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作战:我军凯旋回国 途中突遭越军火炮偷袭

热度50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经过几次纳隆进攻战斗,我们师给纳隆地区越军第312师残部以毁灭性地打击。残余敌人退回了纳隆河以南地区,不敢向我们师阵地前进一步。

从3月11日开始,部队基本上属于休整状态,等待上级下达回撤命令,部署做好回撤的各项准备。

鉴于谅山方向的兄弟部队回撤经过奇穷河时,因没有组织周密,造成伤亡较大。我军、师首长吸取友邻兄弟部队的教训,为了顺利完成回撤任务,决定发动基层连队的干部、战士出谋献策,集思广益,广泛征求广大指战员的意见和建议,以确保回撤万无一失。

连长从上级开会回来后,及时传达了上级的会议精神,全连的同志知道我们将很快回撤时,都高兴极了。在大小“诸葛亮”会议上,大家发言涌跃,并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连长对大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一一进行了综合归纳,及时向上级做了汇报。

自3月5日中央军委下达撤军命令后,各参战部队分别按照上级命令,陆续依次交替回撤。

3月13日,我西线部队已基本撤回中国境内。此时,我们师部队回撤的命令也下来了。上级要求,部队回撤的行动部署,一定要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做到严格组织,有秩序地交替进行,确保回撤的安全、顺利进行。

回撤命令正式下达后,连指挥所迅速作出了部署,大家也着手进行回撤准备。按照上级命令,各班、排把多余或带不走的武器装备、弹药、物资等全都销毁,并就地挖坑掩埋。在掩埋时,用手榴弹、炸药包做好诡计装置,防止敌人开挖。在处理多余物资的同时,搞好阵地伪装。在前沿的观察哨所,战士们晚上用茅草、树枝扎成假人,穿上军装,戴上军帽或越军的草帽,在天亮前树立起来,酷似我军在阵地上指挥和观察,以迷惑越军。

由于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回撤了,所以,大家真是太激动了!晚上,全连干部、战士在阵地上根本没有入睡休息。有的在做饭,有的在吹牛,有的还在充分发挥想象的空间,预计着未来的日子。21时以后,我师炮兵按往常一样,不规则地向敌人阵地进行炮击。炮击过后,就迅速撤出阵地回撤。

3月14日5时左右,敌人炮兵对我师阵地进行试探性射击,留在扣屯阵地迷惑敌人的师炮团二营火箭炮十一连给予猛烈回击。回击之后十分钟全部撤出阵地。跟着,步兵也开始回撤,一切都在秘密地、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3月14日早上6点,我们连队接到了撤出阵地的命令。撤离前,大家不慌不忙,各班、排用早已准备好的树枝洒上油,点着火,盖上草皮泥土,使冒出的烟柱又高而时间又长,让敌人还以为我阵地上还在烧火做饭呢!我们连的60炮班,把多余带不走的炮弹不时地往敌阵地上打。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敌人对我们即将回撤的行动根本没有半点察觉。

5时40分,天刚蒙蒙亮,兄弟部队都基本撤出了阵地,沿纳隆至高平的公路回撤。6时整,我们连按照一排、连指、火力排、后勤、三排的序列迅速撤出3号阵地。沿公路快速向扣屯、高平方向前进。7时左右,我们连已经通过了扣屯路口。

在我们回撤的沿途上,只看到浩浩荡荡的步兵快速地朝高平方向回撤;沿途到处弹坑累累;公路上的所有桥梁、涵洞全被我工兵炸毁;公路边上的通信电线杆被全部炸得东歪西倒;村庄、城镇的建筑物基本遭到了严重破坏;沿途不时看到一具具倒在地上的越军尸体,有的已经高度腐烂;猪、牛等动物的尸体遍地都是,弄得沿途臭气熏天;沿途不见一个老百姓,只有一队队膘肥的水牛在到处游荡,好象只有我们的存在似的。足见战争的破坏力是那么的大,战争又是那样的残酷无情!

8时30分,我们到达高平市区。如果不是战争的破坏,高平真是一座不错的城市。两条大江在市区汇合,把市区分成了南北东西几个区域。江面上横跨着大概100多米长,陂具气势的两座钢结构大桥和一条水泥结构大桥,共三座大桥,两座钢结构大桥早已被炸断一头落入水中。由于高平被我军包围后,越军顽固抵抗,遭到了我炮火的猛烈打击,因而,市内的大部分建筑都全部遭到了严重破坏。在南区一个风景优美的一角,具有法国建筑风格的高平省府建筑物被炸得东歪西倒。整个城市已处于瘫痪状态。8时50分左右,我们到达了水泥结构的高平大桥的南岸桥头。桥头上,我们师指挥所派出的人员在指挥我们快速通过大桥。我们走到大桥的中间时,看到大桥的中间的两边堆满了梯恩梯炸药,估计足有十几吨之多。我们心想,用得着那么多吗!是不是有点浪费?后来听说,那些炸药都是从越军的仓库里缴获的。军区工兵和师工兵营的战友们早已准备就绪,正等待我们最后的一批部队通过,然后点火炸桥。9时左右我们连队迅速通过了大桥。

当我连队通过大桥不久,只听得一声巨响,高平大桥已被彻底炸毁了。这时候越军还在纳隆河以南,不敢过河的越军才如梦初醒。赶快对我军进行炮击,可我军早已超出了越军炮火的攻击范围。越军只有望洋兴叹了!

越军发现我军撤离后,急急越过纳隆河,沿纳隆至高平的公路追赶。可是,沿公路的所有涵洞和桥梁都被我工兵部队炸毁。越军的汽车是无法通行的,因而尾追我军的越军行动十分的缓慢。待越军赶到高平时,我军已经快到达茶陵了!

16时左右,我们连赶上了大部队。顺利地通过了茶灵县,到达了部队回国的集结地域。

回国集结地,离我国边境龙邦公社只有八至十公里距离。我连被安排在离公路大概1.5公里远的无名高地上,负责警戒部队的右翼安全。越军的观察哨就在前面1500米的位置上,但他们不敢靠近,更不敢轻举妄动。在无名高地上,我们平安地渡过了在越南国土的一夜。

3月16日早上6点钟,营指挥所通知连长去公路察看乘车点。由于28天连续不断的战斗,指战员们的军容已经严重不整了。大多数人的军装都已破破烂烂,有的帽子没有了,有的领章没有了,有的帽徽没有了。有的人军装确实太破不能穿了,还穿上了缴获来的越军服装。出征前指战员全部是剃了光头的,经历二十多天后,个个都是头发长长,胡子拉碴。特别是我们连长,身上的军装全部破了,一边领章也没有了,胡子特别的长,又黑又瘦,一看就令人心痛。足以说明二十八天的战斗是何等的艰苦和危险!

首长们为了在我们回撤时显示一下军威,从军区汽车运输团调集了几百台汽车接我们回国。每个连队按照人数不等,安排3-5台车。使参战回国的队伍浩浩荡荡地通过龙邦公社的“凯旋门”,接受祖国亲人的检阅。

按原计划部署,我们营是全团第二批撤离阵地的部队。我们连是我营第一批撤离阵地的战斗连队,8时准时登车。

连长往乘车点接受安排时,与指导员打过招呼,提醒过黄锦顺指导员,从无名高地顶峰下山到公路乘车点,虽然只有一、两公里路程。但是,全连一百多号人从山上下来,再到达公路乘车点至少也得要40来分钟时间。因此,建议黄指导员7点钟左右,连队除了在山顶上留下观察、警戒哨外,其人员就应该往山下集结,同时部队也要做好敌人乘机反扑无名高地的准备工作。

6时30分左右,几百辆汽车已陆陆续续开到了公路上,一字排开,黑压压的,排了好几公里长,场面十分宏伟壮观。各单位都安排好了各自的车辆和上车的装载点。安排给我们连的4台车就在我们营车队的最前面。

7时左右,我团第一批乘车回国的部队都已全部上了车,还在等待开车命令。

这时,连长正准备与黄指导员联系,突然间公路上几声巨响,几发120迫击炮弹和160迫击炮弹同时落地,有两发就落在公路两边,一发恰好落在九连待发的车厢上。顿时,车上20多名战士连同汽车被炮弹炸飞了起来。接着敌人的三门120迫击炮不停顿的向我汽车集结地域炮击。此时,部队失去了控制,一片混乱。指挥机关和就近担任掩护的部队谁也不顾谁,大家都不按顺序,抢着上车,只要谁爬车上得快,那个车就先走,营连建制全部打乱了。本来是师、团安排担任防空和地面警戒的部队,因无人指挥也都上车先走了。

公路上,只剩下安排给我们连的4台车和担任炸毁公路涵洞的侦察、工兵的一台车在那里,这下可把我们连长急坏了。看到这情况,连长直接令各排跑步向公路乘车点靠拢。

十来分钟后,距离近一点的班、排陆陆续续跑步来到了。连长令早到的班、排在公路边的水沟一线就地疏散,听候上车。这时,指导员带的连指和一排、火力排还没到。原来,指导员在等待营指下达撤出的命令,他不知道营指早就走了。后来,当他看到公路边的阵地上的人都走光了,才开始下山,所以迟迟未到。

在这种情况下,也急坏了汽车团的汽车司机,他们多次催促连长快上车好快点开车离开此地,连长每次都斩钉截铁的说:“不行,我们连的部队未到齐不能开车。”

在我们车队的后面,担任破坏公路的侦察、工兵们也上来了,其中一个干部上来指着我们车队后80多米处的一座小桥说:“什么时候炸这桥?”

刘兴雄连长说:“你们可以先炸桥,炸完后你们可先开车走,但我们还不能走,部队还没有到齐。”工兵的干部回去后,也在耐心等待着。我们连没走,他们也不敢提前炸桥。这回连长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一定要等到连队全部到齐才一块离开,就是没有汽车没有其他部队的支援,单凭我们连自己的火力与素质,这回国的几公里多路程,我们连就是独立作战,不过就是边走边打两天,绝对有把握能打回去。如果越军想吃掉我们连的话,他们就是有一个加强营以上的兵力,苦战三几天,他们也别想占到我们的便宜。

又过了十多分钟,黄指导员带领的部队都到了。连长令各班、排认真清点人数。各班、排报告都到齐后,连长才宣布按划分的车辆迅速登车。全连不到两分钟就全部登车完毕。

连长带领一排坐第一台车。随着连长一声令下:“开车!”4台车象离弦的箭,飞快地在公路上向前奔跑。因为我们连晚其他部队半个多小时开车,公路上早就没有人和车了。司机的技术真不错,汽车越跑越快,而且开得很稳,拼命地追赶前面的车队。

罗副团长听说一连还没有出来,便带着一台小车在半路上等候。连长见到罗副团长后,非常高兴和感激,并对罗副团长说:“没有事,团首长还没有忘记我们,我们连齐装圆满地回来了!谢谢团首长,你先头走吧!”

当快要到龙邦公社时,罗副团长的小车已靠边停了下来。我们连长闷了一肚子火气,对开车的司机说:“不要靠边停车,直往前开。”

我们连的4台车沿途超过了不少的车队。因为,当时部队和连队的建制已全部被打乱,团里派出了纠察队在调整车队和部队的健制,疏通堵塞的车辆。连长叫司机把车停靠一边,但任何人不准下车。

3月16日12时,历史性的时刻到了!我们连随团的车队浩浩荡荡地驶过欢迎的队伍。车队一跨过国境线进入我国境内,大家再也坐不住了,一个个又立即站了起来,见证历史性的一刻。从龙邦关口前的“凯旋门”一直延绵十几公里,都是从四面八方赶来夹道欢迎子弟兵凯旋归来的人群。他们当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刚刚学步的小孩。亲人们挥动着鲜花,手中拿着糖果、花生、熟鸡蛋、香烟等,不断丢向战士们乘座的车上。亲人们望着车上一个个又黑又瘦的战士,心痛得不禁流下了热泪。亲人们不断的欢呼“解放军万岁!”“祖国万岁!”整个欢迎现场锣鼓喧天,掌声雷动,狮龙跳跃,十分热闹、壮观。

战士们站立在车上,热泪盈眶,不断挥动着双手,激动得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是呀!在经历了二十八天战斗之后,我们平安回来了,但,有五位战友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面对着祖国亲人们欢迎的场面,战友们怎能不心情激动,怎能不怀念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怎能不流下热泪?

祖国啊,我们终于回到了您的怀抱!

车队慢慢地向前驶去,慢慢地驶离了欢迎的人群,不久就到达了我们连队的休整宿营地。

经历了二十多天战场的紧张生活后,回到了祖国,大家的心情都感到非常的愉快。晚上,大家正准备舒舒服服、轻轻松松地休息一晚,放心睡一个好觉时,突然接到营部命令,要我们连去参加营救还在越南境内的150师448团被打散了的兄弟部队。

原来,我50军150师于3月初从内地调往边境,从42军入口处进入越南境内,后沿我们121师的穿插路线前进,最后到达我们师所在的扣屯地区附近。其目的:一是协助兄弟部队打扫战场;二是为了在实战中锻炼一下部队。

该师448团完成战斗任务后,计划沿我们师原穿插路线,往那嘎地区过天丰山回国。因那嘎和天丰地区地形复杂,残敌活动猖獗。我们师穿插期间在那里都吃亏不少。因此,我军、师首长向军区建议,参战时间短,实战经验不足的448团不要再过天丰山,直接跟随121师回国。军区采纳了我们师的建议,立即电令448团不要沿天丰方向走,随121师后跟进回国。

448团收到电报后,部队正在向天丰方向后撤的途中。因当时部队正遭到小股敌人袭击。该死的机要员没有及时翻译电文,等到前面部队遭阻击,部队停下来后,才翻译电文,一看便傻眼了。电令要求部队不再过天丰地区,立即沿原路返回,随121师后跟进回国。但是,已经晚了。除团本队和后卫的几个连队可以沿原路返回外,前卫营的7个连队已进入了天丰地域,已无法返回了。这7个连队,不久后便与上级失去了联系,很可能是被越军围困在天丰地区,后来打散了。3月16日以后,越南宣称中国还有大量部队在越南,大概就是指这7个连队吧!据说这几个连队遭到了越军的包围,经过拼死的苦战也没能突围。后来出现了传说中的一个连队“支部开会讨论集体**”的**事件。在事件中,遭到了一位副连长的极力反对,副连长毅然带领十多个战士冲出去,后来,包括这名副连长在内的几百个战士基本上没有人再活着回来。

3月16日晚,我们与师的其他兄弟部队一起,又深入越南境内20多公里,到了那几个连队可能到达的地区寻找。但是,既没有发现越军一个影子,也没有发现我448团的一个战友。最后,上级命令我们立即返回,我们才撤回到龙邦公社的宿营地休整。就这样,我们连在28天的战斗中,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宣告了1979年28天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胜利结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