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美炮兵激战上甘岭:志愿军全面压制美军炮火

热度59票  浏览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炮兵,是陆军的主要火力突击力量。但对于从“小米加步枪”起家的我军而言,炮兵取代步兵成为杀伤敌人的主要手段,还要从50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说起。在1952年10月的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炮兵以准确、及时的火力支援,配合步兵粉碎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夺取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的企图,并取得了炮兵歼敌占总歼敌人数一半以上的纪录,充分展现了炮兵作为“战争之神”的巨大威力。历史的硝烟逐渐消散,我们应当重新聆听上甘岭战役那隆隆的炮声,去追忆志愿军炮兵在上甘岭战役中所创造的辉煌胜利。

志愿军炮兵,是我军最早入朝参战的兵种之一。1950年10月19日,炮兵第1、2、8师和高炮第1团开赴朝鲜战场,成为首批参战的炮兵部队。当时,炮兵第1师26团5连指导员麻扶摇写了一首慷慨激昂的出征诗:“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首后来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出征诗,表达了全体志愿军官兵“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心声,也道出了志愿军炮兵部队再建新功的渴望。

但部队一入朝,就感受到了现代化战争的残酷。天上到处都是美国鬼子的飞机,一发现可疑目标,就是一阵狂轰滥炸。在崎岖的山道上,由骡马驮载的火炮机动非常困难,很难跟上快速运动的步兵,结果炮兵打不上仗的现象时有发生。即使是能上去的少数火炮,也因为数量少、型号杂、性能落后、炮弹供应困难等原因,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这些情况,着实让立功心切的志愿军炮兵上了一把火。

  为了改变这种落后状况,从1950年11月起,中央军委开始从苏联成批进口火炮,并在国内扩建炮兵部队。在朝的部分炮兵也相继回国改换装备。经过短期组建和突击训练,特别是国民经济的逐渐恢复和国家支援战争能力的提高,志愿军炮兵数量大增,火力明显加强。到1952年9月,志愿军共有山、野、榴弹炮1493门,其中野炮507门、榴弹炮578门,此外还有高射炮988门、火箭炮162门。尽管与敌人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经过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的锻炼,志愿军炮兵的技、战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广大官兵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与敌人一较高低。就在这时,上甘岭战役爆发了。

  战役前夕

  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战线上的一个小村庄,它南面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构成了北面五圣山的天然屏障。作为金化地区最高峰,五圣山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它西临平康平原,东扼金化经金城到东海岸的公路,向南则可以俯瞰金化、铁原地区的敌人纵深,非常有利于志愿军炮兵对敌人的侦察搜索。对敌人而言,夺取了五圣山,则可以充分发挥机械化部队的优势,从平康平原突入志愿军的防御纵深,威胁平壤。所以,自从志愿军占领了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之后,敌人就将这两个阵地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意欲除之而后快。

  1952年10月,第七届联大和美国总统大选在即。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并迫使中朝方接受其在战俘问题上提出的无理要求,美国政府指示“联合国军”在战场上向中朝方施加军事压力。据此,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范佛里特制定了行动计划,代号“摊牌”。其要点是:集中优势力量,对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作一次重点攻击,夺取上甘岭;如果发展顺利,就一鼓作气,拿下五圣山。

  范佛里特对“摊牌”行动颇为乐观。他认为,有200多架次飞机和16个炮兵营280余门大炮的支援,担任进攻任务的美第7师和南朝鲜第2师只须动用2个营,付出200人的伤亡代价,就可以拿下这两个高地,而整个行动将持续5天。

  当敌人的进攻准备就绪之后,10月8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批准了“摊牌”行动计划。同一天,美国首席谈判代表哈里逊在板门店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在退出会场时,他狂妄的叫嚣:“让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

  范佛里特的乐观不无道理。当时的美军条令规定:一个步兵师的进攻正面为4~6千米,加强炮兵6~9个营。但为保险起见,范佛里特在上甘岭3千米的正面上投入了两个师的兵力,加强的炮兵更是多达16个营。此外,还有高炮和火箭炮各一个营、2个坦克连、1个重迫击炮连,以及足够的空军支援和照明支援。

  美军的火炮,向来以数量多、型号统一、性能先进和保障快捷著称。遂行火力支援的16个炮兵营,火炮口径均在105毫米以上,基本统一为105毫米和155毫米两种,还有203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南朝鲜炮兵是经美军一手建立和训练起来的,清一色美式装备。尽管在大口径火炮数量上较美军为少,但在105毫米口径以下火炮的使用上颇具特色。在战役发起前,南朝鲜炮兵以团为单位,将60炮、81炮编组成营,统一指挥、集中使用,并且具有机动及时、射击猛烈和火力密集的特点。

  按照战役计划,敌野战炮兵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从8月份起,就开始加固工事、修建仓库、运送弹药、贮蓄物资,在攻击道路上修筑桥梁。运输量也骤然增大,超过了平时的1~2倍。

 为了查明志愿军炮兵阵地和火力点,敌人还加强了情报侦察。敌炮兵部队的校正机在我前沿阵地和二线阵地频繁活动,以熟悉阵地情况。同时少量坦克在我方阵地前活动,进行不规则的射击,引诱志愿军火力还击,企图达到暴露我火力的目的。此外,敌人进行了一系列试探性进攻和欺骗性演习活动,搜索部队也不时捕捉志愿军哨兵,一些火炮还进行了试射。

到10月初,敌人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炮兵部队也进入了阵地。按美军惯例,进入阵地的各种火炮采取了多线、重点、纵深的配备原则。一线为60炮、81炮、无后坐力炮和抵近的坦克炮,距离我前沿1000米以内,甚至300~400米。二线为机关炮和部分105毫米轻榴弹炮,并以单炮抵近射击,距我前沿2000~3000米。战役后期敌人则大量使用T-38型多管火箭炮。三线为105毫米和155毫米榴弹炮,距我前沿3000~5000米。四线为155毫米和203毫米榴弹炮以及155毫米加农炮,距我前沿6000~8000米。炮兵阵地以营为群配置,营采取后三角分散配置;连阵地集中,多采取一线式或梯次配置。

  无独有偶的是,敌人的进攻即将发起,志愿军反击注字洞南山的战斗也将打响。由于注字洞南山位于上甘岭东北,从侧翼威胁到了我军安全,志愿军第15军决定,以担负上甘岭地区防御任务的第45师,于10月18日发起反击,拔掉这个“钉子”。

  10月8日,志愿军第15军炮兵召开作战会议,组成了第45师炮兵前方指挥所,共辖7个炮兵群:第1群配属炮2师30团2个连,有美式155毫米榴弹炮8门;第2群配属炮28团2个连,有日式150毫米榴弹炮8门;第3群配属炮7师3营苏式122毫米榴弹炮9门;第4群配属军属炮9团3营日式38野炮11门;第5群配属师山炮营,有山炮8门;第6群配属高炮35营及601团37高炮4门和85高炮3门;炮209团火箭炮24门为机动炮群。以上火炮,除火箭炮、高炮由师炮指直接掌握指挥外,其余全部配属给担任反击任务的三个步兵团直接指挥。当天,参加反击的火炮进入阵地,各种火炮的射向、观察通信设备均指向了注字洞南山。一时间,狭小的上甘岭地区火炮云集,一场炮火密度堪称世界之最的著名战役,即将在萧瑟的秋风中拉开帷幕。

首轮较量

  10月14日凌晨3时,上甘岭地区夜幕低垂,阴云密布。在连续两天的先期火力打击之后,敌16个炮兵营280余门大炮同时开火,向志愿军阵地猛烈轰击,上甘岭战役正式打响。

  敌人的火力准备异常猛烈。数以万计的炮弹划过夜空,编织成一张张火网,呼啸着罩向志愿军防守的597.9高地、537.7高地北山、五圣山指挥所和各观察所,以及我浅近纵深第二梯队的运动道路。40余架飞机临空轰炸,配合炮兵对志愿军阵地进行毁灭性破坏。在火力准备的最后十分钟,一架B-26型飞机低空飞过上甘岭阵地,施放了烟幕。地面炮兵也发射了大量烟幕弹,掩护即将开始的步兵冲锋。

  5时整,敌火力准备结束,炮火延伸。美第7师第31团全部,南朝鲜第2师第32团全部和第17团1个营,共7个营的兵力,分6路向志愿军第45师135团防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发起猛烈进攻。敌人在第一天所投入的兵力已大大超出了原计划。

  敌炮兵对射击任务进行了区分:105毫米榴弹炮支援步兵冲击,压制我发射点;155毫米榴弹炮压制我指挥所和纵深炮兵发射阵地;203毫米榴弹炮压制我炮兵并封锁运动道路;步兵冲击时,远射程火炮将步兵护送到距我阵地前沿200米处,再由轻型火炮护送至50米处。由于上甘岭地区属于山地,不便展开大量坦克,因此敌人把坦克作为移动火炮来使用,27辆坦克在距我前沿阵地200~1000米的距离上进行直接瞄准射击,掩护步兵发动波次冲击。

  敌人的密集火力,将五圣山周围的大小道路全部封锁。在一片硝烟火海中,志愿军第45师135团担任防守的两个营,依托被炮火摧毁的工事和弹坑,用冲锋枪、手榴弹、手雷等轻火器与密集冲击的敌步兵展开激战。

  由于师炮兵主力来不及参战,能够支援步兵作战的仅有3门122毫米榴弹炮、6门山炮和6门38野炮。炮兵战士唐章洪曾在“冷枪冷炮”运动中荣获“神炮手”称号。当敌人向597.9高地进行波次冲击时,他以3分钟速射发弹53发,将敌人的进攻队形打了个中心开花。在转向支援537.7高地北山时,敌人的炮弹不断在四周爆炸,他来不及架炮,就用左手扶着炮筒进行简便射击。炮筒被打得烫手,唐章洪就往炮衣上撒尿,用打湿的炮衣卷着冒烟的炮筒进行射击。激战至17时,志愿军135团官兵因伤亡过大,遂全部退守坑道作战。

  占领表面阵地的敌人迅速展开工程队,开始构筑发射点、地堡,设置简单障碍,但为时已晚。我45师炮兵主力经过移动阵地,改造火口,已经作好了支援步兵反击的准备。晚19时,志愿军炮兵以野、榴炮26门,对立足未稳之敌火力急袭5分钟。猛烈的炮火将敌人刚刚构筑起的工事摧毁。敌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志愿军135团3个连和另外两个排,就兵分4路冲了上来,转入坑道的部队也迅速出击,予以配合。经3小时战斗,志愿军全部恢复阵地。

  在第一天的战斗中,敌人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余枚,为整个战役期间最高纪录,但除了伤亡2000余人、阵地得而复失外,一无所获。志愿军伤亡500余人,守住了阵地。更为重要的是,志愿军在未能投入全力的情况下,挡住了敌人集中全力的第一次猛攻。而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反复争夺

  经过一天的激战,敌人夺取五圣山的企图已十分明显。为打退敌人的进攻,14日晚,志愿军第15军党委研究决定:即报兵团、志司批准,调整第45师的部署,集中兵力火力于上甘岭方向。

15日14时30分,志愿军总部复电同意,指出:“敌正向你军正面发动局部进犯,因此你军应集中力量,准备粉碎敌人的任何进犯,并组织不断的小反击作战,求得大量毙伤敌人,多取得经验,反击注字洞南山暂不进攻为宜”。至此,志愿军第15军调整了作战重心,准备与敌人在上甘岭放手一搏。

  为了方便指挥和密切协同,志愿军炮兵依据火炮性能进行了明确分工:山地作战,地形复杂,死角多,而迫击炮机动性好,射速快,弹道弯曲,因此将60炮和82炮混合编组,压制野榴炮不易射击的敌冲击出发位置和集结地,并以固定拦阻射击打击透过野榴炮火的残敌;75山炮和75野炮,炮龄老、射程近,因此将其抵近前沿,以直接瞄准射击敌人的固定坦克和机关枪火力点;105毫米榴弹炮、122毫米榴弹炮和76.2毫米野炮,集中射击敌人的集结地,对由浅近纵深向前运动的敌人进行拦阻射击,并压制敌机枪火力点和已发现的迫击炮和榴弹炮;105毫米加农炮、150毫米榴弹炮和155毫米榴弹炮,除担负与105毫米、122毫米榴弹炮相同的任务外,着重对敌浅近纵深正在集结和运动的有生力量进行打击、并与敌进行炮战。

15日凌晨5时,敌人卷土重来。30余架B-29型轰炸机进行了“地毯式”的低空轰炸,然后就是1个小时的火力准备。紧接着,美第7师第17团、32团,南朝鲜第2师第17团共计4个营的兵力,在大量烟幕掩护下,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发起冲击。敌人采取了密集的大纵深队形,后梯队紧跟着前梯队;夜间进至出发位置,白天连续攻击;同时,炮兵实施不间断的纵深压制和遮断,F-51战斗机则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这种联合兵种的进攻模式,成为上甘岭战役期间敌人的惯用战法。

  敌人以密集队形进行波次冲击,使其步兵完全暴露于志愿军的火力杀伤之下。志愿军炮兵坚持“以杀伤敌有生力量为主”的战术思想,除将不超过三分之一数量的火炮直接配属给步兵作战外,其余全部集中,组成师、团两级炮兵群,对597.9高地和537.7高地进行辗转支援。

曾几何时,西方媒体为掩盖“联合国军”的失败,诬蔑志愿军采取的是“人海战术”。但现在,敌人却不得不以“人海战术”配合其所谓的“火海战术”,向志愿军防守的上甘岭阵地发起反复冲击。前梯队被击溃,后梯队接踵而上。从15日开始,每天攻击数十次到四十余次,战斗持续时间达6~9个小时,开始分为上午、中午、黄昏三个进攻波,后来又改为先小后大,待消耗我有生力量后,到黄昏时以最大兵力作一次总攻。

对于敌人的这种战术,志愿军炮兵以变对变,敌小则我小,敌大则我大。当敌以1个连冲锋时,我通常以1个榴弹炮连射击;当敌以1个营冲锋时,我以两个榴弹炮连结合少许轻炮,将敌歼灭于进攻之中;黄昏时敌人发起总攻,我集中全部或大部火炮射击,予敌重大杀伤。这种灵活的战术,避免了不必要的弹药浪费,并确保了我军火力能越打越强。

为最大限度杀伤敌人,志愿军炮兵力求作到“全纵深火力打击”。当敌向出发阵地运动时,立即集中射击予以压制;当敌发起冲锋时,对其运动路线进行拦阻射击;当敌占领我某一阵地时,即以集中射击杀伤敌人,并继续以固定拦阻射击阻止敌人后续梯队进攻,同时以一部炮火反冲锋,杀伤敌预备队;我步兵发起阵地内反冲锋时,组织短促火力以急袭手段进行支援;当敌溃退时,以炮火追击敌人,不让敌人有喘息之机;步兵暂不反击时,则以扰乱射击阻止敌人修复工事。

炮兵的有力支援,极大地鼓舞了志愿军步兵的战斗情绪,也招致了敌人的极度仇视。为了对付志愿军炮兵,敌人将烟幕使用的重点从掩护其步兵进退变为阻塞我炮兵观察。一时间,我炮兵阵地和观察所周围浓烟滚滚,有时我炮兵整日失去观察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炮兵部队以“耳”代“眼”,在五圣山主峰建立了师空中窃听所,用报话机、步谈机收听敌人的空中活动,收集情报来源,从而确保了火力支援的不间断。

在实施“烟幕战术”的同时,敌人还以远程火炮结合航空火力,对志愿军炮兵进行压制。为了有效保存自己,志愿军炮兵把坑道防护和车辆机动结合起来,同时小高炮上山增大射程,重点打敌炮校机,让敌炮兵失去“眼睛”。此外,还适时对危害最大的敌炮兵阵地进行压制。18、19日,志愿军炮兵第20团3营9连,主动对注罗峙、松洞地区的敌炮兵阵地进行射击,击毁敌榴弹炮21门,并迫使敌炮转入遮蔽和后撤,从而大大减轻了敌炮兵对我纵深的威胁。

密集的火力,造成敌我双方步兵的大量伤亡。进行波次冲击的敌人被志愿军炮火一次次击溃;防守上甘岭阵地的志愿军守备部队也在敌火力轰击下逐渐消耗。由于运动道路被敌炮火封锁,白天后续部队根本上不去。到了夜晚,反击部队从千米以外接敌,遭敌炮火拦阻,途中伤亡很大,造成反击成功后无力坚守。因此,敌我形成了反复争夺阵地的局面,志愿军昼失夜反,敌人则夜失昼反。为了防止志愿军反击,敌人大量使用了探照灯和照明弹,把夜晚变成白昼,更增加了志愿军反击的困难。

激战至18日晚,上甘岭两阵地再次被敌占领。当进攻537.7高地北山的南朝鲜第2师部队攻上去后,发现阵地上的野战工事完全被摧毁,山石被炸成粉末后积淀成灰,足有1尺多深。由于无法构筑工事,南朝鲜部队只好以汽油桶堆成防御工事,即所谓的“汽油桶阵地”。

阵地争夺在19日晚达到了高潮。当天下午,志愿军炮兵以山炮发弹15发,摧毁了597.9高地40米宽的敌单壁式铁丝网,为步兵扫清了障碍。17时30分,志愿军两个营的“喀秋莎”火箭炮一次齐放,随后103门山、野、榴炮一起开火,向敌第二梯队集结地、严重威胁我步兵冲锋的敌迫击炮群阵地和T-38型多管火箭炮阵地倾泻炮弹。在炮兵支援下,志愿军第45师组织6个连的兵力,与坚守坑道的部队密切配合,向占领上甘岭两高地的敌人发起反击,至20日1时,全部恢复了表面阵地。但仅仅四小时后,敌人就开始了拼命反扑。激战一日,志愿军终因伤亡过大,弹药消耗殆尽,除继续控制597.9高地西北山腿部分阵地外,其余表面阵地先后被敌夺去,两个高地的志愿军部队全部转入坑道坚守。

敌人对上甘岭两高地的拼命争夺,坚定了志愿军坚决打下去的决心。10月21日晚,志愿军代司令员邓华在电话里勉励第15军,指出“目前敌人成营成团地向我阵地冲击,这是敌人用兵上的错误,是歼灭敌人的良好时机。应抓住这一时机,大量杀伤敌人。我继续坚决地战斗下去,可置敌于死地”。遵照志愿军首长的指示,第15军调整部署,积蓄力量,开始为决定性的反击作准备。

顶:5 踩:3
【已经有51人表态】
5票
感动
12票
路过
6票
高兴
5票
难过
4票
搞笑
5票
愤怒
8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