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5.16通知后,彭德怀对毛泽东的最后一次敬礼

热度89票  浏览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66年《5.16通知》发表后,“文化大革命”便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开展起来。这股无所不至的风暴,很快就刮到了西南。5月27日,正在四川大足重型汽车厂视察的彭德怀突然接到三线建委的电话,要他回成都学习。次日,彭德怀就匆匆返回成都。

   彭德怀一到成都,就参加了西南局三线建委召开的副局长以上干部学习小组会。“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是姚文元臭名昭著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而毛泽东则称“彭德怀也是‘海瑞’”。此时彭德怀正在成都,当然首当其充。于是从这个所谓学习小组会很快就转成对彭德怀的围攻会议。会议从6月初开始,开了近一个星期。彭德怀在6月6日、8日、11日做了三次发言,谈了自己的一些思想认识,对一些问题作了辩解。6月17日,西南局紧接着召开了三线建委18级以上干部会议,专门讨论彭德怀的问题。会议宣读并印发了彭德怀在不久前的三次发言和一次插话。6月25日,西南局还转发了一份三线建委办公室编印的《关于彭德怀同志半年来的主要情况简报》,对彭德怀在西南半年来的视察工作和言论进行批判。

   自8月下旬起,彭德怀每天坚持晚7时半至10时,到成都街头看大字报,拾传单,听演讲。9月1日,西南三线建委办公厅两次打电话给彭德怀,要他立即离开成都。彭德怀不明白为什么,省委办公厅同志说:“红卫兵闹事,很严重,很紧张,也很乱。”但彭德怀胸怀坦荡,他说:“群众我不怕,你们看了报纸没有?一个共产党员能躲开党中央发动的群众运动吗?”他没有离开成都,继续看大字报,分析当时的形势。不久,不少红卫兵开始“光顾”彭德怀的住所,彭德怀一律予以接待。

   进入11、12月份以后,当时的西南局已经无法正常工作了,彭德怀更无事可做,每天白天在家看书,晚上看大字报。11月16日,彭德怀给西南局写了一封信,要求到綦江、红安、遵义等地参观,但未获回音。

   12月4日,困惑中的彭德怀起草了一封致毛泽东的信,他写道:“我到西南区工作已经过了一年,在京临行前,承约谈数小时,给予很多教益,并嘱常写信给您,愧无工作成绩,致未提笔。今值您七十三年寿辰不远之际,谨祝您健康!乘此,对西南区建设的某些看法和体会奉告如下。”信中汇报了他在他在西南三线视察、开会的情况。信末,他表示:“西南局和三线建委对我很不信任,怕我扩大个人影响,既然如此,请求去参加农业生产。”这封信并没有寄出,十几天后的16日,彭德怀修改了此信,把“对西南区建设的某些看法和体会”改为“我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体会和看法”,通篇谈了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对这封信彭德怀十分重视,他一再嘱咐警卫员要把信亲自送到省委有关部门转呈北京。当警卫员送信回来,他忙问信送到了没有,警卫员看他表情有些紧张,就问:“后悔了?”彭德怀说:“什么后悔!我是觉得我要给主席的话还没说完。”他又长叹道:“我现在能见到毛主席就好了。”

   信到了北京,毛泽东看了此信,并批示:“送陈伯达同志阅存”。

   此时,在江青的指挥下,戚本禹给“五大学生领袖”之一的韩爱晶打电话:“现在文化大革命深入,你们可以到四川把‘海瑞’揪回北京。”一个“揪彭兵团”成立了,很快到了成都。

   12月24日晨5时,天气阴冷漆黑,刚到成都的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的学生闯入彭德怀的住所,把他从家里绑架到了成都地质学院。中午,三线建委立即给中央打电话,汇报了情况。很快,周恩来得知此事,批示:“通告总参,如带来京,应乘火车,不乘飞机”。为了保证安全,他还对护送和接待彭德怀来京做了周密的布置。当天下午,在成都的北京地质学院的“红卫兵”把彭德怀从北舰“红卫兵”手中夺去,关押进了四川省地质局。

   25日,西南局与红卫兵进行交涉。晚10时,彭德怀及秘书、警卫员三人与北京地质学院的42名红卫兵、成都军区协同护送的6名军人,一同乘坐34次特快列车离开了成都。火车载着离开北京的彭德怀再次向着已经处于动乱中的政治中心急驰。

   1967年元旦,彭德怀在北京的关押地给毛泽东写了一封简短的信:

      主席:

      您命我去三线建委,除任第三副主任外,未担任其它任何工作,辜负了您的期望。

      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在成都住地被北京航空学院红卫兵抓到该部驻成都分部,二十三日转到北京地质

   学院东方红红卫兵,于27日押解到北京,现被关在中央警卫部队与红卫兵共同看押,向您最后一次敬

   礼!祝您万寿无疆! 

 

                                                                        彭德怀

                                                                 一九六七年一月一日

    

   从这以后,到1974年11月29日,彭德怀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天,他就再也未能获得工作和自由生活的权利。在长达八年的铁窗生活中,彭德怀还重新阅读了毛泽东的著作,许多篇作了读书心得。即使病重在身的时候,他也一刻没有停止思考,没有停止对于真理的追求。

顶:6 踩:7
【已经有76人表态】
12票
感动
10票
路过
10票
高兴
9票
难过
5票
搞笑
8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