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明清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573中国的白银时代:明帝国商品经济走向高潮

热度138票  浏览12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2月21日 00:11

  1573年,万历元年,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的晚明繁华盛宴正臻于高潮。发端于宋元时期的全国性市场和海外贸易网络经过二百年的涵养滋生日渐发扬光大,并以更加深远宏大的规模将芸芸众生裹卷进来,几乎无远弗届。

  白银时代

  海禁已于六年前放开,一条鞭法即将于八年后全面铺开。白银正成为这一切的关键词。海禁放开输入了一条鞭法--赋役合并,摊丁入亩,折银缴纳--顺利进行所急需的白银,而由一条鞭法的大力实施所带来的赋税货币化改革则令晚明经济的白银化更上层楼,白银成为几乎一切经济活动的润滑油和助燃剂。与其说大明帝国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不如说它发现了更好地挤压这只奶牛的方法。

  当福建巡抚涂泽民于隆庆初年(1567年)上奏朝廷请开海禁,准贩东西洋的时候,恰逢来自海外的白银供应进入了井喷时期。

  1571年,对菲律宾的征服已趋巩固的西班牙人以马尼拉作为它的首都。这个城市迅速成为新大陆与中国之间赢利最高的贸易中心。1573年,中国与西班牙展开直接贸易后仅两年,两艘西班牙大帆船满载着生丝、丝和棉织品,以及2万多件明代瓷器,返回墨西哥。作为回报,他们从阿卡普尔科运来南美的白银,以支付中国商人从福建和广东带到马尼拉的货物。

  那些被西班牙从新大陆带到欧洲的白银,也有不少再经过葡萄牙、荷兰和英国商人的手中回到亚洲市场,而其最终目的地几乎毫无例外都是中国。

  另一个白银的大宗来源地是日本。早在海禁未开之时,在中日民间商人的合谋之下,日本就已经偷运了大量的白银供应中国市场。16世纪晚期日本银产量迅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逐步完成了日本的统一,而此二人对白银开采的经济和政治利益特别敏感。而比政治统一进程更为重要的另一方面则是,16世纪由国外引入日本的冶炼和精炼技术的改进。

  中国与日本的直接贸易始终被限制,但日本国内市场对丝、丝棉织品、瓷器、黄金和其他商品迅速膨胀的需求,以及日本商人手中丰沛的白银,对中国商人构成了无可抗拒的诱惑。作为中日贸易中间商的葡萄牙人在1580年代每年从日本出口了超过15万公斤的白银,其中大部分最终运进了中国。

  支撑着如此巨大规模海外贸易的是分工明确的专业化生产基地和运转顺畅的交换体系。否则,对于晚明的“出口基地”们而言,不仅衣食有忧,进行大规模专业化生产的原料也无法得到保障。市场,已从调剂余缺的集市转化为真正意义上的生产和生活要素的调配中心--连素有鱼米之乡之称的杭嘉湖、苏松太地区,由于经济作物生产对粮食作物的排挤效应,也出现了要从区域内其他地方甚或区域外的湖北、江西、安徽等产粮区输入大米的局面,“每岁无论丰歉,外省客米来售者,不下数百万石”。

顶:12 踩:10
【已经有116人表态】
21票
感动
14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5票
难过
11票
搞笑
16票
愤怒
13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