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图文]解密1949:美大使欲见周恩来 中美或有建交可能

热度120票  浏览9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核心提示:中国外交部档案馆解密档案显示,在1949年,司徒雷登曾试图和中共建立联系,并与周恩来见面,但因为中共不太热心,美国方面也有争论,这件事最终搁浅。

  

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周恩来与司徒雷登会面

司徒雷登试图与中共接触

1949年4月,南京解放以后,李宗仁将国民党政府迁往广州,以司徒雷登为大使的美国大使馆却不肯跟着南迁,而一直留在南京,其原因是对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深为不满,对其丧失了信心,希望留在南京找机会与将来的中共接触。外交档案中的很多材料记载了这一过程。

司徒雷登不走,显然是美国国务院的安排,表明美国的对华政策有可能在新形势下发生变化。周恩来临时决定将黄华调任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外侨事务处(简称南京外事处)处长,克日赴任。

司徒雷登原是燕京大学的老校长,1946年7月应杜鲁门总统派到中国“解决内乱问题”的私人代表马歇尔将军的推荐,出任美国驻华大使,这时他已经70岁。黄华原名王汝梅,1932―1936年是燕京大学经济系学生,也是北平“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司徒雷登对他是熟悉的,黄华在“军事调处执行部”工作时,也和司徒雷登见过面。

5月初,黄华到任后几天,早在燕京大学早期就担任司徒雷登的秘书和顾问、与黄华也熟识的傅泾波到外事处与黄华见了面。在傅的建议下,5月13日,黄华以燕京大学老校友的身份拜访了他的老校长。

司徒随即向外交界散布自己已与中共方面取得了联络,收到了周恩来的回信,借以抬高自己的地位,并要求其他国家的外交使节与自己保持一致行动。对于司徒的这一说法,黄华随即强调自己与司徒的接触纯系私人交往,不知道司徒与周恩来有什么信件,更谈不上回信。

美国政府不急于建立美中关系

从档案中可以看到,黄华与司徒接触的每一个行为都是在上级严密指导下进行的。之后,司徒雷登和傅泾波也找黄华谈过几次,除一些具体事务外,谈话的中心内容主要是关于建立新的中美关系的问题。黄华指出,美国援助蒋介石的政策,造成中国人民重大损失,创痛极深,中美要建立新的关系,美国首先要停止援助及断绝与国民党逃亡政府的关系,承认新的人民政权。司徒雷登表示,美国已经停止援助蒋介石,现在所运来的,是国会去年通过而未运的部分,所余无几,今后再无援助。

至于承认的问题,目前尚未成立新政府,没有承认的对象,待新政府成立后,如果得到中国人民的支持或至少为他们所接受,同时证明它愿意并且能够按国际惯例同别的国家保持关系,自然就会讨论有关承认的事,但在这之前,按照国际法,美国尚不能断绝与旧政府的关系。

过去,对美国有所谓干涉内政的评论,今天美国更宜慎重从事,不能表明拥护或反对哪一方面。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一个对华政策问题,也是关系到世界和平的问题,美国现在很难做出正式表示,需他返美之后努力云云。

司徒雷登的态度,似乎表明美国政府并不急于建立新的美中关系,这与司徒雷登留在南京不走的布局显然是不相称的。另一方面,美国国务院对于情况和进展的不明朗似乎又颇着急,由副国务卿魏伯出面给司徒雷登发来电报,要他赴北平求见周恩来,直接了解中央的态度,并准备以经济合作总署原定援蒋的一批粮食、棉花及向新中国大批贷款和开展贸易作为见面礼。对此,中共中央考虑通过非官方联系较好,根据过去每年6月24日司徒雷登都要争取回燕京大学过生日的情况,由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出面写信邀司徒雷登访问燕京大学,并由黄华告诉司徒雷登,他希望与当局晤面的事亦有可能。这时已是6月28日。司徒雷登表示,获此消息,极为高兴,但国会于7月底即将休会,时间恐怕来不及,同时国会内部派别复杂,此时去北平很容易引起议论,增加不便,所以,他要将此事报告国务卿艾奇逊,由艾奇逊决定。

司徒雷登想见周恩来

司徒雷登在回美国以前,希望能北上北平,借去燕京大学访问探故的机会,与周恩来见面。黄华接到上级指示,可以允许司徒去燕京大学访问,是否与周恩来见面则可等其到北平后再定,但此二事均系司徒提出,不是中共主动邀请,这一点必须明确,不给对方宣传的借口。此外,上级还明确指示,司徒到北平,可在火车上挂一卧车前往,派人护送,不得乘美方的专机。

6月24日是司徒雷登的生日,司徒的秘书傅泾波邀请黄华去参加生日宴会。也许是考虑到这种场合过于公开,黄华经向上级请示,婉拒了这一邀请。

但是司徒雷登与中共接触的努力也只是几个人的主张,美国政府方面对此有很大争论,各方看法很不相同。根据档案中的记载,7月2日,傅泾波造访黄华,告知司徒已接艾奇逊的来电,要求司徒雷登须于7月25日以前直接赶回华盛顿,中途不要停留,为恐引起各方评论,暂时不要去北平。黄华随即答复,去北平是司徒雷登自己提出来的,去否可由司徒自己决定。直到此时,司徒雷登还心存幻想,问回美后如何与中共保持联络,黄华答复还考虑不到联络的需要。

事实上,美国政府内部在对华政策上有很大争论,直到7月21日,傅泾波还给黄华打去电话,说马歇尔以私人身份给司徒雷登打去电话,说个人主张司徒应去北平一趟,但杜鲁门害怕反对派议员讲话,不赞成司徒去北平,南京美国大使馆内部对此也有很大争论。可以看出,直到司徒雷登离华前的最后一刻,内心仍是充满矛盾。

司徒雷登最终还是没有去成北平。8月5日,就在司徒雷登已经离开中国而尚未到达华盛顿之际,美国政府发表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特别是1944―1949年间的关系》的“白皮书”,正文前面有国务卿艾奇逊为说明编写该书的经过和宗旨给杜鲁门总统的一封信。

8月18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撰写的评论――《别了,司徒雷登》。为这段历史画上了句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