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明清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6至17世纪中国“白银资本”:白银成为国际货币

热度129票  浏览21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2月21日 00:08

  德国学者贡德·弗兰克《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一书最近被译成中文,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据一些中外评论者说,此书"具有重大理论意义";"是改变我们对近代早期世界经济的认识的壮举"。如此隆盛的推重当然令不知就里者对此书刮目相看。

  作者在《白银资本》中坚定地断言:所有关于西方国家现代的先进地位是因为近代以来理性精神的建立、制度创新和工业革命等的结论,都不过是亚当·斯密、马克思、韦伯以来世人炮制的"欧洲中心论"的虚妄神话。因为自中古以来,世界经济就存在着一个完整的产业分工和多边贸易体系,而众多东方和西方国家的国内经济都充分依赖于这个体系;而以中国为核心的东方国家,则一直是这个经济体系中的主导力量,它们因为制度更为理性、生产更为发达等原因走在了世界的前头。相反,依附于这个体系的落后欧洲国家则长期处于入超地位,因此只能依靠向东方国家输出美洲白银作为平衡贸易的手段。直到17世纪,中国等东方国家的领先地位才因为世界白银供应的突然匮乏而出现了严重的危机,后来才又因为经济发达、人口过剩而抑制了生产技术的革新,并出现了两极分化等社会危机。于是一直搭乘东方快车的西方才借机将昔日的主人挤下,并占尽了近代以来世界的先机。

  为了最鲜明地标举以上论点,弗兰克不仅对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的思想和科学成就不屑一顾,而且将古希腊文明也归入亚洲账上:"雅典文化更多地来源于小亚细亚、波斯、中亚以及亚洲其他地区,而不是埃及和努比亚。"(《白银资本》31页,下引此书只注页码)因为如此标新立异,所以此书扉页上甚至引用了词典中极富激情的语言:"orient:东方;有光泽的、闪亮的、珍贵的;光芒四射的,升起的,新生的;可以让人确定或找到方向的地方或严格界定的位置,使人认清形势;直接面对一个方向;决定一个人与周围环境的关系;面向东方"!

  弗兰克对古代东方、尤其是对中国的倾心和赞颂当然令人感动,但是我们不难看出:他推理和勾画出的"世界图景",不仅完全否定了东西方之间、古代与现代制度文明之间的区别,因此也彻底否定了现代东方国家通过制度变革而现代化的必要。而且就学理而言,这个庞大图景的建构需要太多关键性论据的支持,一旦推论擦的任何一个主要支点不牢固,则整个图景就成了沙上的大厦。遗憾的是,在弗兰克的描绘中,我们可以发现不少这样的"沙垒",比如:中世纪的东方农耕国家是否如弗兰克描述的那样充分依赖于那时的"全球化经济";又比如古代中国是否存在着以"全球经济"为目的的"海上扩张"(159页),等等。而笔者下面提出的只是这些疑问之一:弗兰克所说中国16至17世纪社会状况与世界"白银资本"的关系是真实的吗?如果中国当时的"白银"并非处于如他所说的情况,则实际的面貌又是如何?特别是这种真实的情况说明了什么最关键的问题?

  为了确立自己的世界历史模式,弗兰克必须否认中世纪东方国家制度"劣于"西方近代以后的文明,所以他说:"所谓的亚洲'东方专制'国家无力促进经济发展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282页);而这需要证明东方国家(尤其是中国)经济的一直领先于世界、以及它直到17世纪都在健康发展。但当他确立了这样的前提之后,马上又面临很大的难题:一种在全世界如此先进优越的制度文明,为什么会在17世纪中期(即明代后期)出现了严重的危机并导致了明朝的灭亡?为了自圆其说,作者必须将这一危机的原因归于制度之外的某种偶然,所以尽管没有任何可靠的证据,但是他仍然大胆断定:

  17世纪中期,尤其日本和中国却是发生了二三十年的短期危机。它们似乎主要是由气候与货币问题引起的,当然他们也可能是一次世界经济的康德拉捷夫"B"阶段下降的组成部分,……(日本)供应中国的白银急剧减少,引发中国南方的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与此同时,恶劣的天气、严重的蝗灾、涝灾和旱灾也破坏了其他地方的农业。内外交困的政府变本加厉地征税,但是手头缺少白银和现金的南方人虚与委蛇、尽量拖欠。……由于日本可以获得的自产白银不断增多,因此日本统治者能够更好地管理他们的通货,抵御金融风暴,而明朝政府则在这场风暴中沉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