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荆轲的一剑,与其说是刺秦不如说是刺燕

热度86票  浏览3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韩非死后一年,也就是公元前232年,己巳,蛇年。

    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情,譬如说秦国又攻打赵国,还是被李牧击退。在楚国,将军项燕喜添麒孙,名籍,字羽。

    在咸阳,一名在秦国做人质的燕国人,偷偷地逃越关卡,回到了祖国。他曾经与嬴政感情融洽,共度艰难岁月,如今却反目成仇。他就是燕太子丹。

    姬丹和赢政,相识在赵国,当时都是人质(赢政是人质的儿子),两人年纪相仿,相处得还真是不错。所以姬丹到秦国作人质的时候,满以为赢政会对他另眼相待,没想到赢政根本不把他当回事,尽给他茶泡饭吃。姬丹虽是人质,好歹也是一国储君,加上来之前期望过高,骤然落空,不由恼怒起来。于是他找了个空子,逃出函谷关,取道赵国回国。

    当时赵国正与秦国苦战,又遇上代地地震,从今山西到河北,楼台房屋倒塌,大地开裂,真是天灾人祸,百姓苦不堪言。一路之上,太子丹但见尸横遍野,无人掩埋,继而瘟疫流行,难民络绎不绝向东而去。只是暴秦的胃口,哪里只是韩赵而已,干戈所指,是整个天下,太子丹想到这一点,思绪茫然。

    回到燕国,太子丹向老师鞠武询问对付秦国的良策,鞠老师哪里有什么良策,敷衍几句就转移了话题。这更让太子丹感到无奈。

    这时一个叫樊於期的人辗转来到了燕国,他是秦国的叛将。太子丹接纳了此人,这一行为,显然会得罪秦国,让鞠武老师十分紧张。

    到了这时候,不去得罪秦国,秦军就不会来了么?太子丹摇头。

    鞠老师想了想,提出了一个把韩魏赵燕齐楚以及北方的匈奴都包括进去的七国反秦大联盟方案。太子丹更是摇头,连横喊了这么多年,要是能成事,何至于此?

    鞠老师挠挠头,实在是没辙,于是推荐了一个他认为可能有辙的人――田光。

    太子丹这时确实求贤若渴,但见到田光,才发现此人已经垂垂老矣,更要命的是,此人不但面相老朽,心也老了。

    田光说:“臣闻骐骥盛壮之时,一日而驰千里;至其衰老,驽马先之。今太子闻光盛壮之时,不知臣精已消亡矣。”这意思,早干吗去了,今天才来找我,没看见我牙都掉光了么?

    不过也不能让太子白跑一趟。田光给他推荐了一个青年才骏,姓荆。

    太子丹一听就急切地请老先生帮忙联系荆先生,同时还拉着田光的老手罗里罗嗦地说了一通不要泄密之类的话。田光心想你这不是不信任老夫么,也罢,去见了荆先生,说明意思,拿剑一抹脖子自杀了。

    田光的自杀,让荆先生无法推辞,只好去见太子丹。问题是这位荆先生能不能帮上忙呢?

    荆先生是卫国人,单名一个“轲”字,据说曾经与当时江湖上的顶尖高手盖聂讨论剑法,言语不合,盖大侠向他怒目而视,荆轲就落荒而逃。后来在赵国的邯郸,他又和另一个江湖大佬鲁句践下棋,发生争执,鲁句践对他破口大骂,荆轲也不计较,飘然离去。

    荆轲以剑客自居,可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剑术究竟如何。他对盖聂、鲁句践的退让,到底是技不如人,还是深藏不露?

    最后,荆轲来到了燕国,在这里,他和杀狗的民间音乐家高渐离交上了朋友,两人喝喝酒,吃吃肉,高渐离击筑,荆轲唱歌,过着快乐的生活(但他们所发出的噪音,也令附近的居民备感困扰)。

    荆轲带着田光的死讯去见太子丹,太子丹又流眼泪又流鼻涕,等到情绪平静下来,才把他的计划说出来。原来太子丹是要荆先生做曹沫。

    曹沫,何许人也?春秋初期的一个大力士,鲁国将军,和齐国交战,打一回输一回,共打了三回输了三回,于是只好割地求和,但在签约仪式上,曹沫突然手执匕首冲上前去,绑架了齐国国君。说起来这位国君大大地有名,就是著名的齐桓公。

    桓公说:“你想干啥?”

    “你说呢?”曹沫的匕首直接就逼向桓公的咽喉,桓公只好答应把侵占鲁国的土地全部归还。曹沫得到承诺后,扔下匕首,回到在群臣之列,面不改色,跟个没事人似的。齐桓公那个气,就想反悔,被管仲以大国的脸面为理由给劝住了。于是,曹沫三战所失的土地全数归还。

    太子丹的意思,是要荆轲仿效曹沫,绑架秦王,逼他归还六国土地,和平共处。

    荆轲听了太子丹的话,发了好半天呆,说:“这件事太重大了,在下恐怕承担不起!”

    太子丹以为他谦虚,连忙行重礼,苦苦哀求,荆轲支吾了许久,也只好答应。

    太子丹大喜,燕国有救了,于是拜荆轲做上卿,住贵宾房,吃皇家大餐,奇珍异宝靓车美女,只要荆轲想要的,没有不给的。  

    司马路:毋庸置疑,太子丹对荆轲寄托了很大的期望。但事实上,荆轲何德何能,承受这样的厚待!即便荆轲真的是一个绝顶高手,真杀了嬴政,燕国也无法得救。因为杀了嬴政,还会有下一个秦王。秦国的强大,不在于一个嬴政。燕国的命运,也不能寄托在一个刺客,一把毒剑上。

    鲁迅先生说过一句话,我不过是把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太子丹如果把养刺客、策划暗杀的精力和时间放在改革政治和训练军队的“工作”上,燕国或许也不至于那么不堪一击。而太子丹又岂是一个孤立的例子,看看赵国的平原君、齐国的孟尝君、楚国的春申君,这些贵人们,哪一个不是把“工作”的时间用在了勾心斗角和维护一己私利上。

    由此看来,荆轲的这一剑,与其说是刺秦,不如说是刺燕、刺六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