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川军藤县血战:只有战死的忠烈没有投降的懦夫

热度74票  浏览12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38年,津浦正面日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自一月上旬占领山东充州、济宁、邹县一线后,非常轻狂,认为当面国军不堪一击,攻占徐州易如反掌,便沿津浦路向南突进。

为了迟滞日军南下的速度,使国军援军能够有时间在徐州附近部署,2月7日,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令第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孙桐萱代行总司令职权,率该集团军反攻济宁、汶上。

济、汶日军为第十师团步兵第三十九联队,其中济宁驻有3000余人,炮20余门,战车10余辆,日军每日以千余人出城四处逡巡,防备甚严,汶上之敌约500余,炮6门,机枪10余挺,分驻城关戒备。

12日夜,展书堂师由开河镇渡过运河。次日零时,部队分由汶上城西北、东、南、三面攀登城垣,进行偷袭。其中一部由城西北上冲入城内,同日军展开激烈巷战。日军即由济宁派兵800人增援,在汶上城南辛店遭到展师一个团阻击。14日,日军逐次增援已达千人。汶上城内日军则以机关枪、平射炮架于屋顶,向国军攻击部队猛射,并利用工事阻截各巷口,负隅顽抗,敌机数架亦反复轰炸。经过两昼夜的激战,双方伤亡惨重,至17日晨,敌由泰安、兖州、宁阳驰援约2000人以上。由于展师已同汶上之敌激战、肉搏4昼夜,数次浴血攻城,官兵伤亡达2000余,共毙敌八百,乃奉命向开河镇附近运河之线撤退。

在展师反攻汶上的同时,孙桐萱即令第五十五军及第二十二师向济宁攻击。12日晚,谷良民师一个旅,附山炮两连,由济宁西北之大长沟强渡运河,翌日晨攻克北关。战至17日,谷师歼敌数百,击毁日军装甲车5辆,中国军队亦伤亡6、7百人。

鉴于日军主力全面反攻,国军伤亡较重,攻势无进展,19日,孙桐萱命令全线撤退。同日,日军3000余人向曹福林师反击。至25日,第三集团军歼敌千余人,缴获大炮4门,战车3辆,自己将士伤亡3、4千人。

3月15日,日军一部抵滕县附近。孙震急令第一二二师长王铭章率部死守滕县,等待汤恩伯军团增援。

王铬章所部第一二二师是纯正的“草鞋加步枪”川军子弟兵,“脚蹬破烂的草鞋,身着破旧的军装,肩背土制步枪,胸挂四川土造“麻花手榴弹””是当年300万川军的代表形象,这是一支装备低劣到不堪使用的军队,这是一支给养短缺到“几乎没有”的队伍。然而,就是这支严格说来都算不上正规军的川军队伍,硬是凭着顽强斗志与牺牲精神闯出了?“川军能战”、“无川不成军”的巨大声名。忻口战役、台儿庄战役、淞沪战役、南京战役、武汉会战……炮火硝烟之中,川军的草鞋踏出一个个坚实的脚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目不识丁,他们也很难讲出什么慷慨言辞。身逢乱世,他们本能地投身到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之中,他们之中还有一些曾经背负着参与内战的骂名,在这个国家民族的生死关头,为国家领土与民族独立而战,真正唤醒了他们作为一个军人的使命与荣誉。他们体内火一样的激情与宁死不屈的精神,甚至令敌寇也不得不折服。

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二日,王铭章在德阳驻地慷慨誓师,与会军民达万余人,他悲壮激昂地说:“日寇深入国土,国家危在旦夕,今天我们奉命出川抗日,是为挽救国家危亡、民族生存而战,我们军人保国卫民战死沙场原为天职,愿与诸君共赴国难,以报国家,以赎20年来参加内战祸国殃民之罪行……”誓师会上大有易水悲歌之慨!之后,他又返回新都,辞别家乡父老,对家人预立遗嘱说:“现在日寇深入国土,国家危在旦夕!我将率先请缨出川抗日,这次出征,非两年三载,我决心不成功则成仁。我身为军人,为国家为民族战死沙场,也是死得其所。”

当时,川军各部编为第二路预备军出川作战,刘湘任总司令,邓锡侯任副总司令,下辖两个纵队。玉铭章所在之第四十一军与四十五军、四十七军编为第一纵队(后改称二十二集团军)。国人多知道红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之事,却不知川军22集团军王铭章等四个师1937年出川时,四月余间,步行1500公里,始到达山西抗战前线。草鞋量我河山大川,对当时的中国军人来说并不是难事。其后,122师转战晋东、鲁南,英勇杀敌,战功卓著。川军部队经川陕公路开赴抗日前线。部队到达宝鸡后,因晋北忻口与晋东娘子关受日军猛攻,战况紧急,西安行营奉转蒋介石命令,要二十二集团军立即由宝鸡乘火车直开潼关渡河,归第二战区战斗序列,驰援晋东。王铭章将军之一二二师为前卫部队,十月十四日到风陵渡,渡过黄河进人山西。十五日,王铭章在赵村车站号召三六四旅全体官兵要"受命不辱,临危不苟,负伤不退,被俘不屈。"十九日,三六四旅到达太原后,接到负责指挥正太线作战的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肱的命令,东行至岩全镇。二十四日又接到黄绍肱命令"即刻出发迎击西进之敌"。由于情况不明,二十五日拂晓,三六四旅在东回村与日军遭遇,三六四旅尚未部署完毕即遭日军炮火袭一击,敌机轰炸扫射,各部伤亡很大,但该旅官兵士气高昂,以简陋装备与装备精良的日军展开殊死搏斗,激战一日,伤亡近二千人,当日夜晚撤退。由于黄绍骇直接指挥师、旅、团,部队建制被分割,以至于被敌各个击破。当王铭章到达前线时,一二二师已处于混乱状态。经过两个星期的作战,四十一军伤亡近半,为利于今后作战,军长孙震整编部队,每旅两个团并为一个团,一二二师二个旅四个团缩编为二个团(旅番号继续保留人整编后,即开到平遥、张兰一带继续与敌作战。

王铭章将军,字之钟,四川新都泰兴场人,一八九三年七五四日生。父王文焕,经营小商业为生,家境清贫。双亲早年相继病逝,遗玉铭章兄妹三人,生活窘迫。玉铭章由叔祖父王心田资助,就学于新都县高等小学,一九0九年毕业后,考入四川陆军小学堂第五期。辛亥秋,四川保路运动兴起,王铭章激于义愤,参加了保路同志军的反清作战。一九一二年,王与陆小第四、五两期同学百余人反对四川政府改组陆军小学堂,愤然离故赴南京。二次革命时,王铭章与同学参加了上海讨袁军总司令陈英士指挥的进攻江南制造局的战斗。后返川,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一九一四年毕业,分发川军第二师刘存厚部任排长。

一九一六年,护国战争起。川军第二师响应护国,参加讨袁,与袁世凯派来的军队交战于川南沪(州)纳(溪)一带。作战中,王铭章负伤,因功升任连长。不久,他参与刘部与滇军罗佩金部在成都的巷战,追击滇军至仁寿土地坎,又负重伤。此后转战资、内、沪、渝等地、积功升任营长一九二o年川军整编,王铭章任第七师十三旅二十五团团长。一九二四年升任川军第三师二十五旅旅长。一九二五年第三师驻防德阳,升任师长,隶属于川西北屯殖军田颂尧部脚。一九二六年,川西北屯殖军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军长田颂尧、副军长孙震,王铭章任第 四师师长。一九三三年,四川军阀对川陕革命根据地发起 "三路围攻",王铭章任左纵队总指挥,担任主攻,为红四方面军击败。此后,曾数次与红军交战。一九三五年,二十九军改编为四十一军,孙震任军长,王鹏任一二二师师长,授陆军少将,辖三六四、三六六两个旅共四个团。次年,晋升中将。

此时滕县守军其实只有两个营,王铭章急令第三六六旅由太平邑赶赴滕县增援,但该旅在城头村附近同日军数千遭遇,被截成数段,仅一个营冲进滕县。

16日黎明,日军步骑约5000人迫近滕县东郊,首先向守备滕县东关的警戒部队进攻。8时许,敌集中炮火向滕县东关、城内和西关火车站射击,同时,敌飞机10余架飞临滕县轰炸、扫射。驻在西关的王铭章在敌轰炸开始后,通过电话询问情况,随后跑步进城,与同僚、部属协商判断东郊之敌即将大举进攻,大战迫在眉睫。他昭告全城官兵,“决心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他还命令将南北城门堵死,东西城门暂留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师部和直属部队也由西关移进城内。

日军自8时开始,持续炮击了两个小时,10时许停止射击,沉寂了约30分仲,突然集中炮火猛烈轰击东关南半部寨墙的突出部,炸开了10余米宽的一个缺口。敌集中数十挺机枪对准缺口扫射,掩护步兵进攻。守城官兵毫不畏惧,沉着应战,隐蔽在缺口两侧,当敌兵约五、六十人刚下到壕将要向缺口冲锋时,向敌投手雷弹,将敌大部歼灭。就这样,担负缺口段守备的一连,接连打退敌军三次冲锋,而自己也伤亡近百,由预备队替换下来。下午2时,日军再向东关东北角猛攻;5时,又猛攻东关门,均被守城部队击退。日军遗尸累累,守军亦伤亡惨重。当晚,战斗停止。

滕县正面四十五军部队经过三天浴血奋战,伤亡过半。16日午,正面阵地被敌突破。四十五军从滕县两侧撤退。当晚,四十一军一二四师和一二二师七二七团奉命陆续进入滕县。三六六旅中途遇敌,绕道到达临城。王铬章根据兵力变化情况,重新调整部署。同时,命令各部抓紧补充弹药,构筑工事;在城墙下隐蔽的部队,每班扎一架云梯,随时准备登城反击。

援军汤恩伯部王仲廉军15、16日陆续到达临城,先头部队一个团刚下火车,孙震以滕县情况紧急,令其前往增援。该团在南沙河遭围攻滕县日军一部攻击,不支溃退,其他各部仅在南沙河警戒,其军部到达后,得知滕县正受强大敌军围攻,便借口机动作战,将部队迂回向滕县东北峰山以东地区开去。于是南沙河之敌向前推进,二十二集团军总部不能抵抗,遂后撤至运河南岸利国驿,从此与滕县守军失去联络,滕县完全陷入日军包围之中。

日军在滕县碰上硬钉子,出乎意料,遂于当夜,调集精锐部队,配属数十辆装甲战车和大量炮兵,17日6时许,敌集中炮兵火力,猛烈轰击滕县城区,敌机20余架疯狂投弹扫射,整个滕县城硝烟弥漫,房倒屋塌,顿成一片火海。两个多小时的轰炸之后,敌开始向东关进攻,以10余辆坦克为先导,掩护步兵从东寨墙的缺口冲锋。东关守军冒着敌人炮火,在近距离与敌展开殊死搏斗,伤亡惨重。另一部日军向被轰塌的东南角城墙进攻,国军一个连,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战车两辆,在敌密集火力射击下,该连伤亡殆尽。敌步兵40余人冲上城角,守军另遣一个连向突入之敌反击,经激烈肉搏,全歼突入之敌,该连官兵仅剩14人。此时,王铬章急电孙震:“敌以炮火猛轰我城内及东南角城墙,东关附近又被冲毁数段,敌兵登城,经我反击,毙敌无数,已将其击退,若友军深夜无消息,则孤城危矣。”

午2时,日军以重炮猛轰南城墙下街道,同时,敌机20余架轰炸南关。随后,敌步兵在坦克掩护下进攻南城。守军英勇战斗,伤亡殆尽,敌军攻占南城墙。此时东面日军集中兵力猛攻东关,敌步兵在坦克掩护下突入东关。王铭章见援军无望,再给孙震一电,表示:“决心死拼,以报国家。”

王铭章在敌军攻占南城墙和东关后,亲临城中心十字街口指挥作战。此时,占领南城墙之敌在机枪掩护下,从西南城角向西城逼进,敌炮兵集中火力轰击西门城楼、西门、火车站,守军失去城墙等工事掩护,暴露在敌火力之下,伤亡极大,但仍坚持抵抗。下午5时,敌占领西城墙和西门,王铭章命令城内各部与敌巷战,西关守军死战待授,自己登上西北城墙,亲自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因敌火力猛烈,城墙上毫无掩蔽,该排全部阵亡。此时,王铭章决心缒城到西关指挥守军继续战斗,行至西关电灯厂附近,遭西门城楼敌密集火力射击。王铭章身中数弹,当场阵亡。同时阵亡的还有参谋长赵渭滨及一二四师参谋长邹绍孟等人。王铭章牺牲后,守城官兵继续与敌搏斗,除一二四师副师长税梯青率部分人从北门突围外,其余全部牺牲。王师长英勇殉国的消息传到城内,受重伤的数百名士兵以他为榜样,宁死也不落入敌手,于是互相以手榴弹自炸,全部壮烈牺牲。

滕县虽然失守,但王铭章挥师血战,挫敌凶锋,阻敌锐气,为徐州一带国军的集结赢得了时间,为尔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李宗仁战后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毛泽东和秦邦宪、吴玉章、董必武等联名攫赠挽联:“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增光。”

蒋介石为王铭章气吞山河的壮举所感动,亲自从武汉飞往徐州,至前线祭奠王铭章。时恰遇敌机空袭,警卫要护其掩蔽,被他挥臂挡住,“小小的飞机,不要理它。”炸弹在不远处爆炸,蒋介石不为所动,一直坚持到祭奠仪式完毕。

王将军灵枢经武汉、重庆、成都运回其家乡新都,沿途各地纷纷隆重举行悼念、祭奠仪式。在武汉举行迎灵公祭仪式时中共中央代表吴玉章、董必武,八路军代表罗炳辉、齐光,《新华日报》代表吴克坚等前往参加。吴克坚致悼词说:“王师长等殉国烈士的鲜血,不仅洗涤了他们在川军二十年的罪愆,而且更加振奋了全国军民枪口一致对外的民族精神。他们是对得起四川的父老、对得起国家的。王师长是我们炎黄的优秀子孙,是保国卫民的英勇战士,是中国的模范军人,他的死为国家、为民族、为全中国人民,他的勋名将永垂史册,他的精神将永远不死!”

顶:4 踩:12
【已经有58人表态】
7票
感动
9票
路过
9票
高兴
5票
难过
8票
搞笑
11票
愤怒
6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