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空军成功在西部修建3座世界海拔最高机场

热度70票  浏览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11:03

1993年,九总队为了完成江主席的嘱托,官兵们克服重重困难,修复世界最高的机场——邦达机场。刘应华 摄

在每一个高原机场的建设中,总队长曹定国都亲临现场检查,严把质量关。李昊霖 摄

  中广网北京1月25日消息(卢曦 朱谦礼 李昊霖)西部广袤,山川峻美,民风淳朴;西部遥远,交通闭塞,经济落后。西部稳则天下安,西部富则国家强。世纪之交,党中央作出了西部大开发的重大战略决策,将加强西部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摆在了首位。响应号召,空军第九工程总队毅然肩负起历史赋予的新使命,积极投身于西部地区航空港建设的滚滚洪流。

  两三星斗胸前落,十万峰峦脚底青。西部大开发10年来,国家共在西部地区新建、扩建、改建机场59个,空军第九工程总队参建了51个,其中包括世界海拔最高的邦达、阿里、康定三座机场,在冰雪西藏初步构建起机场网络,使新疆成为我国机场最多,云南成为我国机场密度最大的省区,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作出了突出贡献,成为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的一面旗帜,被西部人民深情地誉为“高原铁军”。

  铺就机场网 让西部边疆与祖国紧紧相连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从跨越世界屋脊的“唐蕃古道”入藏和亲,播撒下了汉藏友好的种子。从古至今,西部的路,犹如一条条情意绵绵的纽带,连结着各族人民的团结友谊。然而,这些道路的艰险、崎岖,也成为了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的最大障碍。

  位于祖国西南边陲,远离拉萨1700公里的西藏阿里地区,面积30万平方公里,有着长达1116公里的边境线,是我国与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等国家和地区交流的重要门户。抱定在最偏远的地方建设现代化的航空港,让西部边疆和祖国紧紧相连的信念,2006年9月,九总队官兵们挺进平均海拔4500米、空气含氧量不到海平面50%的阿里高原,在阿依拉山下扎下了第一顶帐篷,开始了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修建机场的壮举。

  高寒、缺氧、寂寞……就像一顶巨大的黑色斗篷,无时无刻都笼罩着高原和九总队官兵。这里吃水要到几十公里外的水库里拉,照明要靠柴油机发电,吃顿带绿色的饭菜都很难;这里报纸一个月才能送来一次,手机经常打不通;这里高原反应强烈,除了头痛失眠、胸闷气短、恶心呕吐外,强度6倍于内地的紫外线还会灼伤皮肤,令嘴唇开裂。

  “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我们要发挥突击队作用,敢于主动承担急难险重任务,要有勇于为中华民族复兴冲锋陷阵的大气魄,要有在‘大局下行动’的牺牲精神。”困难面前,总队长曹定国坚定地说:“只要国家建设需要,环境再差,条件再苦,危险再大,也要上!”

  没有那英雄铁胆,不闯这莽莽高原。沉寂了千年的阿里高原被轰鸣的马达声打破了。在噶尔河边的湿地上,上百辆施工车辆来回奔驰,推土机轰隆开进,大型碾压机发出的怒吼声震颤山谷。住着地窝子,吃着苦咸菜,官兵们以一股嚼铁咬石的劲头,挑战生命极限,在这“生命禁区”开山劈石、平沟填壑……

  2006年冬,一场大雪覆盖了阿里高原,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使施工陷入了困境。在零下20多度的严寒中,深达两米的冻土层坚硬如铁,钢钎铁镐砸上去,只能留下个白点子,挖掘机的铁斗砸下去,只能划出一条白印子。用汽油烧,用炸药炸,用破碎机破。官兵们像蚂蚁啃骨头一样,硬是一点点地砸开了冻土层。挖出冻土层下面的淤泥装车往外运, 可汽车刚走上几分钟,淤泥便倒不掉全冻在车里了。大家想方设法采取隔离层等措施,苦战50个昼夜,完成土石方380万立方米,为主跑道提前贯通赢得了时间。

  在高寒缺氧的阿里高原,工程机械只能发挥出60%的效能,征战在这里的官兵们,更是在透支生命。九总队卫生所的档案柜里,一摞《二○○九年度阿里机场建设官兵体检表》显示,参与阿里机场建设的官兵,95%患有不同程度的毛发脱落、尿酸偏高、心肌缺血等高原疾病。然而,在西部高原地区执行施工任务,官兵们不仅要经受着极端恶劣生存环境的考验,承担着背井离乡妻离子别的苦楚,更要面对随时可能的牺牲。

  五期士官刘勇义从开工之初一直战斗在阿里机场。“第一次回家,孩子长出了牙齿;再回来时,孩子都满地跑了;再进藏回来时,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提起常年不能回家的丈夫,妻子李华既是心疼又是爱。2008年春节,难得休假的刘勇义上午刚回家,下午就接到紧急护送施工资料前往阿里的通知。临行前,女儿搂住刘勇义的脖子,泪眼汪汪地说:“爸爸,可不可以晚上陪我睡觉觉再走?”看女儿委屈的眼神,刹那间,泪水涌满了这名高原工程兵的眼眶。

  开朗活泼的“拼命三郎”,是27岁的试验员时小如留给阿里机场建设指挥部藏族女干部卓雍永恒的印象。白天,他哼着小曲儿在冰天雪地的工地满地跑,辗转采集样品;晚上,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做实验,一干就是一个通宵。2007年11月16日,时小如驾车随部队转场,行至马莜拉山山口急弯处,山谷中突然而来的龙卷风,将他连人带车卷进了山坳。噩耗传来,卓雍伤心落泪。她在博客中写道:“年轻的生命为阿里奉献,却没能走出阿里,在我们心里,你永远阳光……”

  “我们牺牲奉献,就是为了让西部人民更幸福。” 几乎每一位九总队官兵,都会这样说。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建设10年来,九总队官兵先后有3人牺牲,9人落下终身残疾。在广袤西部大地上,官兵们用热血融化千年冰雪,挥双手牵来金桥飞架,铺就了一张巨大的机场网——

  在冰雪西藏,官兵们爬冰卧雪,足迹踏遍了大半个雪域高原,从拉萨到邦达,从日喀则到林芝,5座现代化的航空港矗立在世界之巅。

  在美丽新疆,官兵们吃沙咽土,扎根在这片占祖国陆地面积1/6的土地上,从乌鲁木齐到库尔勒,从和田到吐鲁番,12座机场在天山南北破土而出。

  在七彩云南,官兵们削山填谷,用辛勤的汗水将这里悉心装扮,从昆明到西双版纳,从丽江到香格里拉,14条银色跑道将彩云之南变得更加绚丽多姿……

  “一条金色的哈达,连起了北京拉萨。”在西藏,许多藏族同胞,都会唱这支关于路的歌。是的,九总队官兵用自己青春和生命编织起的这一根根“哈达”,一抹抹“彩虹”,就是一条条幸福之路、繁荣之路,将西部与祖国血脉相连。从此,遥远的西部不再遥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