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傅作义与北平和平解放:冒着三个死与中共谈判

热度46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北平这座中国北方的大都市,虽名为北平,实际并不太平。自从公元938年,北平的前身蓟城成为辽的陪都开始,每当朝代更迭,都会是血雨腥风。鸦片战争后,更遭受八国联军的洗劫。到近代的军阀混战,各路军阀你方唱罢我登场。民国建立了,但军阀的争斗仍在继续,流血事件时有发生,直到它落入日本人的魔掌。

众所周知,1937年7月7日,抗日的枪声即率先打响于它西南郊的宛平城,这个古老的城镇也有一个“平”字。

1945年8月15日,一个国土广大的国家与一个蕞尔小国的战争打了14年总算结束。庆祝一场战争结束的欢呼声还没有远去,内战的锣鼓已然敲响。虽然在美国的调停下,国共美三方搞了个军调部,共产党方面还派人进驻了北平。战争的导火索一直在哧哧冒着火光,竟无人能将其掐灭。尤其是蒋介石,自恃军事优势,全然不顾广大人民对和平的渴望,率先失却了道义的制高点。

1946年10月11日,傅作义攻占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为此,傅作义曾得意地写了一封《上毛泽东书》,并公开地登在了报纸上,声称如果共产党能打赢战争,他傅某人甘为毛泽东执鞭。傅作义之所以这么说,还与东北的战局有关,当时林彪已经败退到松花江以北。但战局的变化大出傅作义的意料。仅仅两年时间,到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辽沈战役打了52天,国民党精锐就损失了47万多人。每天损失多少人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第一块骨牌倒下了,那心理的崩溃就开始了,作为华北“剿总”的傅作义肯定已感觉到阵阵寒意,正所谓兔死狐悲。辽沈战役激战正酣的时候,傅作义坚不出关,在蒋介石的催促下,拟南击石门(今石家庄),直抵共产党中央在平山的总部。只是干打雷没下雨。辽沈战役一结束,傅作义就明白林彪的东北野战军肯定要入关,可何时入关,傅作义和蒋介石均判断,因时在冬季,休整充分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长的话可能要六个月。这次,傅作义再次失算。东北野战军人不卸甲、马不停蹄就秘密入关了。12月初,东北野战军分三路就过了长城。在战争中,谁出其不意谁就掌握了主动权。平津战役就达成了战役的突然性,傅作义步步后退。12月22日至24日,新保安、张家口丢失。傅作义西逃发迹之地绥远的退路被切断。1949年1月15日,天津又失。海上逃亡之门也被关上了。天津号称固若金汤,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曾声称30天也不一定能打得下来,可林彪乐得清闲,放手让参谋长刘亚楼全权指挥。结果怎么样?不到30个小时天津就宣告失守。至此,北平已成一座孤城,且被铁桶般围了起来。强大的战争机器压迫着傅作义只有一条路好走,那就是和平。不论傅作义此前的和谈是真是假,总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可到此时再无本钱,只得和平交接。

实际上,早在抗战时期,傅作义就跟共产党合作过。平型关战役与林彪合作过;忻口战役与彭德怀合作过;太原守城与周恩来合作过,且送给周恩来不少武器。共产党还给傅作义派去3000名青年学生补充傅部,另有72名共产党员帮傅做政治工作。即使在国共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傅作义也认为必须与中共进行和平谈判。1948年10月下旬,蒋介石督战北平前脚刚走,傅作义就将军队收缩在平津张(家口)取守势,明里忙着会见各界名士征求对时局的看法,暗里则秘密地寻求与中共接触。傅极机密地交代政工部部长王克俊与自己的高参刘厚同商议,如何与中共联系。这两人想方设法通过在北平的中共地下党向毛泽东发出了傅作义要求和谈的电报。而这封电报实际上是交由傅作义的女儿、中共地下党员傅冬菊发出的。电报的主旨说为了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复兴,我不愿再打内战了,因为依靠蒋介石来救国救民的想法是错了,现在我愿以共产党为中心来建设国家。傅作义这封电报发出的时间大概是在11月17日,但毛泽东未给傅回复,却将这一讯息告知了正准备入关的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中央军委在11月18日的电报中说:“傅作义经过彭泽湘及符定一和我们接洽起义,据称傅起义大致已定。目前考虑为起义时间、对付华北蒋军及与我党联系等问题。现符定一已到石门,明后日即可见面。”这样两份电报,对林彪等意味着什么?打华北要比东北轻松,林彪曾说过和比战便宜。

实际上,早在抗战时期,傅作义就跟共产党合作过。平型关战役与林彪合作过;忻口战役与彭德怀合作过;太原守城与周恩来合作过,且送给周恩来不少武器。共产党还给傅作义派去3000名青年学生补充傅部,另有72名共产党员帮傅做政治工作。即使在国共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傅作义也认为必须与中共进行和平谈判。1948年10月下旬,蒋介石督战北平前脚刚走,傅作义就将军队收缩在平津张(家口)取守势,明里忙着会见各界名士征求对时局的看法,暗里则秘密地寻求与中共接触。傅极机密地交代政工部部长王克俊与自己的高参刘厚同商议,如何与中共联系。这两人想方设法通过在北平的中共地下党向毛泽东发出了傅作义要求和谈的电报。而这封电报实际上是交由傅作义的女儿、中共地下党员傅冬菊发出的。电报的主旨说为了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复兴,我不愿再打内战了,因为依靠蒋介石来救国救民的想法是错了,现在我愿以共产党为中心来建设国家。傅作义这封电报发出的时间大概是在11月17日,但毛泽东未给傅回复,却将这一讯息告知了正准备入关的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中央军委在11月18日的电报中说:“傅作义经过彭泽湘及符定一和我们接洽起义,据称傅起义大致已定。目前考虑为起义时间、对付华北蒋军及与我党联系等问题。现符定一已到石门,明后日即可见面。”这样两份电报,对林彪等意味着什么?打华北要比东北轻松,林彪曾说过和比战便宜。

很明显,共产党与傅作义都在准备和战两手。剑拔弩张之下,一直活跃着和平的气息。

中央军委电报中提到的彭泽湘是主动与傅作义联系的,符定一则是傅作义选定的,因为符曾是毛泽东的老师。

当时,彭泽湘是带着民革主席李济深的和平使命同傅作义联系的。

彭泽湘,又名一苇、祖康、若愚、岳渔。1899年11月5日出生于湖南岳阳。1922年12月,经中共旅莫支部书记罗亦农和瞿秋白介绍,在莫斯科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年仅27岁的彭泽湘出任北伐军第八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1928年7月,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中共六大。1931年1月,被王明排挤出党。1933年9月,担任福建人民革命政府秘书长。当时的福建人民革命政府主席正是李济深。1935年11月,加入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即第三党)。1937年6月赴延安,受到毛泽东、张闻天接见并接洽合作。1940年秋,彭泽湘退出第三党,专任李济深的顾问。1947年2月,加入由第三党改组而成的“中国农工民主党”,并任该党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1948年11月,彭泽湘受李济深委托,专程带着李给傅作义的亲笔信,从香港赴北平劝说傅作义选择和平。在北平,彭泽湘一方面寻求影响傅作义,另一方面设法与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他先找到了老友、曾任杨虎城西安绥署办公厅主任的续式甫。不久,由续介绍认识了傅作义的老友侯少白。侯少白也力主国内和平,曾劝说傅作义不要担任华北“剿总”总司令,与共产党刀兵相见。侯少白向傅作义谈了彭泽湘欲与傅见面的想法之后,转告彭泽湘:傅作义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无法同彭泽湘面谈,也不便接受李济深的信,但傅并没有将此一通路堵死,傅委托侯少白做他和彭的联络人,双方可借此沟通意见。实际上,傅作义存有顾虑,毕竟北平国民党中央军十倍于傅作义的杂牌军。从思想上来说,多年来,傅作义给自己的部队灌输的都是###思想,现在突然要同共产党讲和,这么一百八十度的弯子怎能转得过来。当然,他也想考察一下彭泽湘。几次沟通之后,傅作义终于表示愿意考虑彭的意见。因此,彭就约同民盟北京负责人张东荪及农工党负责人张云川一起行动。同时,彭又找到符定一。符要彭直接给毛泽东写信,由他转交。彭泽湘于11月7日、8日连写了两封信。而第二封信正是符秘密去石门前数小时,在符定一家里匆忙写就的。符定一于11月中旬到达石门,旋即又转往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转达傅作义要求和谈的意图。

毛泽东收到彭泽湘的信后,于11月19日,以聂荣臻名义起草了致彭泽湘的电报。电文说:“符老先生带来虚(7日)、寒(8日)两日大示收到,当即转呈上峰,弟个人认为某先生(指傅作义,为保密起见用此代称--笔者注)既有志于和平事业,希派可靠代表至石家庄先作第一步之接洽。”彭泽湘立即将聂荣臻的来电转告了傅作义。此后,彭泽湘返回北平复命,符定一则被毛泽东留了下来安排住在平山县李家庄。

傅作义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决定准备使用既打又谈两手策略。

12月12日,傅作义把华北“剿总”联络处处长李腾九找到办公室,询问中共方面对和谈的最新态度。很快,李腾九就领着自己的堂弟、中共地下党员李炳泉与傅作义见面。

李炳泉开门见山地告知傅作义,他是受中共北平地下党的派遣,转达和平谈判的意向。傅作义询问能否由自己的代表与他一起去见中共方面的领导。李炳泉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随后,傅作义与政工部长王克俊、李腾九秘密商定,由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作为和谈代表,带上随员、译电员和司机共五人组成一个和谈小组。

14日,崔载之、李炳泉一行五人由王克俊、李腾九送出城去,乘坐吉普车向河北平山驶去。傅作义随即让李腾九假装生病,携带电台住进医院的单人病房,专门与崔、李联络。

然而,当吉普车开到涿县境内时,被解放军拦截,经过沟通、请示之后,让他们去蓟县同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联系。涿县在北平的南面,而蓟县在北平的东面,为避免麻烦,他们只得折回北平。12月15日晨,崔、李一行人重新出发。但在东北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的驻地又受阻拦。

了解情况后,第十一纵队司令员贺晋年、政委陈仁麒给设在蓟县孟家楼村的平津前线司令部发去一份电报。电报说:“傅作义派两名代表,携带电台和报务人员,一行五人乘一辆吉普车出了北平城,声称要到石家庄去找党中央谈判,被抑留于纵队司令部。我们与崔、李作了简短交谈,询问傅方谈判条件是什么,崔载之说:1.参加联合政府,军队由联合政府指挥;2.商定起义时间,并必须保密;3.要求我方停止战斗,双方谈判解决。李炳泉说,昨天晚上,傅作义又讲了三条:1.军队不要了;2.两军后撤,谈判缴械;3.由傅部发电缴械。对此,我们应做何处理,请指示。”

接此电报后,平津前线司令部一面转报中央军委,一面电令第十一纵队派人护送崔、李到司令部。

同时,东北野战军政委罗荣桓通知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长苏静负责接待傅方代表,并让苏静马上找一处地方。这个地方既不能离司令部太远,又不能太近。苏静明白这既要便于保守军事秘密,又要便于沟通消息。苏静坐上吉普车,在司令部周边转了一圈,选定了离司令部十里左右的八里庄。

就在崔、李出城谈判的同一天,傅作义在北平的华北“剿总”会议室,秘密召集了由傅部嫡系部队师长以上军官参加的会议。

大家坐定之前,傅作义就围着会议室走了一圈。等大家都坐定后,他仍来回踱步。踱到他的座位前,他问道:“北平被围了,该怎么办?”没有人回答。他就一个一个点名问,可被点名者只是站起来,并不吭声。轮到三一一师师长孙英年时,他脱口而出:“打。”

傅作义问:“你能打几下呢?”

孙英年估摸着说:“可以打一下半吧。”

“一下半从何而来呢?”傅作义紧盯不放。

孙英年说:“我可以纵深出击三百公里,你指到哪儿我打到哪儿。然后,我再回来参加守城。这就是一下半。”

傅作义说:“我以为你突围出去了,可你又回来了。这一下半完了又怎么办呢?”“那就守城。”

“那守城完了怎么办呢?”

“不成功便成仁。”

傅作义说:“要死?死的方法多着呢,为什么要打仗死呢?”

孙英年就没话了。接下来的人就更不说话了。

傅作义说:“我认为北平唯一的办法是走和平道路。”而傅作义所说的和平道路,是与共产党成立华北联合政府。傅作义的想法其实是来自中共七大报告里“联合政府”的说法。

据王克俊回忆,最后,傅作义说:“我是准备冒着三个死来做这件事的。第一,这几年来,我不断地对部属讲'剿共'的话,而今天秘密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们的思想若是不通,定会打死我;其次,这件事做不好,泄露出去,蒋介石会以叛变罪处死我;再者,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我。”

秘密和谈期间,蒋介石先后四次派人试图说服傅作义放弃和平打算。第一次,即1948年12月15日,蒋介石派出的是前军令部长、傅的老友徐永昌。当日中午,傅作义设宴款待徐永昌。简单的寒暄之后,徐永昌直入正题:“听说你去那边接头了?”

傅作义立刻正色道:“傅某作为党国大员,我怎么能不效忠党国呢?”傅作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绕了个弯子,何为“效忠”,端赖听者如何理解。

徐永昌向傅转达了蒋介石的意思:为了和###持久作战,希望平津的国军分三路南撤。徐劝傅从天津撤往青岛,再撤往福建。并透露说,蒋介石准备委任傅为东南“剿总”总司令。

“恐怕晚了吧?###已经将北平围了个水泄不通,怎么撤得出去呢?贸然南撤只能加快被歼灭的命运。”傅作义的话让徐永昌无话可说。

第二次是特务头子郑介民。郑软硬兼施,傅不为所动。

第三次是蒋介石的公子蒋纬国。12月23日,蒋纬国带来了蒋介石的一封亲笔信,信中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并劝傅别忘旧情,飞机可随时接傅到南京去。傅作义回答:“我半生戎马,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只要对国家民族有利,对人民有利,个人得失何足道哉!”

最后是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白基尔。他说,美国可以不经过蒋介石,直接给傅提供援助,美军舰队可将傅部撤到南方去。这一切,傅作义都婉言拒绝了。

12月16日一早,苏静和谈判助手王朝纲带着管理员、报务员、炊事员及一个战斗班,离开司令部,乘两辆马车,满载被褥、粮食以及锅碗瓢盆赶赴八里庄,并在村西周庆海家安顿下来,开始准备第二天与傅方代表的第一次接触。

次日10时许,由解放军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卫班乘坐的一辆大卡车,带领着华北“剿总”一辆坐着傅方谈判代表一行五人的吉普车抵达八里庄。为首的是傅方代表崔载之,另一位主要人物是华北“剿总”联络处处长李腾九的堂弟李炳泉。李炳泉同苏静握手时,自我介绍道,“我叫李炳泉,是《平明日报》采访部主任。”然后压低声音说:“我是共产党员。”苏静虽然很惊喜,但以他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又不想轻信,只是笑着打量着李炳泉。不久,北平地下党负责人刘仁证实了李炳泉的党员身份。

初次接触,崔载之代表傅作义摆出了三个条件:1.为了多搞一些蒋介石的大型飞机,请解放军放弃对南苑机场的控制;2.为了制约城内蒋介石嫡系的中央军,请解放军放出被围困在新保安的第三十五军,部分解放军可以随第三十五军进城;3.确定傅作义通电全国、宣布和平解决的时机,建议成立联合政府,傅参加联合政府,其部队交联合政府指挥。19日,刘亚楼参谋长来到八里庄,与傅方代表进行了交谈。刘亚楼明确表示:1.通过谈判解决战事,我们赞成,但是傅先生必须丢掉幻想,解除华北“剿总”所辖部队的全部武装,这是和谈的前提,以任何形式保存武装的做法,我们绝不接受;2.发通电成立华北联合政府,目的在于傅先生及其军队参加联合政府,我们也绝不接受;3.可以给傅先生留两个军,把中央军的军、师长统统逮捕,然后宣布起义。和平解决后,我们保障傅先生及其部属的生命安全和私人财产不受侵犯。

李腾九接到崔载之发出的谈判情况及刘亚楼的三点意见后,马上呈送给傅作义。

傅作义回电:“城内中央军的兵力比我的部队多几十倍,逮捕蒋系军师两级军官没有把握,实行此方案困难。”别的傅作义未做答复。

20日一大早,一夜难眠的傅作义叫来参谋长李世杰:“准备打仗吧,双方条件相距太远,根本谈不拢。”

随着傅作义的命根子第三十五军在新保安全军覆没,军长郭###战死,形势急转直下。崔载之给傅作义连发几个电报,劝傅要考虑解放军的条件,放下武器。

12月23日,崔载之收到傅作义要他转致毛泽东的电报:“毛先生:(一)今后治华建国之道,应交由贵方任之,以达成共同政治目的。(二)为求人民迅即得救,拟即通电全国,停止战斗,促进全面和平统一。(三)余绝不保持军队,亦无任何政治企图。(四)在过渡阶段,为避免破坏事件,通电发出后,国军即停止任何攻击行动,暂维现状。贵方军队亦请稍向后撤,恢复交通、安全秩序。细节问题请指派人员商谈解决。在此转因时期,盼勿以缴械方式责余为难。过此阶段之后,军队如何处理,均由先生决定。望能顾及事实,妥善处理。余相信先生之政治主张及政治风度,谅能大有助于全国之安定。”

同日,前线司令部将此电文转发给在西柏坡的毛泽东。

12月25日,中共中央公布了43名战犯名单,傅作义位列第三十一名。新华社在发布消息时还指出:“像傅作义这样的战犯不惩罚不可能,减轻惩罚是可能的,其出路是缴械投降,立功赎罪。”

毛泽东的意思是要借此保护傅作义。但傅作义难以理解,顿感失望,竟决定离开北平。傅作义甚至对同僚们感叹:“这样做不是违背中共的宽大政策吗?这一定是中共一批青年干部干的,毛先生可能不知道。”看来,傅作义并不了解中共的宣传策略及决策过程。

次日,傅作义让李腾九发出急电。电文内容如下:“总座能为国家为人民及保全平津文物与工商业基础,毫无任何政治企图,其意亦即帮助成功者速成,而不是依附成功者求自己发展。因之,如果缴械亦可先从自身缴起,吾兄迭次来电意均甚好,希即返平面谈。”只留李炳泉和电台在八里庄,保持两方面的联系。

苏静知悉此讯,即刻报告给司令部。司令部立即以林彪名义同时发出两电,一个是发给苏静的“望嘱傅之代表稍待,然后再返北平”。另一电发给中央军委:“傅之来电转上,该电似非真意,似另有企图,我们拟准其回去,并告以傅作义战犯,现如能下令缴械,则对其本人及其部属可以优待,军委有何指示,盼复之。”

可还未来得及再沟通,崔载之已走了。最终,这次和谈没有取得成果,只是双方摆出了各自的条件。从这个角度说,只能算是一次初步接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