几乎是有去无回。“20岁才出头,突然有人告诉他们:‘你活不下去了,你必须去死’。这种滋味儿没人受得了。”

而且,就在战败后的第二天,日本政府对神风特攻队的态度突然大变:他们认为神风特攻队是日本的耻辱。许多神风特攻队员立刻被送进美军的感化院,在那里遭受凌辱。大贯就是其中之一,他回忆说日本投降后,他在福冈的美军集中营里受了一个月的羞辱。和他一起受苦的,还有另外一百多名神风特攻队员。此外,战败后,很多幸存的神风特攻队员失去了工作的机会,一生被毁。有一些幸运的,则成了比较著名的艺术家,比如茶艺大家千宗室、雕塑家流政之。

一些日本人拼命地想把神风特攻队美化成自愿为天皇而死的勇士,其实,他们只是被包装起来的神话。

来源:东方网转引凤凰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