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红军过草地如何欠下“外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57票  浏览7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8月20日 10:37

  三过草地筹粮困难 红军不得已插牌借粮

  1935年9月,刚刚走过草地的红四方面军在张国焘的严令下,调头折返南下。回去的路上粮食供给更为困难,不少人又倒在泥泞的草甸中。

  南下的四方面军部队在川康边苦战十个月,无法建立根据地,难以得到人、物补充,部队人数减至4万多人,干部战士普遍要求北上。翌年7月初,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张国焘面对无情的现实,只得同意北上,于是两军又经过草地向甘肃前进。

  女红军李伯钊回忆说:“我曾三次过草地。那是长征中最困难的地段。第一次用了五天,第二次四天,第三次过大草原的中部,一共走了29天。”

  红二、四方面军最后一次过草地时走的路程最远,时间花费也最多,约有一个多月。若加上前两次在草地中的折返,红四方面军走过草地的路程最为漫长。

  红军第三次过草地时间更长,是由于不能再走松潘地区,不得不走草原的纵深地带。由于有前两次过草地的经验,总部要求每个战士要准备15斤粮食。

  红军停留的藏区本来产粮就不多,经几万大军往返,筹粮更感困难。红军发动藏、羌族僧俗群众,许多群众积极把存粮卖给红军,一些寺院还把多年积存的粮食和茶叶都拿出来,小寺院往往有几百斤,大寺院则有成千上万斤。在德荣县龙绒喇嘛寺,赠送红军的青稞达1.5万斤,成为当时记载捐粮最多的寺院。藏胞支援的牛羊也很宝贵,肉可以吃,皮子拿来做背心、坎肩,穿几个眼还可做皮鞋,走起路来比草鞋好得多。

  过草地的“三怕”与“三难

  红军过草地,有“三怕”和“三难”。

  一怕没踩着草甸陷进泥沼──越挣扎就陷得越深,如果抢救方法不得当,救人者和被救者都会被污泥吞噬。后来人们知道,不能莽撞往上挣扎,只能斜躺着蹬草兜,往浅处翻滚移动,或者将绑腿带缠在被陷者腰间拉上来。

  二怕下雨——因为这时脚底下的草甸会更软、更滑,稍不慎就会摔倒,掉进泥沼里去。

  三怕过河——草地上有不少河,身体虚弱者经不住冰冷的河水刺激,几乎每过一条河,都有战士倒下。下暴雨的时候,河水猛涨,不少人被大水冲走吞没。行难、食难和宿难,也是草地中的杀手。

  行难自不必说。食难一是没有粮食,二是有了粮食也很难吃。携带的青稞麦炒面,需要用水煮和着吃,没有水很难下咽,且口渴难熬,草地的水有毒,有的人连人尿、马尿都喝过。

  在草地行军时,指战员们体力消耗大,多数人走了一半路程便将炒面吃光,断粮时只好吃所有能充饥之物——皮包革履、死牛烂马、树皮草根、“神仙土”、粪便中残留的粮粒等,甚至一根牛皮带分几次熬汤供数人喝。后来首长们的坐骑,也成了战士们的食物。

  在草地上夜宿也难,有山丘等比较干一点的地方还好,在草地露宿往往要就地而卧或者坐着打盹。

  野菜上演”《生死牌

  古戏文中有《生死牌》一出,委实决定不了谁生谁死的时候,只有抽签决定。在长征过草地的时候,有了真人实事版。

  这一故事的主角是红六军团保卫局的七个人。他们过草地时,由于荒无人烟,已断粮好几天,身体快垮下来了。为了填饱肚子走出草地,他们分头采了一些野菜,但又分不清哪些有毒,哪些可以食用,于是决定召开一次党小组会,选出一人先尝,鉴别出无毒野菜供大家充饥。

  会上,四名党员要求先尝,三位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也要尝,年老的要尝,年轻的也要尝,都想把危险留给自己,生存留给别人,场面感人至深。

  最后以投票表决的方式,选出了最年轻、身体最好、抵抗力最强的陈云开先尝,理由是他能抵抗住野菜的毒性。不知名的野菜,苦、酸、麻、辣、涩味道俱全,当他品尝到第七种野菜时,终于中毒晕了过去。

  故事的结尾是:陈云开经战友们抢救未有大碍,而战友们吃了无毒的野菜,走出了草地。

  过草地 三大主力牺牲多少人

  红军长征过草地的时候死亡的确切数字,一直很难准确统计出来。但在人们的印象中,在这里死去的人,比长征以来在其他地方牺牲的人要多。

  1935年9月4日,周恩来曾致电一军首长林彪、聂荣臻称:“据三军收容及掩埋死尸统计,一军团掉队、落伍与牺牲的在四百以上。”那些消失在沼泽中的人,显然还不在上述统计中。

  红三军团到达班佑村时,军团长彭德怀在望远镜里看见班佑河对面还有好多战士没有过来,便命四师十一团政委王平带部队去接应一下,过去后才发现这些人都是死的,连姓名都没有留下。

  根据战史上的统计,红军三大主力在两年数次过草地时死亡的数字,还是可以大致推算出来:

  红一方面军1935年6月过草地之前统计共有近2万人,过草地之后剩下1.3万人(其中在左路军的五军、三十二军5000人,中央纵队和一、三军8000余人),损失约6000人。

  红二方面军1936年7月过草地之前有1.6万人(原二、六军团1.4万人,又补充了红三十二军2000多人),走出草地时为1.3万人(10月间三大主力会师时为1.1万人),过草地损失约3000人。

  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损失最大,仅以第三次过草地统计即损失近7000人。如果加上第一、二次过草地损失的人数,估计损失数翻一倍还要多。

  点评:巨大牺牲 换来广阔空间

  红军以过草地的巨大牺牲,换来的是纵横驰骋陕甘地区的广阔发展空间。此后,“爬雪山、过草地”几乎成了红军长征的代名词,被认为是最能体现红军长征精神的两个行动。

  党史专家石仲泉曾经为红军过草地总结出六条经验:“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意志,阶级的友爱,革命的情谊,严格的纪律,乐观的情绪。”

  这六条不仅是红军战胜草地的经验,也是整个长征胜利的经验。(徐焰 马祥林)原题:插牌借粮 红军过草地如何欠下“外债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