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酒仙将军许世友,毛主席亲自为其改名

热度144票  浏览93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许世友的第二次婚姻

许世友的第二位妻子叫雷明珍。那是长征后,许世友到延安,经人介绍,他与投奔延安的热血青年雷明珍相识相爱。婚后两人感情很好,相敬如宾。

雷明珍平日里好学上进,工作上大胆泼辣,对许世友体贴入微。许世友调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奉命征收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红心的雷明珍将羊毛收集起来,抓住点滴时间搓成毛线,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

为了培养和造就更多的红色种子,许世友等一大批优秀的红军指挥员进入红军大学学习,雷明珍被中央组织部分到延安县负责妇女工作。

1037年3月的一天,传来了西路军失败的消息。西路军的失败,当时被认为是张国焘分裂主义的一大罪行。

    没过多久,延安在清算张国焘错误路线时出现了扩大化,红四方面军的60余名将领被关进监狱,许世友名列其中。他在蹲监狱时,是多么盼望妻子前来探望,故托人捎信让雷明珍前来一叙,他想当妻子的面讲讲,他是清白的。可是他等啊,等啊......一直等了二十多天,也没见到雷明的踪影。直到二十多天后,终于有人给他捎来一封妻子的亲笔信,信中这样写道:

    “许世友我恨你,我决不爱一个反革命分子,为保革命的纯洁性,咱俩的事一刀两断,我坚决要求离婚,请你看后签字。”

许世友看罢,如五雷轰顶,气得浑身打颤,暴跳如雷,最后他竟大声喊道:“你不要我,我还看不上你哩!”当即拿起笔气呼呼写上“坚决离婚”四个大字,落款许世友。

“批张”扩大化被纠正了,许世友幸免于难,并重新带兵打仗。雷明珍对自己一时冲动追悔莫及,多次向许世友认错并希望复婚,可许世友就是不肯原谅她。许世友随朱德总司令上太行山时,雷明珍也主动要求去抗日前线,一起到了太行山。陈赓、陈锡联曾将许世友与雷明珍反锁在一间屋里,希望他俩好好谈一谈,沟通理解,可许世友破门而出,扬长而去。后来,许世友去了山东,并在那里续写了第三次婚姻。

 

 

    许世友的第三次婚姻

    1941年春,许世友率领清河军区独立团挺进胶东。在山东,许世友整整战斗生活了16年,他的第三次婚姻就是从这块英雄的土地上开始的。

    许世友的第三任夫人叫田明兰,后来改名为田普,是个胶东姑娘,天生丽质,漂亮大方,父亲是修鞋匠,家境贫寒。她先在胶东军区被服厂工作,后调到五支队做支前的后勤,经过吴克华夫妇做媒与许世友结为眷属。

    1943年春的一天,风和日丽,许世友和田普举办了婚礼。

    婚礼是这样进行的,先是吴春华夫妇作了祝贺。许世友十分高兴,高兴之余,当众表演起少林拳。许世友当年曾当过少林寺和尚,少林武功十分出色,而且他枪法出众,不管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只要进入了他的视线,百发百中。这次婚礼上的枪法表演大概也是亘古没有的。只见他走到操场上,把来宾献来的花卉,分成三束,分别放在新娘的两肩和头顶,并亲切地安慰她:“请你不要怕,咱俩来表演,为来宾助兴嘛!”田普点了点头,只好头顶鲜花,肩托鲜花,面带笑容,她真好像鲜花儿一样美丽。

    这时,就见许世友离开新娘八步开外,冷不防一转身拔出驳壳枪,叭叭叭三枪,新娘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三束鲜花早已从她肩上、头顶飞起,令在场的来宾无不瞠目结舌,几乎惊叫起来。

田普和许世友结婚40余年,生有六个子女。直到许将军弥留之际,他在病榻上还感叹地说:“田普是我一生中最忠实的伴侣。如果有来世,还要做夫妻。”         许世友和田普

 

 

                    酒仙将军许世友

 

    红四方面军曾发布《戒酒令》,唯独许世友例外。行军,挑夫担酒;打仗,豪饮不误。李白是“斗酒诗百篇”,许世友是“斗酒打胜仗”。众将领不服:“他能喝酒,我们为什么不行?”张国焘反诘问:“你们有许世友的酒量吗?”众人哑口无言。

    有人说:与许世友将军喝酒,最难应付。将军海量又强词夺理。每次宴会,必先自己满饮一杯。劝酒时,若你说:“不会喝。”许世友说:“你怕老婆。”若你说:“身体不好,医生不让喝。”许世友说:“你怕死。”故你不得不喝。此时,许世友又说:“你明明会喝,弄虚作假,罚酒三杯。”

    1936年,许世友升任红四军军长,当时红军规定,军以上干部可以结婚。红四军政委王建安向许世友道喜说:“恭喜,恭喜,你可以结婚了!”许世友张嘴瞪眼说:“俺是共产党员,还能搞那个?”

    解放战争期间,某日,九纵行军途中,接华野司令部电话:命令部队返回原地。许世友夺电话说:“你们只晓得在地图上卡一卡的,当兵的是两条腿。”说罢怒摔话筒。对方是哪个?大将粟裕也。

    许世友喜欢打猎。某年,12军某师副师长因打猎误伤而亡,总部特作规定,高级干部不准打猎。许世友在此规定上批示说:“打猎不行,打鸟还可以。”

    中央政治局某次会议,许世友说江青:“你张狂什么,主席在世,我让你三分。现在你再胡言乱语,我敢揍你!”说完奋臂挥拳,江青脸色大变。

    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南京军区总医院有人批评毛泽东不重视知识分子,许世友闻言大怒,说:“谁说毛泽东不重视知识分子,要是张国焘早就把你们枪毙了。”

    1982年冬,中顾委华东组于南京召开第一次会议。许世友愤然说:“江渭清,张春桥,政治局会议,一致通过要杀掉。为什么不杀?就是毛主席老婆,也要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什么不同罪!”聂凤智将军纠正说:“不是江谓清,是江青。”许世友说:“对,就是江渭清。”众人大笑。当时,江渭清正坐在许世友的对面。会后,许世友问秘书:“我那个庶民的庶有没有说错?”秘书回答:“没有。”许世友说:“那就好。”接着又说:“与民同罪就与民同罪,为什么一定要加个庶字?”

 

 

                 毛泽东为许世友改名

 

    红军长征途中,一、四方面军会师后,许世友担任第四军军长。这时,他见到了毛泽东。

    毛泽东很喜欢许世友那种完成任务不讲条件的干脆劲儿。他走过去握住许世友的手说:“我早几天就听说红四方面军有个和尚军长,很能打仗,只是没见到过你这个人。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呀?”

    许世友回答说:“姓是言午许。我的家谱上我是‘仕’字辈,就是一个单人加一个士兵的‘士’,父母便给我取名叫许仕友。参加中国共产党后,知道‘仕’字是要做官的意思,当共产党想当官,那怎么行?从北伐军里跑回家乡大别山拉队伍闹革命,开组织介绍信时,我就把‘仕’字的单人旁去掉,改成了红军战士的‘士’,一个红军战士也就名副其实了!主席,您看我这个名字改得多少有点水平吧!”

    “好!”毛泽东稍微沉思后说,“不过,我们再商量商量,再改个字好不好?你看把士兵的‘士’字,改成世界的‘世’字,好不好?世友就是世界之友。我们红军战士不但要事事想到全中国,更要放眼世界嘛!”说完,毛泽东自己首先哈哈大笑起来。

    这以后,许世友经常自豪地对人讲:“我这个名字还是毛泽东主席给我改的。毛主席肚子里有墨水啊,站得高,看得远,想得全。”

 

 

                    连拔六棵白杨树

 

    在延安那段艰苦的日子里,全军上下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

    有一次,许世友到属下的部队去视察开荒土地的完成情况。当许世友来到通讯连的时候,却发现战士们刚刚开垦出来的一片土地中间有好几棵白杨树,显得十分扎眼。于是,许世友叫过连长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连长解释说:“那地中间的白杨树长得十分结实,我们正在这儿商量着用什么办法把树连根一起弄出来......”

    许世友听后皱了皱眉。于是来到地中央,仔细打量起那几棵白杨树来,然后点点头:“这些树果然长得都很结实啊!让我来试试。”

    许世友说着脱下外衣:“起!”顷刻间,那棵胳膊粗的白杨树就硬生生给他连根拔了出来。

    “哗!......”在旁的战士中间顿时发出一片惊讶的赞叹声。

    许世友将刚刚拔起的树放到一边,随即又走向下一棵,双膀一用力,如法炮制,又连根拔了出来。一棵,两棵,三棵......就这样,许世友一连拔了六棵白杨树,站在那里仍旧面不改色,呼吸如常。

    许世友哈哈大笑,他拍了拍双手上的灰尘,看着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连长说:“拔几棵小树有什么难的!我给你们留下一棵,最后的收尾工作还是由你们连队自己来完成吧!”

 

 

                    许世友回故乡与土葬

 

    “我当再大的官,还是娘的儿”

    1949年,许世友已是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全国接近解放,可国民党残余势力还在负隅顽抗,许世友仍在战火中奔忙。这年3月的一天,许世友接到司令部打来的电话:“你的大儿子从老家找你来了!”

    许世友让部下赶快把儿子领过来,当儿子站到他眼前的时候,许世友又有点不想念自己的眼睛了怎么?十九岁的小伙子看起来还没有十四五岁的高,而且又黄又瘦。儿子告诉他,家里粮食不够吃,他和奶奶每年都要挨几个月的饿。将军听了有说不出的难过。

    儿子还告诉他:“奶奶这几年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因为不知你的死活,奶奶天天夜里睡不着觉,眼睛都哭坏了。”

    将军急忙背过身去,为的是不让儿子看见他流泪。

    几个月后,舅舅也从家乡赶来看他了。舅舅告诉他:“自从你那次走后,家里就遭了殃,你媳妇被迫改嫁,你娘拉扯着黑伢东躲西藏,靠给人家纺线织布度日,后来就住到了我家。自打你娘知道你还活着,就每天在村头看呀,等呀!巴不得你一下子就站到她面前。”

    舅舅回去的时候,将军含泪给母亲写了一封信,信上说:“等全国解放后,我头一件事就是回去看娘。”

  1949年11月,全国刚刚解放,许世友思母心切,但因工作繁忙不能脱身回家探望,将军只好让大儿子回到河南新县老家,把母亲接来,想让他在济南安度晚年。

    在母亲即将到来的一天,许世友提前处理完身边的事务,一门心思专等。

    当黑伢扶着奶奶从吉普车里走出来的时候,将军却如雕塑般地“定”住了。这就是娘吗?头上的白发都快掉完了,腰身也弯曲得直不起来了,连走路都有点颤巍巍的了。岁月无情,娘老了!

    “娘......”将军喊着,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紧紧握住母亲那双干瘦的手,当着一百多名部下的面,“扑通”跪在了地上。

    “孩子,我终于见到你了!”母亲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儿子的双肩,少顷,母亲像意识到了什么,忙对儿子说:“孩子,快起来,一个大将军怎么能当着这么多部下跪着我一个老太婆!”

    许世友泣不成声地说:“我当再大的官,还是娘的儿,您老就让我多跪会儿吧,这样我心里好受些!”

    将军和亲娘,就这样一个跪着,一个俯着身子,构成了一幅“孝子与慈母”的永恒雕塑。

    在场的官兵和将军的妻子田普,都被这凝重的画面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娘,您这一生吃的苦太多了,俺这一次要孝敬您到老,说什么您也不能走了。”

    “好,好,娘不走了。”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将军仍惦记着结发妻子就问:“娘,黑伢他娘怎么样?”

  “她过得不错,你看,俺脚上穿的,正是黑伢他娘做的鞋。”接着母亲安慰儿子说:“黑伢他娘改嫁是我作的主。你想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她也苦够的了,一个妇道人家过日子是多不容易呀!你离家这么多年,也不捎个信来,谁知你是死是活?总不能让人家老等着你。”

  “娘,你做得对!这不能怪你。她嫁了,也不能怪她。”许世友说。

  朱锡明改嫁以后,未有生育。她的后夫比她先离开人世,而从此也就过着苦闷孤独的生活。许母念及她贤惠孝顺,便嘱咐孙子许光,等朱锡明去世后,就把她的遗体安葬在许家坟山。1965年11月,朱锡明因病去世。许光遵照祖母的嘱托,把生母的遗体,运回许家坟山安葬,并树碑铭志,以作永久怀念。

    可是,不到一个月,母亲便住不下去了,将军眼看着母亲一天天消瘦,心痛得流出了眼泪。无奈,只好让儿子许光把老人送回老家。

 

 

    许世友慰问乡亲

    母子这一别,又是八年。1958年秋天,将军思母心切,便向军区其他领导请了假,启程返家了。

    1958年中秋,许世友回到了家乡。弹指一挥间,他离开故乡20多年了。

    20多年前离开家乡那夜,他曾向送他、又不忍革命队伍离去的乡亲们,夸下海口,等我们在全国胜利了,我再回乡煮酒敬乡亲......20多年后,新中国建立了,许世友作为山东军区司令员,并没有忘记当初的诺言。他要回乡看望乡亲,履行当初的诺言。将军动身回乡之前,他特意安排,要带两个炊事员,要带足够的积蓄,慰问乡亲,了却当年的许愿!

    “娘,娘,我回来看您了!”刚到家门口,将军便孩子般地喊起来。

    母亲的门上挂着锁,乡亲们告诉他,母亲到外面干活去了。正说着,母亲从对面山坡上走过来,背上背着一捆柴。看见儿子,母亲惊喜交加,一边用衣袖擦着汗,一边与儿子打招呼。

    看着年近八旬的老母亲背着柴草在艰难地行走,将军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只见他快步跑过去,接过母亲的柴草,抱着母亲的腿,再次跪倒在母亲面前。

    “娘,您这么大年纪了还上山砍柴,儿心里实在难过啊!”

    “快起来,快起来,这么多乡亲都看着你呢,现在是新社会了,谁家还兴跪?你看,都当了将军了,还哭......”母亲说着也掉泪了。

    “不,娘今天要是不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起来。”将军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你说,娘答应。”

    “以后再也不要到山上去砍柴了,用我给您寄的钱,买柴烧就行了。”

    “娘不是没有柴烧,是闲不住。好,娘答应你,再也不砍柴了。”

    将军擦擦眼泪站起来,乡亲们在一旁悄悄议论:“像世友这样不忘本的孝顺儿子,少啊!”

    母亲突然对儿子说:“孩子,娘有一句话提醒你,不知你听不听?”

    “娘的话我句句都听。”

    “那好,我想对你说,你能出息成今天这个模样,不光是娘的功劳,还有打仗时掩护你的乡亲,还有部队的领导,还有你手下那些士兵要是那些士兵不冒死往上冲,你能打胜仗吗?打不了胜仗,你能当司令吗?”

    将军眨眨眼睛,没弄懂母亲的意思。

    母亲接着说下去:“往后呀,不要再给我下跪了,需要你感恩的人多着哪!”

    将军这才明白母亲的意思,拉着母亲的手惊喜地说:“娘,我还真不知您有这么高的水平!”

    当将军回乡探亲的消息在七村八坳传开时,当将军在家门口摆下几口大锅,杀猪宰羊,煮酒慰问乡亲时,七村八坳的乡亲闻风而动,像节日一样喜庆。

    许世友的家院不大,分正房和侧房。此时,将军在正房接待男客人;将军的母亲李氏在侧房接待女客人;院里架起的大锅冒着腾腾的蒸汽,牛羊肉分列在案头,两个厨子在忙乎着。自动来帮忙的邻居也分头干着各自要干的事情,有条不紊。

    喜气充溢着院落,院落里流动着人群。最显眼的还是那条自动来拜访将军的“长龙”,他们蠕动着。前客让后客,被接见完的乡亲,从后门出来,一个个喜气洋洋,满面荣光。

顶:11 踩:13
【已经有120人表态】
15票
感动
15票
路过
18票
高兴
17票
难过
13票
搞笑
11票
愤怒
16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