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从战俘到为我空军工作 揭秘东北航校中的日本人

热度141票  浏览25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27日 21:02

要敢于争取日伪航空人员和技术人员为我军服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在抗日战争胜利这一重大历史背景下,中共中央认为,我军建立空军的条件已经成熟,决定在东北建立一所航空学校,为今后创建自己的空军培养人才。

    中共中央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去苏联学过飞行的王弼、常乾坤等同志。王弼,中共中央从留苏学生中选派学飞行和航空工程的学员之一。他毕业后在苏联空军服役。1938年回到延安,任八路军航空工程学校校长,中央军委总参谋部航空组组长。常乾坤,1925年入黄埔军校学习,后被中共中央选派到苏联学习航空。毕业后任苏联红军独立航空队领航员,后又入苏联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航空工程系学习。1938年回到延安,任八路军航空工程学校教务主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部航空组副组长。

    1945年8月下旬,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彭德怀、杨尚昆等接见了王弼、常乾坤等人。中央领导同志说,去东北创办航校,是党和人民创建航空事业的开端,是为建立自己的空军做准备的,无论如何要办好。刘少奇说,东北是日军侵华的主要基地,估计那里的航空器材很多,这是我们兴办航空学校的有利条件。因此,中央派你们去东北,接收日本的航空器材,创办一所航空学校。中央领导同志特别强调,要敢于争取日伪航空人员和技术人员为我军服务。有什么问题和困难,注意向彭真请示报告。

    发现一支日军部队并成功将其缴械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中国沈阳,关东军驻沈阳一支飞行部队军心浮动,烦躁不安。他们从一个强者的心态跌落到一个战败者的地位,不敢面对缴械投降进俘虏营这一残酷的现实。恐惧心理支配着他们,官兵们以日军虐待中国军民的阴暗心理想象未来进中国俘虏营的“悲剧情景”。

    这支部队的部队长林弥一郎唯恐部队出事,召集官兵训话,除重申遵守纪律,实行停战,向中国军队缴械投降外,提议与其在沈阳等待,不如向南满海边转移,那里离日本本土近一些,如有可能则随在南满的日本侨民一起回国。这一动议,得到了多数官兵的同意。于是,日军飞行部队一行300多人,离开沈阳空军基地,徒步转移。9月9日,他们到达辽宁省凤城县和岫岩县交界的山村。

    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率二十一旅先期到达沈阳,开展工作。9月16日,曾克林所部奉命组建沈阳卫戍区,曾克林任卫戍区司令员。卫戍部队侦察发现:在凤城县和岫岩县交界处,有一支流窜的日军部队。卫戍区立即派出一个五人小组,由凤城县留任的副县长日本人三桥当翻译前往日军部队。八路军代表聂指导员向日军宣布:立即停止流窜,就地向我军缴械投降,就地等待我军对你们的安排。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自我介绍说:“我叫林弥一郎,是这支部队的部队长。我们一些官兵很担忧,因为我们是战败国,担心投降后会受到侮辱虐待。”

    八路军代表当即表示:“你们有顾虑是可以理解的,这顾虑也不是几天可以打消的。我军一贯实行优待俘虏的政策,坚定地执行国际法。我军对待战俘不杀害、不虐待、不侮辱人格、不没收私人财物,给予人道主义的待遇。事实将证明,我说过的话是负责任的。”

林弥一郎又说:“官兵们的情绪很低落,敌对情绪很严重。我担心他们会干出错事来。”三桥副县长赶忙插话说:“千万要稳住他们,你们一乱来,凤城城里两万多日本侨民就会跟着干,那时,你们将罪上加罪!”

    八路军代表进一步作政策解释:“八路军历来把发动这场战争的日本帝国主义者和日本一般官兵区别开来,把顽固坚持抵抗的日本官兵和缴械投降的日本官兵区别开来。你们缴械投降后,我们把你们当朋友,以礼相待,我军会负责任地照料你们的生活。”

    林弥一郎又说:“我们一些人又提出来,他们不愿进俘虏营。他们宁肯去当修路工、当矿工,自食其力,自我管理。”

    八路军代表明确表示:“进不进俘虏营是后事,今后如何管理也是后事。当务之急是,你们必须立即就地缴械投降,就地管理,不准流窜。你们看到了,这里是山区,连年战争,被你们糟蹋的老百姓很穷很苦,他们供不起你们300多人的吃住。你们缴械投降后,离开山区,我们会安排一个居住条件好一些的平原大村子,你们到那里住下来,我们会安排你们的生活。你向官兵们转达我们谈话的内容,多做解释工作。”

    第二天,林弥一郎率部向沈阳卫戍区部队履行了缴械投降仪式,卫戍区部队立即引领他们到一个平原大村子住下。

    接触战俘,了解战俘,增进相互信任

    沈阳卫戍区将日军缴械投降的情况报告总部,总部指示:对待日军战俘的工作,我军要始终掌握主动权,对他们要作进一步的了解,掌握他们的思想动向,向他们反复宣传我军的俘虏政策,引导他们按照我们的思路来思考他们未来的出路,打消他们的种种顾虑。

    为了表示八路军优待俘虏的诚意,沈阳卫戍区特意安排了一次宴会,借此接触他们,了解他们,增进相互信任,掌握工作主动权。聂指导员向林弥一郎说:“我们准备宴请你们,由于附近没有能容纳300多人的大房子,因而只能宴请十多人。这十来人怎么产生,由你们决定。宴请的目的,是向你们宣传解释我军的俘虏政策。”林弥一郎当即表示,我是部队长,我肯定赴宴。其余十来人,我们商量后产生。

    林弥一郎将八路军要宴请的消息一转达,日俘们就炸开了锅。“这是阴谋!”“我们不能去!”林弥一郎表示,自己肯定赴宴。他反复说:“什么阴谋?共军以一个旅的兵力早已包围了我们,要消灭我们早就消灭了。”他又说,聂指导员说过,去不去完全自愿,不强迫谁去,也不反对谁不去。完全自主决定。日俘们一个个表态后,凑够了十来人赴宴。

    所谓宴会,其实是很平常的中国家常菜。抗战多年,当地被日伪军糟蹋得太穷太苦。八路军刚刚光复这里,自己也很苦,想办得豪华一点,现实条件也做不到。不过即便是普通的中国饭菜,对流窜了一个多月的日俘们来说,已经是很丰盛的了。

    席间,沈阳卫戍区接待人员对日俘以礼相待,劝酒劝菜,气氛很融洽。当八路军接待人员询问他们的装备、技术情况时,日俘们说,我们是日本关东军空军机动部队,有46架飞机,主要是“隼”式战机和“九九”高级教练机,飞机完好。“八一五”前,我们还对进入中国东北的苏联部队执行轰炸、打坦克等作战任务。我们这支部队有飞行员、指挥员、机械师,通信、气象、领航、导航、情报、维修等全套战勤人员。

    第二天,沈阳卫戍区的干部来为日俘代表送行,并说:“昨天没有请大家一起来,我们为他们准备了一点肉,带回去给他们吃。”朴素的语言,在日俘中的反应是:不过几斤肉几条鱼罢了。可当他们走到院子外面一看,立刻惊呆了,5头牛和一大群羊,那群羊足有50只。战俘们非常感动。“天底下哪有这样好的军队!哪有这样好的战胜国!对比我们在华的各种罪行,我们无地自容。”回到驻地,没参加宴会的战俘们听了林弥一郎等人畅谈宴会经过,战俘们说:“我们侵华多年,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停战后,八路军还处处照顾我们的生活,真是没想到。”

    彭真、伍修权亲自做日俘的工作

 彭真、伍修权亲自做日俘的工作

    沈阳卫戍区将宴会前后的情况报告总部,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彭真以及伍修权很重视,复电沈阳卫戍区:请林弥一郎等人来哈尔滨谈话。

    彭真、伍修权在总部接见了林弥一郎等人。彭真开诚布公地说:“希望你们在没有遣还日本以前,帮助我们培养中国军队的飞行员。”彭真说,毛泽东主席说过,日本人民也是侵华战争的受害者。中国共产党、八路军决定,对在华的日本人,除战犯以外,一律保护。

    伍修权说,中国共产党、八路军历来把日本军国主义者和日军官兵区别开来,把顽固抵抗和放下武器投诚的日本官兵区别开来。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是顽固坚持日本军国主义立场的人,你们也是侵华战争的受害者。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延安和其他抗日根据地,就有日本官兵组成的日本人反战同盟组织,还有一批日本技术人员如医生、护士在八路军、新四军中工作,说明缴械投诚后,日军在华人员有光明的前途。

    彭真、伍修权还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已经有一批会飞行懂航空的干部,他们正从延安来东北的路上,他们奉命来东北办一所航空学校,以他们为主,加上你们参与,事情可能办得更快些更好些。伍修权还明确说,你们回南满后,同大家好好商量,愿意不愿意帮助我们办航校。

    在林弥一郎等人临走前,伍修权突然把随身携带的一支勃朗宁手枪送给林弥一郎,说:“这支手枪跟随我长征和抗日战争,今天送给你,希望我们在新的条件下合作,送给你做纪念。”林弥一郎接过枪,百感交集。被俘以后,竟然有这么多想不到的事。前几天刚缴完枪,今天又得到了一支颇有传奇色彩的手枪。

    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最高负责人的谈话,很有威信,在日俘中反响强烈。被俘日军官兵经过多次讨论,在遣还回国一时难以实现的情况下,共产党真心实意的邀请,使他们同意和从延安来的共产党航空干部一起为创办航校服务。

    日本人在航校有职又有权

    1946年3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正式成立,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所航空学校,已改名为林保毅的林弥一郎成为校参议兼飞行主任教官。日空军被俘人员300多人分别被任命为飞行或机务主任教官、教官和各专业战勤教官。

    1945年11月至1948年10月,日空军被俘人员和我军航空干部一起为我军培养560名航空干部,其中飞行员126名,机械师322名,领航员24名,气象、通信、仪表和参谋人员88名,涵盖了现代化空军所需的各类人才。这些人后来成为空军建设的骨干,东北航校被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摇篮”。

    1958年,林弥一郎等300多人被遣还日本。林弥一郎等人回国后成立了日中和平友好协会,林弥一郎任会长,致力于发展日中友好工作。林弥一郎撰写的《我与中国》一书,记录了他从战俘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工作的全过程。彭真、伍修权多次接见林弥一郎等人,彭真称赞他们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老同志”。欧阳如华

顶:14 踩:11
【已经有116人表态】
15票
感动
11票
路过
14票
高兴
11票
难过
22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8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