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撒旦”的创造者

热度52票  浏览8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8

当之无愧的“教父”

  在当今世界上威力最大的Р-36MУТТХ洲际导弹依然在俄罗斯的战略火箭兵中服役。五角大楼的将军们如此憎恶它,以致于想方设法要把它纳入裁军条约,以便彻底消灭它。2003年,俄罗斯决定将它的服役期再延长10~12年。Р-36MУТТХ级重型导弹(北约分类为SS-18,代号“撒旦”)可以携带10个分导式弹头,每个当量为75万吨。该导弹由俄“南方”设计局研制,弗拉基米尔费多罗维奇乌特金被认为是它当之无愧的“教父”。

  我要说明的是,俄罗斯最厉害的洲际导弹的创造者既不是强硬的“鹰派”,也不是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他之所以成为“撒旦”的创造者,仅仅是因为二十世纪后半期为了维持和平,必须建造这样一种令人恐惧的庞然大物。

  “冷战不是我们发动的,”弗拉基米尔费多罗维奇曾经说过。“我不想列举苏联周围那些数量不断增长的军事基地,也不想说出部署在那些基地上的武器数量。这是一种严重的威胁。我们设计人员一直在寻找取得平衡的途径,我们的设计毫不逊色。我想起了1966年夏天,我们第一次向法国总统演示从竖井发射洲际导弹的一幕。那是在拜科努尔发射场,灼热的太阳烤着无边无际的草原。天气闷热,一片寂静。时间过得慢极了。五分钟准备宣布之后,气氛随着扬声器中倒计时的声音变得越来越紧张。终于传来指令:发射!刹时,大地迸裂,火光、浓烟和尘土冲天而起,弹体在一阵可怕的躁动中现身。轰鸣声越来越大,撞击着人们的耳膜。就在发动机庄重的轰鸣声中,强大而令人恐怖的导弹进入了轨道……

  戴高乐将军一动不动地站在观景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幅激动人心的场景,连声喊道:‘了不起!了不起!……’我们的译员也机械地重复着:‘了不起!了不起!……’当时我在想,但愿仅仅是演示而已,最好永远不会有真正发射导弹的那一天……”

  一个经历过伟大卫国战争洗礼、目睹过核导弹盾牌对于国家安全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负担的人,不可能得出别的结论。

  核盾牌的积极建立者

  弗拉基米尔乌特金从事导弹研究工作始于1952年,当时他还是一名刚从列宁格勒军事机械学院毕业的年轻人,分配到位于第聂伯罗夫斯克的“南方”设计局担任工程师。他在那里走过了一生的主要历程。他做过结构设计工程师、主任工程师,然后又领导过各种科研和设计单位:当过股长、科长、副处长、副总设计师。1967年,弗拉基米尔乌特金被任命为“南方”设计局第一副总设计师兼第一副局长,1971年任总设计师兼局长。从1986年起,任“南方”科学生产综合体(包括“南方”设计局、“南方机械制造厂”、机械制造工艺研究所和一系列其他机构)的总经理。

  作为一名设计人员和科研管理者,弗拉基米尔乌特金直接参加了现代运载火箭和航天器的设计和建造工作。这首先包括苏联战略火箭军装备的、使苏联能够在核力量上与美国相抗衡的四种战略导弹。因此,乌特金理所当然地在苏联火箭制造业的杰出代表中占有一席之地。专家指出,在这些杰出的代表中,首屈一指的当数谢尔盖科罗廖夫和米哈伊尔扬格利。

  在科罗廖夫的领导下,设计局先后研制出了著名的弹道火箭P-7(这种火箭将第一颗人造卫星和尤里加加林乘坐的“东方-1”号飞船送上了轨道)、P-9和PT-2,此后不久转向航天方面的研究,由扬格利领导的新“南方”导弹设计局成了洲际弹道导弹研究领域的主要机构。弗拉基米尔乌特金是米哈伊尔扬格利的继承人。1971年扬格利去世后,他忠实地接过了导师的接力棒。

  “我们同这个领域的许多生产联合体、苏联科学院和军事专家们紧密合作,”弗拉基米尔乌特金回忆说。“我们推出了科研和生产互动的新模式。如果说在航空工业中确立了‘设计局-试验工厂-批量生产’的结构,那么可以说,我们将这个链条缩短为‘设计局-批量生产’。这样更灵活,更省钱。”

  乌特金不仅是一位学者、设计师和最大的导弹科研生产综合体的领导人,他还是一位具有战略头脑的思想家。让我们再听一听弗拉基米尔乌特金本人是如何说的:

  “对于总设计师来说,他的战略就是:如何花最少的钱找到可供选择的技术解决方案,以便回应潜在对手相应武器的部署。这种方法可以节省时间,避免人们常走的‘走弯路’和常犯的错误。在我看来,正是这种方法催生了我们独创的、非传统的解决方案,决定了我们导弹的面貌。具体地讲,这就是研制分导式弹头,研制通用的、迫击炮式的竖井导弹发射装置,解决一系列技术难题,以保证液体火箭在加注燃料后连续多年担负战斗值班任务,并解决导弹在核爆炸条件下的抗毁问题……” 。

  乌特金强调说,这听起来有点荒谬,然而事实的确如此:苏联科学家提高了战略力量的效能,这在客观上减缓了武器竞赛和各种武器部署的速度。例如,由于建立了分导式弹头和能够突破敌人反导防御系统的手段,迫使华盛顿放弃了“卫兵”陆基反导系统的研制计划,并在1972年签署了数十年后一直成为国际安全体系稳定基石的《反导条约》。乌特金正是因其“战略才能”为同行所称道。他的战友们今天出版的回忆录中大都讲到了“南方”设计局在他领导下进行的富有成效的工作。有人讲述了前往第聂伯罗夫斯克和配件厂出差的趣事。这些回忆录的作者,包括全苏试验物理研究所(位于萨罗夫市,其别称“阿尔扎马兹”更加出名)核研究中心核弹药总设计师斯坦尼斯拉夫沃罗宁和尤里法伊科夫。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于他们和试验物理研究所的其他人来说,前往第聂伯罗夫斯克出差是一件大事。萨罗夫的同行们正是借鉴了他们的经验才设计出了一系列的火箭:P-12,P-14,P-16,PT-23УТТХ,P-36家族。

顶:4 踩:5
【已经有43人表态】
8票
感动
7票
路过
1票
高兴
6票
难过
5票
搞笑
7票
愤怒
5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