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志愿军最凶狠的敌人:美国炮兵的前进观察员

热度43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要了解炮兵前进观察在朝鲜战争中发挥的作用和重要性,你必须首先了解关于总体战略和战争中炮兵运用的一些基本事实和数据。在朝鲜,要翻越丘陵和峡谷、陡峭的山脉、大面积的灌区,要经受严寒和酷暑,对于美国第一次遏制共产主义者扩张企图的努力来说,这是再糟糕不过了。而且,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即使经过五十多年对这场冲突的分析,朝鲜战争过去、现在、将来都会被认为是“炮兵的战争”。在这些年里,写了很多关于在那里服役的步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以及他们所经历的战斗的著作。没有人试图夺取他们的荣誉,归根结底,是步兵收复并保卫了大韩民国(通常被称作南朝鲜)。许多书籍和论文证实了他们的英勇表现,但是有太多次,炮兵在这些战斗、小冲突和艰苦的时刻中的作用被概括为寥寥数语。“召唤了炮兵”,“使用了炮兵”,“我军压倒优势的炮兵阻遏了敌军的进攻”以及在大多数书籍中都使用的套话。在谈论“炮兵”和“朝鲜战争”时,过于省事和简单化的陈述常被滥用,以致成了老生常谈。很不幸,这些书籍和论文并没有告诉我们“召唤了炮兵”究竟意味着什么――人物、过程、时刻,事件是怎样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步兵打一下响指,炮弹就能发射出去,在敌人头顶上爆炸。实际上,炮兵要装弹、开炮,追踪敌人,与步兵协作,有时还要以身殉职。

在不同时期,有超过60个不同的美国炮兵营在朝鲜半岛服役。正规军、海军陆战队、预备役、国民警卫队都在不同程度上参加了战斗。大韩民国(南朝鲜)的炮兵营以及一些联合国军的炮兵营也被广泛地使用。此外,军舰――驱逐舰、巡洋舰、战列舰,将它们5至16英寸口径的重型“打桩机”添加到掩体或散兵坑中的前进观察组可召唤的混合火力中。所有这些力量都集中在不比怀俄明州大的小半岛上,最终还要进一步集中在155英里长的被称为“主抵抗线”的前线上。全面负责该战区的美国第8集团军的最终目的是对各炮兵单位进行细目分类,此前即使在3个美国军(第1、9、10军)和南朝鲜第1、2军之间炮兵单位的划分也是很粗略的。到了1953年,在第一线有17个步兵师(10个南朝鲜师、6个美国师和一个联合国军混编师),两个美国师作为预备队。所有美国师各自配属4个炮兵营,通常包括为各团提供直接火力支援的3个105mm炮兵营,和提供更大规模的师级火力支援的1个155mm炮兵营。4个美国师还分别得到编入其指挥链的一个额外的155mm炮兵营,两个美军团级战斗队(RCT)各有一个105mm炮兵营。南朝鲜军的炮兵是一支规模较小的部队,有7个编制两个炮兵营的野战“炮兵群”和8个独立炮兵营,总兵力为22个炮兵营,每个南朝鲜师大概配属两个炮兵营。在师级火力以外,美军还有军级炮兵营,为各军前线提供全面火力支援,并且容易移动,向战斗行动爆发或将爆发的地点提供支援。每个美国军配属6个炮兵营,通常包括1个105mm自行火炮营,4个155mm炮兵营(某些营编制自行火炮),1个8英寸榴弹炮营,以及一个炮兵观察营。观察营不编制任何榴弹炮,但通过包括雷达和“声光”观察所等多种途径追踪敌军的炮兵,接着便召唤火力打击目标。战争晚期,有两个营换装240mm榴弹炮,这些营也被编入美第9军和第10军。

注视这些数字,加起来大约有82个以上的炮兵营,每营大约400余人(共计32,800人),到了1953年,在朝鲜战场共动用了522门155mm榴弹炮,810门105mm榴弹炮,36门8英寸榴弹炮以及12门240mm榴弹炮。所有这些都要支援仅155英里长的前线,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谁敢不把炮兵视作朝鲜战争中的“战场之王”?!

朝鲜战争和这场战争中的炮兵是计算机、卫星和高速电子学前时代的产物。现在,美军正在研究运动炮兵装置,它可在距目标10英里外编制计划、计算、装弹,并在一分钟内极度精确地打出10发155mm炮弹,只需双人炮组按几下按钮就大功告成。在朝鲜战争中,这些都得靠人脑和机械力来完成。每个炮兵营都被分成5个连,其中有3个实际编制和发射榴弹炮的炮兵连。每个105mm或155mm炮兵连编制6门炮,每个8英寸炮兵连编制4门炮,每个240mm炮兵连则编制2门。火炮的口径越大,发射所需的人数就越多。还有“勤务”连和“营部”连。勤务连负责保障该营从炮弹到食物配给的一切作战需求,营部连则是管理该营的指挥部。有时,这些连紧挨着驻扎,但很多时候各连相隔数英里远。在每个炮兵连中都有火控中心,它与各榴弹炮组和前线上的所有前进观察组直接进行通讯。火控中心是肌肉后面的大脑。每个炮兵连的火控中心都和营火控中心联网,营火控中心全面掌握部队单位的战斗状况,并指示该营哪里最需要火力支援。营长通过火控中心管理部队,空中观察员和地面观察组要与连、营两级的火控中心协作。每个火控中心由大约8名士兵和2至3名军官操纵。对战术态势的追踪是炮兵营的生命线,前进观察员的效力与火控中心完成任务的好坏直接相关。接线组连接着本营的火控中心和各榴弹炮组、前进观察所及其他炮兵营的火控中心,他们要使用数千码长的电话线,有时甚至要飞到敌军阵地上方去完成这项任务。

在朝鲜战争初期,显然需要某些了解和理解在不稳定的战术态势中炮兵的用途和任务的人的服务。到战争的后续阶段,所需的专门技术则改为:准确了解战场条件,准备好同时在多个战斗和区域中召唤火力任务。从第8集团军到3个美国军和2个南朝鲜军,再到各师、团、营、连以及整个朝鲜前线上各独立巡逻队和小部队的指挥官,都需要这项技术。当二战太平洋战场陷入血战时,欧洲战场才慢慢地摆脱了它的战斗礼节,而朝鲜战争的残酷程度又是太平洋战场的两倍。太平洋战争的残酷性(短时间、高强度的战斗,不存在撤退和重整,数以千计的人接受训练去杀戮敌人)都集中在狭小的土地上。此时,欧洲大陆的战争体现为:大规模的推进与反推进,在大片土地上的运动战,有时一次会战就决定一个完整的国家的归属。在朝鲜战争的开始阶段(1950年――1951年),炮兵的运转方式与二战很相似,开炮后转移,开炮后转移。炮兵部队的机动性对于步兵所取得的胜利和联合国军的总体运转的贡献是无法衡量的。至1952年初,战争进入了通常所谓的“僵局”(尽管大批在那个时期经历过战斗的老兵强烈反对这种论调),到了1953年,朝鲜前线开始重现一战中的堑壕战,战线两边都不断落下炮弹汇成的倾盆大雨(对这种现象,一战老兵创造了一个词“炮弹休克”)。

综上所述,所有炮兵部队都使用某种形式的弹着点观察员或前进观察员。前进观察员可分为直接在步兵部队中服役的前进观察员(有时甚至几个月都不曾认识或见过同一火力单位的其他成员),配置在主抵抗线上或其前方掩体中的前进观察员,乘坐没有武装和防护的侦察机飞行的航空观察员。同样,当炮兵营的前进观察员阵亡、受伤或失去工作能力时,许多步兵作为兼职观察员担起了责任。美国海军也有独具特色的前进观察员。前线的海军火力控制军官和联络军官在舰炮能打到的陆地范围内工作,他们也与使用海军火力的炮兵营和其他部队进行联络。执行直接火力支援任务的部队,通常不使用固定观察所,前进观察组直接服务于接受火力支援的步兵部队。这种观察所根据形势流动作战。每个步兵师都维持着一定数量的师属观察所,这种观察所通常固定在前线上且数量有限,至少建立一个,或根据师属炮兵、炮兵营、战术态势的需要确定数目,它服务于提供全面火力支援的较重型的师属炮兵部队。军属炮兵部队使用自己的观察所,其支援任务与师属炮兵相同。这种观察所的数目并不根据师属观察所确定,而取决于所支援的部队,他们通常配置在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中。这种观察所在各军的作战地域内有时也与师属炮兵的观察所重叠。航空观察员有悠久的历史,自一战以来飞行员就和地面部队或炮兵协作以压制敌军。在朝鲜,炮兵部队使用“弹着点观察员”,航空观察员乘坐由勇敢的飞行员驾驶的小型单发动机飞机L-19飞临战场上空,这种飞机只有微弱的防护,而且没有武装,除了投掷照明弹外,它们有时被用来标记目标。这些机组成员都是配属给炮兵部队的美国陆军人员,当他们飞离所在部队的机场跑道时,甚至很少认识这些炮兵连的士兵。

一开始,朝鲜战争是用陈旧的装备打的,大多是二战遗留下来的剩余物资。1945至1950年间美军的装备没有多少革新。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复员、返乡、裁军、将战争物资装箱入库。美国参与了二战,这场最近的“正义的战争”留给那些参加战争并从战争中幸存的人特别的滋味。没有人希望付出牺牲,但毕竟还是付出了,因此才有了那个词“最伟大的一代”。当在朝鲜的战斗的报导出现在美国报纸的标题上时,大多数人会问“那是哪里”?我们的军队将重新陷入战斗的消息令某些人惊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但他们的思路是:既然我们已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军队,那么我们更应该照顾商业的发展。到了1950年,美军,不仅仅是人员而且供给和装备,都陷入了可悲的贫乏状态。当时的现役军人,被召集的预备役和国民警卫队的成员,肯定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士兵。但是时代已开始发生变革,而他们的装备不能应对这场变革。直到战争后期我军的战士们才看到了装备的改进,例如:“米老鼠”防水保暖靴、防弹背心、能击毁坦克的巴祖卡火箭筒。这些新装备并没有使我们的部队在战斗中更轻松,但有利于他们做好战斗准备。美国炮兵的情况也没什么两样。装填、瞄准和发射火炮的程序并未有大的改变,而火炮自二战就没有任何变化。即使不是全部,大部分炮弹也是二战期间制造的。朝鲜战争的确是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战争。到了1953年,一战期间的往事――堑壕战再度成为标准的战斗形式,但使用了更精确的炮兵,关于火控计划编制、弹道学、炮弹种类有了更深入的知识,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全面破坏力。它确实是“炮兵的战争”,执行炮兵前进观察任务的人员和团队是使得这一论断成立的主要因素之一。

对于被分派前进观察任务的人员,这项任务按字面意思来说是,无论何时何地需要火力支援时,充分接近敌人并观察其行动。这些人员经常成为敌人注意的焦点,从而危害到自身的安全,有时甚至会陷入激烈交火当中。炮兵营观察所几乎每天都遭到敌军火炮和迫击炮的轰击,而且不时遭受轻武器射击。有时,每日早间报告中的一个简单条目,例如像“2号观察所遭到炮击”这样的陈述句,以很文雅的方式道出了该阵地被敌军瞄准和轰击这一事实。共产主义者了解摧毁这些观察所就意味着消除掉盟军的某些炮击能力。此外,前进观察组需要在步兵当中或者与步兵保持紧密接触,这使得他们更加危险。许多前进观察员呼叫炮火覆盖他们自身所在的阵地,以令人震惊的方式实践了温斯顿 丘吉尔的名言“非凡的勇敢是非凡的美德”。这些战士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面临选择:被敌人杀死、俘虏,还是冒同归于尽的危险决一死战,这可能会牺牲自己的生命,也有可能牺牲观察组其他成员的生命。这不是一个轻易做出的决定。在大量为书面记录所证明的战例中,前进观察员当自身所在阵地被敌军冲破时,呼叫炮火轰击这些阵地。有哪一个观察员不清楚、不明白他在召唤炮兵连做什么呢?同时,有哪一个火控中心和炮兵连不理解他们在无线电和野战电话中听到的声音呢?观察组在电话中向炮兵连呼喊要求向自己发射高爆弹,而对方也很清楚这可能是在世间最后一次听到那些成员的声音。他们――前进观察员和他的团队都明白“因果”规则的时钟开始全速摇摆。向特定坐标发射一发37磅或100磅的高爆弹,并摧毁该坐标上的一切。

下列资料是在在Joseph Reynolds中尉的巨大帮助下汇编而成的,在1952年他作为前进观察员服役于第936野战炮兵营。通过这些资料,可以很好地概观:一名前进观察员在想什么,要召唤一次火力支援任务需要考虑和计算些什么。在大多数情况下,下列措施应当在几分钟、几秒钟内完成,怠惰和拖延将使美军和联合国军的士兵丧失生命。在任何职业领域内,都有该领域内的工作人员必须理解和应用的“行话”。对于炮兵营的前进观察员来说,将简约地应用下列措施:陆军规定了一套向火控中心发出请求炮火支援的方法,以便将混乱减至最低,使炮击尽可能迅速。这些命令是以合理、易懂的方式设定的。对火力支援的请求必须包含某些使火控中心能计算发射数据的信息。在师属炮兵营中,各炮兵连通常使用在主抵抗线上配置两名前进观察员及其观察组的标准方法。通常两个观察所的观察范围覆盖炮兵连的完整弹道弧线。在军属支援炮兵中,根据战术态势使用不定数目的观察所进行支援,有时候每营一个,有时候每营三个观察所。观测工具――望远镜、带刻度网的BC瞄准镜(BC scope)使得观察员能够以相当精度测量横向距离。测量角度时用“米尔法”(mill method)特别有效,1米尔为圆周的千分之一。当观察员使用刻度网,横向距离读数20米尔,估计距目标3000码,则实际横向距离可能是60码。垂直刻度每格5米尔,垂直测量将应用在机枪掩体等阵地中。水平刻度每格10米尔。能得到军用地图的话,通过图上标注的等高线,观察员可更好鉴别目标的坐标方位。用句外行话说,BC瞄准镜对于前进观察员的重要性,就像M-1步枪对步兵一样。

某些火力支援请求类型如下:

鉴别观察员。火控中心必须知道谁需要火力支援。鉴别方法可以是代号或指挥官能接受的其他方式。

密位。观察员观察目标的方向。如果观察员与射击方向成一定角度,那么密位是特别重要的数据。

目标位置。该位置可以多种形式表现。可通过已知位置的坐标、距离和方位角以及观察员距目标的距离和方向,或通过转移先前向目标或他处的射击来判定。观察员使用何种方法判定目标位置由环境决定。

目标物。在火力支援请求中应该确定目标类型,从而决定射击方向、合适的弹种和引信类型。

下面是前进观察员请求火力支援的例子。它们的内容不同,但应注意到它们都遵循一套传送程序。为便于召唤火力支援任务,并非所有的火力支援任务都以这种形式执行。如果一个阵地或观察所即将被敌军冲破或已被冲破,在朝鲜面对中国人的“步兵波”攻击方式时这种情况屡次出现,某些火力支援任务的召唤过程往往带有感情色彩。当第213野战炮兵营的Joe Adams谈起1952年10月的白马山395高地之战时回忆道:在中国人突破他的观察所和邻近阵地时,他用了类似这种口气与火控中心通话:“这该死的地方到处都是中国人,他们正在向我的掩体射击。” 某些部队设置了 “最终保护线”,它规定了实施最终保护射击的坐标,此外,也用来对付即将突破阵地的敌军突击部队。像“火速发射”这类的词经常被提到,例如1953年4月的猪排山防御战中,第57野战炮兵营的Richard Jaffe少尉下达了“给我把猪排山烧红!”的命令,这实际上意味着使用所有可用的火炮和变时引信弹药向该高地实施急促射。

炮击任务:1

来自A连的第二观察员。目标是正在架设迫击炮的敌军小股部队。目标易于在地图上识别,能以一定等级的精度标定其坐标,但必须进行校正。

请求1:“Fox Oboe A连第二观察员,炮击任务!密位2300,坐标236―421,敌军正在架设迫击炮。将进行校正!” 火控中心将信息传送到炮兵连并在增添“炮兵连一轮效力射”等内容后重新发出该信息。这意味着最终的效力射全连共发射6发炮弹,每门炮1发。

初始炮击同时发射两发炮弹,观察员从两发炮弹弹着点之间正中开始校正。典型的校正方法是向左或向右校正使弹着落在观察员视线和目标所成直线上。从那里,他将增加或减少400码的首次校正;然后进行200码校正,接下来一次100码,随后再增或减50码,随后发出“效力射”的命令。这种方法在下列情况变得很常见后被广泛采用:在目标区内前进观察员会经常沿视线进行最初的增减校正,而且有很多次最初弹着距目标不过100―200码。

炮击任务:2

来自B连的第一观察员。目标在校核点210附近。目标是在开阔地上的敌军步兵班。

请求2:“Fox Oboe B连第一观察员,炮击任务!密位3200,自校核点210,向右300校正500,开阔地上的敌军步兵班,将进行校正!”火控中心将在添加“炮兵连一轮变时引信弹药效力射”等内容后转发该信息。

炮击任务:3

来自C连的第一观察员。目标距观察员1000码远。目标是敌军的一座掩体。

请求3:“Fox Oboe C连第一观察员,炮击任务!密位0400,坐标234―146,距离1500,敌军掩体,请求精确火力支援,将进行校正!”火控中心将在添加“延时引信精确效力射”等内容后转发该信息。

该炮兵连将进行一轮试射校正,然后进行被召唤得效力射,火炮将发射延时引信弹药,观察员将报告连续一轮炮弹中每发与目标相关的弹着点。火控中心将通过平均“超过”、“不足”、“偏左”、“偏右”的弹着数据来实施修正,直到目标被摧毁为止。

炮击任务:4

来自C连的第二观察员。敌军进攻到了前方约500码处。观察员发送估算的目标中心,并请求额外的火力支援。

请求4:“Fox Oboe C连第二观察员,炮击任务!密位2800,坐标354―456,束状散布500码,进攻中的敌军步兵,请求实施全部可用火力!”

火控中心将在添加“一个炮兵营正在实施初始炮击。正在请求军属炮兵的火力支援。报告观察数据!”等内容后将该信息重发给观察员。

炮兵前进观察员肯定没有“赢得战争”。但退一步说,交付到一名22或23岁的中尉手中的力量和责任是惊人的。野战无线电或EE8野战电话中的一次火力召唤具有比一个完整的步兵连(某些时候是步兵营)更大的破坏力。对于那些召唤师属炮兵或军属炮兵的不同权限的观察员,目标在其射程内的所有火炮都由他们支配,必须用“可怕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等词汇才能描述这种强大的破坏力。一个从不扣扳机的人夺走了许多中国和北朝鲜士兵的生命,拯救了许多美国、南朝鲜和联合国军士兵的生命。他只是简练而专业地吐出一个词:“效力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