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缅怀英雄:我军入朝牺牲第一将 何凌登

热度158票  浏览2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12日 16:55

  武官,先期入朝察敌情

  

  第三十九军参谋处长何凌登,没有想到能在中南海受到周总理的紧急召见。这一天,是美国军队朝鲜仁川成功登陆的第三天———1950年9月17日。一同受到召见的还有由东北边防军临时组成的“入朝先遣小组”其他4名成员,以及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临时代办柴成文。周总理在宣布了先遣小组的任务之后说:“在中央就出兵朝鲜问题未作决定之前,不宜用其他名义,你们对外均为大使馆武官,由柴成文同志安排一切。”

  

  翌日下午,何凌登等人回到沈阳,稍作停留,将各人的军装换成了民服便出发了。到达朝鲜平壤,柴成文先向金日成报到,5名“武官”也拿到了金日成签署的委任状。先遣小组的任务是深入前沿阵地,了解战局,观察美军的战斗实力。何凌登他们有时扮装成人民军军官,随部队一道行动,有时候又穿上便装,单独在各地进行侦察,每个人得在一两天内将观察到的有军事价值的情报写成文字,传递到柴成文那里,再由大使馆呈送给中央有关部门。

  

  顾大局,和吴军长“抢座”

  

  10月15日,先遣小组结束了在朝鲜25天的战地考察,返回部队。10月19日下午,何凌登回到三十九军军部所在地辽阳市。而就在这一天,该军根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的命令,已从辽阳乘火车向安东开发准备进入朝鲜了,军部机关走在最后,定于下午6时整出发。何凌登于下午3时左右回到军部,第一件事就是向军部汇报,直到下午5点1刻过后,才往家里走去,与分别1个多月的妻子待了半个多小时就又登车出发了。

  

  10月22日晚8时整,三十九军军部的六辆车赶到了鸭绿江边。9时20分,军部领导见部队安然有序地通过了鸭绿江大桥,决定驱车跟进。军部的前方目标是龟城,必须在天亮之前进入指定位置。

  

  就在军长吴信泉乘坐的1号车将要发动之际,何凌登跑步过来,把手搭在车门上,对吴信泉说:“军长,我们换个位置,我来坐1号车,美国鬼子的飞机厉害着哩。”

  

  “乱弹琴!”吴信泉朝何凌登瞪了一眼。然而,何凌登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军长,我在朝鲜20多天,熟悉这一带的公路情况,知道哪儿能快能慢,还是让我坐1号车吧。”

  

  吴信泉正要发作,军政治委员徐斌洲说话了:“何处长的考虑也有道理嘛。”接着以调停的架式把头附在吴军长耳边,轻语了几句。结果,吴信泉很不情愿地从1号车前头的座位上走下来。

  

  遭不幸,竟成入朝牺牲第一人

  

  军部车队继续出发,借着青烟一般的新月余晖,向龟城方向驶去。到下半夜两点多钟,何凌登乘坐的1号车行驶在一座不算陡的山坡时,月亮正好被山头遮住,四周的景物连一点轮廓也显不出来。司机小唐只见前方一片昏暗,根本看不清路面在哪儿,他只好打开前灯,借着光亮猛一加速驶上了山坡。就在1号车亮灯的一瞬间,被空中迎面飞来的美国飞机发现了目标,飞机立即怪叫着俯冲下来,又是扫射又是投弹。

  

  爆炸声过去之后,军长吴信泉跳下2号车,疾速跑到1号车旁,推开车门,在手电筒光亮的映照下,吴信泉看到,就在自己原先所坐的位置上,何凌登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头部被美机的机关枪弹击中,已经牺牲了……悲痛中的吴信泉命令由警卫排派两名战士乘坐1号车,将何凌登的遗体护送回辽阳军部留守处。

  

  何凌登,1917年出生在福建福州,中学毕业后,由徐特立介绍,于1937年起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期间,他曾经获得延安地区毛泽东模范青年奖章、毛泽东模范干部奖章。中国人民抗美援朝的伟大史册,将永远记载着他的不朽名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