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朝鲜停战那一天:血腥大战一日 突然来到的平静

热度167票  浏览17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22日 08:25

  上世纪50年代的一个重大国际历史事件--朝鲜停战,我有幸正在世界瞩目的三八线战场,亲历了这一人生难逢的战争与和平的交汇之日--1953年7月27日。

  世界现代史尤其是战争史上,已永远记载着这一天。就在这一天,打了3年零33天的朝鲜战争,实现了全线停火。这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规模最大、直接卷入的国家及其军队最多、其残酷和激烈程度实属空前的国际大战,终于停息。

  

  血腥大战的最后一日

  

  我是赴朝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

  据上级通知和北京广播,持续两年多的朝鲜停战谈判终于达成协议,决定于1953年7月27日晚上实现全线停火。

  

  这天上午,我受命与军政治部《战地》报记者王鸿津、摄影干事王拱辰,各自揣了几块压缩饼干,匆匆地离开了军部所在地伊川郡谷南佐里,直接奔向7月上旬才从美七师手中夺下的石岘洞北山--我军最突出的一处前哨阵地。

  接近一线阵地时,敌人的炮弹和机枪曳光弹,几乎不分点不住声和毫无目标地倾泻喷射过来。要在往常,前进受阻的战士早咬牙切齿地骂开了,今天却一个个眉开眼笑,一面拂去炮弹炸起落得他们满头满身的沙土,一面讥嘲敌人道:

  “打吧,打吧!再过两个钟头,想打也打不成了!”

  “美国钢铁不值钱,多送些来给朝鲜老乡打铁锹用吧!”

  “一颗炮弹值一两黄金,反正华尔街老板钱多!”

  “美国佬偷懒,怕停战了往回运炮弹,不如打光了算!”

  ......

  晚上七点不到,我们进了一线连队的坑道。钻进坑道时,连队里的同志都正处于一种抑制不住的欣喜和亢奋中,人们都在为自己终于等到、盼到和熬到了这场战争的“底”而庆幸。连长告诉我们,他们已经接到连续发来的命令:

  立即停止执行原定的一切战斗任务!

  立即停止一线阵地上的坑道作业!

  立即停止往一线阵地运送弹药物资!

  立即整理好全部武器弹药和装备物资,准备按时撤出一线阵地!

  立即作好准备,待命拆除前沿阵地全部工事,炸毁所有坑道!

  从北京时间21时起,任何人不准再发射一枪一弹,违者军法从事!

  晚21时以前,任何人未经批准,不得走出坑道!

  同时再三命令:所有部队,特别是一线连队,加强戒备,保持警惕,严密监视敌人,随时报告情况……

  这些命令和通知,又都一反常态,大都不用保密暗语,而是在电话上直说,电话线打断后,又打开报话机用明语呼叫;还要各级指挥员一再与指挥所对表,所有钟表指针,务必不差分秒。我们到后不久,又得到通知,所有的收音机立即打开,收听北京的重要广播。

  果然,我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朝鲜停战谈判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刚刚发布的公报,宣布停战协定及其各项协议已于当日下午10时,在朝鲜板门店正式签字,决定于签字后的12小时起,即1953年7月27日朝鲜时间晚10时(北京时间21点),交战双方完全停止一切敌对行动,停战协定的一切条款及其补充协议,也同时开始生效。

  

  在广播停战协定全文以后,又发布了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联合签署的停战命令。

  命令要求人民军和志愿军所有部队与全体人员,“应坚决遵守停战协定,自1953年7月27日22时起,即停战协定签字后的12小时起,全线完全停火;在1953年7月27日22时起的72小时内,即停战协定生效后的72小时内,全线一律自双方已经公布的军事分界线后撤二公里,并一律不得再进入非军事区一步。”命令又要求朝中两国军队全体人员“应保持高度戒备,坚守阵地,防止来自对方的任何侵袭和破坏行动。”

  广播一开始,坑道里的所有人都停止一切活动,凝神静听着广播中的每一句话,连那些平时最调皮不安生的小战士,也一个个默然不动地像个文静的姑娘,应上了“动如脱兔,静如处子“那句老话。不少战士一边听着,一边或低头或仰首地遐想着什么。他们许多都是刚刚翻身的农民子弟,土地改革使他们获得了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农田土地,谁知成熟的庄稼刚刚上场,邻邦朝鲜和祖国边境又响起枪炮声和飞机的轰炸扫射声,报纸上和干部们说是美帝国主义者带着国民党反动派特别是那些地主还乡团们,又要打回来了!刚到手的“胜利果实”又要丢了!他们只得放下镰刀犁锄,喊着“保家卫国,抗美援朝”的口号,报名参加志愿军,来到朝鲜三八线。他们以自己的英勇战斗和流血牺牲,好不容易地抗击了敌人,制止了战争,赢得了和平!此时此地,他们是想到了自己的“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还是别的什么呢?

  那个一向笑声、吼声和鼾声都如雷鸣的老排长,此刻却一直一声不吭,时时用粗大的手掌,擦着腮帮,他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从年龄到个头,都是全连之首,四年以前,他在淮海战场上,从国民党军队里,带着自己的轻机枪和弹药手,投奔了人民军队;渡江以后成为班长,到朝鲜又升了排长,可是几仗下来,他原来当班长的那个班,只剩下他一个;他带领的这个排也仅仅留下他和一个班长,其余的战友大都倒在脚下这块土地上了!要再打下去,还能剩下谁呢?这个仗,还能打吗?能不停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