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关外义勇军抗战纪实:战斗在北大荒的中华英雄

热度32票  浏览7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立川立川即张新生,原名张永兴,又名张惠民、张裕国、王立川,1896年3月生于山东省蓬莱县北沟村,幼年随父母迁居辽宁省宽甸县。1935年考入天津中学,1922年加入国民党。193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1月5日因给第三国际搞情报工作,在齐齐哈尔市被日军杀害。本文为张新生烈士在九一八事变后组织义勇军的一段经历。

一、事变的发生

九一八事变之前,我在辽宁省某县的一个中学校里当教员,又是该地(笔者注,今丹东)天津大公报分馆的经理。曾因办报屡和我们的敌人(日本)发生冲突,虽然交涉的结果,靠着我们政府的袒护,敌人胜利了,可是他们对我的仇恨并不因之稍减。九一八后,凡在东北有活动历史的人,不自逃走即被拘捕,我当然不能列外,恰巧九一八这天晚上,我住在沈阳大西关一个朋友家里,当晚大约十点钟的光景,就听到有极猛烈的重炮声,马路上的马蹄声足足响了一夜,重炮声音的猛烈,使窗上的玻璃都为之振动!然而被麻木了的沈阳居民并不奇怪,大家都以为是日本人又在演习巷战……次日晨约六点钟,一个朋友跑来对我说:“你们还不知道吗?沈阳已被日本人占领了!昨夜的大炮是日本人攻打兵工厂和北大营,中国兵都已撤退了,现在完全被日本人占领。”我们听了这些话是半信半疑的出了大门,走出不到一百步,便在一个街口遇到一个死尸,身穿东北宪兵大衣,被刺刀刺杀倒在地上。再往前走,接续不断的发现军人和警察的尸体,横倒竖卧的堆集在马路上,马路上行人极少,平时繁荣的沈阳顿成一座死城。一群群衣冠楚楚的胸佩徽章各机关的职员,被武装的日本兵绑着押送到军部里去,雄纠纠的日本兵三十五十乘着载重汽车,开足马力在马路上跑来跑去,大呼小叫的示威。我虽然不明白他们呼叫的是什么,但能明白这是胜利者的表示。

二、进关与出关

事变后的第三天,听说北宁路已经通车,我和几个辽宁的同志化装随难民车一同跑到北平。我们的意思是:日本进兵沈阳,事出偶然,一时没有准备,暂行撤退,东北当局必谋反攻,决不至于放弃东北。东北为整个中华民国之领土,国民政府要负全责,必有相当的办法。但在北平住了一星期我已大为失望,政府方面惟有报告国联之一途,没有一点别的办法。遂决心再回东北,投奔一个朋友,托他介绍到一个土匪的首领,去在劳苦的群众中建立我理想的民族势力。

到了辽宁之后,便去见我的朋友金同志,说明了我的决心,并托他介绍,因我知道他认识一个土匪中很着名的领袖。金同志对我说:“给你介绍是可以的,但土匪的生活是很苦的!你的身体那样弱,恐怕不习惯于这样的生活。”我对他说:“观察目前的情形,日本对于东北已具长期占领的决心,政府方面既无收复东北的准备,人民方面再不誓死抵抗,则东北将永亡于日本,际此时机,除组织民众武装抵抗,实则无活路,微躯多恙,亦所深知,惟国破家亡,已无暇虑此。”金同志听后慨允介绍:我给你介绍这个人,名字叫高鹏振,报号老梯子,家住在黑山县朝北营子。他在文会中学念过书,这个人很聪明,但毕业之后就没有找到相当的职业,后来因为遭了点事,不堪官府的压迫,便落草为盗。但他的队伍纪律比较严,不杀人、不放火、不奸淫,还经常把打富得来的钱分给穷困的百姓,靠他吃饭的亲嘁朋友很多。因此他为匪十余年,在辽西十几个县通行无阻,且朋友甚多。去年,他和官兵作过一次战,腿部受伤,在沈阳南满医院养了一年多伤。暴日侵略东北之后,他对东北当局的不抵抗政策异常气愤!决心重回辽西联络旧部,号召绿林兄弟实行抗日救国,现已组织成军,约二百余人,其抗日救国之志甚坚,现住黑山一带,收集枪马,扩充军队。

金同志把介绍信给我写好,我受了几个从乡间来,很有经验的人的指导,便于十月二日侨装启程,当日八时由皇姑屯上车,车行至马三家子与兴隆分店,上来很多难民。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出乡间土匪峰起,还听说老梯子这一柳子不错,不抢也不夺,约有二三百人,现在各处收枪收马,要打日本。几经周折,我终于在姚家窝堡找到了老梯子。

三、成立东北国民救国军

到了老梯子那里以后,除了学习马术之外,每天帮他造册子写布告帖标语,想把宗旨弄清,唤醒民众明了。大家看了很奇怪,认为这是一件新鲜事!有的人说:“们怎么当胡子还帖布告,把真实姓名告诉人呢?这简直是造反!”但老梯子是很同意这种办法的,乡间的人门看布告,听说是要打日本,一个个都跺脚揸掌说:“干!”

我到老梯子那里是十月三日,成立救国军不到一个星期功的夫,人数便增加了一倍,于是老梯子便召集各“柳子”的“蓝把”到沙里岗子开了一个会议,向大家演说:“此次起义的目的在抗日救国,非比当年为匪,除了向民间收枪收马之外,应当不抢不夺,现已国破家亡,吾人发财何用!”为组织统一,把许多柳子和蓝把的名号取消,定军头为“东北国民救国军”,推举老梯子为总司令,定十月十日双十节宣誓就职。

救国军既已成立,则军行所至除了地方供给人吃马喂等给养外,对于民间财物概不夺取,且每至一村,均由村长指定住所,秩序井然力矫一切土匪行为,一时名誉大振,人民感德无既!每将家中上品食物自行献出,以供给救国军。杀猪宰羊食不绝肉,救国军感激人民招待之殷,纪律亦加严明,人数不下一千三百余人。

但救国军也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救国军百分之五十以上是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和战斗经验的农民,遇事争先恐后地跑,以之迎敌绝不足恃,且必遭极大牺牲,非多介绍有军事经验者前来指导加紧训练不可。二是本军目的既在抗日,本国政府及军队如不谅解则进行极困难,故必须派人去锦州政府,要求其通令所属辽西各机关相机援助合作,勿加摧残。为解决这两个问题,我于十一月六日又回到沈阳。

到沈阳之后,闻莫子超同志亦由沈前往,特未见之遇耳。莫同志是东北讲武堂七期毕业,少年英俊,豪爽过人,在该处稍住,遂即赴北平。莫同志由北平约来同志多人如史纯青、徐大同、王绍藩、张公然、孟兆瑞、丁匡大、钱铁铮、刘必亚、刘百斛等二十余人,多系军事人才。由沈阳去者有王正义、李复同、白云生等。自得军事专家指导后,均按国军编制,总司令部下设八处,如参谋处、副官处、政务处、秘书处、军医处、兽医处、军法处、军机处。时受编军队约千余人,按两个团编制。一面派李同志赴锦州接洽。锦州政府荣臻等亦极表同情,除发给慰劳金三千元外,并通令辽西军政机关,相机关照爱护,不准摧残。

此时锦州方面亦有义勇军之组织,在辽西一带抗日军之继起者,有白旗堡之耿继周(义勇军第四路)及潘士贤(义勇军第五路)。

四、敌人的拉拢

救国军的声势既壮,敌人方面的仇恨及注意也随之而起,故屡派飞机至驻军所在处视察、恫哧!终以地理关系不得要领而去,后又想出拉拢手段,以冀软化…

救国军自成立以来,人数一天一天的增加,由二百增至千多人,可是其成份也随之复杂化。许多小帮土匪加入救国军,是因为救国军名声好势力较大;救国军抱宽大主义,加入的军队不变更其原有的组织,不干涉其私人行为;还有的是是为了换用救国军的服装、臂章、旗帜,可以得到百姓及相应的支持。救国军人数越多,成份越复杂军队的纪律一天天的恶化。另外锦州政府答应接济,但成立了一两个月,除了慰劳三千元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当时屡派代表赴锦州都是“口惠而实不至”。救国军标榜的是不抢不夺,可是政府既不接济,又无一定的饷元,三千人的队伍,每天人吃马喂没着落,而且已到了冬令天气,队伍还穿着单衣。战时子弹如何补充,如无补充,打完了将如何也是重要的问题。因此在这种困难的局面下,一些小帮土匪重操旧业。

在这种环境下的救国军,向民间抢劫,被敌人拉拢实在是有背景的。敌人也充分利用救国军的特定背景,采取了拉拢的办法。当时敌人先派来一个人叫陈鼎(从小受日本的教育),说新民县有个金司令已得日本的许可收编军队,一切饷向军火,统由日本方面供给,此项军队编成之后,既不打日本,也不打中国,专用为维持地方。此种说法一听就知是拉拢。在同一环境下的高鹏振也不列外,为了生存,收下了陈鼎送来的一万子弹,两车棉衣,为骗取东西与日伪军周旋。但是这种周旋是有限度的,这就是:不能帮助日本人打中国。

日本要打锦州的消息一天天的传来。十一月二十日前后,陈鼎领着一个叫“乐字”的土匪首领来说:“现在日本人要在破锦州之前,先攻打新民,为了避免国联的指责,不肯由日本兵直接打新民,想要让高鹏振的队伍和'乐字'的队伍在前攻击,日本人在后援助,攻破之后随便进城抢劫,日本人不管”。“乐字”在一边随声附和着说;“这样的事应当做,新民最容易攻下,并且有日本人援助,这是十分有把握的事。”要求高司令允许。为骗东西先答应日本人的条件,高鹏振早有这个想法,所以当时敷衍他们说:“攻打新民是可以的,就是去打锦州也能去,但本军一者编制尚未就绪,二者全军五千多人,而枪枝仅及半数,子弹也不够用,必须先发点子弹和枪来,暂时是不能打作战的。”

后来,叫“乐字”的土匪独自率其所部的八十余人攻打新民县,攻打了两天,遭到县公安队拼死抵抗,没有攻下。

几天后,日本人再次攻打新民,结果被驻在新民县城外腰高台子收“海龙”的一个柳子抄了后路,打死日兵二十多个。日本人气极败坏,暂时不打新民了,从沈阳调来三百骑兵,五百步兵,六架飞机及机关枪,重炮和手榴弹等应有。

十一月二十八日早晨开始轰炸腰高台子。“海龙”率部抵抗了三个钟头,打死了十几个日本人,终因众寡不敌,自己又受了伤而破墙退去。日本人进了腰高台子村后,见人就杀,把村民带到烧锅院内,用绳子捆起,跪在地上,用机关枪打,对村民进行了血腥的报复。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关外义勇军抗战纪实:战斗在北大荒的中华英雄(3)

2009-04-30 14:31:04 中华网论坛 【大 中 小】 发表评论

日本人在对腰高台子进行血腥镇压之后,送信给一个叫绿林好的土匪首领,要他领人到腰高台子随便抢掠,日本人则于下午四点钟离去。为解决棉衣的问题,我们决议将绿林好赶走。本军遂于十一月廿九日,进驻腰高台子。

进驻腰高台子后,酒肉足粮草富,住了二十多天。其间陈鼎(汉奸)又领着日本人来劝降,说:“日本人要打锦州,要我们做先锋,一切枪械子弹由日本方面供给。”我们说:“好!等把枪炮子弹发来之后我们就打。”过了几天,陈鼎又来要我们先打锦州,做出成绩来再发子弹。我们说:“这办不到,没有子弹我们怎么做出成绩来呢?”拒绝了敌人。此后的一天,第四团陆团长带着四个兄弟,拿着护照,全(赴)武装到新民县城去办事,走到距县城五里的一个路口,有十几个日本兵,枪上着刺刀,拦住了去路。陆团长指明臂章、护照给他们看,全然无效。日本兵把几个人的枪掠下,全身搜查,最后一个个全用刺刀刺死,只有陆团长死里逃生。

消息传到司令部之后,立时派人到新民日本宪兵司令部交涉,结果是:人白死,枪扣下,并让我们表示,到底打不打锦州?由于新民县有养伤的同志,我们又没有准备好,只能表面同意打锦州。于是日本宪兵司令部派来四个日本人和两个,还带来许多东西。他们的任务是指导军事和监视我们的行动。

几个日本人天天运筹攻打锦州的计划,很尽职尽责地做着他们的指导工作。待一切准备好了之后,一天晚上,我们把几个鬼子和洋奴都用绳子捆起来,用大车拉着,和全军一走移驻朝北营子。到了朝北营子,大家会议决定,在歪脖山前为死难的烈士开追悼会,以小鬼献祭。

追悼会由由司令主席训话,宣读祭文,死而得生的陆团长也讲了话,慷慨淋漓,听者泪下。四个小鬼跪在案前被割心献祭。

歪脖山前复仇之后,义勇军第四路耿继周、第五路潘士贤都派代表来联络。主要是商量给养问题,靠政府没有多少力量接济,靠地方呢,地方已穷困的不象样子。

五、金家五台子祝贺凯旋

此后部队进入了蒙古境内。一天,一个庄稼人跑来说要见司令,并说:距此十五里的金家五台子,昨天有两个日本人领着中国人到乡间收枪,金家五台子村的人无意中打了两枪,日本人当时回去了,今天来了一百多马队,刚刚到此,把村子给包围了,恳救司令设法解救。

司令部立刻下令各团营,临时到村落驻下,并召集团营长到司令部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由各团营选精锐三百,分三路兜剿。不一刻,人数选好,齐集司令部前讲话,并给送信的人也备了一匹好马,齐奔金家五台子而去。

在距金家五台子二里路时,便发现村外一个山坡下有七八十匹洋马,几个日本人在远处看守。一个没有经验的弟兄性急,先发了一枪。枪声一响,两个守望的日本兵立刻给村子里的日本兵报信,八十多个日本兵遂即跑来,一齐争着上马。此时我军弹如雨下,日本人抢上马的极少,有的当时就被击毙,有的束手就捕。其中有十几个人列队,由军官指挥,逃出我军的包围,后又迷路,被我军追及打死三四个。其余几个逃了出去。

此次战斗,缴获机关枪四架,迫击炮两门,大小枪七十六枝,子弹两车,洋马六十四匹(其中三十一匹是死的),铜盔七十六个。还有呢大衣和药品等战利品很多。此役打死敌人七十三个,内有大尉一名,中尉一名,医官一名。我方死伤各一名。

这次战斗虽然时间很短,只有两个钟头,而战斗的情形非常激烈。由此次对日作战所得如下经验:1、由救国军中选精锐与日军作战,其胆量之大作战之勇,为日军所不及。2、救国军多系土匪出身,马上射击为其特长,日本兵则马上不能射击,是日本失败的原因。3、作战时日兵好集中一团,此与我军之攻击有利。此次作战还产生了如下之影响:1、救国军与日军作战既得相当经验,故对日作战之胆量益强。2、民间崇拜救国军之心理增高。3、日本方面对于救国军之重视与畏惧心理增大,日军经此战败后,将新立屯、彰武一带,与救国军易生冲突之军队,均自行撤退(逃走,或因其战略变更之故)。3、沈阳、新民方面日军对救国军特别注意,每日必派飞机往各处侦察轰炸。各处牺牲者颇多,但救国军未遭损失。

六、梁家烧锅巷战

五台子战后,日军屡欲寻隙复仇,除每日以飞机侦察外,又派汉奸各处调查救国军的行动,至今年一月派步兵一队约五百人,尾追救国军相距仅数十里,飞机盘旋于空,部队尾追于陆,以后救国军的行动便大感困难了!

然此时之救国军,其勇气则百倍于前,自五台子胜利后,对日作战已得相当经验,因之胆量益壮,“日兵不足畏”为当时普通之心理,惟子弹愈用愈尽,又无补充之源,纵日兵尾追只好夜行昼宿,以求躲避,非万不得已不肯轻耗子弹。

日军方面,自被我军战败后,精神已为所夺,非万不得已时,亦不愿与我军冲突,虽奉令尾追,每于距我军二三十里外,即以重炮示威,期在吓走而已,如我军不走,彼亦不进,得以飞机掷弹以资扰乱。

救国军为节约子弹计,非至有效射程时决不空放一枪,故枪声响处,日兵必有死伤。因此,尤足令日兵丧胆,而惊奇救国军射击之准确。故与救国军较远时,则以重炮及在枪示威,及闻我军机枪声又望而逃。如此相持月余。

在相持之一月间,不可避免之冲突,亦不下十余次,其结果,日方之损失较我方为甚。在此时期,我军由实地作战获得训练与经验极我多,故战斗经验与能力远过于前。

此时,救国军因屡受日兵扰乱,警备加严,每至一处设哨布防,不敢懈驰。一日晚,抵泅家烧锅村,因日间两次与日兵冲突,故警备益严,次晨约五时许,忽闻枪声示警,继之以敌方炮声大作,机关枪声亦连发不绝。期时各部队均能固守防地,毫不惊慌,其镇静精神远过于前。不到十分钟均准备完妥,除遵令应敌者外,余均按指定方向撤退,秩序井然。担任应战之部队约百余人,由卫队营长王凤吾指挥,选二十人在前诱敌深入,余均伏诸民户院内,敌兵约三百人,见我军大部队均已撤退,仅有二十余人在后迎击,以为机有可乘,整队入村。方进村,我军由各院内大喊杀声奔出,敌军大乱,仓皇奔走,弃迫击炮一门,机关枪两挺,辎重车一辆,死伤二十六人,我方死伤各一人。

王三虎屯过年:梁家烧锅之战,时距旧历年关仅不过五日,军中弟兄对过年一事甚为重视,故移防王三虎屯,目的在休息过年,而对外宣传则谓:稍事布置,进攻新民。此声东击西之一种手段。日方闻息大为惊慌!在新民车站设置电网,挖掘战壕,严事防御,并由沈阳调来部队,以资增防,据说旧历年时,新民县城内日兵增至三千余人。旧历正月初三日,与伪军张海鹏代表接洽,移防至彰武改编,抗日工作告一段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