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揭秘:蒋介石如何让日本战犯帮其打内战

热度124票  浏览26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02日 10:20

核心提示:当时,国民党军队从上到下,十分畏惧与林彪、罗荣桓统领的东北野战军作战。东北战事失利,蒋介石曾怄得连吐几天血。东北野战军突然入关作战,蒋介石十分紧张,非常害怕傅作义集团又遭林彪部队歼灭。

蒋介石正在苦思、担忧之际,1948年12月12日,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参事宋越伦给蒋介石来电,说日本“友人”山田纯三郎和原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对国民党军队近期接连在“剿共”作战失利十分担忧。为使中国政权不落入共产党之手,他们愿意在回日的老军人中组建一个“反共军人协会”,全力帮助国民党“剿共”战争,扭转不利战局,以“报答”蒋介石及其政府过去对他们未予惩处的“恩德”。

蒋介石的侍卫长俞济时、儿子蒋经国看到此电后,感到山田纯三郎、冈村宁次的建议甚好,向蒋介石进言,说应同意他们来华帮助指挥剿共战争。

冈村宁次向国民政府递交投降书(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名人传记》2010年第03期,作者:汪幸福,原题:《日本战犯帮蒋介石打内战》

日本向蒋介石递“橄榄枝”

辽沈战役结束后,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抓住时机,适时发动平津战役,将盘踞在华北地区的蒋军傅作义集团六十万人迅即予以歼灭。1948年11月23日,东北野战军主力部队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分别从锦州、营口、沈阳等地向平、津、塘地区挺进,对华北之敌突然实施战略包围。

当时,国民党军队从上到下,十分畏惧与林彪、罗荣桓统领的东北野战军作战。东北战事失利,蒋介石曾怄得连吐几天血。东北野战军突然入关作战,蒋介石十分紧张,非常害怕傅作义集团又遭林彪部队歼灭。

蒋介石正在苦思、担忧之际,1948年12月12日,国民党政府驻日大使馆参事宋越伦给蒋介石来电,说日本“友人”山田纯三郎和原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对国民党军队近期接连在“剿共”作战失利十分担忧。为使中国政权不落入共产党之手,他们愿意在回日的老军人中组建一个“反共军人协会”,全力帮助国民党“剿共”战争,扭转不利战局,以“报答”蒋介石及其政府过去对他们未予惩处的“恩德”。

蒋介石的侍卫长俞济时、儿子蒋经国看到此电后,感到山田纯三郎、冈村宁次的建议甚好,向蒋介石进言,说应同意他们来华帮助指挥剿共战争。

蒋介石考虑冈村宁次系侵华日军总司令,在中国名声甚臭,如果由他们组建一批人来华指挥作战,国民党军人心里恐难以接受,共产党知道了也会大做文章。故未同意,只叫机要秘书周宏涛给宋越伦回一封信,对山田纯三郎、冈村宁次等深表谢意,又称鉴于国内局势,此举需等到国共战争明朗化之后,才可考虑。

这样,山田纯三郎、冈村宁次第一次要求派人来华帮助蒋介石打内战的愿望,因国民党高层有顾虑而未能实现。

蒋介石派人赴日请战犯助战

1948年12月22日,华北傅作义集团盘踞在新保安的三十五军被歼;24日,被围在张家口的第十一兵团所属第一○五、一○四、一○一军各一个师和两个骑兵旅被歼;23日,张家口地区的第十一兵团的五万余人被全歼。已成惊弓之鸟的华北蒋军被迫龟缩在北平、塘沽、天津几个据点。

蒋介石想起了宋越伦的来电,觉得要在平津地区战胜林彪指挥的人民解放军,只有请日本人来指挥,原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是最合适的人选。

12月25日,他叫机要秘书周宏涛给国民党政府驻日军事代表团去电,请他们与国民党保密局派驻日本的特务头子蔡孟坚取得联系,立即将根本博请到中国来。此事不能以政府的名义,也不能让麦克阿瑟的驻日盟军总部知道,最好以“华北剿匪总司令部”邀请为宜,而且要高度保密。

与此同时,蒋介石还电令“华北剿匪总司令部”,赶快派一参谋赴日本,请根本博到华北来帮助指挥作战。“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傅作义、参谋长李世杰根据蒋介石的电令,特派一台湾籍的李姓参谋和一名日文翻译匆匆赶往日本。

国民党驻日军事代表团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后,派武官曹士澄与李姓参谋一同去找蔡孟坚。蔡孟坚、曹士澄和李姓参谋经过一番密谋,决定带着蒋介石的密信和李世杰的邀请函先去找冈村宁次咨询。冈村宁次看了信函,认为国民党政府早就应这样做,并答应立即与根本博联系。冈村宁次还告诉李姓参谋和曹士澄,根本博从中国回到日本后,一直赋闲在家,无事可做,但对国民党政府未将他作战犯处理,一直心存感激,中国此时邀请他去帮助指挥平津地区的作战,估计他会去的。

战犯根本博一行秘密来华

根据冈村宁次提供的地址,李姓参谋和曹士澄很快找到了根本博的家。

根本博,1891年6月6日出生在日本福岛县,191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二十三期,几年之后又进入陆军大学第三十四期深造,1923年进入步兵二十七联队任中队长,1932年到中国,任驻上海领事馆武官,1936年又奉调回国重回军队,任步兵第二十七联队联队长,1938年升任少将,并出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副参谋长,1940年升任华南方面军参谋长,1941年晋升中将,1944年任第三军司令官,同年转任驻蒙军司令官,1945年又调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兼驻蒙军司令官。日本投降后,他在北京故宫太和殿的受降仪式上,代表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签字投降。

根本博在侵华战争期间,无恶不作,血债累累。他极端仇视共产党及其军队。日本宣布投降后,他拒不放下武器,对苏联、蒙古红军在河北张家口地区大打出手,还以武力抗拒八路军对其部队受降。

据根本博在回忆录中说,他早年曾来中国,1926年就与蒋介石相识。他的部队投降后,蒋介石对他既往不咎,也未将他列为战犯,甚至对他甚为厚爱。蒋在自己的书房接见他时,对他礼遇有加,其身边的文武大将,如侍卫长商震上将、战区司令官孙连仲上将都笔挺地站立,却拉着他的手要他坐着谈话。他在组织指挥撤离华北地区三十五万部队、四十五万日侨的过程中,也得到蒋介石及其部下的大力协助。因此,他回到日本后,一直把蒋介石当大恩人,心里对蒋一直存有报恩的念头。

根本博看了李姓参谋递上的邀请书,二话没说,答应马上到中国。李姓参谋和曹士澄还告诉根本博,邀请单位虽然是“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实际是蒋介石指示的,蒋介石对根本博将军的军事才华十分欣赏,相信他到中国后,华北战局一定会转危为安。

根本博告诉李姓参谋和曹士澄,他对华北地形很熟,也有与共产党军队作战的经验,待到去中国实地了解了战场情况后,就可给傅作义将军提出一些谋略,使华北国军走出困境。李姓参谋从根本博的谈吐看,认为他相当机敏,在军事上确有一套。

根本博问什么时候动身,李姓参谋和曹士澄说华北局势危急,越快越好,行动路线及其途中的掩护,正在筹划中。根本博说,根据华北战场的情况,他还要带几个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军官一道去。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就是根本博的老部下、原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的参谋吉川源三大佐。吉川毕业于陆军大学第四十四期,根本博认为他颇有军事才华,又熟悉华北地区的情况,是难得的参谋人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