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戴旭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戴旭:新冰山上的来客 中国人配合得真好

热度376票  浏览2982次 【共2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24日 05:47


  2009年2月18日,国家测绘局、总参测绘局和国家保密局在海南联合召开测绘成果保密工作研讨会,探讨测绘成果保密管理和科学定密的有关问题。

  近年来,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快与信息社会的发展,测绘领域的商业前景日渐看好,国内测绘主管单位在保密与应用方面把握失当,一些单位出于利益驱动同外国人合资、合作,未经批准从事测绘活动的情况屡禁不止,带着经济、军事等种种目的外国人来华非法测绘事件逐渐增多,呈多发态势;这些非法测绘行为给中国国家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国之神器,不可予人”

  长期以来,测绘一直被世界各国政府视为“国之神器,而不可予人”。

  一国高精度地理空间信息数据如果被输入敌国制导武器系统中,就会对该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假使关键设施或目标的地理坐标泄露,也就意味着该国的国防与经济命脉难逃打击。因此,各国关键设施的坐标、地形、地貌、地质、海洋等地理空间信息的精确数据都属于国家机密,都制定有严格的管理规定,无不严加保守。

  有些人误以为现在卫星功能强大,所拍之处的影像数据清晰度很高,没必要保密;但实际上,卫星照片并不能提供被拍物体的属性,必须与相关测量相联系才有价值。因此实地测量就变得非常关键和重要。

  权威资料表明,攻击我驻南联盟使馆的B-2轰炸机,就是以美国国家地理情报局提供的电子地图作为轰炸导航定位数据的。该局(当时称美国国家图像测绘局)每年几十亿美元的预算中,约有24%的资金用于采购商业机构出版发行的图像和地图产品。

  所以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外国人非法测绘行为都是被绝对禁止的。世界各国都制定有严格的管理规定,目的在于维护国家安全。

  著名军事家戴旭告诉笔者,地理测绘信息不仅对导弹、飞机有用,对陆军,特工、特种部队也有用。地理信息涵盖巨细,大到一个国家版图,小到某城区有几个街道,街道有几个楼房,楼房有几个窗户,都包含在内。“为什么美国导弹这么精确?1999年打我们大使馆,它能从一个窗户进去,前提是地理测绘信息搞得很清楚。所以,人们只看到精确打击威力特别大,可没有想到是地理测绘信息起到的关键作用。”

  戴旭特别以抗日战争的具体事例来说明地理测绘信息的重要。“日本在全面入侵中国前30年就做准备了,到1937年大举入侵中国时,已经有了完善的中国地图。他们的地图非常精确,连每一个村庄的每一口井都清楚。日军与我作战时,在大战略放面很少出现地图失误。这些情报谁提供的呢,还不就是日本平民吗?他们有的装扮成旅游者,到处‘游山玩水’;有的化妆成中国人,到处做‘生意’。他们绘好所到之处的地图,交到日本军部,就成为军用地图。”

  事实上,从抗日战争时期起,我军使用的作战地图多数都是从日寇手中缴获来的,甚至到建国后仍沿用了十多年(现在我国有些部门仍然在使用)。1949年,有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将军曾说:“我军缴获的日本军用地图,范围之广,可以覆盖整个中国领土;数量之大,可以配备到每一个团甚至每一个营。”一位多次接触到日本军用地图的军方网友说,“看到他们画得那样精密、详尽、准确、清晰,其惊心动魄、毛骨悚然的感觉,真是笔墨难以形容!”从军用地图这个军事专业角度来看,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准备工作动手既早,又做得非常扎实。

  身份各异的情报搜集者

  但是,他国地理信息情报不能靠本国军人去采集,于是,有些国家就鼓励本国百姓以合法的身份如游客去别国搜集。

  戴旭指出,美国国家情报系统就是把采集他国地理信息的任务基本上分解到本国赴外旅行的普通百姓身上,采用方式是商业化运作:你拍回来我看,别管有用没用,尽量给我拍。我不给你特别指定拍摄内容,如果具体指定了反而有间谍嫌疑,我可以告诉你去北京或上海,到地方把楼房街道拍回来,拍测过的内容(图像)卖给我。这些信息进入军用地图系统,成为美国构建全球战略需要的“数字地球”的重要内容。

  实际上,古往今来,各国利用平民或以平民身份从事情报活动是公开的秘密。

  1931年7—8月,日本陆军参谋部大尉中村震太郎等四人化妆成中国村民潜入中国兴安岭地区进行军事地志调查被抓。当时,缴获的材料记录了中国军队兵力、枪炮种类、口径、官兵数量、驻屯地点、营房情况与地方风土情况,如土壤、水源、气候等等。中村等四人被中国东北军以间谍罪处决,从而成为日本关东军挑起“九一八事变”的借口。

  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在檀香山安排了一个“间谍之家”,这就是从法西斯德国借用的间谍屈恩及其家人。

  1935年8月15日,屈恩一家4口抵达檀香山,在濒临大海处买了一所小别墅,从那里恰巧可以俯视珍珠港。从1939年开始,他们奉命帮助日本设法搜集有关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所有情报。于是,屈恩一家开始忙碌起来。

  屈恩装扮成一名历史学家,到处溜达,东看西看。美丽动人的女儿露思(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原情妇)则施展美人计,频频约会美国军事要员,后来甚至和一名年轻的海军军官订婚。露思与母亲还在珍珠港开设了一家美容院,向顾客提供最优惠的服务,不久这里便成为许多高级军官夫人经常光临的地方。从这些习惯于信口开河的军官夫人口中,露思也得到了不少军事机密。屈恩刚满11岁的儿子约阿希姆也当上了小间谍。

  搜集到情报后,屈恩一家把它们秘密交给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喜多。后来,屈恩采用灯光传递消息的古老办法,在自家别墅的顶楼向外打出送情报的信号暗语,而远处日本领事馆内的间谍则拿着双筒望远镜收看,这样日本海军对珍珠港内的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

  屈恩一家所从事的间谍活动只是日本在珍珠港大量间谍行动的冰山一角。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派到珍珠港的间谍超过200人。他们以平民身份作掩护,从各方面搜集天气、水文、地形和基地、飞机、舰艇部署,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就是其间谍活动的大本营。

  日本情报人员绘制了一幅详尽的美军军情水文图。日军就是根据这幅地图轰炸的。可以说,日本在珍珠港的间谍活动,成就了日本的珍珠港袭击

  1960年代冷战期间,美国想侦察苏联导弹发射基地隐蔽在哪里。当时还没有U—2高空侦察机,也没有可以对整个苏联领土实行分区监视的间谍卫星。而法国是唯一与东方国家通航的西方国家。因此,美国要求法国利用客机每天多次飞越苏联国土的机会实施侦察。

  一次,客机“偏航”后,驾驶员(秘密特工)用便携式摄像机把地面状况拍了个明明白白。然后把摄像机藏在飞行座椅下面。客机被迫降后,克格勃人员仔细搜查了飞机,但却没有查看飞行座椅。最后,因为查无实据而放行客机。

  之后,客机制造了种种理由偏航,总共在苏联领空秘密拍摄了上100次。结果5个完全新式的导弹基地都被辨认出来。

  无独有偶。1964年10月16日,中国在西北地区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让美国以及刚与中国发生边界冲突的印度大惊失色。它们开始想方设法搜集核尘样本,以便进一步了解中国的战略细节。

  但是在当时卫星技术还极端落后的情况下,美国根本不可能从高空侦察到中国的核试验场地罗布泊,美国和印度计划在喜马拉雅山山麓安放一个核动力感应器,来长期记录中国核试验和导弹发射数据。最后,他们收买了当时最著名的、曾攻克过珠穆朗玛峰的印度登山运动员辛格•科利,把一个仪器放置在珠峰山脉,截得一次试射数据。

  后来,中情局又盯上了英国登山运动员亨利•戴。1970年5月20日,他登上喜马拉雅山尼泊尔一侧的安纳布尔纳峰,并拍下一组登山照片。中情局在伦敦找到亨利•戴,要走了10张均涉及中国境内一些地形、地貌等材料的照片。亨利•事隔20多年后才明白中情局使自己间接地成了美国间谍。

  1983年,美国导演了“韩国客机”击落事件的惊天骗局。

  一架从美国阿拉斯加起飞的韩国客机,在飞往汉城途中偏离航道飞到了,苏联勘察加半岛南部以及萨哈林岛战略弹道导弹基地上空。苏军发现韩国客机的飞行高度比正常客机高度更高,而且航行中不断机动规避防空部队以及歼击机的跟踪。于是,苏军歼击机警告“韩国客机”迫降接受检查无果后将其击落。

  事后报道称机上269名乘客全部罹难。世界舆论一片大哗。20多年后,当事人——前苏军指挥员站出来披露了当前的秘密。使真相大白天下。

  当时,苏军封锁了“韩国客机”坠毁海域,打捞18名亚洲人遗体和10名西方人遗体——判定是美国情报部门的电子专家,还打捞出大量无线电侦察设备残骸。经过很长时间的打捞,并没有再发现更多丧生者遗体或遗物,这证明了这架“客机”内并没有那么多的乘客。

  根据苏联情报部门掌握的情报,这是美国里根政府蓄意制造的一起国际阴谋。

  近几年,台湾军情局派遣到福建的特务曾在我空军机场附近承包农民土地种植甘蔗,然后在甘蔗林里架设仪器,侦测我新式战机起降、飞行训练等。

  新“冰山上的来客”

  四十多年前,一部惊险反特故事片《冰山上的来客》自上映后便迅速红遍大江南北。其中,冰山上的“来客”即指伪装成善良百姓、从国外到新疆从事隐秘活动的间谍分子。今天,这片美富饶丽、广袤而神奇的土地,又频频出现无数动机各异的神秘访客。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局党组书记刘戈青透露,新疆已经屡屡发现涉外非法测绘事件。“有日本、美国的,早些时候还有德国的,最近有英国的。大多以旅游、探险或科学考察、合作研究等等名义擅自进行地理信息的采集。”

  2008年9月—10月,根据群众举报,新疆阿克苏地区测绘局会同有关部门查获三名英国公民在阿克苏地区柯坪、乌什、温宿、阿瓦提、阿克苏五县(市)实施非法测绘活动。

  英国公民携带GPS、罗盘、笔记本电脑、锤子、照相机、摄像机、资料和记录本等,事先在笔记本电脑中的Googleearth软件影像上选定具体位置,再用手持GPS进行定位。他们每天大约去二处地方,徒步走到山里1—2小时左右,回来时带些矿石,然后在矿石上做些标记。从提取手持GPS接收机数据分析显示,非法采集了大量地理信息数据,并对阿克苏和喀什两地区交界处进行了坐标数据采集,主要是对重要地物点(包括阿克苏机场、市、县、乡)进行了地理名称标记,并发现部分标记点注有矿物的说明文字,但大部分的非地名点标记在冲沟、峡谷等地形特征处,也有个别点位在山脉深处。该数据对探矿或地形地貌特征分析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

  英国公民在阿克苏地区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七条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第38号令《外国的组织或者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第三款规定,属于非法开展一次性测绘活动。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阿克苏地区测绘局对从事非法测绘活动的英国公民作出了责令其停止违法测绘行为、没收携带的测绘工具(手持GPS接收机贰台、笔记本电脑壹台)和测绘成果数据(内存的测绘数据)、分别处以壹万元人民币罚款的决定。

  刘戈青认为,目前被发现的涉外测绘违法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可能新疆发现多一些,内地很多地方没有发现而已,并且各个地方监管不一样,新疆各部门监管工作做得比较好,所以发现的多一些。”刘戈青透露,他们最早于2004年发现德国人在疆进行非法测绘,大量数据记载于一个本子上,经过专家分析,涉及到我国的一些重要工程,敏感区域如军事管理区等。2005年、2006年发现几个日本人非法测绘,后来接着发现三四批日本人进行非法测绘。

  2007年3月,新疆、上海、江西、贵州等地测绘管理部门查处了多起涉外测绘违法案件,此后,在江苏、福建、宁夏、吉林也发生了涉外测绘违法案件。

  据重庆市测绘局长披露,重庆也曾查获外国人非法测绘。

  而国家测绘局行业管理司执法监督处处长表示,实际上近年涉外非法测绘案件频发,是因为国家测绘、安全、公安、武警系统以及边防部队等等有关部门加强了监管力度,使更多没有察觉的涉外非法测绘浮出水面。

  国家测绘局行业管理司法规处处长宫银勇也告诉笔者,他们跟国家安全部门协作监管得还是比较严,发现一处立马查处。这两年涉外非法案件相对多一点,但不是这两年才频发,以前就有,只是没有没有发现。他举例说,1988年日本“万里长城学术实地调查队”,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连续多年对长城进行徒步考察活动,1999年国家测绘局获悉后马上“严肃查处”。据悉,该队共来华8次,测量人员达70人次,中方接待与协作单位是中国长城学会,参加人数大约与日方相等。

  但是,笔者调查发现,涉外非法测绘行为即使被查获,一般也就是没收测绘工具和测绘成果,处以10万元以下罚款而已。

  对此,杨忆兰有些无奈地表示:“如果说处罚力度不够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只能在行政法规授权范围内处理。”

  测绘界院士透露“过去测绘工作地位比较低”

  国家局局长披露遗留问题致使监管不能到位

  涉外非法测绘为什么疏于防范、屡禁不绝?

  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刘先林参与了《测绘法》的起草。据他介绍,1996年《测绘法》出台背景是因为过去测绘工作地位比较低,测绘经费不能进入国家财政计划,测绘监管也不能完全到位,所以试图通过立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刘先林的说法,似乎诠释了我们对涉外非法测绘长期疏于防范的深层次根源。而实际上,测绘工作不受重视的状况,至今也没有完全彻底解决。

  2009年1月13日,国家测绘局局长徐德明在“全国测绘局长会议”上披露:“现在还有一部分省级测绘管理机构是事业编制,不符合《测绘法》和依法行政的要求;市级测绘管理机构虽已经基本落实,但很多地方职能、人员和工作经费并没有真正到位;县级测绘管理机构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得到落实。测绘行政管理体制的现状与测绘统一监管的繁重任务还不相适应。”

  为什么在卫星技术已经非常先进的今天,外国人还要来华进行非法测绘?摄影测量与遥感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先林解释,“在地面拍摄图像叫拍摄侧面纹理,侧面纹理资料无法通过卫星获得,只有通过实地拍摄才能获得。”

  据了解,所谓“侧面纹理”通俗地讲,就是辨识物体时从侧面获得影像,通过物体侧面影像把握其全部立体概况如颜色、大小、高低、动物植物、材质;而自上而下的俯视则只能获取平面影像,难以准确把握物体全部属性。

  刘先林透露,那些国外来的非法测绘者,有些是别人提供了带GPS功能的高级摄像器材(图像、照片能记录显示拍摄地坐标),最后拍摄的影像资料归器材提供者,摄像机之类就自己留下。“实际上我们的地面资料他都有,只不过需要地面各点来验证精度够不够。”

  目前各类卫星尤其是侦察卫星的分辨率虽然已经达到分米级,可利用高分辨率卫星影像,根据拍摄时的位置,确定这张影像的位置,但却无法确定目标的精确地理坐标,也就不能直接为巡航导弹等精确制导武器提供地形匹配制导。因此,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都需要一定数量的地面控制点来控制精度,因为影像上的地物与实际目标相比会产生投影误差,必须利用地面控制点把它纠正为垂直投影状态。因此,需要派出相关人员到有关地点进行地面测绘。

  不过,刘先林表示非法测绘问题不仅包括外国人,也涉及国内方面。由于地理信息资料(线画图、普通地图、影像地图、三维图)按规定不能公开,而今天社会高度信息化,不仅政府的各行各业如规划、国土、水利、铁路、公路、公安、卫生等等部门以及老百姓出游导航定位都需要这些资料;连美国对这些数据都颇有兴趣,他们曾经直接找国家测绘局索要,但被拒绝。因此,地球空间信息行业有很大发展前景——图像资料的采集、制作成系统、推广应用,有几十亿上百亿的产值并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但过去在资料保密与解密方面存在分歧。所以,测绘行业的国家保密规定限制了产业发展,大家什么都做不了,中科院、各部委意见很大,社会上普遍意见也不小,认为测绘成果应该社会共享。因此,目前大家正在探讨既不妨碍保密又不影响发展经济的做法,打算把军版与民版分开,对图像图片加密。以前是平移旋转后提供给外国人,现在的办法是采用复杂的数学模型做保密处理,这样既不影响民间使用,也不会泄密。据说这种处理技术让使用者无法通过反解解码来恢复原状。

  不过,当笔者对此表示质疑时,刘先林也直言不讳:但也不一定,如果对方技术超过你,说不定也能恢复原状。

  测绘法专家坦承法律法规滞后

  绝大多数违法者为什么能够逃避我国刑事法律制裁?

  笔者调查发现,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成果管理条例》以及国土资源部《外国组织或个人来华测绘管理暂行办法》,包括各省市自治区各自出台的配套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测绘法办法》,对外国人非法测绘行为的处罚方式只有可供选择的几种:1、没收测绘工具,2、没收测绘成果,3、罚款,4、限期离境(由公安机关决定)。

  至于刑事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并未规定外国人非法测绘行为属于犯罪。如果非法测绘的外国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设施保护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设施保护法实施办法》有关规定,触犯了我国《刑法》的,也必须有确凿证据才能给予刑事处罚。否则,我国公安、安全机关也只能把他们递解出境。如此一来,混迹其中刺探我国情报的专业间谍往往可能因为查无实据而逃之夭夭。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对打击涉外非法测绘存在缺陷。对此,

  国家测绘局政策法规司法规处处长宫银勇坦率承认。

  作为参与2002年《测绘法》修订的业内专家,宫银勇说,按当时的经济水平,对涉外非法测绘者,“处以10万罚款也不少”。不过,2002年以前外国人来华测绘大多数是与中方单位合作进行,但多数都没有申报审批。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外国人带着高精度GSP接收机,往往抛开中方独自进行非法测绘。

  几十年致力于摄影测量与航测仪器(遥感)研究的刘先林告诉记者,测绘工具已经实现小型化,GPS小型机种类繁多,目前测绘精度10米左右的GPS机,才火柴盒那么大;测绘精度1米以下的,才半块砖头那么大,而且在国内到处都能够买到。个人测绘时使用手持GPS机,就可以和太空的四、五颗卫星“交流”,通过测绘者所在点与几颗卫星的距离测出坐标。

  因此,现在涉外非法测绘的隐蔽性更强,发现难度更大。宫银勇也表示原定的最高罚款数额,起不到威慑力作用了。因此,“适当增加一些罚款额度也是可以的。”

  据宫银勇透露,目前全国人大正在对所有的法律法规进行清理,而《测绘法》的修订建议已经申报给全国人大,但需要修改的法律法规很多,《测绘法》修订建议能否排进全国人大立法(修订)计划,“不是我们的良好意愿可以决定的”。

  “群防群治”的设想受到普遍赞同

  针对涉外非法测绘带来的我国地理信息泄露与对国家安全的危害,戴旭认为首先要从增强国民安全意识开始,才能防患于未然。“既然对方搜集和侦查信息情报搞全民行为,我们也要搞全民防御,实行群防群治。”

  他认为国家立法部门对于外国人非法测绘的认识要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的高度,出台相应的法规条例,“把它限制住,绝不允许任何国家对中国进行这方面的活动,不仅授权国安,还应该赋予公安、武警、测绘系统,以及国防动员与民间武装组织执行法规的责任”。

  “历史上的重大战争,都不是突然爆发的,都是有铺垫的。凡是敌对国家甚至非敌对国家,都尽量掌握对方信息、情报。”戴旭感叹,“我们在这方面的意识太差,尤其是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眼光都在经济上,其他都忽略了。”

  戴旭所言并非危言耸听。1998年,一个日本人以考古名义“考察”长城,经有关部门允许,并在一位中国官员陪同下,历时数月沿长城“游览”。每到一制高点或关键之处,他都以考古需要的名义,非法测绘长城及其附近的地形地貌和经纬度,而那位陪同的官员对他的非法举动不但不予以制止或干涉,还傻乎乎地站在一旁观看。后来,这个特务学者在日文杂志《测量》上发表文章,用充满讽刺的口气写道:“中国人配合得真好!”。

  “这种情况在过去绝不会发生。”戴旭回忆道,“当时沿海一带来一个国民党特务马上就被抓住。因为全民皆兵,老百姓也睁大眼睛盯非法入境者。可现在一些外资企业,竟然建设在敏感设施旁边。”他认为对涉外测绘违法案件可以按照“危害国家安全罪”处罚,绝不要轻易递解出境,要么判罪、要么重处高额罚金,让国外情报组织为此付出高昂代价。

  宫银勇也赞成重处涉外非法测绘者(罚款与刑罚),但表示涉及问题很多。他说对《测绘法》的修订(罚款、刑罚),作为主要部门他们可以“推动一下”。但对于行政法规的修订,难度则更大,他们只能“提出建议”。而《刑法》对危害国家安全有专门法条规定,但能否单列一条“非法测绘或非法获取地理信息情报”罪,需要测绘部门、立法部门、安全部门、军方等等一起来研究。“随着国家进一步对外开发,测绘技术的不断发展,卫星遥感技术不断进步,所有的违法测绘行为怎么监管?《测绘法》与《刑法》怎么衔接?可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

  不过,著名刑法学家、北大教授何秉松不赞成对涉外非法测绘者一律处以刑罚,持这一观点的也包括国家测绘局执法监督处一位具有法学教育背景的官员。他们都似乎认为不能“滥施”刑律,但是,对于怎么遏制涉外测绘现象,尤其是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却似乎研究与思考不多。

  戴旭建议罚金可以用在提高执法系统积极性方面,把罚金的一部分奖励给民间举报者。抓住一个涉外非法测绘者罚款百万元或更过多,大多数的罚款用在安全、公安、武警、测绘、边防等部门打击涉外非法测绘专项工作上;其余奖给举报群众二十万——“维护国家安全虽是公民义务,但他可以尽也可以不尽,如果与市场化结合,则可以通过经济手段形成保卫国家安全的全民防范机制。这样,处罚重了外国人不敢来,来了也跑不掉,因为到处都是监视的眼睛,运用这种方法,就可以解决外国人非法测绘问题。”

  笔者就涉外测绘违法案件征询国家安全系统一位资深官员意见时,该官员对戴旭“群防群治”的设想非常赞成。同时,该官员还透露,国家安全机关,已经查处了一些不法分子,只是没有公开而已。

  与此同时,本人采访中接触到的测绘系统诸多官员、法学家、院士以及其他方面人士,对“群防群治”的想均表示赞同。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北京网友 [mash2012]
2011-07-03 15:04:18
业内人士和业内高级也说难,没办法。我们普通人怎么办?立个法肯定需要你们业内人士参与和提议案。
全球军事网内蒙古包头网友
2010-09-30 13:46:32
在呼和浩特我也发现过外来者在晚上,用专业相机拍摄一些市中心的高大建筑物(有彩色灯光的),别的地方就更不好说了。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