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贺龙怒斥航空“大跃进”:成飞的厂房被推倒重建

热度77票  浏览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9年9月,中共中央组成了新的军事委员会,主席为毛泽东,副主席为林彪、贺龙、聂荣臻。11月7日,中央军委常委在听取了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赵尔陆关于国防工业情况的汇报以后,向中央建议,在军委领导下成立一个国防工业委员会,加强对国防工业的领导。1960年1月5日,中共中央批准了这个建议,并任命贺龙为国防工业委员会主任。当时,正值“大跃进”时期,经济建设中急于求成的“左”的指导思想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国防工业领域。“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等给航空产品的生产造成了严重恶果。贺龙投入巨大的精力,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气魄,努力纠正国防工业领域的歪风邪气,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国家财产的损失。

制止“少慢差费”的厂房

国防工业,是实现军队现代化的物质基础。作为主管国防工业的军委副主席,贺龙深知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他在接到任命的第二天,就召开国防工业委员会会议,决定在委员会下设国防工委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贺龙郑重地对大家说:“党要我管,我就要真管。我管国防工业,不能只挂牌子,不做实际工作。我要扎扎实实地把工作抓起来。”

贺龙在工作上重视调查研究。1960年2月下旬,他在广州参加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时,同聂荣臻、罗瑞卿商定,会后一定去视察国防工业,准备用1年时间,将全国的重点军工企业巡视一遍,作一次全面的调查研究。会议结束后,他们就动身先去南宁、贵阳、重庆视察。3月17日,贺龙、聂荣臻、刘亚楼等来到成都市郊的飞机制造厂视察。

这个厂是1958年自行设计、自行建设的第二个歼击机制造厂。该厂的口号是“一年建成”,当年生产飞机。贺龙去这个厂视察时,因腿疾未愈,以手杖助行。走进工厂办公室,他见厂领导夹着厚厚的一叠文件,就问:“你拿那么多资料干什么?是不是要汇报?”厂领导答道:“是的。”贺龙说:“先不用了,我们看看再说。”

贺龙说罢,便从屋顶到地面,从墙壁到窗户,看了几眼。这里的墙没有粉刷,露着砖缝。他用手杖轻轻一捅,一块砖竟被捅出了半截,还旋转了90多度!他惊奇地问:“嗯?怎么搞的?”总工程师回答说:“这是建厂时,为了‘多快好省’,用空心砖砌的空心墙,又没有填土,砂灰粘接不牢,所以……”

贺龙生气地说:“四川素称天府之国,穷得连砖都没有了吗?这么简陋的房子,我看不是‘多快好省’,而是‘少慢差费’!”他又转过身问刘亚楼:“你是空军司令员,是使用飞机的。你也到外国考察过,人家的飞机制造厂是这个样子吗?”刘亚楼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贺龙又问厂领导人:“你拿那么多材料,是不是想说建成了多少建筑面积,速度如何快?”

这位厂领导连忙解释说:“我们厂是在大跃进中开始建设的,为了省钱,一个钱顶两个钱用。要求一年建成,第二年国庆节飞机上天……”

贺龙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就是来看工厂和你们去年上天的飞机的。是好是差,眼见为实。”

贺龙和聂荣臻等来到了飞机总装配车间。这座厂房的设计和施工都非常粗糙,厂房的跨度有30米,立柱和横梁却很细,看上去岌岌可危。贺龙问道:“这么大的跨度,柱子和梁又这么细,会不会垮下来?”

总工程师说:“设计的人说有安全系数。能不能垮,现在还难说。看来必须加固。”

贺龙问:“你能保证不垮吗?”

党委书记连忙解释:“他是总工程师,是管生产的,不管基建。”

贺龙说:“那好。你既然是管生产的,我就问你,这样的厂房能生产飞机吗?”

总工程师说:“不能。建厂过程中出现了很大问题,也有过不少争论。我们也提过意见,但上级没有采纳。”

贺龙追问:“哪个上级?”“机械工业部、航空工业部管理局和基建设计院,都是我们的上级。”

贺龙说:“你们向中央反映过没有?建筑质量这么差,你们有意见,上级不采纳,你们可以向中央反映嘛。”

工厂领导人回答:“没有。”

贺龙说:“建设国防工厂,要保证工程质量,这是百年大计。你们厂搞成这个样子,不能生产,这怎么行!”他对工厂领导人说:“你们马上整理一个材料,我拿着‘通天去’。”他把手杖朝天空指了指,又问:“你们去年上天的新飞机在哪里?我要看看。”

“新飞机连影子还没有呐!”总工程师说。

贺龙沉默了。

18日,贺龙、聂荣臻来到成都航空发动机厂,一行人在厂部办公楼前下了汽车,径直朝车间走去。

厂党委书记快步赶上,介绍说:“这个厂是在‘大跃进’的1958年10月18日动工的。上级提的口号是‘一个钱顶两个钱用’,‘一百天建成工厂’,要全面铺开,快速施工,就地取材,因陋就简;还要边施工,边试制,边生产。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7个月,但主厂房仅仅建成了外壳,内部还没有安装。辅助系统也只有工具、木工车间投产。”

贺龙、聂荣臻放慢了脚步,认真地听着。

厂党委书记继续说:“所有的厂房,设计标准都低,屋架跨度大,横梁小,立柱细,承受力量过大。厂房全部采用木屋面、木望板、木檩条、木框天窗和木制大侧窗,就连铸、锻和热处理高温车间也是木结构,随时都有起火的危险。车间的地坪过薄,而且把原设计的水泥地面改成了沥青地面。机器一开,地面就震动、下陷,不能保证加工精度。因为存在这些问题,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三边’,而是‘六边’了。”

贺龙停住脚步问:“什么‘六边’?

党委书记说:“就是边施工、边返工、边开工、边停工、边建设、边加固。”

贺龙轻轻地“哦”了一声说:“还是到车间看看去吧。”

贺龙、聂荣臻来到三号车间,看见有一扇大型水平折页玻璃窗开着,就问:“天气还凉,为什么不关上?”说着,用手杖把窗子轻轻一推,准备关上。突然,一块近1平方米的玻璃劈头掉落下来。贺龙急忙向后退了一步,那块玻璃哗的一声,在他的脚前摔得粉碎,把在场的人们惊呆了。

贺龙面带怒容地问:“这样的厂房能生产发动机吗?工人的安全有保障吗?”

在会议室里,由于激动,贺龙不时地用手杖戳着地板,连声音也有些颤抖了:“造飞机厂的钱,是六亿人民勒紧裤带省下来的!建得这么糟,简直是犯罪!设备还没有完全搬进来,房子就快塌了!你们对得起老百姓吗?!”“有人说你们盖厂房多快好省。我看这是少慢差费!”

厂长说:“我们提出过这样盖厂房不行。但是,‘胳膊扭不过大腿’,争不过来。”

贺龙问:“那你们为什么不坚持原则?为什么不直接向中央汇报?”

厂长答:“我们向主管部门汇报过,但只同意我们维修,不准重建。说如果重建,就是否定大跃进的成果。其实,维修比重建还费钱。”

贺龙说:“你们写个报告,把什么时候向谁汇报过,都写清楚。我倾向推倒重建。我回北京请建委专家来,在技术上再作一次检查。推不推倒,最后由技术部门定。”

贺龙在四川视察途中,深深感到国防工业基本建设的问题严重。3月25日返回北京后,第二天上午,他就到周恩来那里,详尽地汇报了视察中发现的问题,两人一直谈到入夜时分。回到办公室,他又和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通电话交谈了许久。放下电话,他写了一封信,附上成都两家飞机厂的材料,作为急件送给了李富春。李富春看后,决定向这两个工厂派出专门检查组。

两个月后,检查组写出了《关于成都两厂质量问题的检查报告》,6月,由贺龙转呈中共中央。中共中央批示说:“凡质量不好的,影响安全和生产的工程,从速采取质量检查,凡质量不好的,影响安全和生产的工程,从速采取措施,予以解决。”

根据批示,贺龙委托罗瑞卿去成都,同成都军区、成都市委负责人一起,采取有力措施,并决定从军区抽调两个工兵团、两个运输连,四川省和成都市增派一定数量的施工队伍,快刀斩乱麻,重建成都那两个不合格的工程,返修、加固尚能保证生产的工程,最终使两个厂的基建和生产逐步走上了正轨。

让“假”前言“示众”三天

1960年11月11日,贺龙和罗瑞卿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结束了对朝鲜的访问回国。他们在火车上商定,先不回北京,到哈尔滨和沈阳飞机厂去看看。

代表团的专列直驶哈尔滨。14日上午,贺龙一行到哈尔滨飞机发动机制造厂视察。这个工厂的负责人13日下午接到通知,连夜准备了一本厚厚的汇报材料,还在总装车间布置了一个小型实物展览,挂满了各种图表。最引人注目的,是挂在入口处的“前言”。

贺龙走到“前言”处停住了脚步,仔细地看了一遍,没有说什么,就走进展室,听厂党委书记念汇报稿。

厂党委书记刚读了一段,贺龙便打断了他的话:“请你讲讲目前产品的质量情况。”书记说:“产品质量情况,我还不清楚。”

贺龙问:“这几年来,你们厂交付了多少台合格的发动机?”

书记答不上来,工厂的另一位负责人回答说:“我们厂3年还没有交付过1台合格的发动机。”

贺龙问道:“为什么?”

没有一个人回答。贺龙严肃地说:“3年了,投入那么多材料,合格的发动机还造不出来。你们知道制造发动机的材料是哪里来的吗?这是全国人民省吃俭用,节约外汇买来的,被你们白白糟蹋了。要是人民知道你们这样干,是不会饶恕你们的。”

他边说边用手杖戳着地坪,发出“咚咚咚”的声响。“帝国主义仇视封锁我们,苏联撤销合同卡我们,都是看我们落后,欺负我们!你们还不争口气!一旦发生战争,怎么办?”

小小展室,气氛立刻紧张起来。贺龙双手一按手杖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前言”下,指着上面写的“在省市委和部、局正确领导下,胜利地完成了国家交给的任务”这句话,对那位书记说:“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对我们也不讲实话。明明3年没有出过1台合格发动机,却写什么‘胜利完成了国家交给的任务’。这套做法不就是浮夸吗?!”

临出厂时,贺龙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他用和缓的口气和蔼地问那位书记:“你当党委书记几年了?”“6年了。”“在这个厂当了6年的党委书记,汇报时却讲不出生产和质量情况。你要好好学习啊!”

书记点点头,愧疚地说:“我们马上把‘前言’撤下来”。贺龙用手杖指指工厂大门说:“先不要撤。要有勇气把这个‘前言’放在工厂的大门口,‘示众’3天,让职工们看看。”

当天下午,贺龙一行来到哈尔滨飞机制造厂。贺龙在总装车间看到有一批飞机正在检修,便问:“飞机的交付情况怎么样?”

厂党委书记如实地回答:“几年来还没有交付1架合格的飞机。”

贺龙、罗瑞卿一听,哪里也不去看了,径直来到厂部会议室。这里已经坐满了哈尔滨几家军工厂的厂长和党委书记。一进会议室,贺龙便说:“今天把大家找来,主要是谈谈军工产品的质量问题。首先请飞机制造厂的同志谈谈质量情况。”

制造厂的军代表说:“这个厂制造的一架直升机,原来是准备赠送给越南胡志明主席的。但运到南宁后,因为质量有问题,没有送出去。飞机上零件也是进口的。”

贺龙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快,严肃地批评说:“装的什么零件?又去送给谁?你们也看看对象?这种没有志气的做法,怎么也说不过去。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有义务支援兄弟国家,但是,必须用力所能及的东西去支援。要实事求是,不要欺骗。本来这种直升机已经是比较落后的型号。你们试制了3年,交付了几架?”制造厂的一位负责人回答说:“还没有交付1架合格的飞机。”

贺龙听罢,严肃地说:“你们要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国防想想,为毛主席、少奇同志想想,要为总理、小平同志想想,你们对得起谁呢?你们是一个大厂,国家花了这么多钱,党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们,可是你们几年出不来合格的飞机,还这样心安理得?”他又看看发动机厂负责人,接着说:“他们那个厂还在‘前言’里写上‘胜利地完成了党和国家交给的任务’。3年没出合格的飞机发动机,给谁完成了任务?现在看来,整顿产品质量问题,靠修修补补是不行了,必须下决心同过去那一套错误做法‘一刀两断’,要采取彻底的办法,重新来过!”

批评“鸡窝”里的飞机制造

1960年11月20日,贺龙一行来到沈阳飞机制造厂。半年前,军委常委曾听取过一机部领导人关于这个工厂和发动机厂新产品质量不合格的汇报;贺龙还向中共中央写过专题报告。所以,贺龙很关心该厂目前飞机的质量。他走进工厂总装车间的大门,指着一排排飞机,问正在检修的工人:“这些飞机的质量怎么样?”工人们回答说:“修来修去,还是出不了厂!”

贺龙看看车间的黑板,上边“质量第一”四个字,是刚刚写上去的,他摸了摸墙上“质量第一”四个字的标语,糨糊还没有干,就转身问总工程师:“飞机的质量究竟怎么样?”

总工程师回答说:“飞机的抖动问题还没有解决,不能出厂。”

贺龙没有再问什么,就直奔停机坪。这里停放着两排银白色的米格19歼击机。由于故障没有完全排除,一直停在那里,因而这个停机坪被工人谑称为“养鸡(机)场”。贺龙望望“养鸡场”,心情沉重地对该厂负责人说:“关于‘质量第一’的问题,今年1月中央上海会议时毛主席讲过,刘主席、周总理、总书记都讲过;5月军委又作了决定;9月在全国国防工业电话会议上,我直接给你们传达了。这样三番五次地讲‘质量第一’,按理说大家应该很好地执行了。这么多飞机摆着出不了厂,还在投料,还在追求总产值!你们为什么不按中央、军委的指示办?全国六亿八千万人民宁可不吃肉,不吃鸡,换回来的材料,你们却把它做成超差品,怎么对得起全国人民?”

“上次空军接收的飞机,一架也不合格。”驻厂军事代表插了一句。

“啊?”贺龙吃了一惊,“上次听说那架飞机合格了,我在电话会议上还说‘要发电报表示祝贺。’原来是一架都不合格,我们受骗了!”

罗瑞卿气愤地说:“你们敲锣打鼓喊着捷报,我们听了非常高兴。我想,外国专家撤走了,我们自己也可以造飞机嘛!我见了毛主席、刘主席和周总理,见了元帅们都报告了,大家都挺高兴,还给你们发了贺电。没料到你们是搞假动作,瞒上啊!”

贺龙当即果断地决定:“重新试制!不要采取改良的办法。新的旧的要一刀两断,不要藕断丝连。从图纸、资料、工艺规程,从第一道工序,一直到出飞机,都要严肃认真。”

当天,贺龙一行又到了沈阳航空发动机制造厂。

贺龙问厂长:“你们对引进的外文资料消化透了没有?”

厂长说:“前几年,引进的资料一部分还没有开箱,试制工作就已经开始了。我们把不断更新的零件装配到超音速飞机发动机上,结果不合格。”

贺龙对厂长和党委书记说:“已经造出来的,要一件一件地检验,合格就要,不合格的就不要。要下这个决心。发动机质量不好,空军就不接收。规章制度,不该改的就不改;过去改错了的,要坚决改回来。我们讲改革,是指改那些不合理的,不要把合理的也改掉了。在技术上一定要‘先学楷书后草书’,按原来资料进行改正。未经认真试验的不能随便改。我说的中心意思就这么一句:只许往上爬,不许往后退!相信你们一定能搞出合格的产品来。”离厂前,贺龙、罗瑞卿建议这个工厂进行一次质量整风。4年后的1965年7月25日至8月16日,贺龙又到东北视察。26日,他在沈阳飞机制造厂听厂长陆纲说,今年飞机可以超产,新技术产品也可以按计划交付。贺龙满意地说:“嗯,现在和1960年大不一样了。那次我来时,这儿里里外外都是‘鸡(机)窝’。现在嘛,才像个飞机制造厂。”他走到刚刚组装好的一架飞机旁,抚摸着光滑平整的机身和机翼,称赞道:“你们做得好!”

他侧身四顾,一幅写有“千万不要忘记歼击机一年生产,三年返修的沉痛教训”的大标语映入眼帘。他连声说:“好,好,贴在这里好。这是谁提出来的?”

陆纲回答说:“三机部党组的指示。”

贺龙赞许地点点头:“提得好啊!”

8月4日,贺龙再访哈尔滨飞机制造厂和发动机厂。他先到两个厂的总装车间看了一遍,询问了生产和产品质量情况,他赞许地说:“过去你们3年造不出合格的飞机,也造不出合格的发动机,我批评了你们。如今,你们1个月就可以生产几架优质飞机和若干发动机,该是鼓励、表扬你们的时候了。”(《党史纵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