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插入越南境内的“尖刀”:攻占省会谅山的先锋营

热度70票  浏览11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自卫还击,明天就是胜利三十周年,为了记念和我一道战斗的全营战友和为国捐躯的英烈,我必须把三营在自卫还击作战的英勇事迹,再告天下,让年轻一代永远不要忘记,老一辈为保祖国的领士完整和人民的安全,所作不怕牺牲和流血的贡献。也让活着的战友们,永远怀念这场战争的历程,更加珍惜在战斗中结下战斗情谊,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国家的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五十五军一六四师四九一团三营(以下简称:“三营”)是具有英勇善战传统的部队。解放战争时期,在围攻德会的战斗中,这个营的七连能攻善守,冲破敌人层层封锁,打进敌人心脏后,坚守阵地三昼夜,连续打退敌人十七次反冲锋,消灭敌人二百八十多名,涌现出了威震敌胆的战斗英雄杨德银。至今“英雄杨德银排”的锦旗还光辉夺目。

在对越自卫还击战斗中,我营的干部战士发扬了我军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当先锋打头阵,攻如猛虎,守如泰山,接连取得攻克坂然、丹登、巴外山、波寮、谅山等五战五捷的胜利,把红旗插进谅山“要塞”。毙敌二百二十八名、俘敌十九名,缴获武器弹药一大批,为保卫祖国作出了新的贡献。荣获了“攻占谅山先锋营”的锦旗,广州军区给我营和我荣记一等功。在英雄的战史上又写下了新的篇章。

穿插坂然如尖刀

自卫还击作战第一仗,我营奉命担任穿插任务,从国境线内出击,三小时内要抢占坂然西南-侧诸无名高地,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协同师主力全歼坂然地域之敌。

要在敌人潜逃之前插到敌后,把敌人包围起来,形成瓮中捉鳖之势,这是一场恶仗。战斗打响之前,我先后三次组织班以上干部骨干勘察地形,选择进攻路线,发动群众分析敌情,研究了各种情况下的处置方案。党委对部队进行了思想动员,号召干部战士为祖同争光,为边境人民报仇,杀敌立功。全营干部战士个人个个摩拳擦掌,纷纷向党表示决心:要象尖刀一样插进敌人心脏。担任尖刀连的八连连长何仕辉对团的领导说:

“我是共产党员,愿为党的事业献身。如果我牺牲了,我那一百元存款就作为我的最后一次党费。”

二月十七日拂晓,自卫还击战斗打响了。我营指战员怀着对党和对祖国的无限忠诚,对越南侵略者的无比愤慨,象猛虎下山,以迅猛凌历之攻势直插坂然。

从国境线到坂然,全程七公里,这一带,群山起伏,标高均在海拔五百米以上,支脉交错,沟谷纵横,草深树密,荆棘丛生。一般人要在这里就是空着手走上十几分钟也会气喘不止,何况战土们要措着几十斤的枪支弹药和战斗物资急行军呢!但是,干部战士们懂得:穿插分割,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就为胜利打下了基础,时间比生命还要宝贵!

“快,时间就是胜利!”指挥员喊着冲在最前面。“快,跟上!”战士们一步不拉。为了争取时间,他们沿着婉蜒的羊肠小道飞速前进。遇到高山徒坡,手脚配合攀登而上,屁股坐地一滑而下;遇到宽沟深谷,就抓住藤葛荡过去;遇到深草密棘就硬钻过去。

“断崖!”一道六米多高的断崖拦在面前。崖下是乱石一片,左右无路可择。跳下去明知有危险,绕道走时间又不允许。怎么办?尖刀连八连指导员严海棉大喊一声:“跟我来,跳下去!”说着,战士们也都一个接着一个地飞身跳了下去。战士叶光涛右脚扭伤了。他带着伤痛,背着几十斤重的东西在崎岖路上奔跑,该要吃多大力!领导叫他回后方,他着急地说:“好客易才赶上打一仗,怎么还没放枪就下去?现在我还能走,即使我倒下了,爬也要爬到目的地。”他找来一根木棍支撑着,一步一拐地前进,头上的青筋暴着,身上豆大的汗珠淌着,滴在地上染湿了路上的青草、泥土。

高山险阻挡不住他们前进,敌人设下的层层封锁线也被这把尖刀切开。当他们行至高楼东侧时,左侧高地上的敌人用机枪、冲锋枪扫射过来。我当机立断,命令担任尖刀任务的八连边打边插,不要恋战。八连连长何仕辉一声喊:“打!”战士们一齐开火。敌人措手不及,有的还并不清怎么回事就丧了狗命,有的则溜之大吉。他们以快刀斩乱麻之势,闯过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前进到十号高地右侧时,又与敌人遭遇了。这里离坂然已经很近,我决心抓住战机把这股敌人吃掉。一声令下,战士们奋勇向前,刹间杀声阵阵,枪炮齐鸣,象怒涛咆哮似的向敌人压过去。敌人死伤过半,抵挡不住想逃。“往那里跑!”配属八连担任火力组任务的机枪连付指导员大喝一声,架起重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六O炮也吐出了仇恨的炮弹。子弹,炮弹追到之处,敌人一个个应声而倒。指战员们边打边冲,不停顿地向目的地挺进。

兵贵神速。坂然呈现在我营战士的眼前!这里弹痕累累,硝烟正浓。被我主力部队正面击溃之敌,正惊惶失措,在坂然一带慌乱集结,准备逃窜。“冲啊!不要让敌人跑掉了。”

我马上命令三个连队分成三路直取坂谅公路,抢占坂然西南侧诸无名高地。三个连队象三把利剑直插敌后。神兵天降,敌人慌了手脚,还来不及抵抗,有的就被击毙,有的抱头鼠窜,一片丢盔弃甲景象。

我营干部战士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一小时四十分钟,奔进十一公里,翻越七座高山,突破敌人四次封锁,提前一小时二十分钟插到了指定位置。抢占了坂然西南侧诸无名高地,歼灭溃敌后,迅速构筑工事,准备打敌增援。这时,敌人一个炮兵班大摇大摆地向七连阵地前沿走过来。“准备战斗!”七连长王永迅指挥着,眼看敌人沿着公路走近,快进入我包围圈了。“捉活的!”敌人闻声丧胆,放下了枪和炮。副连长何玉熙带领着几个战士冲出战壕去捉俘虏。狡猾的敌人见来人不多,又拿起枪向何玉熙他们打过来。何玉熙不幸中弹负了重伤倒在地上。不久他又挣扎着坐了起来,举起手枪向敌人一指,命令道:“敌人不投降就坚决消灭他,打!”一阵枪响,仇恨的子弹穿进了敌人的胸膛,这个敌炮兵班被消灭了。不久,七连的干部战士又打掉了一辆敌汽车,毙敌十七名,坐俘十五名。

这次穿插,我营象一把尖刀,把敌人拦腰斩断,有力地配合我主力全歼了坂然地区守敌。

  斩关夺隘通谅山

坂然一战告捷,我军以迅雷闪电之势,大踏步向越南的军事重镇谅山挺进。

从坂然至谅山公路,蜿蜒在高山峻岭之间,公路两侧山峦重叠,地形险要。敌人在公路两侧的诸高地摆兵设障,企图阻挡我前进。

三营再举先锋旗,奉命为团的第一梯队,先后又攻克了班洋南侧长形高地、四二O高地,波寮东侧无名高地。他们逢山开道,遇水横渡,斩关夺隘,步步向谅山逼去。

位于通连公路北侧的丹登无名高地,又名尖山,山梁毕直,谷深峡长。敌人一个加强排的兵力设防在该高地上,构筑了堑壕交通壕相连接的环形工事,配备重机枪、火箭筒、迫击炮等火器,据守在山口要道的环形工事上。是谅山的一只“看门狗”。

“消灭这只看门狗,打开谅山大门!”三营以八连为主攻,九连一排从该高地左侧加入战斗,配合八连进攻。

二月二十六日清晨,攻打丹登的战斗开始了。八连指战员在我炮火的配合下,兵分两路形成一把铁钳向敌人钳去。但是,狡猾的敌人不甘心被我钳住,集中火力向八连担任主攻的三排压来,三排战士连续三次强攻都未能凑效。敌变我变。营指挥所当即命令九连一排加入战斗,牵制敌人,八连二排变助攻为主攻,从右侧山梁乘虚直插主峰,搞乱敌人部署。这样一来,钳子变成了绞索,紧紧地套在敌人的脖子上,越勒越紧。三排排长叶显清命令八、九班占领了有利地形,以火力掩护,七班从左翼发奉攻击,并指挥八二无后座力炮摧毁敌暗堡,支援步兵战斗。炮连新战士曾国武,跟随三排向敌人冲击,看到战友们受到阻击,顿时怒火满腔。他凭着平时练就的过硬本领,扛起火炮冒着敌人密集的子弹,匍匐到阵地前沿,对准敌人的机枪火力点就是一炮,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敌人的火力点炸毁了。这时,敌人的另一挺机枪喷着火舌向他打来。他抱着火炮顺坡一滚撤了下来,装上炮弹转换了一下位置,骂道:“狗日的,看你能蹦跳几下!”一声炮响,敌人的这个火力点又被炸飞了。当他扛起火炮打第三个火力点时,不料,敌人的子弹打中了他。为了祖国,他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指导员严海棉高喊:“为战友报仇,冲啊!”干部带头冲锋陷阵,战士个个奋勇当先。机枪班班长刘忠火,右手被子弹打伤,他包扎了一下,把冲锋枪交给副班长,左手拿着手榴弹,大喊一声“跟我冲”,带头冲向敌阵。排长叶显清见机枪班班长受伤,抢过重机枪亲自射击。七班班长谢中清也利用阴雨大雾隐藏地从左翼绕到敌侧后,用手榴弹炸毁了两个敌地堡。八班乘势从右翼跃入堑壕交替掩护前进,毙敌四名,切断南侧无名高地与主峰联系。干部战士愈战愈勇,包围圈越缩越小,把敌人紧紧地困在主峰。“把敌人围起来包饺子呀!”重机枪、冲锋枪、手榴弹响成一片,高地上的盖坑、隐藏部一个个成了埋葬敌人的坟墓。

二排在副连长崔万袁的率领下,以四班掩护,五,六班从西侧迂回到敌背后,用火箭筒连续摧毁敌两个火力点,全排分两路直插主峰,并采取小群多路的方法从右侧接近敌火力点,先后又用手榴弹、爆破筒炸毁敌三个火力点,毙敌七名,一举攻占了主峰。

九连一排从左侧迂回到一个无名高地,占领有利地形,用火力牵制营主攻方向上的敌火力。敌人见这个不太高的小高地上有我军,炮火从三面疯狂向一排阵地打来,不到两百平方米的高地上落下上百发炮弹,炸得土石乱飞。配属九连一排作战的机枪排长李阳荣带领机枪班冒着敌炮火还击敌人,当一发炮弹即将在战友身边爆炸的危急关头,他猛扑过去趴在战友身上而光荣献身。九连一排长唐田子身上十多处被炸伤,鲜血直流。一班班长肖忠良要为他包扎,他说:“别管我,快去代我指挥战斗。”为了全局的胜利,九连一排承担了最大的牺牲。

我营干部战士收拾了丹登高地之敌,发扬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又投入了攻打巴外山的战斗。

巴外山由十多个山头组成,是谅山以北的一扇大门。敌人控制了坂然至谅山要道,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设防,各高地以坑道,隐蔽部、“A”形工事为骨干、堑壕、交通壕相通,一般为双层或三层环形工事,由平射高机枪、重机枪、直射火炮组成三层交叉火力网,还有一个炮兵阵地,此外,高地周围地雷遍地皆是。盘踞所上守敌吹嘘这是一副“打不烂的铁门”。

“是钢的也要砸碎它!”二月二十八日拂晓,战斗打响了,我营奉命从南侧发展进攻,九连为突击连。八时三十分进攻发展后,他们一举突破敌防御,占领了长形高地,在向第二个小高地冲击中,遇敌地雷场,部队没有停留,从间隙中通过了雷场,又遭到敌人猛烈射击,前进受阻。连长杨超明及时调整战斗部署:三排排长何能发带两个班从正面进攻,连长带领两个班从右翼迂回,七班从左翼插入敌后,三面向敌攻击。配属九连的八二无后座力炮排排长叶纯,用肩炮射击,五发炮弹摧毁敌三个火力点。班长李沿良一发炮弹将敌人刚架起的一门七五炮摧毁。共产党员、七班班长张海洲外在最前面,只身跳进敌堑壕,打乱敌人部署,敌火力象雨点般向他倾泻过来,他毫不畏惧,越打越勇,接连消灭了七个敌人。冲上阵地的四班长李太祥高喊:“七班长,你不能在那里,危险!”张海洲回答:“共产党员越是危险越要向前!”说完向敌阵猛插过去,以后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他牺牲时,身体靠在壕壁,双手还紧紧地握住冲锋枪。

从右翼发展进攻的八连一排,打得更加勇猛,全排同志前赴后继,团结战斗。步谈机员受伤了,排长关则奎亲自背着步谈机指挥战斗。一班在左,三班在右,关排长带着二班在正面,形成三路发展进攻。三班战斗小组长肖移成带领三名战友在我火力掩护下控制阵地前沿,打掉两个敌火力点,歼敌八名,在与敌人短兵相接中,小组的四个同志牺牲了三个,剩下一个也受伤了,仍然坚持战斗到胜利。

我营干部战士就这样英勇顽强,勇敢战斗,在巴外山与敌人血战了四个多小时,终于把敌人这个所谓“打不烂的铁门”打开了,砸碎了。

能攻善守坚如钢

三月二日早晨,我军一门门大炮直指谅山,一发发炮弹倾天而泻,谅山市内的军事目标,营房、弹药库纷纷坍塌,连续爆炸。攻占谅山的战幕拉开了。

“打进谅山市,消灭敌三师,严惩'小霸王'!”三营干部战士连战告捷,余怒未息,高喊着这个口号,乘胜前进,象猛虎扑羊一般直扑谅山省府。

在我数路雄师的围歼下,越军所谓的王牌师第三师早己苟涎残喘,死的多活的少。但是,敌人没有甘心他们的灭亡,还在负隅顽抗。我炮火一停,他们就用炮火封锁路口要道。谅山市区弹如雨下,炮声震耳欲聋。然而,我营干部战士只有一个念头:拿下谅山省府,歼灭谅山顽敌。我们在敌炮火下灵活跃进,从这个弹坑跳到另一个弹坑,象滚滚钢流,锐不可挡。

炮声越来越密,枪声也越来越紧。“按原定计划行动,分三路进军。”我果断地下达命令:“七连占领国际旅社,八连攻占省行政委员会,九连抢占省法院!”三个连队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各向自己的目标打去。

“攻占谅山钬桥立头功!”九连干部战士一马当先,象把利剑直插谅山大铁桥,消灭了桥头守敌,成为攻占谅山尖刀连。为了夺取省法院,九连指战员又一股作气向奇穷河南岸打去。南岸守敌见大桥失守,便弧注一掷,用大口径火炮不停地轰击,高射机枪扫射,妄图以猛烈的火力封锁桥头,阻挡九连前进。连长杨超明当机立断,一边组织火力压制敌人,一边指挥战士低姿跃进。突然一梭子弹从他头顶上呼啸而过,把他的军帽打穿了还不知道,通信员焦急地喊:“连长,你的帽子打穿了。”杨连长摸了摸没伤着,风趣地说:“只要脑袋没打穿就行。”接着骂道:“狗东西,你打我一枪,我还你十枪!”指挥重机枪、六O炮向桥南守敌猛打过去。桥头守敌被歼灭了,杨连长把手一挥:“同志们冲锋!”战士们一阵猛冲猛打,很快就抢占了奇穷河南岸的谅山市委大楼、省法院、银行、邮电局等重要目标。河北岸的敌人有的来不及溃逃,被九连的战士们碰上了,当即有五个逃敌被击毙。接着,战士们又搜索了十多个敌目标。七连指战员收拾了二青洞之敌后,也接踵而至,抢占了旅社一带。八连干部战士打进谅山省行政委员会办公室,看见公文印信丢满一地,随风飘零,不禁发出了鄙视的笑声。

我营战士刚打进谅山市区,敌人的炮弹一阵紧似一阵地往城里倾泻,斗粗的树木拦腰而折,坚固的楼房砖飞柱倒。但是,指战员们不在乎,挥动铁锹镐头挖防空洞构筑工事,准备还击敌人的反扑。突然,一发炮弹落在七连二班战士不远的地方爆炸了,炸起的泥土把战士何伦青盖住,他虎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骂道:“妈的,有本事就打准点,别把老子的衣服弄脏了。”说着又挥起铁锹挖起工事来。

刚进谅山的第一天,由于粮食一时还送不上来,战士们连续作战,饥饿和劳累一齐袭来。但是,指战员们所表现的,却不是消沉和退缩,而是坚毅和乐观。大家一块干粮分着吃,一壶水让着喝,与饥饿劳累斗争。炮连新战士梁建文,在挖防空洞时晕倒了,但他醒过来又挥动了手中的铁锹。他们靠坚强的意志,团结在党支部的周围,战胜重重困难,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反扑。

我营坚守谅山的六昼夜,敌人几乎每天晚上派出小分队偷袭我营阵地,都被我营歼灭。同时敌人也天天向我阵地打炮。但敌人的炮弹没有炸着我们,更吓不倒我们。在我营的阵地上,一片胜利的笑声。正是:“雄师正义征越寇,谅山市内笑炮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