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军眼中志愿军的攻击力:机枪制造最有效的杀伤

热度57票  浏览7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对阵地的攻击

在对付第二步兵师各步兵连的各阶段行动中,中共部队没有尝试对各防御阵地进行大包围作战。初步攻击的重点通常是在连阵地的后方。攻击的全部兵力会集中在一个排的阵地上,但偶尔也会涵盖两个排,特别是当这两个排比较靠近的时候。当在突破并巩固阵地后,敌军会继续向下一个山头阵地无防备的侧翼进攻。

这是一个大略但非一成不变的模式。在攻击第三十八步兵团F连时,攻击的范围包括了所有的排,并且持续了整晚。在两个小时之内,所有防御的美军步兵排都在强攻之下,而位于稍后方的重兵器排和连部除了受到侧翼的迫炮和重机枪猛烈轰击外,并没有被敌人步兵围攻。敌军并没有排成一长条散兵线来进攻,也没有以连续数波来攻击第二步兵师各连的阵地。攻击线上最多可见60或70名散兵,通常是30至40名。

运动模式

这些敌兵经常是直立着前进,但有时也会弯低。虽然他们偶尔也会冲刺或小跑一段,他们通常还是以步行速度前进。当停下来时,他们并不会利用地形地物匍匐前进。当卧倒时,他们只移动到找到最近的掩蔽物而已。下面是他们在夜间攻击的行动特征:

在攻击发起时,他们并没有将部队全面展开来以涵盖美军排阵地的整个侧面或后方。中共军会找出一条最容易进入阵地的通道,这可能是一条深沟、一道山洼、或是一条小径。假如防御的一方集中在高地,敌军通常会避开陡峭的山坡而选择比较和缓的山坡进攻。第一个攻击群会直接上来,有时用散得很开的散兵线,有时却又排成直排,有时则呈凌乱的队伍。

行进中射击的使用

不论是跑是走,他们几乎总是一成不变地在行进中射击。这是他们火力交锋开始的特色,而且经常发生在开始用机枪和迫击炮轰击之前。不过,这种行进中射击的方法不但错误而且没有什么效果。我们的士兵很少因此伤亡,并且众口一声地说,这种方法不会影响到士气,更不会把我方士兵压制到无法还击。中共军使用这种前进方式的战术目标似乎是想要接近到近战距离,然后在位于50到800码不等距离外的机枪和迫击炮压制防御者的同时,迫近到能使用手榴弹的近距离。在美军阵线火力因弹药耗尽而减弱前,这些攻击波似乎从来不曾尝试过要真正逼近。

事实上,找不到有任何一个敌人的攻击部队直接全面突击消灭我们排级以上的部队,使得幸存者落荒而逃的例子。他们并不是靠无比的勇气、狂热、或是快速集中的兵力来攻陷阵地。他们是靠逐步增加兵力和火力对阵地挤迫,并且耐心地等候,当防御者武器人员弹药耗尽时会自然瓦解。

目标的特性

当中共军攻击的前卫遇到防御火力时(通常发生在不到50码的距离),他们会趴到地上。如果防御火力暂时停止,他们会站起来再度前进,直到又遇到防御火力为止,然后他们会再度趴倒。但是一旦他们决定了一条前进路线,即使战术状况改变让它似乎不再有利,他们仍然不会改变。他们只会在先头部队后面继续前进增援。当他们死伤时,其他人会前进来取代他们的位置。

冲锋枪、步枪和手榴弹是这些先头部队的武器。这些先头部队从不会暴露太多目标给我们的自动武器;我们的机枪或白朗宁自动步枪(BAR)每次最多不过能扫掉4、5个中共士兵。后者和破片手榴弹是我方成功抵御中共部队攻击的基本武器。任何能够在这些中共士兵后方照明的方法都会对他们造成极大影响甚至撤退,有时几乎可说是惊慌失措。

使用掩护

在日间战斗时,这些战斗单位会尝试从壕沟或散兵坑来战斗;当被逐出时,他们会继续使用灌木丛、树木或类似的掩护。夜间攻击有明亮的月光时,他们会善加利用大石头、悬崖、以及长岭投射出的阴影。任何能够将他们日间战斗的掩护烧掉,或是在夜间照明他们的方法都能大大降低这些隐密战术的功效。

第二步兵师的步兵在攻击时并没有配备火焰喷射器,也缺乏信号照明弹或大型照明弹等弹药。但在三个不同的场合中,我方的枪火无意间在敌人攻击线的后方引燃了野火,结果是出奇的好。其中一个状况中,敌军停止攻击,转而尝试扑灭野火达一个半小时之久;在这期间,我方机枪打死数十中共士兵。

受攻下的防御

当被我方防御火力钉住不能动弹时,敌人的攻击部队仍然会利用我方火力暂时减弱或停止的空档突进;这些火力空档的原因包括了人员伤亡、弹药耗尽、机枪或自动步枪故障等等。但是他们只会在我们部队不得不开始撤出阵地的时候才会全速突进。第二步兵师于Kunu-ri北方在受攻下防御的战斗记录相当良好:

在16个战斗行动经过仔细分析的连中,只有一个排级单位不是因为弹药耗尽或类似的理由而后退。在这个例外中,这个排缺少领导者(译按:可能排长伤亡),也没有沿攻击来的方向巩固阵地;他们被割裂并且一个班接一个班地吃掉。即使如此,他们仍然把伤者撤出,而最后撤退时只剩下11个人没有受伤。

第九步兵团B连在11月25日上午10点钟于219高地山脚下和一股优势敌军开始交战时有126人。25小时后当撤退令下来时,它仍然坚守着阵地并且持续战斗中,但是只剩下34人还能行动,其中还有不少人身负轻伤,都是手榴弹破片引起的。这不是特别的例子,而是第二步兵师各步兵连典型的作为。

重视手榴弹

在一个布局良好的地区性战斗中,敌军似乎时常喜欢以手榴弹兵为先锋,有时候这些士兵除了手榴弹外并不携带其他任何武器。手榴弹会用绑在腰间的一个布袋装着。他们大量使用手榴弹,当手榴弹耗尽时,我们士兵会看到他们似乎是空着手向我们阵线前进。

在手榴弹攻击时,极少有步枪火力的支援,但有一大堆冲锋枪兵夹在手榴弹兵中前进。在更后方,有一到三挺机枪(但在攻击连阵地时不会超过此数)扫射防御阵地的高处和其他地区。就比例来看,我们最严重的伤亡看来是由准确的机枪火力造成的。

在以步枪兵打头阵的少数攻击中,他们在接近手榴弹距离时会让手榴弹兵快速地上前穿过步枪兵行伍,以便使用手榴弹。不是所有的手榴弹兵都有步枪,但是大部份步枪兵都带了至少5枚小型木杆震撼式手榴弹(译按:原文是small potato-masher type concussion grenades)。(这些中共士兵都没有刺刀)他们所有的近战战术似乎都在依赖使用手榴弹来迫使联军部队退出阵地。虽然中共士兵被教育说美军士兵特别无法承受手榴弹攻击,但实际上手榴弹攻击对联军部队的效果不彰。我们许多受到中共军持续数小时手榴弹攻击的兵士仍然对他们的手榴弹表示轻蔑。

主要有两个因素造成他们这种态度:1.中共士兵投掷手榴弹不远且不准确。2.中共手榴弹本身杀伤力不强。

关于第一点,在仔细研究一堆手榴弹战斗的案例后似乎找不出特别的例外。中共士兵使用低手甩动的方式投掷手榴弹,在平地上最远距离不会超过20至25码,在陡峭的山坡向上投掷时距离更短。在一次山头战斗中,我方部队据守山顶,中共部队在下方20码处,他们的手榴弹兵花了一小时尝试将手榴弹投过我们的壕壁,都没有成功。在另外一次战斗中,我方有7个士兵紧围着一个小土堆防守,在一个半小时内,中共军于15码的距离外对他们投了50到60颗手榴弹,其中30到40颗被我们的人踢掉或丢回去,剩下的在他们防御位置中爆炸。

在另一次排战斗中,有30人受到手榴弹破片的伤害,但没有人严重到无法继续进行战斗。因为中共手榴弹而受伤的案例在这些连中比比皆是,但是致命的案例少之又少。似乎只有当身体或头部跟爆炸的手榴弹几乎直接接触时,才会引起重大伤害。我们部队已经习于中共手榴弹的效果,也因此它们不会有损我们的士气。当在防御中我方的手榴弹供应充足时,中共军的手榴弹兵不是被消灭就是被击退有些步兵根本没有手榴弹。在许多案例中,战斗开始后要再补给(手榴弹)不是完全不可能就是极度困难。但是当手榴弹可以充分供应,而且防御者能有效地使用时,都可以挡住敌人的攻击。

中共军手榴弹战斗的程度

保持手榴弹在交战时供应无缺似乎是中共军步兵系统的主要目标之一。在所有研究过的近接战斗案例中,除非是小群部队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撞在一起,要不然都找不到中共战斗单位耗尽手榴弹的例子。另一方面,如果在毫无准备下做近距离接战,他们似乎无法适切快速地使用这个非常有价值的近战武器。

这里有两个例子,一个发生在第二十三步兵团第一营的夜间战斗中,另一发生在第九步兵团第二营的日间战斗中。第二十三团的这个部队当时正在宿营,没有布置好防线。一大堆配备了手榴弹和步枪的敌兵渗透入它的营地,但是却就地找掩护然后就不动作,并没有趁机攻击我方。当第一营组成散兵线并且使用手榴弹和步枪扫荡整个营地的时候,这些渗透者仍然不动作,在这个战斗阶段这些中共军甚至连一颗手榴弹都没有用上。

在第二个例子里,有约120名中共部队在大白天走入第九步兵团G连据守的隘路中。这些中共士兵完全没有使用身上的手榴弹,经过数分钟的步枪交火后,他们或是被杀或是被俘。中共部队在手榴弹战斗中只使用小型(木杆)震撼式手榴弹,即使他们有其他类型的手榴弹,也没有被看到使用过。

辨识的问题

从各个不同的战斗行动概括看来,我们步兵在阵地中能确认是面对敌军的中共部队的距离,在夜间是15到50码,在日间是50至200码。部份的原因(但只是一部份)是敌人在前进的时候很少使用掩护火力,另一部份是在战场上辨别敌友的困难。

其他限制了在较远距离外辨识敌我的因素是:

1.(我方)极少在行进时使用侧卫。

2.在运动时尖兵和主要部队间距离不足,特别是在上山路段。

3.没有在阵地或部队主体外布置警戒哨。

4.缺乏像是绊脚线等可以制造警讯提供辨识的装置。

5.连与连间的平行通讯不良。当无线电收讯不佳时,各连并没有使用传令互相通报状况。结果就是,即使隔壁连已经全面交战1至3个小时之久,许多连仍然在毫无戒备下被中共军逐一突袭。这种状况也发生在许多排级单位上。

6.缺少强力而持续的巡逻。

中共军武器的效果

在Kunu-ri战斗中,中共军武器对我方步兵的效果可以从伤亡率、对士气的影响、以及对阵地的压制来衡量。它们的效率评估如下:1.轻机枪;2.迫击炮(通常60mm);3.手榴弹;4.冲锋枪(通常是汤姆生冲锋枪);5.步枪。

中共军的机枪火力一直很准确并且很持续。他们会持续发射机枪直到被摧毁,也会利用掩护把机枪尽量往前推进到近距离。他们似乎没有很多轻机枪;在攻击一个连阵地的时候几乎没有使用超过两挺机枪的例子。它们的战术目的似乎是在提供压制防御者的火力。

在一般状况下,迫击炮并没有集中使用。在某些特例中,两或三门迫击炮会集中火力来使用。通常中共部队只使用一门迫击炮,而且是在攻击已经开始一阵子后。迫击炮火分两类:一是一般区域性的压制,一是集中在主要设施,例如防御的机枪、迫击炮阵地、指挥所、以及补给点。他们的区域压制火力并不猛烈,我方部队也并不太在意。但在集中射击方面,他们的迫击炮火都能很快而准确地命中特定目标,这似乎意味着他们发展出了能够在战斗中做快速三角定位的方法,但也有可能是他们已经在周遭潜伏一段时间并且测好距离,所以在战斗时可以很快地根据火光来定位。

在步枪火力方面,他们的冲锋枪火力不论是在日间或夜间战斗中都不是十分准确,而且他们常常在过远的距离就开始使用冲锋枪。但是,中共部队拥有许多汤姆生冲锋枪,这可以从Kunu-ri战斗的报告和从他们的死者和俘虏身上搜集到的数目看出。

中共部队在Kunu-ri战斗中仅使用少数火箭筒,但是目标通常不是步兵阵地,而是支援的装甲单位。在这些少数的例子中,他们接近到极近的距离(20-40码)来攻击我方坦克,而他们的瞄准非常准确。而在我方的坦克能在比较远的距离和这些反装甲单位交火的情形下,他们通常会退却逃跑。

至于FA是否能有同样的效果则不确定,没有任何FA近接战斗的例子可供分析,不过由于双方通常都太接近,FA恐怕也无法发挥功效。

展开的方法

在向交战区域前进的时候,中共部队的队伍似乎都选择最容易前进的路线──主要补给线、补给小径、河床、以及山谷。当沿着高处防御时,他们并不经由脊线前进。当他们遇到强硬抵抗时,他们的战斗单位一个接一个地抽离,直到最后整个战术队伍都消失掉。因此,(我的)初步意见是,中共部队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攻击这么多我们后方的指挥所、炮兵阵地、以及其他敏感而脆弱的单位,主要是因为运气好而非小心仔细的侦察与计画。我们部队的支援单位特别喜欢集中在补给路线和交叉口处;如果敌人沿着最自然的路径前进,他们几乎不可能失之交臂。

从战斗中脱离

在Kunu-ri战斗初期,中共部队都尽可能地在黎明的时候从战斗中脱离。脱离战斗后,在早晨大约7点钟时候,他们会从一个大锅中进早点。这时,在步枪掩护下的担架队会到前线收容伤亡。救护站设在部队进餐的集结点,死者就浅浅地埋在附近。在这个时段,中共部队似乎极少采取对四周的警戒。他们的士兵通常会处于松懈的状态,而此时如果碰上我方部队的话,他们似乎无心战斗。

连级的补给

在Kunu-ri战斗期间,我方步兵通常携带约90至120发的卡宾枪弹药,或是两个子弹带的M1(译按:格兰特半自动步枪)弹药,以及0至2颗手榴弹。很少连的士兵自己身上有携带粮食。大部份连里面,士兵会携带一个睡袋和轻背包。在这种重量负荷下,当行军直线距离超过3.5英里后(根据在当地的地形,可能实际上超过7英里),脱队问题会造成战术上无法掌控的凌乱队形。

节约的问题

在作战中,特别是在夜间,要如何重装卡宾枪弹匣与M1步枪弹夹是个蛮严重的问题。大部分步兵连在开始接战的阶段,即使没有多少目标,仍然会有过度消耗自动武器弹药的情况。但另一方面,各连却都能小心节省使用手榴弹,可能是因为手榴弹本来就短缺。不过有些步兵连还是能够维持控制士兵的步枪火力,直到有良好目标出现为止。

一般情况下,在山头的战斗中,当中共部队逼近后,自动武器对付敌人散兵几乎没有什么效果。中共士兵会利用岩石和突出的岩架做掩护,我方部队必须冒着身影在天空背景透光的危险才能对他们射击。但尽管如此,在许多例子中,白朗宁自动步枪有效的使用在是防御成功的重要因素。

在敌人逼近并采取掩护后,手榴弹成为近接防御战斗中最有价值的武器。但是由于手榴弹的短缺,只能使用自动火力来对付近距离目标,不但没有效果,更进一步耗费了弹药。作战状况主要就是这样,当伤亡增加后,持续抵抗的可能性也渐渐减低。几乎所有的阵地在交战还不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就已经用完手榴弹了。

在第九步兵团B连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连长带着一个排的部份士兵,在晨光中站起来用石块和C口粮罐头向中共部队投掷,以让其余部队可以撤退。这些投掷手死了5名,伤了2名,可见当时情况的危急。在另外4个战斗中,当弹药耗尽时,我方士兵用上拳头和枪托来对付逼近的中共部队。中共士兵在这种型态的战斗中表现并不佳。

其他武器

中共部队在Kunu-ri地区没有使用任何炮兵。除此之外只看见过使用一次新型的小火箭弹,不过这不是由火箭筒发射的。它被用在对付第九步兵团B连的阵地,从战壕前沿弹起,在后面的防壁爆炸,效果中等。

保养的问题

携带卡宾枪的士兵报告发生了许多武器操作上的问题,不发弹、卡弹、操作不顺畅等等。有一部份的问题是因为保养不良引起,许多单位都缺少润滑油。但是,在寒冷的天气下,过多的润滑油也会造成问题,这些卡宾枪必须要先加热让冻结的润滑油融化,才能行半自动或全自动射击。通常以单发射击10至15发子弹结束后就可以运作如常。M1半自动步枪的性能一如预期,极少有操作上的问题。调查显示,习惯在可能接战前检查武器并试射数发的几个步兵连在战斗中武器的操作情形最为良好。

(马歇尔,根据1950年11月Kunu-ri之役中第二步兵师步兵连作战行动之研究)

顶:2 踩:3
【已经有52人表态】
7票
感动
4票
路过
6票
高兴
7票
难过
7票
搞笑
4票
愤怒
4票
无聊
1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