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武警黄金部队新组建3个大队首次开进无人区寻金

热度92票  浏览9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04日 11:51

  

  武警黄金部队探矿途中 (资料图) 杨春宇 摄

  “穿过那荒野密林,越过那峡谷山岗,我们是黄金战士,志在找寻祖国的宝藏……”初冬时节,一曲《黄金战士之歌》在西藏、新疆、大兴安岭等地无人区上空激荡回响。

  今年是国家“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为响应国家加速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提升国内资源保障能力的号召,武警黄金部队新组建的3个大队,挺进西藏、新疆、大兴安岭等地的无人区执行地质矿产调查任务。官兵们力争利用3年时间,完成对矿产资源分布情况的详细调查,在海拔超过6000米的高原工作区新发现矿产地10处、有找矿价值的靶区20处,采集化探样品5万件,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资源支撑。

  藏南高原——

  戴着吸氧机工作在一线

  位于青藏高原深处的某无人区,现在已是大雪纷飞,环境的艰苦可想而知。而这里,也是黄金兵的寻金主战场。近日,当记者走进黄金部队十一支队三大队营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墙上刻着的“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口号。

  七中队主任工程师黄荣才,被紫外线照得一脸沧桑。乍一看,真不像只有34岁。年初进藏后,为尽快掌握工作区的地质构造,黄荣才没日没夜地奔波,直至晕倒在山上。在医院只躺了一个晚上,这个倔强的壮族汉子就戴着便携式吸氧机匆匆赶回了工作一线。

  藏南战略性区域矿产调查是国家基金支持的项目,受领此任务的黄金部队官兵倍感责任重大。一次,支队大学生干部杨斌带领化探组到一处海拔超过5000米的山头采样,期间GPS发生故障,全组官兵迷失了方向。由于当地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大家每行进50米,就相当于在内地跑1000米,身体负荷极大。加上当时每名官兵手里都提着20多斤的矿石样品,走起路来更加费力。

  天色渐晚,暴风呼啸,温度已经降到零摄氏度。一名战士建议说:“走不动了,干脆我们把样品放在这里,下次再来取吧。”杨斌坚定地说:“不行,把样品放在这里,可能再也找不回来。我们一天的辛苦白费不说,还会影响整个矿调项目的进度。”经过艰难跋涉,化探组官兵终于在支队的接应下回到营区,所有样品全部保持完好。

  38岁的胡可卫,是藏南矿调项目的主管工程师。上半年,他的父亲和儿子相继做了手术,情况刚刚稳定,胡可卫就来到了藏南。一天,胡可卫带着官兵上山进行实测剖面。当时他们身处的山头海拔高达5200米,山势十分陡峭。一名负责测量的战士说:“这山爬不上去,我们就在附近测吧,结果应该差不多。”胡可卫回答说:“地质工作的质量是我们的生命线,一分一毫也差不得。”说完,他带头艰难地爬上山顶,完成了全部测量任务。

  风雨南疆——

  血肉之躯扎了68根骆驼刺

  武警黄金七支队在南疆的作业区山高路险,气候多变,暴雨冰雹时常来袭,被业内称为“勘查禁区”。作业区最多的植物是骆驼刺,尖硬的长刺如钢针一般锋锐,厚厚的鞋底常常被扎透。

  7月初,支队技术干部谢致远带着战士洪振华进山作业。两人翻过一座陡山后,眼看就要到达作业点,前面突然出现漫山遍野的骆驼刺,每株都有1米多高。此时,要么绕行,要么咬牙穿过去。如果选择绕行,至少得再翻越三四座陡山,不仅耽误时间,而且还会增大测量误差。两人商量之后做出决定:横穿这片骆驼刺林。

  谢致远对洪振华说:“我在前面开道,你在后面跟着,横竖都是疼,不如一鼓作气穿过去。”行动前,他们把仪器和地质资料包好裹到怀里。然后,用衣服罩住头,选准一个空隙,伏下身,横下心,一头钻了进去。顿时,头上、胳膊上、背上扎得全是刺。忍受着无比的疼痛,两人咬牙奋力向前,1米、2米、3米……足足行进了30多米才穿过去。横穿后,他们顾不上疼痛,简单处理完伤口,迅速展开作业。

  晚上回到营区,他们的伤口开始红肿。两人取出针,就着灯光一根一根地挑刺。最后一数,谢致远拔出68根断刺,洪振华拔出43根断刺。

  茫茫兴安岭——

  血口子就像特殊的功勋章

  在大兴安岭的茫茫林海深处,常年冰封、气候极寒。今年4月,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林海里,武警黄金三支队官兵安营扎寨、施工作业,6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全年的矿调任务。

  进入大兴安岭工作区域的道路崎岖不平,一路毒虫肆虐,在这里施工的三支队官兵每天要经过3个小时的跋山涉水,才能到达40多公里外的工作区。进山途中,有10多公里的河卵石路。在这段路上行进,汽车仿佛装了弹簧,摇摆跳跃,让官兵们晕头转向,苦不堪言。到达中队运输车停靠地后,剩下的几公里山路只能靠两条腿了。一天下来,几乎每名官兵身上都会被扎出血口子,官兵们说这就像特殊的功勋章。

  回到营区,新一轮挑战开始了,林区的蚊子又大又多又毒。白天穿着迷彩服,落在上面的蚊子密得甚至看不见衣服本色。一次,战士小张防护服手腕处不慎露出点皮肉,一下子就遭了殃,手腕被叮得满是疙瘩,好像挂了个“红手镯”。

  在营区里最活跃的,还有一种瞎蠓,个大且行动迅速。瞎蠓身上还长着一根又尖又硬的毒针,连牛皮都可以一针刺透。一次,八中队中队长李云龙被它刺中,疼得一哆嗦,再一瞧,刺孔上血珠直渗。如果遇上金黄色的瞎蠓,就更不走运了,这种被官兵们戏称为“国外进口”的金黄色瞎蠓,个儿头是普通瞎蠓的两倍,咬上一口就红一大片,迷彩服也挡不住这种“进口货”。面对这些毒虫的日夜袭扰,三支队官兵们从不畏惧,从不退缩,依然执著地在这里战斗,为无人区的寻金事业奉献青春与热血。这,就是我们新时期最可爱的黄金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